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武汉会战 > 内容正文

武汉会战
来源:搜狐 魏晨品读民国   2022-02-24 11:46:36

  1938年5月底,从刚结束的徐州会战中突围的国军为断绝身后日寇军队的追击不得不炸毁了平汉铁路上的郑州大桥。6月3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决定掘开黄河用洪水阻挡日寇军队的追击与进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下令在郑州市中牟县的赵口开挖,但开挖两天无果,于是改在郑州北郊的花园口,这次通过挖掘与爆炸在6月9日上午9时黄河决堤。从花园口喷涌而出的黄河水使日寇的十万军队成为一个个的独立无援的孤岛状,迫使他们停止追击国军部队转而防洪,洪水还阻断了日寇军队后续补充的粮食、武器和弹药,洪区里的鬼子在蚊虫、瘟疫、饥饿与惊慌中等待着。

  但是,花园口的决堤同样造成了豫中与皖北等地区四十多个县市不可弥补的人员受灾——死亡八十九万、约三百万人无家可归,直接间接造成一千二百万人受灾。在决堤前国民政府根本来不及疏散沿线的百姓,虽放缓了日寇狂攻的铁蹄,但中国也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

  从河南沿平汉线南下受阻后,日寇只得转沿长江西进,长江南北两侧是鄱阳湖与大别山,均为易守难攻的纯天然屏障。国军驻防在长江以北是李宗仁的第五战区、以南是陈诚的第九战区,可同时侧击日敌,这让日寇变得被动,拿下武汉的成本瞬间增高。1938年6月12日,侵华日寇华中派遣军司令畑俊六下令海军对武汉的前沿门户安徽安庆开始进攻,13日7时安庆城沦陷。之后,畑俊六下令军队在庐洲(合肥)集结,日第十一军司令官冈村宁次率部向长江北南两岸的黄梅和九江集结,同时空军随时待命准备进攻武汉。20日,中国最高统帅部决定长江北岸的第五战区在大别山以东的广济和田家镇方向阻击日寇军队,大别山以北的黄陂由国军孙连仲、宋希濂和张自忠率部镇守,胡宗南和于学忠在侧面镇守信阳、罗山和潢川,长江南岸的第九战区在德安、汀泗桥和辛潭铺等地阻击日寇,共计一百一十七个师(一百一十万人)。日寇方面由被称为“首席军刀”的畑俊六负责制定对武汉的作战计划,下令侵华日寇魁首冈村宁次率部沿长江两岸进攻武汉、天皇(裕仁)的叔叔东久迩宫稔(rén)彦王率部沿大别山北边进攻武汉、华北方面军一部沿郑州南下进攻武汉,守卫华中、保卫武汉的大会战已剑拔弩张。

  其实,此时的日本军部也深陷侵略战争泥潭之中,不断飙升的军费开支使得日本不堪重负,为了打武汉会战连日本军校的教练枪都被征用。所以,日寇试想通过武汉大决战一举灭亡中国从而尽快卸下包袱。中国方面,国民政府在德国顾问团的建议与帮助下修筑了保卫武汉的易守难攻的长江天险马当要塞,并在河面上沉了船、布了水雷试图阻挡日寇,穷凶极恶的日寇在6月24日向马当要塞发起进攻,在激战两天几乎弹尽粮绝后在援军未到的情况下马当要塞失守。拿下马当后,日寇又扑向九江,在九江驻防的是第九战区第二兵团,7月23日,冈村宁次前往前线督战这次陆海军配合进攻,最终因装备和兵力上的差距两天后国军放弃九江,冈村宁次又计划着下一步要占领九江两翼的南浔铁路沿线,从而一步步逼近武汉……

  武汉,地处我国华中地区中原腹地,经水路与陆路北上可至徐州、郑州,南下可至长沙、广州,东进可至上海、南京,西退可至重庆、成都,被称为“九省通衢”。南京沦陷后,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在这途中武汉成为了政治、经济与军事的中转与过渡区。日寇参谋本部早在1938年初就判定:“只要攻占武汉,广州就能够支配中国”,因此在占领徐州后直扑武汉。同时,日寇断定相继攻陷了北平、天津、上海、南京、太原、济南、徐州与开封等重要军事要地和大城市后,再攻下武汉与广州,处在重庆的国民政府就沦为一个地方政府,然后他们可另行扶持一个傀儡政府来支配中国。

