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太原会战 > 内容正文

忻口会战:华北抗战最精彩一战
来源: 抗战史记   2020-07-05 15:30:19

 
 
    抗日名将,民族英雄卫立煌

 

  “山西王”阎锡山

  1938年10月初,平型关,雁门关相继沦陷;山西战局危殆。为挽救战局,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命令,原布署平汉线的国民党中央军四个半师调防忻口;第2战区司令阎锡山,遂下定决心集中晋军主力;于忻口一带与日军决战。本文将讲述忻口会战的悲壮与遗憾。

  1.中日忻口决战

  1038年10月2日,卫立煌奉命率第14集团军所部第9,14军,由石家庄经正太路抵太原,以增援忻口;同时由平型关,雁门关撤退的第15军,第17军,第33军,第34军,第35军及第61军也开赴忻口;为忻口布防争取时间,阎锡山急令晋军第19军王靖国部10个团坚守崞县,晋军第34军抽调姜玉贞第196旅守卫原平。令中日双方意外的是,晋军的两个杂牌旅;首战竟打出了晋军的威风。特别是原平保卫战,姜玉贞旅更名扬天下。

  日军参谋本部早于10月1日,即下令向太原进犯;第二天,日军精锐第5师团主力,关东军察哈尔调派兵团混成第2旅团和混成第15旅团及若干支队,由代县南下,进攻崞县,原平。惨烈的忻口会战开始啦!


 

  2.崞县,原平血战

  10月2日,日本关东军混成第2旅团和混成第15旅团由代县南下;猛攻崞县,原平。10月5日,日本关东军混成第2旅团在飞机,大炮和坦克掩护下,向崞县发起猛攻。国军官兵浴血拼斗,阵地全部被击毁。7日,日军突入北城,城墙国军官兵奋勇反击;与日兵展开肉搏战。入夜,双方连夜苦战;但是日军援军赶到,局势已无法挽回。为避免全旅覆没,王靖国残部突围;崞县陷落。

  原平方面10月2日,日军第十五混成旅团向原平外围猛攻。姜玉贞将军亲临前线指挥;国军官兵接连打败日军五六次进攻。双方在原平南门外的汽车站展开反复争夺多次;到后来,汽车站再次失陷,国军伤亡重大,已无力反击。姜玉贞立即从各团中抽出精兵组成敢死队,姜玉贞亲自冲杀在最前面,再次将汽车站夺回。10月5日,日军增调援兵;并调来大量重炮;为保存实力,姜玉贞命守城官兵撤入城内,固守城垣。

  抗日英烈姜玉贞

  10月7日,日军集中万余人及大量飞机,坦克,重炮发起总攻;为尽快破城,竟释放千余枚毒气弹。姜旅拼死抵抗,屡次击退日军进攻。血战至11日下午,姜玉贞第196旅仅剩五百人;仍死守原平东北角,与日寇展开肉搏巷战两个多小时;战斗中,姜玉贞将军被炮弹击中;仍坚持与日兵肉搏,终因寡不敌众壮烈殉国。姜玉贞将军头颅被日兵残忍割走,至今下落不明,时年43岁。

  原平保卫战姜玉贞第196旅除两百余伤兵提前转运出城外;其余五千官兵全部壮烈殉国,毙伤日军千余人。但牢牢牵制日军十天,为忻口会战赢得了时间!为中国赢得了时间!战后第196旅被国民政府授予荣誉称号,姜玉贞将军被追授陆军中将。

  日军机械化部队

  3.忻口会战中日双方部署

  原平陷落后。10月11日当天,日军即进攻云中河北岸的下王与忻口前进阵地孔繁瀛第161旅。忻口位于同蒲铁路要点忻县之北,右靠五台山脉;左依宁武山脉,是太原的北大门。忻口丢失,将直接危胁太原。

