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浙赣会战 > 内容正文

大抗战:浙赣会战(上)
来源:搜狐历史 历史爱好者   2017-07-31 09:59:38

  一、战前一般情况

  日本从1941年12月8日发动太平洋战争至1942年3月底,其南方军占领了东南亚广大地区和西太平洋、南中国海的全部美、英的空军和海军基地,重创了美国太平洋舰队和英国远东舰队,夺取了这些地区的制空权和制海权,并杀伤和俘虏盟军30余万人。日本统治集团为这一暂时胜利欣喜若狂。他们认为第一阶段的战略进攻已经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但是这场战争进一步暴露了日本国小人少、战争潜力严重不足的弱点。日本大本营分析当时战略形势时也不得不承认由于发动太平洋战争,日军在中国战场上的作战能力已经下降,诱逼蒋介石投降的谋略活动一再失败,在策应攻占香港和南方军作战的第三次长沙会战中遭到沉重打击。因此为加强中国战场的作战能力,日军在完成南进第一阶段作战任务时,从南方军调第3飞行师团加强“中国派遣军”,并在中国战场组建了7个新的师团(第58、第59、第60、第68、第69、第70、第71师团)。这些师团是由原在中国战场的独立混成旅团和从日本征来新兵组成的3个后备步兵大队编成的。采用两旅团制,旅团的下属部队仅有4个独立步兵大队,没有联队一级。

  1942年4月初,日军“中国派遣军”为“推动治安工作”的开展,决定对靠近南京的广德、宁国附近地区的中国部队发动进攻。预定使用兵力为第13军的第22、第116师团主力,第17师团1个旅团和从第11军各部队抽调组成的1个旅团。4月20日下达了作战命令,定于4月25日起开始攻击。日军称此次作战为“第19号作战”。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以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又组建了许多预备师和新编师,并对原有各部队分批、分期抽调至后方整训、补充。1940年以后的军队编制,通常为1个军下辖2个正规师和1个预备师,直辖有骑兵、炮兵、工兵、辎重兵、特务营各1个;每师下辖3个正规团和1个补充团,直辖炮兵、辎重兵各1个营,骑兵、战车防御炮、工兵、化学兵、通信及特务连各1个。每师编制人数约1万人。为了提高进攻能力,并将其第1、第2、第5和第74军装备为4个攻击军,每军下辖3个师,直辖炮兵、特务、工兵、辎重和补充团各1个,战车防御炮、重迫击炮、搜索、通信营各1个,另外还有1个汽车大队、1个特务队等。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共有37个集团军、108个军、3个骑兵军、257个步兵师、10个骑兵师、27个独立旅以及特种兵等,总兵力约480万人。

  国民政府的军队虽然很多,但是“蒋介石的战略是撤退到内地,按兵不动。他已经如愿以偿地挫败了日本人的锐气。他没有求胜的计划,他只求生存,只求在持久力上超过敌人。他猜测美国人迟早会被拉进这场战争,到那时,他将是牵制了100多万日军的有功之臣。”在这种情况下,他当然不肯积极主动地向日军实施攻势作战,不愿“在军事上竭尽全力,把他将来用于对付共产党的力量一点一点地消耗掉”。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蒋介石更是“十分满意于坐等观望事态的发展”。第三次长沙会战胜利之后,国民政府与军队上下都极为乐观,认为抗战胜券已经在握。国民政府甚至已着手任命各省主席,物色各级官员,准备接收事宜,一派坐等胜利的气氛,继续抗战的意志和态度逐渐松懈和消极。

  二、日军的战略企图、作战指导及兵力部署

  1942年4月18日,由杜立特率领的美国特别飞行中队16架B25中型轰炸机从由第16特混舰队护航的“大黄蜂”号航空母舰上起飞,轰炸了日本东京、名古屋、大阪、神户等地后,飞至中国浙江的衢州等地机场降落。这次突然轰炸引起日本朝野和本土陆、海军的极大震惊,对本国的空防能力产生怀疑:16架轰炸机在无战斗机护航的情况下,居然能在大白天在日本的主要城市上空飞来飞去而1架都不被击落,开始感到本土已不安全。自从1938年5月20日,中国空军2架轰炸机由宁波起飞,在日本长崎、福冈等地投撒传单、实施“纸片轰炸”后,日本已加强了对本土的空防。日本大本营为防止中、美空军利用中国浙江一带的机场对日本本土实施“穿梭式轰炸”,当日即决定摧毁中国浙赣线上的空军基地和前进机场。