  日寇华中派遣军计划在武汉会战中投入陆军十五个师团(三十万人)与海、空军的先进武器装备配合展开全方位攻击。绝不投降卖国的国民政府在1938年的夏天同样调集了一百多万的精兵强将誓死捍卫武汉。

  8月1日,时任第九战区第一兵团司令的薛岳将军率领第四、第八、第六十四以及第七十军迎战日寇第一零六师团,这次日寇遭到重创,不甘示弱的冈村宁次又调来了在淞沪会战中赫赫有名的第一零一师团支援,第一零一师团也被国军死死拖住。到九月底,第一零一师团已伤亡过半。8月27日,长江以北的日寇军队开始进攻大别山,全副德式装备的国民党中央军宋希濂部全力迎战。9月11日,日寇增援部队抵达前线,中日双方经过九天的惨烈激战因伤亡过大宋希濂部放弃大别山。9月24日,冈村宁次下令第一零六师团进攻万家岭这一中国守军的防守薄弱地带,薛岳决定火速增援万家岭强力阻击日寇冈村部,29日,中日双方在万家岭激烈交火,最高统帅蒋介石下令继续增援薛岳。10月2日,中国军队开始围歼日寇第一零六师团各部,鬼子也在不断增援在万家岭,最后冈村决定在张古山突围,这场张古山争夺战打的极为激烈,血流成河、堆尸如山,双方都损失惨重。已经三个月的时间了,日寇还没有攻取武汉,而是被薛岳将军一点点的消耗。10月9日,第一零六师团大部被全歼,这是自“卢沟桥事变”以来国军第一次消灭日寇师团这样大的建制单位。但中国军队伤亡也很大,为保存实力的薛岳下令撤出万家岭。

  沿其他各路全速开进的日寇军队继续按计划合围武汉,负责驻防武汉的是武汉卫戍司令陈诚,由于在外围消耗过渡,陈诚已没有足够的兵力保卫武汉市,武汉的防御实际上已空虚。9月29日,在武汉东门户田家镇国军浴血奋战、奋勇守卫,但终因国军难敌日寇陆海空军联合作战而撤退。10月12日,武汉的北门户河南信阳沦陷,日寇可直接沿平汉铁路南下直达武汉。

  与此同时,华南的日寇从广州大亚湾登陆,10月22日,广州沦陷,粤汉铁路被切断,战时武汉最重要的物资补给地随即中断。武汉的战略地位从而下降,所以国民政府决定放弃武汉,主力部队在掩护下有序的向南向西撤退,没有出现被追击的溃退。10月24日夜,蒋介石携夫人宋美龄乘飞机从武昌飞抵湖南衡阳。翌日,武汉沦陷。

  武汉大会战这场投入兵力最多、拉锯时间最长、交战面积最广中日之间的殊死搏杀双方共投入兵力一百三十个师(一百四十余万人),作战面积关联数省,日寇伤亡近十万,是抗日战争期间规模最大的一次会战,是抗战从战略防御转入战略相持的标志。这种持久抗战使得资源本就贫瘠匮乏的日本军费严重透支,从东京到武汉直线距离大于两千五百公里的超长补给线让这头法西斯恶魔重负累累,伟大中国顽强的奋勇抗击以及坚决不投降的抗战意志终将送日本军国主义走向穷途末路。

  日寇的疯狂进攻没能让在华的英法美等强国改变中立立场,他们面对大苦大难的中国继续奉行绥靖主义政策,但是中国军民面临民族大义、生死攸关、无助无援之际,不怕牺牲、捍卫尊严。日本鬼子在武汉会战中采用了国际公约严格禁止的化学武器和毒气弹,军纪极为败坏、做法十分下作,这种违反国际公约、违背道德良知、践踏人类文明的卑劣行径是为自己的灭亡敲响了丧钟。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