  忻口战役由国军第2战区前敌总司令,第14集团军总司令卫立煌指挥,参谋长郭寄峤;指挥部就设在金山铺。第7集团军总司令兼第35军长傅作义为预备军总指挥,指挥部也设在金山铺。国军先后总共投入99个团,10个炮兵团(山炮,步兵炮,迫击炮,战防炮;严重缺乏重炮),加上敌后配合的八路军;总兵力13万余人,中国空军4个中队二三十架飞机(多是老旧飞机)配合作战。但步兵不少是平型关,雁门关战斗的残兵;而且多以晋军杂牌部队为主。严重缺乏重炮,空中支援及反坦克武器。

  卫立煌决定将忻口国军分为左,中,右三个兵团。具体部署如下:

  1.右翼兵团:刘茂恩指挥第15军,第17军,第33军等部。负责东起龙王堂,西至界河铺,重点防御南郭下,东西荣华,东西南贾。

  注:笔者考证张宪文老师《中华民国史纲》,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第二战区忻口会战纪要),日本防卫厅《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及《黄绍竑回忆录》时,左翼集团军司令为刘茂恩。但《太原会战:迟到的纪念碑,被遗忘的战斗》,《北京日报》2015年6月15日,却显示为朱德。本文按权威原则,采纳刘茂恩为左翼兵团司令。

  2.中央兵团:郝梦龄指挥第9军,第13军1个团,第19军,第33军5个团,第35军,第38军,第61军等部。负责东起界河铺,西至新练家庄。重点防御界河铺,关子,南怀化等地。

  3.左翼兵团:李默庵指挥第14军及第66师,第71师,第85师等部。负责东起新练家庄,西至南峪,重点防御大白水,朦腾,南峪等要地。

  4.预备队:高桂滋第17军惨部,晋军第34军第203旅残部,并配10个炮兵团(山炮,步兵炮,迫击炮,战防炮;严重缺乏重炮)

  而日军方面,关东军察哈尔派谴兵团4个半旅团统一划归日军精锐第5师团长板垣征四郎指挥。共3个师团,7万余人;火炮250门(近半数为大口径重炮),战车150辆,飞机两百余架;日军绝对的火炮,机械化部队及空中优势,左右了整个会战。

  4.中央兵团攻防战

  1937年10月13日,日军主力发起全线进攻;一部对国军忻口防线实行中央突破,国民党中央军第54师驻防南怀化阵地遭到猛攻。激战9小时后,该师阵地被彻底击毁;伤亡惨重,阵地被突破。卫立煌急调国民党中央军第10,第21,第72师各一部迅速发起反攻,血战一昼夜;反复争斗数次后,终于夺回南怀化阵地;并包围歼灭日军进攻部队。

  10月14日,日军增兵三千余人;再次猛攻南怀化,并同时向国军防线左右两翼牵制性攻击。当天,南怀化阵地又告失陷。第21师长李仙洲,第35军第218旅长董其武等相继受伤。双方在南怀化东北高地,展开拉锯战。第二战区前敌总指挥卫立煌决定于入夜后对忻口正面之敌发起反击,以期将渡过云中河之日军肃清。

  10月15日,第35军第218旅进驻下王庄,弓家庄一线,与第161旅协同向南怀化敌侧背发起反击;其中位于云中桥的第218旅渡河偷袭日军位于旧河北村的阵地;正当第218旅作渡河准备时,日军先行渡河攻击第54师161旅下王庄阵地,第218旅为保下王庄不失,主动增援友军,并三次挫败了日军的进攻。在击退日军的第三次进攻之后,第218旅于16日凌晨3时渡过河北,以奇袭的方式相继攻克旧河北村外围的弓家庄、东泥河两处日军阵地。

  国军抗日英烈-郝梦龄中将

  同时中央地区国军部队也发起总攻;刚开始进攻顺利,接连攻克多个据点。但10月16日(第二天),日军迅速发起反攻;并全力突破第9军阵地。在激战中,中央兵团总司令兼第9军长郝梦龄中将,第54师长刘家麒中将,独立第5旅长郑廷珍少将壮烈殉国,反攻一度中断。中央兵团战况渐趋胶着。

