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枣宜会战 > 内容正文

浴血随枣,枣宜会战(七)
来源:萨沙   2018-12-16 08:47:12

  将军殉国

  如果此时突围,应该还是有一定机会的。

  眼见就要守不住,幕僚徐惟烈对张自忠说:总司令,我们还是转移吧!

  张自忠却大声回答:我奉命追截敌人,岂能自行退却!当兵的临阵退缩要杀头,总司令遇到危险可以逃跑,这合理吗?难道我们的命是命,前方战士都是土坷垃?我们中国的军队坏就坏在当官的太怕死了!什么包围不包围,必要不必要,今天有我无敌,有敌无我,一定要血战到底!

  此时日军已经知道张自忠司令部在杏仁山,又调集重炮猛攻。这个山,不过是个小山包,一顿重炮下去,参谋处长吴光辽腿部被炸成重伤,贴身副官贾玉彬、护士长史全胜被炸死,张自忠右腿又被炸伤,裤腿、袜子全部被鲜血湿透。

  张自忠此时也知道到了最后时刻,他不愿意临阵退缩求生,却不愿意部下一起陪着他死。

  他先是下令将受伤的吴光辽架走,尽量突围出去,然后命令部下全部分散突围,只留几个卫兵在身边。

  幕僚都不愿意走,张自忠命令卫兵架走了参谋长李文田,又带走了徐惟烈。只有高参张敬等人打死也不愿意走,自愿留下陪总司令一起死。

  此时已经是下午3点,张自忠身边已经不剩多少人了,他知道难逃一死,干脆亲自持手枪赶到前线。

  所谓的前线,也不过是指挥部外几百米了。

  当时日军已经攻打杏仁山,74师几乎伤亡殆尽,仅剩几百人。

  张自忠和张敬加上几个卫兵赶到山脚,发现几个士兵向后跑过来,张敬大喊:总司令就在此地,谁也不许退。

  这几个士兵一听之下,不敢逃走,又返回阵地。

  只是大局已定,国军实在是挡不住了。日军攻上杏仁山,朝着山脚的张自忠这几十人猛烈射击。

  张还不愿意走,继任特务营连长的王金彪(本来是排长,张连长已经战死)命令几十个卫兵,强行将张架走。

  张就是不愿意:要死我也要死在前线,不能死在后面。你们怕死,你们走,留我一个在这里。

  王金彪流着泪说:总司令,我们不怕死,你先走一步,我们留下。我们死都不会下火线!

  随后,王金彪带着剩下的几十人,朝着山顶日军一个冲锋,居然又将日军击溃了。

  此时日军已经四面围住小山,将74师派来救援的区区100多人打散,看来是难逃一劫了。

  日军四面进攻,特务营剩下的几十人非死即伤,王金彪也中弹殉国。

  马孝堂副官大腿被弹片击中,受伤卧地不起,身边两个副官贾玉彬、崔永祥二人上前救护。马副官赶忙说:要保护总司令,不要管我,这是命令,快去!快去!

  话音刚落,日军机枪扫射过来,贾、崔二位同时中弹倒地,壮烈牺牲。

  而马一瘸一拐的赶到张自忠身边!

  张自忠身边仅剩下高参张敬少将,副官马孝堂(卫士长,少校军衔)和朱增源,卫士谷瑞雪这四个人

  突然,一串机枪子弹射过来,张自忠胸部连续中弹,当场就倒下了。

  马孝堂回忆:我见总司令突然向后一歪,右胸就往外喷血。血如泉涌,溅上了我的脸和全身。

  马孝堂少校急忙赶过去替他包扎,急救包还没有打开,日军已经冲到几十米处。

  重伤的张自忠对身边四个人说:不用包扎了,我不行了,你们快走!我自己有办法。快走!快走!

  张敬,马孝堂他们怎么可能自己走,要背着他走。

  张自忠见他们不走,就去拔手枪自杀,被副官朱增源一把枪下。

  四个人里面最年轻的卫士谷瑞雪,忍不住哭出声来。

  张自忠却说:你这小子,哭什么?战死沙场,是军人的本分。

  随后,他又脸朝着天,异常平静的喃喃自语道:我这样死得好,死得光荣。对国家、对民族、对长官,良心很平安,你们快走!

  这时,鬼子已经冲到眼皮下,高参张敬拿起手枪击毙了一个日军,随即被几把刺刀捅死。

  几个鬼子冲到近处,但他们没有看到倒在地上的张自忠,倒是要对付站着的马孝堂少校。

  就在这时候,本来已经不能动弹的张自忠突然站了起来。

  随后,就是日本人的一段回忆!

