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武汉会战 > 内容正文

武汉会战(1938.8-10)
来源:中国台湾网   2022-01-27 10:27:59

  1938年(民国二十七年)8月至10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第5、第9战区部队在湖北省武汉地区抗击日军进攻的防御战役。

  武汉三镇位于长江中游,战略位置极为重要。既有长江水路联络东西,又有平汉、粤汉铁路贯通南北,并沟通西南和西北地区。从国外购买的各种战略物资,大多由广州运至此地再分运各个战区。南京失守之后,国民政府虽已迁至重庆,但实际上,军事、政治、经济中心则在武汉。因而,国民政府提出'保卫大武汉'的口号。保卫大武汉的中心思想,并不在于武汉三镇本身的得失,而是以武汉为核心,在其外围皖、鄂、赣、豫广大地区,与日军进行作战,消耗其战力,挫败其士气,为抗战的最后胜利奠定基础。

  1938年5月19日,日军占领徐州后,便立即以三个师团兵力沿陇海路西进,准备以主力经豫东、皖北地区直趋平汉路,占领开封、郑州,南下信阳,与沿长江西上的日军会攻武汉。但由于蒋介石命令部队在花园口决黄河大堤挡住了日军主力,迫使日军不得不改变进攻路线,以主力沿长江西进主攻,以一部沿大别山北麓迂回。

  安庆、马当、湖口是江防要地,欲沿江西进攻武汉,必先占领此诸要地,作为据点再进窥武汉。日军遂于1938年6月初派兵逐次向几个据点推进。当时长江沿岸,阴雨绵绵,道路泥泞,闷热潮湿。日方专门调来原驻防台湾、适应亚热带气候作战的波田支队充当溯江作战的先锋。6月12日凌晨,波田支队在海军舰艇护送下,在安庆东南20公里处登岸,随即冒大雨向安庆进攻。中国守军杨森第26集团军一部未力战,致使安庆于当日轻易沦陷。 24日,日军一支陆战队由军舰运送到东流登陆,攻向马当。马当位于皖赣接壤处,在长江右岸。马鞍山横枕大江,束水激流,极为险要。为阻止日军舰艇西犯,中国军队在马当江面设人 工暗礁30处,沉船39艘,布雷1600多颗。但如此重地,中国守军只有一个营,加上从东方溃退下来的部队,计500人。日军向马当猛烈攻击,中国守军每日在炮火中阵亡达百余人。江防总司令刘兴迭电第167师师长薛蔚英驰援马当,但薛师迟迟不动。26日,守军经连日死守,牺牲殆尽,要塞陷入 敌手 。 薛蔚英因持兵不援,贻误战机,被查办处决。

  日军占领马当后,直逼湖口。湖口守军第26师官兵系四川人,由保安队临时编成,新兵多,武器劣。但在师长刘雨卿率领下,坚守不退,拼死抵抗。没有重武器,只靠轻机枪、步枪、手榴弹同敌人近战或肉搏。苦战两昼夜,打退敌人一次又一 次进攻,最后全师大部牺牲,存者不足三分之一。7月4日,湖口失守。 同时,在长江左岸,日军一部从合肥南下,又攻占桐城、潜山。至此,中国守军主阵地大门敞开,日军在中国主阵地前占据了出发阵地 , 武汉会战的决战 ,将拉开战幕 。

  7月中旬,日军 大本营颁布华中派遣军新战斗序列:由畑俊六大将任司令官,下辖第2军 (司令官东久迩宫)、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和一个直辖兵团、一个航空兵团。其部署为:第2军辖第3、第13、第10、第16四个师团及一个骑兵旅团,集结合肥附近,向大别山麓进犯,直趋信阳,迂回武汉。第11军辖第6、第9、第27、第101、第106师团及波田支队,集结九江附近,分兵沿长江两岸从正面向武汉推进。其主力主要放在长江以南地区,意在径直逼近武汉,速战速决。先后投入总兵力达40余万人,配备120余艘舰艇,500余架飞机。