  5.左翼兵团反攻

  左翼兵团方面,10月12日,日军由永兴村南下;攻占阎庄。13日,在飞机大炮,战车掩护下;日军向国民党中央军第14军大白水主阵地攻进。其第10师陈牧农旅英勇抵抗,很快伤亡过半;敌突入大白水村内,国军官兵立即组织反攻;将入村内之敌全歼。日军调整攻击方向,以卫村为前进阵地;主攻朦腾和南峪阵地。国军第34军第71师据守两村高地,隔河与敌对峙;日军在河沟两岸死伤累累。日军为报复,集中重炮猛轰第71师阵地;第71军伤亡甚重。

  为摧毁日军前进阵地,第14军李默庵部组织数百人突击队;两次夜袭卫村,但均造失败,突击队数百壮士全部壮烈殉国。左翼兵团遂陷入僵持,但日军未在前进一步。

 6.右翼兵团战事僵持

  右翼兵团方面,日军于10月13日从桃园村进犯;向国军第15军灵山阵地猛攻,马祺臻第195旅在东,西荣华村与敌拼杀,付出重大伤亡;阵地失守。日军旋即由东,西南贾进犯,遭到邢清忠第191旅拼死阻击。战至10月14日,日军主力转攻南郭下,国军第192旅顽强抵抗;将敌阻滞于南郭下和东,西南贾一线。第84师则固守蔡家岗亘灵山,界河铺,侧击南郭下村方面数千日寇。

  为稳定战局,卫立煌命左翼兵团第94师接防营房里至龙王堂一线,以打击日军侧翼。总预备队第17军第251旅也驻防蔡家岗。第15军集中主力向南郭下一步日军发起进攻。双方展开激烈的争夺战,第15军多次粉碎日军进攻。

  7.国军再挫日军,刘戡一战成名

  中央兵团方面,卫立煌命令第61军长陈长捷接任兵团司令;并不断增兵,以图打破日军主力对中央阵地的总攻。10月20日,第38军第529旅到达战场。21日,卫立煌又从左翼兵团调陈铁第85师增援。日军对中央兵团的猛攻,再度受挫。

  为尽快结束忻口战事,板垣征四郎向华北方面军司令部求援。10月22日,萱岛支队到达忻口;日军于24日再次发起总攻,双方激战数日后;国军第85军伤亡殆尽,日军打出国军防线数个缺口。27日,双方又陷入胶着;当天,日军又派谴第109师团长第136联队一个大队参战;10月29日,又将该联队一个大队及独立混成第1旅团一个联队调给第5师团;另外日军精锐第11师团第71联队,也赶到战场。而此时,国军第二战区余部在娘子关作战;已无法增派一兵一卒。当天,获得增援的日军即发起全线总攻。

  日军精锐第11师团第71联队向左翼朦腾村猛扑,国军第83师刘戡部奋勇拼杀;竟重创该精锐联队,毙伤其二千余人。第11师团因淞沪会战,忻口会战,成为抗战损失最惨重的日军甲种精锐师团;战后撤回日本本土,至二战结束再未参战。第83师刘戡伤亡殆尽,已不足一个团。

  中国空军英烈-刘粹刚

  8.忻口空战

  中国空军也奉命参战。进行了12次侦察、42次轰炸,击毁日军重型装备一批;击落日机3架,击伤1架。击落了号称日本陆军航空队“驱逐机之王”、“四大天王”之一的第16联队第1大队大队长三轮宽少佐,以及关东军集成飞行团的重轰炸机大队长秀岛正夫少佐、侦察机中队长平长一大尉等人。

  中国空军四大金刚之一,第5大队第24中队长刘粹刚上尉误撞魁星楼壮烈殉国;被追晋为空军少校。

  9.忻口会战失败

  10月30,31日,双方继续对峙;日军进攻未取得进展。但是11月1日,娘子关、平定、阳泉等地先后失守;日军另一路迅速增援忻口,在图合围忻口国军主力。11月2日,因晋北国军侧后受到严重威胁。卫立煌遵照阎锡山的电令;下达撤退命令。