  日军《231联队史》记载:第四分队的藤冈元一等兵是第一个冲到近前的。他端着刺刀向敌指挥官模样的大身材军官冲去,此人从血泊中猛然站起,眼睛死死盯住藤冈。当冲到距这个高大身材军官只有不到13米的距离时,藤冈一等兵从他射来的眼光中,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竟不由自主地愣在原地。这时背后响起了枪声,第 三中队长堂野军官射出了一颗子弹,命中了这个军官的头部。他的脸上微微出现了难受的表情。与此同时,藤冈一等兵像是被枪声惊醒,也狠起心来,倾全身之力, 举起刺刀,向高大的身躯深深扎去。在这一刻,这个高大的身躯再也支持不住,像山体倒塌似的,轰然倒地。

  张自忠将军由此光荣殉国,时年49岁!

  于此同时,马孝堂也中弹倒下!

  只有卫士谷瑞雪当时没有中弹,他奋力逃到附近一片麦地。日军见他孤身一人,也没兴趣追过去,就远距离扫射。谷瑞雪的肩膀,屁股,大腿连中三枪,倒在地上昏死过去。好在他年轻,生命力顽强,挺了过来,最后被赶来的骑兵六师救活。

  马孝堂少校受伤也很重,昏迷中被日军俘虏,但稍后逃走。他被老百姓所救,送到增援而来的179师处。当时179师参谋长徐廷瑞回忆:乡民四人用大箩筐抬着受重伤的副官马孝堂来到师部。马孝堂受伤过重,语音非常低微,我将耳朵贴在他的嘴上方听清楚。马少校稍后伤重殉国!

  张自忠殉国以后,起先日军并不知道他是谁,只认为这是一个高级军官。

  据鬼子自己记载:随后打扫战场时,藤冈也从将军的胸兜中掏出一支派克金笔。他仔细一看,上面赫然刻着“张自忠”3个字。这群日军大为震惊,不禁倒退几步,“啪”地立正,恭恭敬敬向遗体行了军礼。然后靠上前来,仔细端详仰卧在面前的这个身穿将军戎装、佩戴中将领章的血迹斑斑的“大个子中国人”。

  在日本人的文化中,为国家民族殉国的人都是真正的英雄。张自忠作为一个上将,居然在肉搏战中殉国,真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大英雄。日本人是极为崇拜这种行为的,他们自己也以此为荣。

  这群日本兵将张自忠殉国的消息汇报给231联队长横山武彦大佐。横山命令,将张将军的遗体,用担架抬到陈家集日军第39师团司令部,请曾经见过张自忠的师团参谋长专田盛寿亲自核验。

  专田盛寿大佐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30期毕业生,和张自忠是同学,后来他又在原中国驻屯军担任高级参谋。期间,他在北平天津期间多次和张自忠会面,谈判,所以对张非常了解。

  专田盛寿急忙赶到陈家集,此时已经是深夜。专田盛寿拿着蜡烛,仔细看了半天,终于看到腮边的一颗黑痣。他沉默了一会,悲戚地说道:没有错,这确实是张自忠!

  据鬼子们回忆:在场者一齐发出庆祝胜利的欢呼声,接下来则是一阵鸦雀无声的肃穆。师团长村上启作命令军医用酒精把张自忠的遗体仔细擦洗干净,用绷带裹好,并命人从附近的魏华山木匠铺赶制一口棺材,将遗体庄重收殓入棺,葬于陈家祠堂后面的土坡上,坟头立一墓碑,上书:“中国大将张自忠の墓。”

  日本广播电台,随即播报了这条新闻,但他们的强调和以往有很大区别。相比以往傲慢自大的新闻稿,此时他们说道:张总司令以临危不惊、泰然自若之态度与堂堂大将风度,从容而死,实在不愧为军民共仰之伟丈夫。我皇军第三十九师团官兵在荒凉的战场上,对壮烈战死的绝代勇将,奉上最虔诚的崇敬的默祷,并将遗骸庄重收敛入棺。

  20多年后,没有参战此次战役的冈村宁次和何应钦闲谈的时候,也表现出对张自忠的极度尊敬:我们成了冤家对头,不过这种冤家对头奇妙无比。您也许知道,我以前在北平认识了张自忠司令官,而在进攻汉口之后,不幸得很,我们在汉水(即襄河——编者 注)东岸之战两相对峙下来。那个时候战事爆发,张先生勇往直前,挥兵渡河,进入我方阵地,唯遇我方因战略关系向前进击,他竟冲至我军后面战死。他之死令我 感慨无量。

