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武汉会战 > 内容正文

武汉会战(四)绝唱
来源:萨沙   2019-01-02 14:41:13

  日军对于武汉的进攻大体分为两个方向,一个是从安徽出发,沿着长江进军,从东往西进攻。负责这路进攻的为冈村宁次的第11军(第11集团军),下辖5个师团又1个旅团,兵力超过10万之众。

  中国古代历史上从安徽进攻湖北或者从湖北进攻安徽,基本都是按照这一条路线。比如三国晋国征服东吴,清朝太平天国攻陷南京。蒋介石和国军高层对历史还是很有研究的,他们早已在这一路线上层层设防,并且布有重兵。最终的结果就是,日军在这一路线的进攻极为困难。

  沿着长江走水路的日军,虽然有着完全的制江权,但却面临着国军的众多沿江坚固要塞,一道道水中阻塞线,大量水雷封锁线,以及国军空军的拦截。

  在这种程度的拦截下,日军精锐的第三舰队的内河作战舰队,也就是著名的扬子江舰队,只能以蜗牛的速度前进。他们在安庆,马珰要塞,湖口要塞,九江要塞,田家镇要塞都遭遇国军顽强抵抗,遭遇很大伤亡,军舰也有不少战损。

  而沿着长江两岸的陆地行军的日军更是狼狈不堪。这次地域地形复杂,丛林山地湖泊密布,到处都是河流和国军的阻击。陆地北路前进的日军第6师团每作战10天,需要休整1个月。

  而长江南岸的日军更惨,日军101和106师团都在山地作战中遭遇重创,106师团甚至被国军引诱至万家岭地区几乎全部歼灭,伤亡超过8成。

  现实摆在眼前,按照11军这样的作战速度,恐怕武汉没有个3,4个月根本没法打下来。

  日本军部鉴于第11军进攻进展太慢,无可奈何之下,命令日本华北派遣军第2军(第2集团军)立即参战,从侧翼包抄进攻武汉。

  这个第2军也就是本文的主角。

  强大的第2军

  相比第11军出自日军华中派遣军,第2军来自于另一个日军体系,它属日军华北派遣军。

  第2军兵力强大,下属4个师团又1个旅团,总兵力最高峰期达到17万人。

  相比第11军,第2军的战斗力更为强悍,他是传统日本劲旅。

  第2军麾下包括第3,第10师团,第13,第16师团4个精锐的甲种师团,是日军中最强有力的一个集团军。

  附注:老萨顺便说下这个军的概念。日军的军,不是中国的军,而是集团军。有些对抗战一知半解的人,总是认为日军一个军可以对付国军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人,好像国军极为没用。其实日军的军,就是集团军,兵力也有十几万,对应的就是国军的某个战区。

  在抗战期间,军的编制并不固定,通常下辖数个师团和独立混成旅团,少则几万人,多则十几万人。军的司令官是中将或者大将军衔。日军在早期曾经有海外四大军,就是朝鲜军,台湾军,关东军,中国驻屯军。大家可以看到,其中台湾军,关东军,中国驻屯军都是在中国的。抗战开始以后,由于中国战场地域辽阔,国军总兵力超过300万人,日军被迫新编组了多个军,也就是集团军为作战单位。最初在中国的中国驻屯军,改编为第一军。同时又将从日本本土调入中国华北的几个师团编组为第二军。而在淞沪会战登陆上海的上海派遣军,随后改编为华中派遣军,在武汉会战期间由增加部队,以华中派遣军骨干额外组成了第11军。

  日本军部给第2军的命令,不是从东向西,沿着长江杀到武汉,而是绕一个大圈,先杀到武汉北边的大别山以北,然后突破大别山从北向南从侧翼杀到武汉。

  日本军部认为,以25万到30万的重兵分两路进攻武汉是势在必得的,预计武汉国军最多1个月内就会被歼灭,日军也会轻松占领武汉。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事实是截然相反的。

  日本军部给第2军司令官东久迩宫稔彦王的作战命令为:第2军主力从大别山北麓,经六安、固始、潢川、罗山攻占信阳,然后沿平汉铁路及其以西地区南下,从北面、西北迂回包围武汉;另一路从商城南下,横越大别山到达麻城,由东北方向策应协同沿江的部队,进攻武汉。

  大家可以轻松的看出来,这种进攻战略,其实就是日军之前发动兰封战役,妄图短时间内沿着河南大平原南下,一举占领武汉的作战方式的翻版。

  日军先是杀到武汉的北边,然后沿着平汉铁路长驱南下。这一线地形平坦,非常日军发挥威力。

  预计日军短时间内,就可以杀入武汉。事实上,日军在武汉会战攻陷信阳后,确实没有多久就沿着平汉线杀到了武汉。

  在兰封会战那时候,国军由于连续经历了淞沪会战,太原会战,徐州会战,一线部队伤亡很大,二线部队又没有整训完毕,根本无力和日军在河南平原正面对抗。

  蒋介石曾经咬牙将还在休整的德械部队87,88,36师,中央教导总队,税警总团全部拉到兰封战场。但是这些部队伤亡太大,休整时间又太短,战斗力大幅度削弱。在兰封一线,被日军日军14师团横冲直撞,几乎阻挡不住他,连兰封会也丢掉了。

  当时日军几个师团重兵已经杀向河南,攻陷开封,威逼郑州,同时准备立即南下进攻武汉。而国军在河南和武汉北部根本无兵可用,包括地形险要的大别山上也无军队可以防御。

  日军如果乘势进攻,恐怕只有放弃武汉这一条路了,这是抗战中最为危险的一刻。

  在这种绝境下,蒋介石权衡轻重,做出一个痛苦的决定,也就是掘开黄河大堤。黄河大堤掘开后,汹涌的黄河水造成了30多万无辜中国平民的死亡,但却完全阻挡日军推进步伐,也造成该部上万人的减员。

  日军最终只得被迫停止黄泛区以北所有部队的南下。其中作为作战主力的第2军,千里迢迢的绕了个大圈子,从河南通过铁路和公路运送到黄泛区以南的安徽,然后再向西北方向佯攻大别山北麓,然后南下侧击武汉。

  这样一来,不仅日军兵力调动就花费了长达3个月时间,还更要将战场从适合日军发挥武器威力的河南平原,改到地形极为复杂的湖北省武汉,以及大别山山区。

  在河南平原作战的兰封会战中,日本第2军伤亡不过1万多人,已经击溃了国军的整体防御,迫使国军全线后撤。而在武汉地区的作战中,第2军无法发挥自己的优势,最终伤亡了7,8万人。

  而国军则利用这3个月的时间和苏联援助的军火物资,迅速休整恢复了实力。

  其中,正面同第2军作战的国军部队总数就高达30万之众,和日军比例约是2:1。这样一来,中日两军战力的差距,也就相对小多了。

  从这点来说,黄河放水的战略意义还是非常大的。

  第2军的司令本来是西尾寿造中将,这个西尾寿造也是后来日军军界的风云人物,一度做到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大将军衔。后来因为得罪了剃刀首相东条英机才被解职。

  附注:东条英机爱作秀,曾经经常检查军队的垃圾箱,以表示关心军人的伙食。西尾寿造对东条英机这种影帝式样的表现非常鄙视。1943年在军事参议官任上的西尾寿造去关西视察,在回答记者提问时随口说了句:这个事情我不知道,你去问那个每天早上翻垃圾箱的家伙吧,他知道。心胸狭窄的东条英机知道这个消息勃然大怒,将西尾寿造解职。

  因为他在徐州会战中指挥不力,导致日军在台儿庄战役的大败,最终使得他自己被解除第2军司令官职务。

  东久迩宫稔彦王随即接任了第2军司令官的职务。

  东久迩宫稔彦王的身份非常特殊,是所谓皇室军国主义分子。

  东久迩宫稔彦王是日本皇室成员,他的身份非常显赫。

  东久迩宫稔彦王是久迩宫朝彦亲王的第九个儿子。而久迩宫朝彦亲王是有着天皇一族血统的皇室,在明治维新初期就被封为日本皇族的亲王头衔。

  到了近代,东久迩宫稔彦王和日本天皇也有极为亲近的血缘关系。

  昭和天皇的皇后香淳皇后久弥宫良子女王是他的侄女,他也是昭和天皇裕仁的叔叔。

  另外,他还是久迩宫邦彦王及朝香宫鸠彦王(大屠杀元凶之一)的兄弟,他的三个兄弟久迩宫邦彦王、梨本宫守正王、朝香宫鸠彦王和他的叔叔总参谋长闲院宫载仁亲王都是日军的大将。

