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浙赣会战 > 内容正文

浙赣会战中的衢州保卫战
来源:360图书馆   2017-05-04 15:48:28

  日本本土在1942年4月18日被炸后,从被俘美军飞行员的口中,知道B—25轰炸机的

  降落地点是衢州机场。4月30日,日本下达大陆第六二二号令:“主要击溃浙江方面之敌,摧毁主要航空基地,粉碎敌人利用该地区轰炸帝国本土之企图。”

  日军总兵力10万多人,编为13军,直辖5个师团、2个混成旅团,由泽田茂指挥。 5月15日,从奉化、余杭等地沿浙赣铁路和富春江向衢州进发。24日,日军到达武义、金华、孝顺、兰溪、建德地区。这时,敌军判断我金华、兰溪守军已渐次撤退,无抵抗意图,便一路向衢州猛烈追击。28日,日军在兰溪市郊遇63师顽强阻击,歼敌一千余名,敌师团长酒井直次中将偕4名幕僚被我军在兰溪城郊击毙,以致赶到现场处理善后事宜的日军南京留守处的石川少将惊呼:“现任师团长的阵亡,自陆军创始以来,还是首次。”

  6月2日,浙赣铁路正面后方重镇衢州已完全暴露在日军的兵锋之下了。但日军大举深入到衢州地区之后,沿途重要据点要分兵防守,还要留兵维护交通与保障供给,故能对衢州进攻的兵力已不足3万。我军则在衢州外围有五个军30万人,分驻于金华、龙游、常山、衢北、衢南,以作“打击敌人后续部队,牵制敌人沿铁路线活动”和“待机合围进犯衢州之敌”;守城部队也有一个整军。因此,从数量上看,敌军劣势,我军优势;从形势上看,敌军分散,我军集中。时任86军副军长兼67师师长、衢州城防司令陈颐鼎在《衢州保卫战亲历记》中写道:“如在衢州地区与敌决一死战,是可以给敌军以歼灭性打击的。可惜兵临城下,中枢突然改变决策,致使耗巨资建造的飞机场未经使用便付之流水;执行任务的官兵,白白送掉了两千两百多人生命。”

  对“可惜兵临城下,中枢突然改变决策”一事,第十集团军总司令王敬久有这样的解释:“衢州会战计划的改变是6月1日才定下来的。老头子(指蒋介石)这项会战计划,事先未得到盟军驻华总司令魏德迈同意。魏德迈说,衢州会战即使胜利结束,日本在华军事行动也不会因此告终,何况这一胜利尚要付出许多代价,而且你们国家内部还存在着许多问题,有生力量消耗掉,那是最大的危险。因此,触动了老头子改变在衢州会战的决心,放弃了会战计划。”

  而岳星明的说法是:“我方原定诱敌深入,在衢州与敌决战,但随着战势的发展和对敌之作战目的与规模的了解,判断日军这次作战只是为摧毁丽水、衢州、玉山机场,并不能确保上述地方,攻击十分有限,为了减少牺牲,保存力量,待机给敌以更大打击,我方因此决定避免衢州决战。从此次会战结果看,这一决策无疑有它的正确性。”(岳星明:《浙赣战役概述》)

  浙赣战役自5月15日日军从奉化、新昌等地向金华、兰溪推进,战领衢州,深入江西浙赣路沿线地区,至8月27日撤出衢州,8月30日退回兰溪、金华,整整打了三个半月。据1942年10月4日《新华日报》消息《军委会发表浙赣战役之战果我军毙敌两万余》看,此次诱敌深入的作战方针,还是可取的,虽然由于战斗打响后匆忙撤退,致使造成衢州守军伤亡惨重。2005年纪念抗日战争胜得60周年时,浙江《共产党员》杂志披露衢州保卫战歼敌的数字为一万八千余名。然据毛顺法先生翻译的日本军部档案《攻占衢州之战》中披露,在5月30日至6月8日九天时间里,“中国军民被打死12180人,中国兵被俘6342人”、日军“战死484人,伤1350人”,此外还有诸如“战马死716匹、伤234匹”和士兵患病、战马患病数字的记录,更有大批战利品的具体记载,甚至精确到一支步枪、一粒子弹、一斤桐油。应该相信,日军对己方的兵马伤亡状况和俘获的国军人数,以及缴获物资的记载,应该是真实的,至于“中国军民被打死12180人”,估计不实,因为在报道战果时,为了鼓舞士气,敌我双方都会有所夸大。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