  针对日军的动向,7月初,中国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作出武汉会战的指导方针:确定第5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在长江以北、第9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在长江以南联合夹江作战,保卫武汉;立足于外线,机动作战,以空间拖敌4至6个月,逐次抵抗,消耗日军。具体部署为:第9战区第1兵团(司令薛岳)担任南昌至德安附近鄱阳湖西岸防御;第2兵团(司令张发奎)担任德安、星子至九江一线防御。第5战区第3兵团(司令孙连仲)、第4兵团(司令李品仙)担任长江以北、大别山东麓一线防御。武汉卫戍部队(司令陈诚,后为罗卓英)固守武汉核心阵地。中国先后投入总兵力达110万人,出动40余艘舰艇,100余架飞机。苏联援华志愿飞行大队亦参加了会战。

  7月23日,波田支队在九江东面的姑塘登岸。守军第2兵团以第70、第64军等部协同第8军实施反击,由于日军第106师团继续登岸,26日九江失守。波田支队沿长江西进,8月10日,在瑞昌东北的港口登岸,向瑞昌进攻。第3集团军在第32军团增援下奋力抗击。后因日军第9师加入战斗,守军力战不支,24日瑞昌失守。第9师团和波田支队继续沿长江西进,同时以第27师团向箬溪方向进犯。第30集团军和第18军等部在瑞昌-武宁公路沿途地区逐次抗击,相持月余,至10月5日,日军第27师团攻占箬溪后,转向西北进攻,18日陷湖北辛潭铺(属阳新),向金牛(今属大冶)方向进犯。在此期间,守军第31集团军和第32军团等部在瑞昌以西地区节节抵抗沿长江西进的日军,至9月24日,码头镇、富池口(属阳新)先后陷落。第2兵团组织第6、第54、第75、第98军和第26、第30军团等部在阳新地区加强防御,战至10月22日,阳新、大冶、鄂城(今鄂州)相继失守,日军第9师和波田支队向武昌逼近。

  当西进日军进攻瑞昌的同时,第106师从九江沿南浔铁路(南昌-九江)南犯。守军第1兵团第29军团和第4、第8军等部依托庐山两侧及南浔铁路北段的有利地形进行顽强抗击,日军进攻受挫。8月20日,日军第101师团从湖口横渡鄱阳湖增援,突破第25军防线,攻占星子,协同第106师团企图攻占德安,夺取南昌,以保障西进日军的南侧安全。第1兵团总司令薛岳以第66、第74、第4、第29军等部协同第25军在德安以北的隘口、马回岭地区与之激战,双方成胶着状态。

  9月底,日军第106师团第123、第145、第147团和第101师团第149团孤军深入,进至德安西面万家岭地区。万家岭地区重峦叠岭,地区复杂,山路崎岖,连驮马都不易通过。薛岳发现106师团孤军深入,决定围歼该师团。他指挥第4、第66、第74军等部从侧后迂回,将其包围。106师团试图撤离,但万家岭一带方圆十几里,全是参天大树,林子有磁矿,指南针失灵,日军在山中到处乱转,处处遭到中国军队的阻击,没能找到一条生路。日军第27师一部增援,在万家岭西面白水街地区被第32军等部击退。10月7日,中国军队发起总攻,激战三昼夜,多次击败日军反扑。日军由于孤立无援,补给断绝,战至10日,4个团9000余人被歼,史称万家岭大捷。