------------------上图是东久迩宫稔彦王,下图是朝香宫鸠彦王,其实不要说这些所谓的亲王,日本天皇裕仁也犯下了很多战争罪行。有人说日本天皇是虚的,实际上裕仁天皇还是有一定的权力的,并不是溥仪那样的傀儡。日本天皇在当时并不是人,而是神。所以日本天皇没有普通人的姓氏,也没有普通的公民权利。日本古代天皇并不叫做天皇,只叫做日王,中国叫做倭王。甚至1936年之前,日本对外公文也没有天皇的称呼,一律称为皇帝。到了宣扬大东亚共荣圈以后,日本 对外开始称为天皇。但现在的韩国 不买账,民间很多报纸直接称为日王。只有中国人傻不楞的,日本国内很多人把中国 叫做支那,中国人还尊称日王为天皇。

 

  当时日本全国包括天皇在内都奉行军国主义,皇族自然也不能例外。

  很多皇族成员自告奋勇的参军,成为日军第一线指挥官。

  东久迩宫稔彦王1908年5月27日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第20期步兵科,成为低级军官。

  他历任步兵第29联队中队长,近卫步兵第3联队附,参谋本部附(作战课)等职务,随后进入军校继续深造。

  1914年11月27日,他再次毕业于日本陆军最高学府陆军大学校第26期,开始高级军官的生涯。

  1929年12月10日东久迩宫稔彦王晋升陆军少将军衔,历任参谋本部附,步兵第5旅团长(九一八事变),参谋本部附,第2师团长,第4师团长,军事参议官兼航空本部长(七七事变),第2军司令官职务。

  客观来说,就算抛弃身份不谈,东久迩宫稔彦王也是个相当能干的军人,不过并非杰出,他同冈村宁次相比还是有差距的。

  但东久迩宫稔彦王不管怎么说也是皇族成员,身份地位非常特殊,同普通军人是不同的。他能够凭借自己的能力加上地位的帮助,达到现在的水平也算极为不容易了。至少比现在不学无术不学无术,只知道用老爸贪污的钱款的中国官二代,要好上几百倍。

  这几个日本皇族的军人,在战时都有累累罪行。但在日本投降以后,根据日本和美国达成的协议,美国人可以任意处决战犯,包括东条英机和近卫文磨这种位高权重高官和贵族,却务必放弃对日本皇室成员的追究。

  而在美国人看来,保留日本天皇和皇室有助于稳定日本国内秩序,便于美国人对日本的统治,所以也就同意了。

  所以这几个皇室出身的高级军官,包括犯有南京大屠杀罪行的朝香宫鸠彦王都被免予起诉。朝香宫鸠彦王这个老家伙享受晚年富裕生活,到94岁善终。东久迩宫稔彦王这个老家伙更是夸张,他居然活到了102岁,是二战各国王室成员最长寿的一个。

  外围作战

  作战命令下达之时,第2军只有第10和第13师团在合肥集结,而第3、第16师团尚在后方没有来得及到达。

  由于知道国军几十万大军已经在武汉地区开始部署,日军已经无法坐等后续部队,必须立即进攻。

  在8月27日,第2军司令东久迩宫稔彦王下令,第10和第13师团即开始行动。

  由于进攻兵力有限,就必须保证火力上的绝对优势。东久迩宫稔彦王下令驻合肥的日军第1飞行团近百架作战飞机,直接协同配合第2军作战,务必提供强有力的空中支援。

  遗憾的是,对于日军第2军的计划,蒋介石早有预计。

  在武汉会战开始之前1个月,这一线已经部署了重兵。

  此处是能力很强的李宗仁将军第五战区的作战区域,不过此时的战区司令长官却不是李宗仁。

  在徐州会战的大突围以后,武汉会战刚刚开始时候,李宗仁旧伤突发。李宗仁在早年讨伐龙济光战役中,曾经被一发子弹击中脸部。

  幸运的是,子弹并没有击中脑部,直接穿透脸颊,造成了轻伤。

  本来这个枪伤在20年来偶尔轻微复发,此次可能由于李宗仁在徐州会战指挥中过于劳累,突然剧烈发作,一度右脸肿胀,右眼也失明,根本无法指挥部队。李宗仁才被迫去武汉治疗。

  经过手术,武汉的一生从李宗仁口腔上颚取出一块黑色碎骨,这个伤势才逐步痊愈。

  这段时间,第5战区由李宗仁的老伙计白崇禧指挥。

  白崇禧是个军事天才,他毫不费力的判断认为日军必将从两路进攻,立即做出了针对性的部署。

  同时,白崇禧针对日军和国军的特点,制定了以地形优势为掩护,逐步消耗日军力量的战略。

  蒋介石对白崇禧的部署是非常支持的,他在得知第2军开始全线进攻以后,又增调了大批中央军精锐部队支援白崇禧。

  中日两军以最强碰最强,随后在这一线进行了长达2个多月的残酷鏖战。

  日军第10师团和首先从安徽省会合肥出发,第10师团师团长筱塚义男的第一个目标是生产名茶的六安。

  《红楼梦》里面的贾母去妙玉的栊翠庵吃茶的时候,曾经说:我不吃六安茶。

  并不是说六安茶不好,只是因为六安茶是绿茶,而贾母是北方人(祖先是东北的满人麾下的汉人),一向吃红茶,所以不喜欢绿茶的味道。

  其实六安茶是中国绿茶中的精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期,六安瓜片被指定为中央军委特贡茶,周恩来最喜欢六安茶,直到去世之前还很想喝一杯。而精品六安茶也是中国赠送给各国元首的礼物,算是中国的国宝。

  茶虽然好,也只是长在农村。六安城却只是个小城而已,不是什么大城市,并没有坚固防御。

  驻守此处的国军为东北军于学忠的51军第114师683、684团。

  东北军战斗力不强,防守部队也只有2个团数千人,但他们作战还是相当顽强的。

  东北军这两个团在日军火炮的猛烈轰击下,仍然坚持苦战2天1夜,给日军造成相当的伤亡以后,才奉命撤退。

  日军于28日晚占领六安。

  在第10师团占领六安的同时,日军荻洲立兵的第13师团也从六安东南地区出发,南下进攻安徽西部的小城霍山。

  守备于霍山一线的是西北军冯治安77军第37师,该师同东北军一样,和日军血战2天2夜仍然固守阵地。日军在霍山一线没有什么进展,反而丢下累累尸体。

  大家也许有点奇怪,日军在抗战初期,占领霍山,六安这种小城,一般也就几十分钟到几个小时时间,最多不超过1天。

  为什么打这两个小城,却都用了两天时间,还损失不轻呢?

  除了国军早已守株待兔,布防稳固以外,这2天安徽西部的天气也大大阻碍的日军前进。

  这几天内,安徽西部阴雨连绵,道路泥泞不堪,日军载重车辆和重武器前进困难。

  没有重武器的支援,日军进攻的威力也就减弱了一半。

  加上日本飞机在这种天气也无法起飞,不能为一线作战的日军强大的空中支持,日军单靠步兵炮,重机枪,掷弹筒这种火力,对付国军防御阵地就有一定的困难。

---------------------------------泥泞的道路把日军坦克的脚步也缠住了,而酷暑天气下,不要说日军的士兵受不了,连马匹受不了。日军必须给军马带上帽子,以阻挡炽热阳光的直射。马其实是比较娇气的动物,他的眼睛如果被强烈阳光照射久了,有可能会失明。同时天气过热,军马也很容易生病,甚至死亡。

 

  遗憾的是,阴雨天气不可能持续不断,28日开始,安徽西部的天气开始晴朗,日军进攻又开始猛烈了。

  天气刚刚晴朗,日军驻合肥的第1飞行团的51架作战飞机(轻其中型轰炸机18架)立即全部出动,猛烈轰炸霍山国军阵地。

  在日军飞机猛烈轰炸下,霍山的国军遭遇不轻的伤亡,阵脚开始松动。

  除了空军以外,日军重武器也很快上到第一线。

  阴雨一停,路面状况立即好转,日军第13师团的横尾阔中佐的山炮兵第19联队很快到达一线。日军主力山炮为41式山炮,射程6公里,口径75毫米。

  这种山炮可以拆解成6个部分通过骡马运输,所以很适合山地作战,是日军山地丛林作战的主要支援火炮。

  41式山炮包括爆破弹,杀伤榴弹,纵火弹和化学弹,这几种炮弹威力都很大。以爆破弹为例,可以轻松击毁国军坚固的土木工事,而且射速高达每分钟10发,火力密集度也很大。

  日军一个山地炮兵联队包括36门山炮,有3400兵力,光是马就有1400匹。

  有些朋友奇怪,为什么36门炮要这么多人,貌似94个人操纵一门火炮。其实炮兵部队并不是只有炮手而已,还有大量的其它辅助士兵。别的不说,光是搬运炮弹的辎重兵的人数就极为可观。火炮虽然厉害,但没有炮弹就是废铁。