  1942年4月21日,日本大本营通知“中国派遣军”“中止第13军的作战(第19号作战),准备浙江作战”。当时第13军已经下达了定于4月25日开始的第19号作战命令,因而“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畑俊六向杉山元建议:“目前19号作战已准备完毕,一旦中止,将造成统帅上的困难,仍望按原计划执行。”22日,杉山元答复说:“根据全面形势,必须立即摧毁浙江机场群。为此,立即中止第13军的第19号作战,迅速转入摧毁机场群作战。”4月30日,大本营下达了“大陆命”第621号命令:“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应尽快开始作战,主要是击溃浙江省方面之敌,摧毁其主要航空基地,粉碎敌利用该地区轰炸帝国本土之企图。”同时下达了“大陆指”第1139号指示:“预定以地面兵力攻占的敌主要航空基地,主要有丽水、衢州、玉山附近的敌机场群及其各种设施;对于其他机场群,则根据我航空兵部队情况,及时控制或破坏。”“攻占上述丽水、衢州、玉山附近敌机场群后,在一定时期予以确保。在形势不允许确保时,可将机场及其他各种军事设施和主要交通线等予以彻底破坏后,返回原驻地。”使用兵力,“以第13军的主力和从第11军及华北方面军抽调的部分部队组成,以40余个步兵大队为骨干。”

  畑俊六和第13军司令官泽田茂对大本营的作战企图及兵力部署颇有意见,认为破坏机场后再撤回来,很快即可修复利用,而且仅以击溃敌军为目的也太消极。于是决定改变作战目的及部署,增大使用兵力,扩大作战规模:“以歼灭第三战区之敌为主要目的,占领飞行基地为次要目的”,“以约80余个步兵大队为骨干”,以第13军使用58个大队“从杭州方面向东部第三战区进攻”,以第11军使用27个大队“攻击西部第三战区军,以策应第13军”(6月中旬华北方面又将2个大队增调给第13军,总计使用兵力达87个大队,约为大本营原定方案的两倍)。虽然派遣军没有足以固守预定占领区的兵力,但为了使该地区的机场群不再为中国空军使用,要固守新占领的金华地区,“并在该地附近部署部分打击兵力,以便随时可以发动新的进攻”;又由于“作战地区并不仅限于浙江省,远至江西省,甚至企图打通浙赣线,作战名称也从原定的‘浙江作战’改为‘浙赣作战’”。

  为了迅速开始进攻,“中国派遣军”令第13军不必等待“华北方面军”增援部队集结,5月15日开始行动;令第11军于5月末开始行动。

  第13军于5月11日17时下达作战命令。其主要内容为:

  1?我军决定于5月X日对正面之敌开始发起进攻,首先为了捕捉并歼灭安华街、义乌和长乐附近之敌,约在X+3日傍晚向诸暨、嵊县西南方地区前进。

  2?第116师团、第15师团和河野混成旅团必须在5月X+1日拂晓突破正面之敌阵地,向建德、诸暨南方地区和陈蔡市北方地区前进。

  3?第22师团必须于5月X日拂晓突破正面之敌阵地,主要通过沿曹娥江地区向长乐东北方地区前进。

  4?第70师团必须于5月X-1日日落后开始行动,从奉化方面向新昌南方地区前进。

  5?第32师团必须于5月X+1日以后,以部分兵力通过富春江右岸地区,主力则通过左岸地区,基本上沿第116师团的后方前进。

  12日,第13军下令确定X日为15日。

  各师团遵照军的命令行动。截至13日,属于第一线兵团的4个师团和1个混成旅团已全部展开在从余杭附近至奉化附近约150公里之间,在此线集结后,准备发起进攻。各师团集结的位置是:第70师团在宁波、奉化,第22师团在上虞、绍兴,河野旅团在绍兴,第15师团在萧山,第116师团在余杭。由华北调来的第32师团,已有三分之一的兵力在杭州集结。小?江混成旅团在杭州。

