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武汉会战 > 内容正文

武汉会战之田家镇之战(9.18—9.29)
来源: 草庐经略个人图书馆   2019-01-18 09:52:15

  田家镇会战(1)

  冈村宁次得到北路东久迩宫稔彦的第二军进展顺利,就快接近平汉路信阳的消息时。他不想落在第二军的后面进武汉,让这个荣誉被第二军抢去。第二军由合肥西行南下途程远,第十一军由九江西行路程近,他估计如果不发生意外,他是第一个进武汉的。没料到在南浔路与薛岳的部队纠缠、对峙了那么长时间,耗费了他那么多的宝贵时间。为了抢到头功,能捷足先登到武汉,他一方面命令空军、化学兵向中国军队的阵地上施放毒气,他们好在毒气的掩护下摆脱困境;另一方面,他又命令第六师团和波田大队迅速攻占田家镇要塞。没多久,冈村宁次又改变部署,由第六师团攻占田家镇要塞,由波田支队抢占武汉。

  田家镇要塞地处九江以西100华里,要塞雄踞长江两岸,位置十分险要。这一带长江十分狭窄,江面宽约500米左右,要塞前面是波涛滚滚长江,背后是丘陵。太平天国以后,清军在这里建立要塞,共有三处炮台,南台在半壁山,中台在吴王庙,北台在冯家山,成为控制武汉至九江这段长江的锁钥。如果让日军占领了田家镇要塞,下一步进攻武汉就无险可阻,也就是说,只要拿下田家镇要塞,就可以长驱直入武汉市区。中日双方军队都把田家镇要塞看得很重。

  中国军队在弹丸之地集中了三个军五六万人,萧之楚的第二十六军防守田家镇以南,何知重的第八十六军防守田家镇要塞以东,李延年的第二军之九师和周岩的第七十五军之六师,防守田家镇要塞以北。当时,他们只考虑到田家镇的兵力越多越好,根本就没考虑到这么多的兵力过于集中,将给敌人当了活靶子。

  武汉的安危,全系在田家镇。中国政府密切关注着田家镇。蒋介石曾亲自来到这里,召开协调会,明确各单位的职责,他训斥说:“田家镇要塞是武汉的门槛,如果这个门槛坏了,让敌人跨进来,日舰进攻武汉就会畅通无阻了,不需要半天,他们便可开到武汉城下,届时大武汉直接处在日本军舰的炮火之下。你们要与要塞共存亡,积极备战,长期固守,不能让一个日本兵进武汉!”

  蒋介石在临走时,命令第二军军长李延年升为兵团司令,负责保卫田家镇要塞。李延年觉得在关键时刻,蒋介石对自己如此信任和器重,十分感动,他拍着胸脯向蒋介石表示:“请委员长放一百个心,有我在,就有田家镇在!”

  蒋介石很满意地露出了笑脸,发话说:“你知道我一直待你不薄,相信你会用生命死守田家镇!”

  冈村宁次知道田家镇一战定乾坤。为了使第六师团早日攻占田家镇要塞,他在战前来到第六师团。师团长原是谷寿夫,因参与指挥南京大屠杀,在国际上造成极坏的影响,日军大本营为了缓冲国际舆论的压力,命令稻叶四郎接替了他的职务。冈村宁次和蒋介石不同,他到了第六师团后,没有过多地提到攻打田家镇要塞的重要性,而是用主要精力,仔细耐心地传授如何攻打田家镇的战术要领。他要稻叶四郎做到以下四点:一是发挥飞机、大炮的火力威慑作用,首先要轮番轰炸要塞炮台工事,力争彻底摧毁炸塌;二是田家镇与富口池隔江相对,互为依托,要先集中火力歼灭富池口的中国军队,如果占领了富口池,田家镇守军必然逃跑;三是攻打富口池时发现其他部队没有去增援,说明守军之间协作精神差,坚守的斗志不坚。如出现这种情况,必须下决心,一鼓作气攻下;四是如果久攻不下,便施用秘密武器,施放毒气。

  9月19日拂晓,稻叶四郎下达攻击命令,先是用15架飞机临空扔炸,然后军舰上近百门野战炮向守军阵地倾泻炮弹。田家镇要塞硝烟弥漫,浓烟中蹿动着一中中火舌。炮台旁边的十几幢瓦房全成瓦砾,屋里的官兵无一幸存,遍地是焦黑模糊的手脚以及焦炭似的人头。

  轮番轰炸后,稻叶四郎估计中国军队抵抗能力已经极度衰弱时,便命令第十三联队、第四十七联队,向富口池发起冲锋。守军第九师在师长郑作民的指挥下,顽强阻击。他们首先向敌人扔去手榴弹,最后拼刺刀。在没有增援的情况下,死死坚守10天,全师伤亡仅军官就有150名,士兵3000余名。