  日军山炮联队兵力如此之多,恰恰说明他们战斗力的强大,不但火炮威力大,炮弹也充足,可以长时间提供火力支援。

  这36门山炮一上来,整个霍山的国军阵地在1,2小时内就成为一片废墟。

  西北军冯治安77军整个军只有2,3门老式火炮,至于防守霍山的37师一部别说火炮,连重机枪也没有几挺。

  双方火力悬殊,经过一天激战,守军张凌云的37师阵地被日军突破,国军随即主动放弃霍山。

  武汉会战的敌人不仅仅只有国军

  六安和霍山属于这一线的外围战,国军并没有放多少兵力。

  在试探出日军全线进攻的意图以后,白崇禧立即对这一线防御进行调整,增加了大量作战部队。

  针对日军分兵两路的情况,国军也以两路应付。

  首先以战斗力最强的中央军宋希濂71军,在商城以东的史河两岸叶家集地区集结,准备选择适合防御的阵地,与由六安、霍山西进日军主力决战。

  以西北军孙连仲的第3兵团指挥所设于商城,主力在小界岭、麻城地区集结,随时对宋希濂71军进行增援。

  这两路是全力阻挡准备占领商城,然后翻越大别山南下的日军主力。

  其次,需要防止日军长驱直入,杀入河南信阳,然后沿着平汉铁路南下。

  国军以西北军张自忠的59军,除留一部在信阳、武胜关之间并准备交防外,主力东开大别山北麓之潢川,以增强信阳以东之防守兵力。

  最后,以桂军韦云淞之第31军,以1个师进抵流波疃,策应冯治安的77军,守备立煌地区(近六安金寨),协同77军随时对两路国军给予增援。

  可以看到,无论宋希濂71军(原德械师),西北军孙连仲第3兵团,西北军张自忠59军,西北军冯治安77军,以及桂军韦云淞31军都是国军中战斗力比较靠前的部队。

  可见,无论是白崇禧还是蒋介石,他们对于这一线的防御都是非常重视的。

  因为他们知道日军沿着长江进攻武汉并不容易,而从这一线进攻相对简单一些,日军必将投入重兵。如果侧翼防守不住,那么武汉会战也就提前结束了。

  所以武汉会战北方战场作战的激烈程度,一点也不比南方战场要差。

  双方排兵布阵好了,下面就是激烈的对攻战了。

  本篇先说说从大别山北麓进攻的日军部队。

  对于试图占领商城,然后穿越大别山南下的部队来说,他们作战有着地形上的极大障碍。

  霍山、响洪甸、独山镇、白大畈、金寨、武庙、商城一带全属山区,是比较适合防御的地形,所以国军在这一线防御相对比较有优势。

  日军第13师团是这一路的先头部队!

  他们自从28日攻占六安以来,由于荻洲师团长抢功心切,并不做休整,而是连续作战。

  这几天的阴雨也给13师团造成很大的麻烦,让荻洲师团长欣喜的是,很快天气就转晴了。

  9月1日,第13师团强攻占领了史河以东的白大畈、熊集。

  9月2日,日军又占领了开顺街、叶家集。

  期间,第13师团受到国军强有力的抵抗,伤亡很大,更惨的还有更多的非战斗伤亡。

  本来连日阴雨造成13师团行军作战困难,没想到天气转晴以后,更可怕的事情又发生了。

  这几天内,连老天也帮助国军。

  当时的安徽正处于酷暑季节,从29日开始日开始,安徽局部气温突然升高。

  据日军第2军“阵中日记”记载:大别山北麓的霍山、六安、叶家集地区,在8月28、29、30、31这4天内,全为晴天,气温高达华氏110度以上(摄氏43度),以致部队在行军和作战中,连连发生中暑晕倒而被送至沿途及后方开设的急救站。

  老萨是江苏人,江苏和安徽纬度差不多。大家有兴趣可以来9月的南京看看,那个酷暑绝对是可以要人命的。如果在大太阳下的夏季在野外运动,一不小心就会中暑,不及时救治往往就是死亡。

  日本大部分领土的纬度同中国的山东,河北,辽宁等北方地区类似,所以日本人往往不怕冷,但绝对受不了中国华中地区可怕的湿热天气。

  当时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回忆:出发之前,有位熟知中国情况的财经界朋友吃惊的说,听说你这次奉命出征攻取武汉,现在这个季节,以武汉那样炎热,你们根本无法战斗。我看至少要在10月以后才能开始进攻。

  冈村宁次当时只能苦笑一声,为什么呢?因为作为日本陆军军官,他们也不愿意在这时候去进攻武汉,却没有办法。

  大家都知道,日军分为海军,陆军两派。两派互不买账,明争暗斗,互相拆台!甚至直到日本灭亡前,日本陆军和海军还在互相抢夺国内物资,为自己一派服务。当时日本首相小矶国昭曾经骂道:海军和陆军斗争如此激烈,我们怎么可能获胜。就连螺丝钉,海军做成左旋的,陆军就一定要做成右旋的,不让海军能够使用。

  此次侵华战争,包括之前的炸死张作霖,发动918事变,全部都是陆军一派主使的,他们的根本目的在于占领中国大部分地区,然后北上和苏联决战。

  日本海军一派对侵华并不热心,因为中国是大陆国家,日本海军无法发挥作战。日本海军希望能够南下进攻东南亚地区,击溃英美。

  所以海军一派对侵华战争并不积极,陆军一派对此也非常不满意。

--------------------------日本海军的观点也并非全无道理,所谓的扬子江舰队中,吃水仅仅1.1米的二见号(350吨炮舰),曾经在枯水期的长江上游搁浅。1933年6月,二见号在三峡浅滩搁浅,直到7月水位上涨以后才脱困。而二见号还属于吃水很小的舰艇,扬子江舰队主力舰 如桥立号1000吨炮舰,吃水深达2.5米,725吨的安宅号吃水也有2.3米。日本陆军可就惨了,士兵们用尽一切办法消暑。下图,他们用中国农民的米缸洗澡,这以后还怎么盛米呢。

 

  本来武汉会战,日本海军也不想管。但此次天皇对武汉会战特别看重,他曾经抱怨的说:朕再也不想看到百万皇军,受制于中国。

  日本人性格谦和,一般从不说重话。像裕仁这样的抱怨,就算是直接的骂人了。

  日本军部听到裕仁的这句话,惊得汗流浃背,无论海军陆军都必须拼了。

  于是,海军一派也就被迫加入武汉会战。

  但关于何时进攻武汉,海陆军出现了激烈的争执。海军一派认为,必须赶在长江丰水期,也就是最迟8月进攻武汉。

  不然一旦长江进入枯水期,就算是日本海军的扬子江舰队那些吃水很浅的江河炮舰,也无法有效作战。

  陆军一派表示强烈反对,因为7,8,9三月正是湖北安徽一带天气最热的时候。

  双方争吵不断,最后海军一派直接表示,既然陆军认为不合适,干脆不要让海军参与武汉会战就是了。

  听到这句话,陆军一派众多将领鸦雀无声,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没有军舰沿着长江给予重火力和后勤运输的支持,光靠陆军作战是很难获胜的。

  最终陆军一派忍气吞声的同意8月开始作战,为此,日本陆军士兵付出因为天气死伤数万人的巨大代价。

  当时日军步兵其实也很可怜,他们根本没有什么防暑措施,只能依靠喝水降温。而那种高温,类似于小说《骆驼祥子》里面的那种描写。光靠喝水根本无法降温,除非你躺在树荫下不动。

  而日军士兵普遍负重20,30公斤以上,还要在山地艰难爬山,同时还要和国军作战,体力消耗极大,也根本无法避暑。

  冈村宁次回忆:当时部队发的汗衫为土黄色的很少,白色汗衫又太显眼,容易被敌人发现射击,所以官兵都赤膊上阵。在烈日暴晒下,有胡须的老兵,脸上长满痱子,胡须之间的痱子化脓,满脸像开了花一样。当我看到用弹担架抬下来的中暑伤员们时,我都忍着泪将目光挪开。

  酷暑之下,日军士兵只能拼命喝水。大家都知道,当时中国农村并没有自来水,日军大量喝生水,导致出现可怕的霍乱,造成大量非战斗减员。

  霍乱在当时是一种比生物武器还可怕的疾病,而且战地霍乱致死率非常的高,是比子弹还恐怖的东西。

  东史郎在武汉曾经得了疟疾,但他怀疑是霍乱,一度痛苦的差点自杀。东史郎在当时已经是有1年实战经验的老兵了,也吓成这样,足可以见一斑。

  在这种情况下,第13师团连续作战一周以后,实际并没有遭遇国军重兵拦截,日军减员已经极为惨重。

  日军一个中队满员是180人,经过短短七天的作战,第13师团每个中队平均减员40多人,战斗力削弱四分之一。

  而且此时13师团通往后方道路完全被国军破坏,补给也无法运输到一线,13师团实际已经无力再战。

  荻洲立兵师团长向东久迩宫求援!