  三、第三战区的作战指导及兵力部署

  1942年4月下旬,军事委员会发现第三战区当面日军自本月中旬以来调动极为频繁,判断日军有可能向金华、兰溪、衢州地区发动进攻,于是从第九战区调第74军、第26军两个主力军及装备精良的预备第5师加强第三战区,作为其机动部队。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命副长官上官云相进驻淳安,指挥驻钱塘江北岸各部队;命第10集团军总司令王敬久指挥钱塘江南岸各部队及金华、兰溪守军。后又根据军事委员会的电令,另行组建第25集团军,以李觉为总司令,进驻缙云,指挥浙南各军。第三战区还根据掌握的敌情,制订了一个预计在金华地区与日军决战的保卫金、兰、衢的作战指导方案,报请军事委员会核准备案。该方案的主要内容是:“战区为打击进犯敌人,确保金、兰、衢要地之目的,先以有力部队在勾嵊山、安华、玉沙溪及东阳、义乌、浦江、建德各线既设阵地,予敌严重打击,尔后固守金、兰及切断敌后,诱致敌人于金、兰要点前,以主力由金华东北、西北地区,合力围击而歼灭之。务期以全力在此决战,粉碎敌人的任何企图。”

  军事委员会5月17日复电,不同意第三战区在金华地区决战的方针,指示应在衢州地区决战。复电说:“务将王耀武军(第74军)、丁治磐军(第26军)、王铁汉军(第49军)三军集结衢州附近,切勿控置于金、兰一带被敌逐次消耗。我军方针决在衢州附近决战,不可变更。”

  第三战区依照军事委员会的指示,于5月22日重新制定了保卫衢州作战的指导方案,并立即实施(此时日军已开始进攻)。其主要内容为:

  1?敌情判断:敌大举进攻衢州时可能以主力沿浙赣路,各以一部沿嵊县、东阳、永康道及富春江西岸,另以有力一部经余杭、分水、到淳安后经寿昌趋龙游、衢州,或经遂安、开化趋玉山,合力略取之。南昌方面必以有力部队同时进犯赣东,或更以一部由温州登陆,出丽水威胁衢州右侧北。

  2?方针

  战区为击灭进犯敌人,确保衢州,以利尔后总反攻之目的,先以有力部队,逐次在长乐、安华、桐庐及东阳、义乌、浦江、建德各线既设阵地,极力迟滞、消耗敌人,坚守金、兰及切断敌后,猛烈围击敌寇,严重打击敌人。尔后再诱致敌人于衢州要点前,配合伏击、截击、尾击部队,以主力分由衢州南北山地合力围击而歼灭之。

  敌如逃窜时,应勇猛追击,压迫敌于金华江南岸而聚歼之,一举恢复钱(钱塘江)南失地。

  3?指导要领

  (1)为确保衢州,预定四阶段作战:

  第一阶段:为嵊县、诸暨、新登第一线及胡村、安华、桐庐、分水附近各既设阵地之作战。本阶段主(要)应以第一线守备部队逐次迟滞、消耗敌人,判明其企图,尔后应留有力部队于沿公路、铁路及富春江方面,分区分路区分任务、区分目标,伏击敌后,阻其增援。第一线部队主力则适时转进,速作第二阶段作战准备。

  第二阶段:为金、兰附近之作战。本阶段应严重打击敌人,金、兰、建、寿守备部队仍应先在孝顺、墩头各附近既设阵地韧强抵抗,诱致敌人于金、兰要点前,与先期设伏部队之截击,金、兰外围部队之围击,竭力粉碎敌之企图。此时浙西方面应组有力挺进部队攻袭杭州,以收策应牵制之效。