  在整个忻口会战中(含平型关战役,娘子关战役,太原保卫战),国军及八路军以伤亡13万人的代价,给日军造成约2.7万人的伤亡;沉重打击了侵华日军。当时国军装备粗劣陈旧,如炮兵仅约为日军三分之一,重炮严重匮乏;而空军战机只有日军十分之一。因此中国空军既不能获得制空权,又不能支援地面部队作战;炮兵亦多分散使用,不能充分发挥威力。日军有战车、装甲车、野战重炮,国军则无,仅凭步兵与训练精良、装备完善的日军决斗,且通信器材不足,影响各部队间之联系甚大,致遭受惨重损失。国军官兵完全是以血肉之躯,血拼日军精锐兵团;忻口会战打出了中国军人威风,打破了日军灭亡中国的幻想。

  10.八路军敌后攻势

  为配合国军忻口正面作战,八路军各部趁日军主力在忻口作战之机,从翼侧和后方打击与钳制敌寇;并破坏日军交通线,一度使日军陷于被动。忻口会战也成为国共合作抗日的典范。据笔者粗略统计,忻口会战期间八路军各部共毙伤日军1500人左右,击毁缴获汽车两百余辆;其中夜袭阳明堡影响最为重大。

  第115师独立团由晋东北向察哈尔省南部地区出击;10月10日,该团收复涞源县城。15日,该团在广灵至灵丘之间的冯家沟伏击敌第5师团的运输大队,毙伤日军100余人;并缴获百余辆车和大量弹药给养。16日,乘胜收复广灵县城。

  第115师骑兵营等部由晋东北挺进冀西。10月18日,骑兵营奔袭曲阳县城,歼敌百余人,收复该县城;并缴获大量给养,当日又打退定县之日军的反扑;在歼敌数十人。至10月29日,骑兵营等部又连克平山、唐县、完县等县城,并袭击清风店车站,严重地威胁日军平汉铁路北段的交通。

  10月14日,第115师344旅主力在平型关东北小寨村附近,截击由灵丘驶来之敌汽车130余辆,并打退日军一个大队的连续反扑,激战终日,毙伤敌百余人,毁敌汽车数十辆,迫敌退回灵丘县城。接着,该旅连续收复平型关、团城口、沙河镇及繁峙、浑源县城。再歼敌两百余人。

  而第120师主力,则挺进晋西北地区袭击敌之侧翼和后方。10月10日夜,以第358旅第716团第2营为基础组成的雁北支队;在怀仁、岱岳之间的南辛庄伏击敌运输队,毙伤日军百余人,击毁敌汽车18辆。同时破坏了公路,炸毁了桥梁,截断了怀仁至朔县的交通。随后,该支队又分路袭击了北辛庄、安营村、周庄、织女泉、口前、尚希庄、马邑、岱兵之敌。每次战斗,都取得了胜利。10月14日,第358旅在第359旅协同下,攻占同路上大牛店等地,歼敌数十人。

  10月18日,第358旅第716团主力在雁门关以南黑石头沟公路两侧高地设伏,袭击敌运输部队,共毙伤敌三百余人,击毁敌汽车20余辆。20日夜,第716团一部袭取了雁门关。21日,该团再次于黑石头沟地区伏击敌运输部队,歼敌数十人;击毁敌汽车10余辆。在此前后,第359旅主力在阳明堡西南之王董堡附近数次伏击敌运输汽车队,先后毙伤敌三十余人,毁敌汽车30余辆。

  夜袭阳明堡油画

  10月19日夜,八路军129师第769团陈锡联部,夜袭阳明堡;击毁击伤飞机24架,毙伤敌百余人;创造了中国步兵打飞机第二个战例(第一个为国军东北救国军郭景珊部火烧沈阳机场,炸毁27架日机)。第769团赢得了“抗战四大名团”之一称号,蒋介石颁发了嘉奖令。忻口会战,日本空军被迫从更远的机场起飞。

  10月22日至28日,第129师第386旅主力先后在长生口、东石门、马山村、七亘村等地打击沿正太铁路西犯之日军。其中,26日和28日,第386旅第772团两次在七亘村有利地形设伏,袭击敌之辎重部队,取得了歼敌四百余人的胜利。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