  东久迩宫无奈,调动军的工兵部队,不分日夜抢修好从六安至叶集的公路,以便于大量补给的运输。

  同时,在得知13师团伤亡四分之一以后,东久迩宫下令给他们立即补充新兵,并且向13师团配属了额外的重武器部队,以增强其攻击力,包括轻装甲车、炮兵部队、独立重机枪队等。

  同时,东久迩宫还命令已经赶到合肥的第16师团,立即西进参加作战,协助13师团。

  在后方大力支持下,1938年9月1日,日军13师团再次发动全面进攻,目标是史河以西、叶集西南的八OO高地和富金山。

  这两个地方也是国军在商城外围的主阵地,一旦富金山丢失,商城也就不保。

  商城如果丢了,日军可以长驱南下抄近路翻越大别山,逼近武汉。

  翻越大别山,直线距离不到50公里,翻越大别山以后,从山脚下的麻城(就是那个需要学生自带课桌的地方)到武汉直线距离也不到50公里。

  日军机械化部队,一天行军50公里根本就是小意思。依靠50公里山地能否长期阻挡日军,现在也很难说。

  如果日军真的成功翻越大别山,那么武汉的国军为了避免被日军合围,只能放弃作战撤退了。

  所以,必须首先在大别山外围依靠有利地形和日军决战,尽量争取时间并且消耗日军主力。这样日军进入大别山时,战斗力已经大为削弱,无法有效突破了。

  所以,外围富金山这一线的作战还是相当关键的,也是武汉会战中最激烈的战役之一。

  防御富金山的,是大名鼎鼎的宋希濂的中央军71军。

----------------宋希濂和他的德械师。宋希濂是蒋介石的心腹爱将,对蒋也极为忠臣,之后在抗战和内战中都立过很多功劳。在内战期间于四川和解放军作战,兵败以后逃到凉山彝族地区被解放军俘虏。被关押到1959年释放,1980年他回到台湾后移居美国。

  残存的德械部队

  这个71军也就是之前所谓的中央军德械师组成的精锐部队,他下辖87师、88师、36师三个德械师。

  71军是中央军部队中战斗力最强的部队,也是初期抗战中名气最大的功勋部队,为中华民族立下累累战功。

  71军曾经参加过最惨烈的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期间有过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战例,而且都以血的代价完成了任务。

  淞沪会战中,该军伤亡巨大,超过三分之二。

  随后南京保卫战中,残破的71军血战到最后一刻又遭受极大伤亡。以孙元良88师为例,3个旅长殉国2个,余部突围成功的只有2000,3000人,只占全军的百分之二十。

  随后他们还在休整期间,因为豫东前线吃紧,被迫立即北上,参加了兰封战役。

  当时71军只有87,88两个师,另外还有61师(包括教导总队一部和湘军一部),宋希濂曾经担任师长的36师则划归别人指挥!

  在兰封战役中,71军由于新兵超过8成导致战斗力大减,在强悍的14师团打击下伤亡惨重,无力在平原上阻挡日军机械化重炮部队。

  其中88师师长龙慕韩,因为没有命令就放弃兰封城,被蒋介石下令枪决,这也是抗战中被枪毙的第一个中央军高级军官。

  但71军余部还是以巨大牺牲苦苦支撑,一度反攻夺回兰封战役,甚至差点歼灭日军整个14师团。

  兰封战役以后,71军撤退到河南郏县一带休整,同时将先期赶赴江西萍乡休整的36师调回来,划归71军建制。

  白崇禧向蒋介石表示需要中央军主力防御大别山一线以后,蒋介石将71军这支精锐部队交给了白。

  8月武汉会战开始之前,71军军长宋希濂奉命率部进驻商城一线。

  宋希濂字荫国,湖南省湘乡县人,毕业于黄埔一期的抗日将领。宋就是那种不得多的的将才,他能力突出,头脑清醒,是蒋介石最器重的黄浦系将领之一。

  宋希濂除了是黄埔毕业生以外,还有一段日本求学的经历。

  在1927年,宋希濂曾经赴日本学习,在千叶陆军步兵学校中国学生队就读,当过日本兵,也当做日本基层军官。

  所以宋希濂对日军非常了解,是个日本通。

  之前淞沪,南京,兰封会战中,宋希濂率领36师均在第一线和日军作战,大小作战上百次,也是和日军交手最多的将领,更深知日军的一切。

  当时宋希濂认为,71军虽然休整基本完成,毕竟新兵超过8成,武器装备也不齐整。

  抗战初期的大量德式装备,已经在之前的战斗中损失大半。

  其实德式武器的损失并不稀奇,正常作战中都会有大量武器的损耗,只要能补充这算不了什么。

  可惜,在抗战爆发以后,纳粹德国由于已经和日本签订反共产国际协定,停止了对中国的大规模军售。

  德械武器也就无法有效补充了,打坏一件少一件。

  没有德械,还算得上什么德械部队,此时的71军再也不是之前精锐的德械师了。

  不过虽然德械师已经没有德械训练的老兵和德械武器,但德械师的锐气和精神却留了下来。

  在71军身经百战的老兵们和军官的率领下,该军还是一直擅长打硬仗的部队。

  话虽如此,宋希濂深知71军仍然是一支完全轻武器的部队,根本无法和13师团这种装备坦克,重炮还有近百架飞机掩护的重装精锐师团正面对抗。

  如果想在防御战中能够长时间支持,并且能够大量杀伤日军,就一定要选择一个好的战场,以最大程度尽量削弱日军的优势。

  所以宋希濂一到商城作战前线指挥部,连口水都来不及喝,就立即带着几个师长去观察地形。这几个经验丰富的将军们经过仔细选,将决战地点选在富金山一线。

  富金山是大别山的余脉,山势陡峭,易守难攻,是进入大别山的关隘,也是从六安到武汉的天然前沿门户。

  富金山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曾经爆发过多次战争。

  宋希濂和古人的观点相同,他认为富金山也是非常适合防御决战的地点。他回忆到:我们当时发现富金山有如扇形,而且就在公路南翼,居高临下,完全控制公路,是一处良好的作战要地。日军如果想进攻商城,必然要通过这条公路,那就必须占领富金山。

  宋希濂当机立断的决定将富金山作为71军同日军决战的战场。宋希濂下令立即在此处修建阵地,并且贮存弹药。

  由于富金山不大,南北长只有四公里,东西宽仅两公里,无法驻扎太多部队。而且日军炮火猛烈,在狭小空间驻扎大量部队也很容易被炮火大片杀伤,所以宋希濂决定山上只放两个师。

  宋希濂原来就是36师师长,对36师极有感情,也深知他们的战斗力之顽强。

  在淞沪会战中,德械部队主要是87,88,36师,还有中央教导总队和税警团。

  这五支部队无一不是损失超过三分之二,装备损失也很严重。

  在随后的南京保卫战中,87,88师和中央教导总队都在第一线作战,最终撤退出南京的兵力很少。

  所以,这三支部队几乎看做已经毁灭了。

  至于税警团虽然没有参与南京保卫战,不过他们在淞沪伤亡更是惨重,已经到后方休整。到兰封会战期间又仓促上阵,在归德和日军决战,独立阻挡日军两个师团,伤亡非常惨重,目前也没有恢复元气(后来税警总团一部干脆调往缅甸,成为后来五大主力之一的新一军)。

  而36师在淞沪会战中伤亡同前面几支部队类似,但在南京保卫战中,36师的伤亡最少。

  因为36师一直被放在离长江最近的的挹江门驻守,负责维持秩序,本来是用在最后入城巷战的。

  结果还没有来得及巷战,唐生智已经下达撤退令,所以36师是南京保卫战中撤退出来部队最多的部队,成功渡江的大约4000人,约占作战部队的百分之五十以上。

  换句话说,36师在南京保卫战后,已经是德械部队中保存最好,战斗力最强的部队。

  在随后的兰封会战中,由于河南前线已经无兵可用,蒋介石被迫将还在休整的德械部队送到一线作战。

  结果实战中,87,88师由于老兵只有1成,武器也丢的精光,战斗力已经大不如前,连兰封城也没有守住。而中央教导总队此战战斗力也明显削弱,至于黄杰的税警总团在归德打的很猛,不过伤亡也很大。

  只有36师表现的比较好!