  第三阶段:为衢州附近之决战。以第86军(欠第79师)并指挥暂13师,集中战区炮兵,死守衢州既设阵地。我决战之主力则控置衢州南北山地较远地带。切戒为敌吸引或过早使用,务使敌人被诱至于衢州要点前,依陆、空军协同,步炮配合,拒止敌人于阵地前,乘其攻势顿挫疲极时,始以主力进击南北山地,合力围击、夹击、伏击、尾击、截击而歼灭之。此时敌后设伏部队,应发挥效力于最高度。浙西挺进部队应乘虚袭占杭州,至少亦须截断沪杭交通,促成衢州战役的全胜。

  第四阶段:为追击作战。敌攻衢州遭惨重打击后必迅速逃逸,我应不失时机,勇猛追击。此时敌后留置部队应彻底破坏敌后交通、通信,总预备队应以一部行超越追击,断其归路;其他部队则勇猛追击,相机包围或压迫敌于金华江南岸而聚歼之。

  如敌一部在温州登陆西犯,应勿使突过青田、丽水。

  (2)南昌方面,如敌以有力部队在猛扑金、兰、衢的同时渡抚河来犯,应节节抵抗及节节设伏,与第九战区友军的尾击密切配合,诱致敌人于鹰潭既设阵地前,合力围击而歼灭之。鹰潭须始终确保。

  (3)如敌使用主力于衢江南岸,总预备队及衢江北岸部队应适时转用于衢江南岸,形成铁锤;如敌使用主力于衢江北岸,其抽调转用办法相同。如此南北夹击,协力击灭进犯之敌。

  (4)在敌进犯全期,战区其他方面部队应积极活动,策应本会战,挺进杭州。截断沪杭交通尤应努力实行。

  (5)如敌攻占金、兰后暂时就地整补,不即攻衢州,等其整补完毕再攻衢州;或稳扎稳打、步步为营、逐次推进时,我敌后游击伏击部队应以全力袭扰,使其无法整补或稳步前进而陷于脱节,再视情况转移攻势。

  4?兵团区分及任务

  (1)第70军:辖第70军、闽江江防司令部、闽保纵队,担任闽海守备及福州、漳州、泉州各地之确保。

  (2)第25集团军:辖温州守备区、台州守备区、三象地区、四明山、会稽山游击队和暂9军、待命配属的第88军,担任浙东沿海守备,嵊县及富春江以南的敌后游击特应对东阳至永康及萧山、诸暨至金华公路、铁路两侧地区作伏击、袭击诸准备,阻其增援,策应我主力作战,乘胜协同友军恢复钱南失地,并于5月起负责指挥。

  (3)第10集团军:辖第88军(欠暂32师,该军衢州决战时待命改归第25集团军指挥)、第79师(并指挥挺进第1纵队)、第63师和衢州决战时归该集团军指挥的第74军、第86军(欠第79师,附暂13师)担任保卫金、兰及衢江以南之作战,应尽全力设伏阻敌增援,协同第32集团军击灭犯衢之敌,乘胜协同友军一举恢复钱南失地。

  (4)第32集团军:辖第1游击区(辖第28军,欠第192师、第1游击纵队、独立33旅)、第25军(欠第52师、第40师)、第24军、钱北军抽调第40师、第146师、第192师和从第9战区调来的预5师组成,由第28军副军长陶柳指挥。该军组建时归第10集团军指挥,5月24日改归第32集团军指挥,担任富春江北岸作战。、忠义救国军及境内地方武装,担任沿富春江、桐江、兰江、衢江以西地区之作战,应全力在上述各江及新安江两岸设伏埋雷,阻敌增援,确保淳安。另以有力部队挺进杭州,协同第10集团军击灭犯衢之敌,乘胜协同友军一举收复浙西失地。

  (5)第23集团军:辖第2游击区(辖新7师、挺进第2纵队、江苏保安第9旅)、第50军(欠新7师)、第21军(欠第146师、第147师),担任苏南、皖南之守备,并尽可能抽调部队,以供战区其他方面之用。第147师开贵溪,尔后归第100军指挥。