  18日,得知张自忠殉国以后,蒋介石非常悲痛,下令代理集团军司令冯治安和38师师长黄维纲,不惜一切代价夺回张的遗体。

  蒋介石在给冯的电报中写道:顷悉荩忱总司令亲临前线督战,壮烈阵亡,噩耗传来,痛悼万分!顾荩忱忠贞英勇,牺牲成仁,本其素志,光荣一死,炳耀千秋!惟在此抗战中 途,将星忽殒,使国家遽失长城,损失过大,其何以堪?此中追念素所信赖爱护之袍泽,不禁悲痛无已者也!至荩忱尽瘁革命,功在党国,所有表扬抚恤诸事,自当 从详拟订,呈请国府明令施行。其所部,请兄代中善为抚慰,务继荩忱总司令遗志,益加儆奋。俾得复仇雪耻,完成抗战最后之胜利,以慰其在天之灵,是所切望! 闻耗仓猝,未能尽意。现荩忱遗体,已否寻得运回?其阵亡详情,均盼详报。中正巧已川侍参。

  在张的遗体抢回来以后,代理集团军司令冯治安和两名苏联顾问含泪查看了遗体。他们发现,张将军全身竟有8处伤痕:除右肩、右腿的炮弹伤和腹部的刺刀伤外,左臂、左肋骨、右胸、右腹、右额各中一弹,头部已经塌陷变形,面目难以辨认,唯右腮的那颗黑痣仍清晰可见。

  痛哭不已的冯治安命令医疗队,将遗体重新擦洗,作药物处理,给张自忠着马裤、军服,佩上将领章,穿高筒马靴,殓入楠木棺材。

  本来俄国人是最强硬的民族,他们的男人成年以后,只能流血绝对不能流泪,不然就是懦夫和胆小鬼,无法在社会上生存。但这两个苏联顾问也被张将军的壮举深深感动,忍不住默默的流泪。

  5月21日晨,突围出来的参军李致远、徐惟烈顾问奉冯治安将军命令,亲自乘6辆卡车从快活铺启程,护送张自忠灵柩前往重庆,沿途数万群众出门祭祀。

  5月28日晨,船到重庆,10万人在储奇门下设奠。蒋介石亲自率领冯玉祥、何应钦、孔祥熙、宋子文、孙科、于右任、张群等军政大员,臂缀黑纱,肃立迎灵。

  蒋介石此人一生极为严肃,身边跟随几十年的副官都没看过他哭过一次,或者说过一个笑话。

  此次蒋介石居然抚棺大哭,悲痛无比!

  28日下午,蒋介石亲自主祭,军政百官及各界代表为张自忠举行了隆重的祭奠仪式。当天,蒋还以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的名义通电全军,表彰了张自忠将军的勋绩。

  8月15日下午,中国共产党延安各界代表1000余人也为张自忠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主席台正中悬挂着巨幅张自忠遗像。中共领导人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彭德怀分别题词祭奠,朱德总司令代表八路军献花圈,并庄严宣读祭文。

  1941年5月,国民政府在南瓜店将军殉难处的山头建“张上将自忠殉国处”纪念碑,并在山下修建十里长山阵亡官兵公墓。1945年,为纪念张自忠将军,湖北宜城县改为“自忠县”(1949年恢复宜城县建制)。

  1947年3月13日北平市政府颁令将铁狮子胡同改为张自忠路,该路名沿用至今。天津市和平区海河西岸有张自忠路,上海和武汉亦有张自忠路以示纪念。

  1951年蒋中正至阿里山视察,将该区一处更名自忠,以纪念张自忠。

  张自忠殉国时候的军衔是二级上将,集团军司令官。他是抗战中,国军殉国的两个集团军司令之一,也是二战同盟国中殉国军衔最高的将领。

  而联队长横山武彦,在一号作战的1944年6月11日,于浙江省龙游县,被国军击毙。当时他已经是六十二旅团旅团长了,少将军衔。

  最让人悲痛的是,事后整理张将军的行李,副官们试图在找出留个家人的财产或者遗嘱,但找来找去,始终没有找到,也没有找到任何财产和存款。

  副官们还要继续找,前来处理张自忠后事的弟弟张自明说:你们别找了,他如果爱钱,想着家人,就不会这样了!

  其实,当时张自忠的家庭并不好。他成婚30多年的太太李敏慧当时已经癌症晚期,正在上海租界医院治疗。三个孩子年纪都不大,最大的才17岁,小的仅仅6岁,也急需要人照顾。

  张为了国家民族,也只得不管自己的小家了。李敏慧在得知丈夫去世的消息后,悲痛万分,在3个月后去世!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