  在兰封战役中,36师歼灭日军近2000多人,自身损失3000人,但伤亡远比87师,88师要少,所以此时远比这两个师要有战斗力。

  在这个关头,宋希濂决定让自己的子弟兵36师顶在第一线,因为36师是残缺不全的德械师中最有战斗力的了。

  总之,这几只部队在兰封会战表现都不佳,还全部在会战中伤亡惨重。一般认为,兰封会战以后,德械部队基本不复存在。

  因为抗战之前的德械武器装备,早已经消耗了大半,而受过德式训练的基层军官和老兵也基本死伤殆尽。

---------------曾经的德械师损失很大,除了老兵以外,德式武器的损失无法弥补,德械师也就逐步消亡了。上图的机关炮,下图的德式反坦克炮,坏一件少一件,就算武器没坏,弹药打光了也就成废铁了。历史告诉我们,靠军售是无法建立一支真正意义上的军队,一个国家的军队要强大,必须立足于自产。

 

  小小的富金山,震撼人心的大战斗

  当时71军包括87,88,36师,还有个非嫡系的61师。

  所以,宋希濂将陈瑞河的36师放在靠近日军的左翼,将88师放在右翼,61师则开往富金山北方的固始县城,防止日军从侧翼偷袭。

  经过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36师已经没有怕死的士兵。活到现在的,都是九死一生,多少次从死人堆爬出来的,早已经不在乎生死了,其中也包括71军军长宋希濂。

  由于毕竟日军战斗力上有极大优势,国军依靠的仅有地形优势和坚强的意志而已。

  为了鼓舞部队士气,宋希濂决定身先士卒到第一线指挥。

  他的军指挥部就设在富金山最高峰的指挥千年古刹妙高寺,并没有设在后方。

  设在主峰的目的是什么,是让富金山作战的国军都可以看到指挥部,知道军长跟他们在一起,士气自然就高涨了。

  要知道,这样一来,这个军指挥部就极为靠近前线,不要说日军飞机肯定会毫不客气的轰炸,连日军远程重炮也可以不费力的轰击到。

  这个宋希濂还真是颇有些胆量。

  8月30日之前,日军先头侦查部队已经逼近富金山,被36师防御部队一顿好打,狼狈不堪的撤退下去。

  13师团师团长荻洲立兵接到富金山发现国军的情报以后,根据空中侦察判断,国军中央军主力应该在富金山设防。

  当时13师团已经减员四分之一,补给军火物资又无法有效送到前线,正是困难时期。按照常理来说,他应该 等补充一线的新兵和物资到达才好作战。

  但荻洲立兵师团长知道,富金山战役绝对不能等,因为国军已经在商城一线大量调集部队,越等国军数量越多,越等就越难打。

  于是,从9月1日开始,日军13师团发动了对富金山的全面进攻。

  这个13师团是日军著名的甲种一流师团,他曾经在参与过淞沪会战和南京大屠杀,后来又参加了徐州会战,也是在中国作战多年的一支劲旅。

  13师团曾经在上海,南京,安徽多次被国军重创,不过该师团补充能力惊人,总是很快就可以恢复战斗力。

  该师团装备大量重武器,老兵很多,新兵较少。

  师团长荻洲立兵也是那种所谓的职业军人,从小学开始就是作为军人培养的。

  荻洲立兵小学时候进入名古屋陆军地方幼年学校,后来又进入中央幼年学校,毕业已经进入日军培养低级军官的陆军士官学校。

  1905年3月从陆军士官学校17期毕业,经过10年军旅生涯以后,荻洲立兵进入培养高级军官的陆军大学进修,并且在1916年11月,陆军大学28期毕业。

  换句话说,荻洲立兵从小学开始到现在为止的54年间,作为军人和经受军事训练就有40多年之久,是一个很出色的军人。

  更重要的是,荻洲立兵从抗战爆发以来就在指挥13师团,到武汉会战时期已经指挥了1年之久,对13师团非常熟悉,指挥起来也得心应手。

  所以,13师团是一支久经战争的强悍劲旅,战斗力惊人,绝对不可小视。

  9月1日,日军只是以小股部队进行试探性进攻。在国军猛烈打击下,13师团先头部队居然没能前进一步,只丢下了数百具尸体。经过一天的战斗,荻洲立兵已经基本清楚36师的布防,并且制定了攻击计划。因为富金山无法绕过,只能进行正面的强攻。

  9月2日开始,日军以主力部队对富金山进行猛烈攻击。

  首先由24架日军轰炸机赶往富金山猛烈轰炸,大口径重炮随后也猛烈炮击,随后以一个联队兵力(一个步兵联队兵力约4000人)凶猛冲击富金山的大峡口。

  此时的36师早已有丰富的实战经验,不再是淞沪会战初战时候那个光有勇气的部队了。

  在老兵的指导下,36师依靠富金山的陡峭地形,修筑了巧妙的土木防御工事。

  他们在几条山棱线的山腰处布防,这些棱线往上可以通到山顶,方便随时支援和提供物资补给,往下又可以通到公路。

  由于棱线是突出的山地,着弹面积很小,日军的飞机轰炸不容易击中目标,日军的重炮的命中率也大为下降。

  而射击比较准确重量又比较轻的步兵炮在山地行动并不方便,无法给与日军及时的支持。日军随身的掷弹筒射程只有几百米,也无法发挥威力。

  而日军步兵被迫在有限火力的支持下,沿着棱线向上仰攻!

  当过兵的都知道,这样登山仰攻是最难的。

  日军步兵们又要爬山又要作战,登山导致他们行动极为缓慢,很容易成为国军的靶子,最适合36师发挥机枪火力的优势。

  36师当时还有大批捷克式轻机枪,还有一批德械部队时候留下来的24式水冷式重机枪。

  24式重机枪类似于一战时期的马克西姆重机枪,采用250发帆布弹带,火力非常猛烈。缺点是移动不便,很容易被日军火炮定位干掉。

  但在山地作战中,日军山炮和步兵炮往往无法有效及时跟随步兵前进,而重机枪居高临下射击,射程被大大放大,又可以轻松压制日军掷弹筒,重机枪等轻武器(日军往往以射程400米的掷弹筒打掉国军重机枪),所以杀伤了大量日军。

  至于捷克式轻机枪的作用比重机枪还大,他们射击精确,子弹威力大,又方便及时转移阵地。国军36师老兵使用捷克式轻机枪的技术非常高超,采用单发射击或者三连发射击,优秀机枪射手可以准确击中200米处的飞鸟,400米处的西瓜。

  36师用重机枪扫射,轻机枪短连射,造成日军很大伤亡。

  日军在36师轻武器猛烈的射击下,死伤狼藉,由于富金山山势还是比较陡的。很多日军士兵中弹后,尸体向下滚,一直能滚到山脚下。

  这个大队整整进攻了2天,居然始终无法突进大峡口,反而伤亡惨重,只好向荻洲立兵师团长求援。

  荻洲立兵接到报告以后非常吃惊,他下令在增调1个联队兵力进攻富金山,于是富金山一线日军兵力增加到一个旅团近万人,重武器也全部开到一线。

  日军重武器一到,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此时国军发挥威力的轻重机枪作战就大为受限制,尤其是重机枪,只要一开火,就很容易被日军重炮定位,随后一片片的炮弹飞过来。