  (6)第100军(欠第63师,并指挥第147师、鄱阳湖警备司令部)担任赣东方面之守备,确保鹰潭。状况许可时,应抽出一部参加衢州战役。

  (7)战区直辖部队:第49军(欠暂13师)控置在衢州西北石梁市、源川口一带,对杜泽、上方方向应特别注意搜索警戒。空军美志愿队,特种兵配属另定。

  浙赣会战第三战区参战部队指挥系统如附表。

  四、会战经过

  (一)金华、兰溪地区战斗

  1942年5月14日至17日,展开在奉化、上虞、绍兴、萧山、富阳的日军第13军第一线部队先后发起进攻。其主攻方向在浙赣路东段。

  日军第70师团于5月14日夜从奉化、溪口地区开始行动,经尖山镇、安文镇向永康方向进攻;第22师团于5月15日晨从上虞沿曹娥江南下,经三界、嵊县向东阳方向进攻;河野旅团于5月15日傍晚从绍兴经枫桥镇向义乌方向进攻;第15师团于5月15日夜从萧山附近渡过浦阳江,沿西岸南下经诸暨向浦江方向进攻;第116师团指挥原田旅团于5月16日晨从富阳西北方沿富阳江西岸向建德方向进攻;第33师团于5月17日14时从富阳出发,在第116师团后方前进。

  各路日军在进攻途中遭到守军暂9军、第88军和预5师等部队不同程度的节节抵抗,至17日分别进至大市聚、长乐、诸暨以东、以西和新登附近地区。第13军侦知在安华街、长乐、义乌间集结有第三战区有力兵团,判断第三战区的企图为守卫金华和兰溪,遂决定将进攻重点仍保持在左翼,一举捕捉并歼灭安华、长乐、义乌附近的中国军队。于18日凌晨1时下达了甲第73号作战命令。其主要内容为:

  1?本军将重点保持在左翼,以期一举捕捉并歼灭安华街、长乐、义乌附近敌军主力。

  2?第15师团必须于5月19日傍晚向安华街附近之敌阵地突击,一面随地击溃敌军,一面以主力迅速进入义乌西南地区。

  3?河野旅团须于5月19日拂晓突破陈蔡市附近阵地,一面随地击溃敌军,一面进入东阳西南地区。

  4?第22师团须于5月19日拂晓突破长乐附近阵地,进入东阳南方地区。

  5?第70师团一面随地击溃敌军,一面迅速向横店东南地区前进,切断向东南及南方撤退的敌军退路;迅速将1个步兵大队派至诸暨,由军直辖。

  6?第32师团仍须沿第116师团的后方前进,以部分兵力沿富春江右(东)岸地区前进,配合第116师团的战斗。

  命令下达后,当日晨泽田茂率军战斗指挥所人员乘大型机艇从杭州溯浦阳江向临浦前进,在义桥附近触雷,机艇沉没,指挥所人员死伤数十人,指挥所遂停留于义桥。当日中午侦知当面守军暂9军等开始向东阳东南地区撤退,于17时又补充下达指示,令第15师团、第70师团、河野旅团向金华以东地区追击;令第22师团进出武义东北,切断守军退路。

  战斗至5月24日,守军暂9军在长乐、东阳附近各既设阵地,第88军在安华、义乌及浦江各既设阵地给予日军以一定的打击,后分别向东(阳)永(康)公路两侧和金华以北地区转进,对进攻日军实施侧击、伏击,进行牵制;守军预5师在兰溪、芝厦南北之线以坚强的阻击战迟滞日军后,向建德东南转移。日军第70师团由永康转向西北,进至孝顺以西地区;第22师团于21日占东阳,22日占永康,后向西转进至武义西北;河野旅团进至金华东南;第15师团于22日占孝顺,后进至孝顺以西地区。日军各部队均已到达金华、兰溪外围地区,形成三面包围的态势。