  6月26日,在长江北岸进犯之日军第6师团攻至太湖,遭到杨森、徐源泉部的顽强反击。经战月余,西进不得。日军第3师团在70架飞机、28艘舰艇掩护下,从小池口登陆。小池口守军刘汝明部打退日军多次进攻,阵地经狂轰滥炸,已不存,守军伤亡甚重,7月26日,该地告失。敌第3师团和第6师团两路协同相继攻陷黄梅、宿松。之后,第5战区司令(李宗仁病,由白崇禧接任)命所部向潜山、太湖、宿松等日军据点反击,以挫日军锐气,使日军后方补给线受阻。日军改由长江水路在小池口登岸补给。随后,日军向广济以东中国阵地发起猛攻,并施放毒气数十次,中国守军伤亡重大,阵地失守。接着又进犯田家镇要塞,中国守军死守不退。日军用飞机、舰炮猛轰,并施放毒气。中国守军攻其侧背,歼敌甚众。日军久攻不下,便出动70余架飞机、100余门炮,猛轰田家镇阵地,守军伤亡殆尽,9月28日晚,要塞陷落。此役中国守军与敌浴血拚搏,毙敌6、7千人。但此要塞失陷,以西沿岸已难据守,至10月25日,日军攻到黄陂,汉口告急。

  沿大别山北麓迂回的日军第10、第13、第16师团,于8月下旬分三路向六安、霍山推进,遇于学忠第51军、冯治安第77军抵抗。日军逐渐增兵,于冯两部不支,日军占领了六安、霍山。 从六安攻入河南界内,要经过富金山险要地段。宋希濂第71军在此防守。敌第13师团、第10师团在此与宋希濂部激战10天。日军每进一步,都要付出重大代价。10天内,日军被打 死 4000多人。激 战中,日军第10师团企图对宋部迂回包围,反遭宋部伏击,一战就歼敌500多人,使日军迂回阴谋破产。

  日军第13师团受挫,得第16师团增援,9月16日攻占商城。守军退守商城以南打船店、沙窝地区,凭借大别山各要隘,顽强抵抗,至10月24日,日军逼近麻城。北路日军第10师团于8月28日突破第51军防线攻占六安后,强渡淠河和史河,9月6日进占固始,继续西进。第27军团第59军在春河集(属固始)、潢川一带组织抗击,鏖战旬余,19日潢川失守。21日日军第10师团突破第17军团第45军阵地,攻占罗山,继续西进,在信阳以东地区遭第17军团反击,被迫撤回罗山。日军第2集团军以第3师增援,协同第10师团向信阳进攻。10月6日,一部迂回信阳以南,攻占平汉铁路上的柳林站。12日日军第2集团军攻占信阳,然后沿平汉铁路南下,协同第11集团军进攻武汉。

  1938年10月中旬,武汉外围第二防御地带各要点多已为日军占领,武汉三镇已处于三面被围的境地。中国军委会认为已达到消耗日军之军事目的,没有必要死守武汉,与敌硬拼,10月16日开始作撤出武汉的准备工作。10月24日时,日军第2军已进至麻城、花园之线,第11军已进至黄陂、葛店和金牛铺,仙索桥、太平山以东之线。此时,在武汉之重工业及国民政府各机构,均已西迁重庆,广州已于21日失陷,国际交通线亦告阻断,武汉得失之重要性已较前减少。因而,中国军委员决定放弃武汉。10月24日开始,全线转移。日军于25日占领武昌,26日占领汉口,27日占领汉阳。

  武汉会战,由安庆失守算起,时间长达4个半月,大小战斗数百次,战场地幅包括江西、安徽、河南、湖北4省。双方兵力.日本用于进攻的编制人员约25万,会战期间曾补充4、5次人员,投入总兵力当在30万人左右;中国军队使用124个师,兵力高达110万。这是抗日战争中规模最大的一次会战。这次会战,不仅粉碎了日本妄图以武力迫使国民政府屈服的战略计划,而且严重打击了日军的有生力量,日军伤亡达20万人。武汉会战,中国军队虽然撤出武汉,以失利结束,但从战略意图上看,却实现了"拖敌四至六个月"的目的,大量地消耗了日军,抵住了日军战略进攻的势头,为坚持持久战,准备战略反攻创造了必要的条件。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