  在宋希濂的命令下,36师改变战法,在50米外不开火,等到日军靠近了再说。

-----------日军沿着陡峭的山势进攻,他们并不擅长这种作战。一种说法是日军的军靴不适合爬山,在山地作战中的日军很多人另可穿草鞋和布鞋。在这种地形,日军山炮甚至无法用马匹运输,因为马也走不了这样的山路,必须由士兵肩扛。

 

  当时日军轻重火炮全部向富金山开火,飞机也赶来轰炸,整个富金山炸得像火山爆发一样,国军修建的坚固工事往往也被炸塌。

  36师官兵丝毫不畏惧,他们躲在简陋的散兵坑和战壕内,等待炮击的结束。

  日军一般轰击1个小时到30分钟以后,火炮向二线阵地转移,由步兵开始冲锋。

  此时被炸得面目黝黑的36师官兵才从工事里面出来,他们架好机枪,打开手榴弹的盖子,捅破手榴弹的防水纸拉出拉锁,给步枪压上子弹,但并不射击。

  因为此时日军的92步兵炮等近距离支援武器也全部到了第一线,国军此时开火只能遭遇日军精确炮火的杀伤。

  日军很快逼近他们1000,500米,400,300米!此时日军已经枪炮齐发,重机枪猛烈扫射,掷弹筒一发发的打入战壕,子弹和榴弹向雨点一样落进36师阵地。

  但此时不能还击,36师很多官兵,尤其是新兵,从开始作战到中弹牺牲,连一枪都没开就。

  于是他们在身边战友不断中弹倒地的时候,仍然勇敢的不开枪,等待着。

  200米,100米,直到日军进入50米的距离,在班长排长命令下,36师官兵才枪炮齐发,捷克式轻机枪猛烈射击,大批手榴弹密集的扔向日军。

  在这个距离,日军占绝对优势的远程武器已经无法使用,而国军捷克式轻机枪,木柄手榴弹,甚至毛瑟步枪火力都强于日军的歪把子轻机枪,甜瓜手榴弹,三八式步枪,火力完全压倒日军。

  日军本来爬山就已经非常吃力,此时又在这种近距离遭遇猛烈打击,很快就伤亡惨重。

  不过日军13师团主要官兵也是有1年多实战经验的老兵,他们仍然顽强射击,以轻重机枪和掷弹筒的优势压制36师火力。

  双方激烈对射,互相投掷手雷,甚至一个手雷扔过去,立即对对方反扔回来。一旦36师处于劣势,那么他们立即在军官的带领下,立即挺起刺刀跃出战壕进行肉搏战。

  随后就是短暂又极为惨烈的近战肉搏,最终结果总是进攻日军不敌溃败下去。

  此时国军的迫击炮才向败退下去的日军开炮,一炮必须炸死炸伤数个人,连续几炮击不中日军,炮手就要被处罚,因为他们炮弹不多。为什么此时国军迫击炮敢发射,因为这时候日军离国军阵地很近,日军火炮怕误伤一般不敢开炮。

  这样激战6天6夜,日军仅仅占领山脚一些无关紧要的阵地,反而付出了很大的伤亡。

  但36师的伤亡也不轻,由于日军炮火猛烈,国军官兵伤亡也近半。尤其靠近山脚的阵地,大部分被日军炸平。

  几十年后当地群众回忆当年:那场仗打得惨啊!我们中国士兵英勇啊,以前这里满山战壕,战壕里到处都是炮弹壳、尸骨。

  第13师团师团长荻洲立兵接到这个情报以后,勃然大怒。他命令立即增兵4个大队,这样围攻富金山的日军兵力高达1个旅团又4个步兵大队,总兵力接近2万人,已经超过36师一倍。

  同时荻洲立兵命令,第13师团所有重武器务必全部赶到富金山,并且命令空军给予全力支持,限令9月7日必须占领富金山。

  于是9月7日,日军发动了开战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冲击。首先几十架飞机飞往富金山大肆轰炸,当时他们已经知道最高峰的妙高寺是宋希濂的军部所在,给予重点轰炸。

  上百枚炸弹瞬间落到妙高寺内,原本规模宏大的禅院因此几乎全部被夷为平地,仅剩下一座山门没被炸倒。

  好在当时宋希濂此时已经赶往一线鼓舞士气,不然肯定难逃一死。

  与此同时,日军所有火炮向富金山猛烈开炮,整个富金山从山脚往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弹坑,一些地区由于被重点炮击,碉堡附近的弹坑就像鱼鳞一样,连山上2米多高的巨石都被炸得粉碎。

  36师官兵们在这种可怕的炮击下,仍然坚持作战。由于日军火炮太猛烈,一些阵地上36师一个连被轰成一个排,一个排被轰成一个班,但没有人撤退。

  当日军进攻的时候,只要阵地上还有一个人,就会坚决抵抗,向日军开枪投掷手榴弹。除非日军被阵地上每一个国军都杀光,不然就无法占领这个阵地。

  仗打到这个地步,36师官兵早已当自己已经死了,只希望在临死前多杀几个鬼子,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赚。

  而富金山上大大小小的这种阵地不下数百个,日军每占领一个阵地都要付出极大代价。

  不过,日军毕竟有重武器的绝对优势,他们步兵虽然伤亡很大,但主要是被国军轻武器杀伤的。大家都知道,轻武器的威力还是比较小的,一个团的轻武器造成的杀伤往往还抵不上一个连的重炮部队。

  而日军的重炮数量众多,他们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的开炮。由于知道36师没有重武器,日军重炮和后勤部队居然不做隐蔽,在国军轻武器射程以外从容部署,更从容的开炮。

  当时宋希濂遗憾的回忆:当时我在山头上,对山下日军的活动一目了然。他们的炮兵阵地,运输车队,还有一些搭着帐篷的伤兵救护所等,我都看的清清楚楚。如果我们有炮兵,不要说一个炮兵团,哪怕一个炮兵营,就能迅速把这些目标击毁,给予他们毁灭性的打击。可惜我们什么都没有!哎!

  因为敌我装备悬殊,36师唯一可以凭借的就是临死不退,以身殉国的抗战意志。

  宋希濂作为军长,到了这种地步也谈不上什么怕死不怕死。在日军猛烈的攻击下,宋希濂带着参谋长和幕僚亲赴一线阵地鼓舞士气。

  在当时那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每一分钟都有大量官兵殉国的情况下,不要说36师的普通士兵,就连宋希濂也打红了眼。

  本来非常善于演讲的宋希濂,此时感觉已经没有其他的话好说。他每到一个团的阵地,就只翻来覆去说一句话:你们给我狠狠的打小日本鬼子!

  师团长荻洲立兵下令必须9月7日占领富金山,眼见全天战斗屡攻不克,日军一线最高指挥官26旅团旅团长沼田德重急的团团转。

  沼田德重此人是个凶恶残忍的杀人狂,曾经指挥部队在南京集体屠杀无辜平民和战俘,以杀人取乐,犯下很大的罪行。

  此时他因为极为心急,也冒险爬上富金山山腰观察一线作战情况。

  当时36师的迫击炮部队的观察兵发现,山腰似乎有一个日军高级军官的身影(日军高级 军官身边一般会跟着卫兵和幕僚,比较显眼)。但迫击炮的射程有限,没法打到这么远的地方。他们迅速商量一下,然后将4门81毫米迫击炮偷偷的转移到一线战壕里面,然后同时开炮。

  可以说,整个抗战中,日军对国军的迫击炮部队评价最高,认为国军迫击炮 打的很准,超过日军水平。

  其实 这也是无奈之举,类似于金庸小说《笑傲江湖》里面的令狐冲 ,就是因为没有内力,才需要以剑招取胜。国军迫击炮部队 正是因为没有炮弹,只能尽量提高命中率。

  26旅团长沼田德重认为国军没有重武器,迫击炮不可能打这么远,所以根本没有防备。这4发迫击炮弹飞过来的时候,沼田德重甚至都没有卧倒,其中有一发迫击炮弹落在他的身边。

  他的指挥刀和钢盔都被炸飞起来,人也当场被炸成重伤,被紧急送到后方野战医院抢救。

  沼田德重这一受伤,日军前线指挥顿时出现混乱,当天的进攻也就不了了之了。

  9月7日日军攻击还是极为猛烈的,连联队长一级(日军联队长类似于国军的旅长)也亲赴第一线督战。

  国军子弹并不认人,不管你是什么长。

  在当天的作战中,日军一个联队张被国军当场击毙,另一个联队长在第二天的战斗中负重伤,短短2天内伤亡3个高级军官,这在日军历史上也是极少有的。

---------------上图是日军的山炮,下图是步兵炮。山炮威力大,步兵炮便于携带,都是山地作战的好武器。国军只有些迫击炮,重武器上相差太远了。

 