  5月24日,日第13军发现金华城内有大火,又根据飞行队及各部队的报告,判断金华附近守军已开始撤退。为迫使其进行决战,第13军决定将进攻重点移至右翼,以一部兵力进攻金、兰,以主力向衢州追击。当日下午下达了甲第88号作战命令。主要内容是:令第70师团“立即攻克金华和兰溪,然后在该地附近集结兵力”;令第15师团“派部分兵力监视兰溪之敌,主力向衢县西侧地区追击”;令第32师团由右翼展开,与第116师团“一面随时击溃敌军,一面向衢县西方地区追击”;令河野旅团及第22师团“立即开始行动,向衢县追击”。

  同日,第10集团军判断当面日军将以主力由岭下朱、孝顺、曹宅及浦江、兰溪大道进攻金、兰,另各以有力部队从武义、汤溪大道及兰江以西地区直趋汤溪、龙游,企图切断金、兰后方联络线,当即令暂9军转至东阳、永康、金华公路两侧地区侧击牵制日军。第40师兼程由更楼镇(白沙西南)开龙游、湖镇间地区,统一指挥暂13师在汤溪、龙游一带占领阵地,对东警戒。新30师由集团军直接掌握。第88军速派有力部队占领金华江北岸,掩护金、兰后方。此时第79师、第63师已归第88军统一指挥,该军军长何绍周已抵金华北山指挥。集团军总部亦移到龙游三叠岩。

  25日,日军第22师团进至古方,26日逼近汤溪,与第40师、暂13师展开激战;日军第116师团攻占寿昌后与第32师团并列继续南下。26日,其先头部队已进到衢江北岸的航埠附近。第40师及暂第13师被迫向龙游转进,经苦战,龙游被日军攻陷,金、兰后方已受到严重威胁。第10集团军已令第40师转至大洲镇防守,暂13师转至灵山镇防守,掩护集团军右翼安全。在日军第22师团后跟进的小?江旅团(由华北方面军第26师团及第37师团各3个步兵大队组成,24日到达诸暨)已进至武义附近。

  金华方面:日军第70师团及第22师团、河野旅团一部在20余架飞机掩护下,于25日拂晓开始向第79师外围阵地进攻,并以一部向竹马馆迂回,进攻第79师右侧背。26日全线竟日激战,日机数十架在阵地上空轮番轰炸,并在金华东关附近投掷喷嚏性毒气弹多枚,掩护其步兵冲击。至黄昏时,守军第79师防守外围阵地的第235团和挺进第1纵队被迫向金华西北阵地转移。27日至28日,战况愈趋激烈,日机在城垣上空轮番轰炸,守军核心阵地工事全被摧毁。为挽救败局,第79师曾从王牌、项牌右侧向日军实施反击,亦未奏效。日军于28日晨突入城内,与守军展开巷战。第79师官兵与日军激战达4小时之久,终因阵地大部落入日军之手、伤亡过重,只得于黄昏向北山、大盘山突围,金华遂被日军攻占。

  兰溪方面:日军第15师团第60联队在飞机30余架掩护下,25日拂晓向百坎尖、高圣尖、石廓山之线守军第63师外围阵地展开进攻。第63师官兵坚强抵抗。26日,沿兰江东岸南下的日军第15师团一部协同正面日军围攻兰溪城,27日竟日猛攻,第63师外围阵地全被攻占,兰溪城陷入混战。28日守军第63师不得已陆续向城东白石塘一带突围,于是兰溪被日军攻占。日军第15师团师团长酒井直次中将于28日上午在距兰溪1?5公里处被地雷炸成重伤,旋即毙命。日军战史称:“现任师团长阵亡,自陆军创建以来还是首次。”

  5月29日,日军进攻金、兰的第70师团留守金、兰,第15师团向龙游地区前进;第13军其他各师团已进至龙游南北之线集结,准备进攻衢州。中国第88军指挥的第79师、第63师及新21师、挺进第1纵队亦均已到达预定地域,继续以侧击、伏击遮断日军增援及补给路线,策应衢州战斗。原在汤溪、龙游地区防守的暂第13师及第40师分别转移至灵山镇、大洲镇附近。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已移至福建建阳,在崇安境内武夷山上的武夷宫设立战区指挥所。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