  日军占领富口池后,接着便用三个联队兵力,猛扑田家镇。先用海军舰炮和轰炸机,将炮台内的岸炮打成了哑巴。要塞司令梅一平和炮台主任秦德生中弹阵亡。9月28日夜晚,李延年率余部撤离了田家镇。次日天亮,田家镇要塞上空飘起了太阳旗。

  田家镇要塞陷落了。

  田家镇会战(2) ----田家镇炮台血战12天

  南京失守以后,国民政府退守武汉。位于武汉长江下游不远处的田家镇,也就成了扼守武汉的至关重要的一道防线。为了防止日本海军溯江而上,中国海军拆除了从九江到田家镇的所有航行标志,并在田家镇至半壁山、蕲春至岚头矶、黄石至石灰窑、黄岗至鄂城,布设水雷1000余具。设立田家镇炮台,在它山、象山安装舰炮8尊,对长江过往船只实施炮火封锁,保护雷区。炮队以彭瀛为队长,共有海军官兵197人。

  1938年8月,日军攻占九江后,开始派遣舰艇在二套口、新洲一带江面活动,企图进犯田家镇。9月18日,两艘日舰驶到晒山附近活动,田家镇炮台的海军官兵奋起炮击,炮弹在日舰周围溅起了一个个水柱,不久两艘日舰先后中弹,仓皇逃走。田家镇炮台像一把利剑横在长江岸边,严重威胁着日本海军逆江西进的计划。于是,日军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拿下田家镇炮台。

  9月20日清晨,天下着小雨,江面上雨雾迷蒙。6艘日本海军舰艇掩护11艘汽艇向田家镇扑来,日舰集中全部炮火向田家镇炮台猛轰,企图压制炮台火力,掩护11艘汽艇深入雷区扫雷。田家镇炮台的中国海军官兵,冒着日舰的炮火英勇抗击,连续不断地向日舰发炮,对江面实施封锁。日军见难以达到目的,又增派了驱逐舰、炮舰各2艘前来支援。10余艘日舰全部炮火集中向小小的田家镇炮台猛轰,炮弹雨一般倾泄而来,弹丸般的田家镇立即火光冲天,炮弹的爆炸声连成一片。炮台官兵冒着日军猛烈的炮火,依托阵地工事,向江面上的日舰不停地射击。激战竟日,天渐渐黑了下来,日军无法靠近雷区,只好退了下去。

  第二天天还没亮,14艘日军汽艇趁着夜色,悄悄地向上游驰来,企图趁中国海军官兵不注意而进入雷区排雷。哨兵发现后,立即向队长彭瀛报告。彭瀛说:大家不要慌,等日军汽艇靠近了再打。官兵各就各位,严阵以待。当日军汽艇靠近雷区时,炮台突然开火,密集的炮火同时向日军汽艇射去,一下子就击沉敌汽艇8艘,吓得其余的6艘连忙逃了回去。这次战斗极大地鼓舞了炮队官兵的士气。9月22日,日军10余艘浅水炮舰和驱逐艘掩护大批汽艇再犯田家镇。中国海军官兵沉着应战,越战越勇,炸沉4艘日军汽艇,沉重地打击了日本海军的嚣张气焰。

  日本海军屡犯田家镇炮台受挫,遂改向位于长江南岸的富池口进攻。9月24日晚,长江南岸守军没有挡住日军的猛攻,富池口失守,北岸的田家镇炮台失去策应。

  由于富池口地势较高,日军在高地安装炮位,使田家镇炮台完全暴露在日军炮火之下。28日,日军20余艘汽艇在飞机、军舰的掩护下,向田家镇再次发起了疯狂的进攻。日本海军轰炸机以3至5架为一组,轮番对田家镇炮台进行轰炸,炮台的主要工事全部被炸毁。在飞机、舰炮的掩护下,日本海军陆战队1000余人强行登陆,向田家镇炮台冲了过来。中国海军炮队官兵以机关枪、冲锋枪猛烈向日军扫射,打退了日军一次又一次进攻。当晚7时,日军向田家镇炮台发起总攻,双方再次展开激战,中国海军炮队官兵伤亡惨重。至此,炮台与外界的通信全部中断,弹药消耗贻尽,炮台官兵流着泪撤出田家镇炮台。

  29日凌晨3时,田家镇沦陷。日军向田家镇进攻期间,平均每天向田家镇炮台发射炮弹500多发,日机总共投弹在1000枚以上,炮台的所有掩体、工事全部被炸毁。田家镇被日军围困后,炮台上的弹药得不到补充,缺少食物,没有饮用水。就是在这样残酷、恶劣的条件下,不足200人的中国海军炮队官兵与数倍于己的日军鏖战了12天,直到打完最后一颗子弹为止,才奉命在友军的帮助下撤离了田家镇。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