  德械师的谢幕

  9月7日和8日两天激战,日军仍然无法攻占富金山,还重伤了一个旅团长,这下荻洲立兵师团长真的急了。

  鉴于正面进攻无效,他只得向其他部队求援。

  在荻洲立兵的要求下,日军精锐的第10师团(台儿庄被国军大败的那个师团)经过4天苦战,击退了宋希濂的61师的拦截,占领地形相对平坦的固始。

  固始的61师防御也很顽强,他们4天内击败日军六次冲锋,4天时间伤亡3000多人,很多人仍然带伤作战,只是力不能及,实在挡不住日军的冲击。

  比如61师181旅361团团副胡汉文中校,他在激战中被一发三八式步枪子弹击中,子弹从右耳穿入,从后颈穿出。受了如此的重伤,胡汉文仍然不离开前线,坚持作战到放弃固始为止,真是了不起。

  占领固始以后,第10师团随即抽调濑谷33旅团的一个联队数千兵力南下夹击富金山。

  这个联队刚刚一出动,就被固始附近的中国老百姓发现。日军是极为恶劣的部队,他们作战所到一处不是抢劫奸淫就是杀人放火。东史郎他们在 武汉作战期间,曾经路遇两个中国 老百姓。他们根本不问原因,直接 让新兵把他们刺死了。中国老百姓不无对他们恨之入骨。

  老百姓们立即冒着炮火,将日军出动的情报报告宋希濂。

  宋希濂紧急派遣右翼88师的523团设伏,拦截这个联队。

  在当地中国山民的带领下,他们巧妙的在日军必经之路坳口塘埋伏。坳口塘此处地形险要,易守难攻,又是日军必须通过的要隘。

  日军这个联队走在前面的一个大队,刚刚进入坳口塘就被国军伏击。经过2个小时的激战,日军伤亡了500多人,超过作战部队的一半以上,余部狼狈溃退。

  随后跟进的那个大队也不敢继续进攻,被迫返回了固始。

  第10师团侧面支援富金山,没有成功。

  虽然第10师团侧击没有成功,不过日军另一个第16师团也已经赶到第一线,结果13师团后方的其他阵地。

  由此13师团将四周所有兵力全部集中起来,进行了第五次增兵,随后猛攻富金山。

  从9日开始,日军倾其所有发动猛烈的进攻。

  日军在这几天时间内,向富金山一线发射上万枚各种炮弹,其中大口径重炮炮弹数百发,普通山炮炮弹数千发,至于步兵炮和迫击炮的炮弹就无法统计了。

  在猛烈的炮击下,精心修建的富金山阵地损坏极为严重,几乎找不出一个完好的工事了。

  其实,除非类似于松山那种永久性要塞,一般阵地不可能长时期抵抗这种规模的炮火打击。

  经过整整9日的激战,36师官兵也伤亡很惨重,整连整排的忠勇官兵牺牲在他们的战壕中,碉堡中,散兵坑中。

  日军已经占领了富金山一半的阵地!

  当时36师已经从1万人伤亡到仅剩2000多人,伤亡超过五分之四。

  就在这种情况下,36师官兵还在奋力坚持。

  宋希濂见36师伤亡太惨重,急调附近88师一个主力团支援。

  此时战斗已经激烈到顶点!

  88师这个团在9日赶到36师阵地,仅仅经过1天的战斗居然就伤亡近半,实则起不到什么作用。

  东北军于学忠51军也急调114师赶来支援,但激战中114师团长李超林壮烈殉国,该团的进攻也被日军击退。

  在9日当天,让宋希濂他们大吃一惊的事情发生了。

  在每一分钟都落弹数十发的富金山上,突然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蒋夫人宋美龄!

  得知36师伤亡很大,蒋介石急于亲赴富金山鼓舞士气,但他是武汉会战总指挥,根本走不开。

  宋美龄就代替蒋介石,她一身戎装来到富金山前线,沿着战壕一路慰问、鼓励一线将士。

  谁都知道,这是极为危险的,别说是宋美龄,就算耶稣基督本人来,也难保不被炸弹炮弹击中丢掉性命。

  宋美龄就是知道情况危急,才代表蒋介石来这里劳军。

  抗战是全民族的事情,蒋介石经常说:我们身为革命军人,要临危不乱,视死如归。

  到了这种地步,作为国家领袖,必须和普通战士同生共死,不然国家民族说不定还真的就灭亡了。

  蒋介石在抗战初期多次遇险,单单对他的刺杀就有3,4次,有一次差一点就成功了。

  宋美龄作为中国的第一夫人,表现也丝毫不比他丈夫要差。


----------------上图是日军关于富金山战役的介绍,精锐华丽的德械部队,就此基本消亡。

  其实在淞沪会战期间,宋美龄就因为去前线劳军被日本飞机轰炸翻车,当场昏迷过去,还断了几根肋骨。

  宋美龄此举虽然没有实质性的帮助,却极大地振奋了军心。

  9日全天,36师剩下2000多官兵和88师援兵的那个团,在宋美龄的鼓励,浴血奋战,战至10日凌晨,36师仅仅剩1000多人,伤亡已经超过8成了。

  此时宋希濂全身军服和面孔也被日军炮火炸得焦黑,他对这1000多人说:到了这种地步,我也不多说什么!我们必须坚持满10天,这是委员长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36师从创建以来,从没有一个弟兄是软蛋。我们那么多兄弟殉国在上海,南京,兰封,他们死的都很壮烈,都是民族的英雄。你们中间谁怕死,现在就可以走,我不处罚你们,不怕死的同我留下来继续打。

  当然,36师没有一个人走。

  此时的日军也非常疲惫,经过10天的激战,日军弹药消耗巨大,伤亡极为惨重,最重要的是士气大受打击,进攻势头已经放缓下来。

  于是,36师继续坚持到11日上午9点多,此时日军已经占领了富金山的大部分阵地。

  36师残余部队的可怜火力已经无法压制住这么多的敌人,况且他们弹药也几乎用尽。

  抱着必死决心的36师官兵们,在师长陈瑞河的率领下,使用猛烈的肉搏战连续击退日军数次进攻。

  双方激战到下午16点,36师也仅剩1000人还能战斗,而日军也以人海战术占领了富金山除了山顶以外几乎所有要隘。

  鉴于富金山已经不可守,而且防御10日的命令已经完成,宋希濂只得下令61师一部立即赶来阻击,掩护36师撤退出富金山。

  61师的战斗力无法同36师相比,他们赶来以后,在日军攻击下几乎不能支持。日军随后更是释放毒气,61师勉强支持了几个小时,掩护36师成功撤退。

  由此,36师在富金山上整整坚持了10天10夜,不但为武汉会战争取了大量的时间,还造成日军极为严重的伤亡。

  36师在富金山战役之前,有兵力1万人,其中百分之三十是经历过上海,南京的老兵,百分之五十是经历过兰封战役的老兵。

  此战结束以后,36师余部还能作战的仅剩1个团800多人,其他不是战死就是战伤,几乎等同于全军覆没了。

  36师这支最后精锐德械师也就几乎不存在。蒋介石苦心经营的德械部队至此几乎覆灭。

  36师以如此雄壮的战斗,完成了德械师的谢幕。

  我们可以这样说,蒋介石的德械师,没有一支部队丢了中国人的脸,他们都是中国人的民族英雄,也是我们后人的骄傲。

  我们中华民族能够生存到现在,历朝历代都有那么多贪官污吏,浮在高层的无耻小人,却始终能够保持国家民族的兴旺,就是因为有这样一批人。

  他们为了国家民族,毫无所求,不惜牺牲自己最宝贵的生命。

  而我们能够给他们的太少了,甚至他们的后代我们也没有好好对待,老萨能做的只是写出这段真实的历史,让后人记住他们。

  此战36师伤亡虽然惨重,但13师团伤亡也极大。

  日军自称富金山一战伤亡4000多人,其中26旅团长沼田德重少将重伤(沼田德重后来在1939年被深入敌后的苏鲁战区于学忠部击毙),参战的4个联队的联队长2死2重伤。

  根据战后估计,13师团仅仅死亡就有4000人,负伤近万人,伤亡总数约13000多人。

  而国军36师伤亡近万人,加上61师,88师等部,伤亡总数15000多人。

  日军由于在富金山遭受极大损失,居然拿中国老百姓发泄。他们占领富金山以后向西进攻,沿途都进行了大屠杀。陈淋子、祖师庙、武庙集、樟柏岭(即今郭陆滩樟柏岭村)、段集、方集横遭劫难,还没有来得及逃走的数百名百姓被杀,2000多间房屋被焚毁,数以百计的妇女被蹂躏。还好当时国军已经疏散了居民,很多中国老百姓听到搞过南京大屠杀的日军13师团杀到以后,都携家带口的转移到山区里避难。如果不是这样,恐怕要也被日军杀死至少 数千平民。

  日本战报中也写道:此役我军由于受到敌主力部队宋希濂军的顽强抵抗,伤亡甚大,战况却毫无进展。此战为开战以来,前所未有的激战。

  改革开放后,随着两岸关系的不断解冻,越来越多的台湾老兵不远千里来到富金山战场祭奠牺牲的战友,以每年的清明节最盛,场面十分感人。

  每年清明,甚至还有不少日本人前来悼念,庄重的态度不禁让人感慨万千。

  日本人没有忘记他们的祖先,虽然他们的祖先是不道德的侵略者。台湾人也没有忘记他们在富金山殉国的官兵,虽然台湾人只是一个不认中国政府承认的小岛。

  我们自己做的怎么样呢?

  遗憾的是,国民政府在富金山修建的纪念物,早已被破坏殆尽。

  2010年7月,在七七事变73周年之际,由富金山当地群众自筹资金,修建了一座富金山抗日英烈纪念碑,以此来纪念在富金山阻击战中为国捐躯的抗日英雄们。

  至于修建纪念碑的目的很简单,当地老百姓就是一句话:不能让勇士们的爱国英魂没有归宿。要让从这里经过的人们都知道日寇的疯狂、知道我中华民族的伟大。”

  纪念碑碑座高71厘米,代表为抗战牺牲的71军将士;主碑高3.88米,寓意战争发生时间1938年8月,碑文铭记了烈士的英勇事迹。

  看来,即使所有人都忘记了他们,当地的老百姓没有忘记这些勇士。因为他们脚下的土地,撒着烈士的热血。

  一寸山河一寸血,每一寸中国的领土都有烈士的鲜血,任何敌人想要中国的哪怕一寸土地,也要用鲜血来换。

  一个富金山就造成日军一万多人的伤亡,这1万多人可都是日军战斗力最强的甲种师团野战部队,并不是平型关战斗里面800多人的辎重后勤部队。

  大别山战役的成功

  随后孙连仲麾下田镇南30军和冯安邦42军在71军从富金山撤退以后,继续防御商城。由于日军13师团已经被打残,日军被迫使用刚刚赶到的第16师团做主力,以13师团协同进攻商城。

  第13、第16师团,以1个装甲车中队为先导,集中使用了两个师团及配属的炮兵,并由驻合肥机场寺仓正三少将第1飞行团的直接协同,先与张金照的第30师 激战,双方均发生了很大的伤亡,张部随后奉命撤退。

  日军仍以战车为先导,由航空兵直接掩护,这两个师团并列分多路攻向商城。

  16师团一部则 迂回至商城以北之河凤桥、八里滩、双门楼、十里头一带,即与田镇南的第30军展开了大规模的争夺战。

  由于商城一线地形并不适合防守,在国军大量杀伤进攻日军以后,孙连仲总司令即令30军撤离商城,同71军全部撤退到大别山中的要隘白雀园、沙窝、小界岭、两路口等地。

  换句话说,国军全部上了大别山,依靠复杂的山地地形和日军决战。

  这一线都是大别山中的山地,地形险要,易守难攻。

  由于又富金山战役争取的时间,这一线已经修建了很多阵地。数万国军依托有利地形和极有阵地,阻止日军由该地经麻城前出至武汉。

  孙连仲命令损失较小的冯安邦的42军一部继续在商城附近作战,主力在商城以南的山区通道沿线设防,以消耗进攻日军的实力。防守商城的42军一部,与敌第13师团进行连续恶战后撤出,9月16日商城失守。

  由于国军指挥成功,准备又非常完善,日军占领商城的目的在于抄近路翻越大别山进攻武汉,而这个目的却没有实现。

  占领商城以后,日军第2军在9月15日命令第16师团从沙窝、小界岭,第13师团从大河埂、金家塝横通大别山,前出至武汉东北。

  而日军13师团和16师团立即遭遇退到此处的国军的顽强阻击。由于富金山战役对13师团造成很大杀伤,此次作战以16师团为主力。

  日军16师团一个师团面对仍然保有强悍战斗力的国军根本无计可施,更有着大别山这个天然堡垒的庇护。

  大别山区地形比富金山更为可怕,很多地方是50度的悬崖,仅仅商城一带有千米以上的山峰就有十余座,日军重武器几乎无法进入大别山。

  而且大别山内雨雾频繁,日军飞机无法有效轰炸,连日军火炮观察员也无法及时观测,导致日军如老虎没有了牙齿,战斗力一落千丈。

  田镇南的第30军、冯安邦的第42军、宋希濂的第71军固守着枫香树、小界岭、新县这3条大别山通向麻城的主要通道,依靠优势地形,精修修建的工事,同日军缠斗了整整40多天。

  期间日军见无力突破,又大面积使用窒息性毒气,导致国军出现很大伤亡。中毒者大部分七窍流血,面目青黑,中毒较轻的官兵仍然坚持守住阵地。

  在大别山的鏖战中,日军再次伤亡1万多人。

  13师团的老兵们回忆本来第13师团从合肥出发时,每步兵中队为180人,到富金山战役后,虽然期间经过多次补充,最后也仅仅剩80人,随后在进入大别山之前又经过战地补充,恢复到100人的编制,结果大别山战役后他们每中队平均又剩约40人。

  换句话说,日军13师团此次战役伤亡也达到7,8成,里面参加过南京大屠杀的官兵死伤殆尽,也算国军给南京的无辜平民们报仇了。

  至于也参加过南京大屠杀的16师团,也就是东史郎所在师团,伤亡也非常惨重。大别山战役后,16师团居然出现了只有1个中队长和13个士兵的中队,仅为满员的百分之八。

  东史郎日记中记录了一个日军小队被全歼的事情:河原小队追击逃敌并占领了某个山头。但那是敌人的计谋。敌人边逃边引诱河原小队,在河原小队占领山头的那天夜里,彻底包围了他们。那山全被耸立的大树和齐人高的杂草所覆盖,士兵们连最重要的方向都无法辨认。敌人绝对不会放过他们,一步一步逼近,缩小了包围圈,发起了猛攻。小队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最后关头,已无法逃了。河原准尉很清楚,无论采取什么办法,都不可能逃出这重重包围。他下定了悲壮的决心,首先烧毁了机枪,然后把眼镜、地图以及其他重要的东西全都烧光。“想自杀的人就自杀,想在敌阵就义的人就冲向敌军,要脱险的人就逃吧!天皇陛下万岁!”河原小队长喊道。就这样,他们按照各自的想法选择了死亡。他们当中有三名士兵从敌军眼皮底下逃了出来。这三人经过三天的艰辛,战胜了饥饿和疲劳,终于归队。

  日军以两个师团重兵,始终无法翻越大别山,直逼武汉。直到蒋介石下令武汉大撤退,国军主动撤离大别山为止,13师团在10月22日才越过大别山的湖北省界,于26日到达麻城;16师团24日越过小界岭,25日到达麻城,同13师团会师。

  当也就在25日,陈诚第9战区的最后一批国军部队已撤离武汉,所以日军试图突破大别山的计划全然失败。

  所以说,大别山这一线的防御是比较成功的。

--------------------从上图的德械师到下图的美械师,还有一个长达5年多年的空档时期。这段时期,除了20个残缺不全苏式师的装备以外,国军几乎就靠自己硬扛着,为此我们付出了无数的生命。

 

  国军的代价也不小,以张金照的30师为例,他们全师在武汉会战之前是1万3000多人,到从武汉撤退时,全师没受伤的步兵仅有137人,特种兵674人,总共剩下800多人,真可谓战到最后一兵一卒,也绝不后撤。

  正是他们巨大的牺牲和顽强的抗日热情,才保证了武汉会战的胜利。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