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浙赣会战 > 内容正文

一九四二年浙赣会战中的常山战役
来源:今日常山,作者 王晓华   2018-06-29 10:27:29

  战役背景

  浙赣会战是一九四二年五月中旬至八月下旬在浙江、江西两省浙赣铁路沿线及两侧进行的、在抗战史上一次有较大影响的会战。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日本偷袭珍珠港,美国对日宣战,太平洋战争全面爆发。同盟国为了增强在远东战场的作战能力,在中国的后方浙江、福建、江西、湖南等地扩建增修了空军基地。一九四二年四月,美国空军杜立特上校率领从部署在北太平洋“黄蜂号”航空母舰起飞的十六架B-25“空中堡垒”轰炸机,轰炸了日本东京、名古屋、大阪等重要城市,然后西飞从杭州湾入陆在衢州、赣州、长沙等地迫降。日本高层惶恐不安,感到自己的本土已经不安全了,四月二十一日,日本参谋本部向中国派遣军下达作战命令。日军进行这次作战的目的,是为了防止盟军使用这个地区的衢州、玉山、丽水等机场,对日本本土进行轰炸,确定由地面部队予以占领后彻底破坏,然后撤回。

  日军的作战计划是以中国派遣军十三军为主力由杭州、萧山、绍兴出发,攻向诸暨、金华,占领衢州、玉山、丽水;另一部在主力两侧并肩向衢州、玉山进攻,攻占第三战区所在地上饶。以第十一军主力从南昌东南沿抚河攻向临川、南城,然后一部沿浙赣铁路向东进攻,与十三军会合。

  中国军队驻第三战区兵员较多,计有四个集团军、十一个军、三十五个师,又是驻于我国东南沿海人口众多的富庶地带和易于进行防守的山区,由于与同盟国一致抗日,士气高涨,且与日军作战数年,对日军的情况比较熟悉,这些都增强了战胜日本侵略者的信心。第九战区以三个军、八个师部队,在赣东部署,以迎击东犯之敌,协同三战区作战。

  浙江方面,日军第十三军五个师团又三个混成旅团,于五月十五日发起进攻。第七十师团从奉化向嵊县、新昌进犯,第二十二师团从绍兴东关沿曹娥江进犯,河野混成旅团从绍兴经枫桥向诸暨进犯,第十五师团从萧山沿浦阳江进犯,第一一六师团从富阳开始行动,第三十二师团尾追一一六师团行进。日军先后占领嵊县、诸暨、东阳、浦江、永康、金华、武义、汤溪、龙游、寿昌、兰溪。六月三日向衢州发起全面进攻,与中国守军第八十六军发生激烈战斗,至六日,第八十六军突围,七日,衢州沦陷。之后,日军相继占领江山、常山、玉山、上饶。

  赣东方面日军于五月三十一日开始策应进攻,至七月一日,浙江方面日军津谷支队与赣东方面日军岩永支队在浙赣线上的横峰会合。日军将衢州、玉山、丽水地区几个机场破坏后便下令撤退,仅以一部留置金华地区。到八月底,除浙江金兰一角,恢复战前原态势。

  战前态势

  参加常山战役的中方主要作战部队是三战区第三十二集团军二十五军一零八师,师长戎纪五。

  五月二十二日前后,第三十二集团军总司令上官云相奉命率部从衢州东北的淳安、寿昌地区驰援衢州。六月初,上官云相的前进指挥所从皖南徽州进至浙江常山,准备接替第十集团军总司令王敬久指挥衢州会战。但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临时改变主意,要上官云相待到衢州会战失利,不能阻敌西窜,三战区司令长官部转移福建建阳、崇安一线,再由上官云相行使衢州会战指挥权。上官云相无奈,只得依军令准备将前进指挥所撤至遂安,并命令二十五军张文清部开至衢州以北的杜泽,以侧击围攻衢州日军的侧背,策应防守衢州的第十集团军第八十六军莫与硕部阻击日军。当时,上官云相前进指挥所带有汽车三辆,因徽州境内洪水导致威坪桥桥断路阻,不能沿原路返回皖南绩溪总部驻地,只得将指挥所从常山推进至开化的华埠。华埠是公路交叉点,汽车可经常山去江西上饶,也可绕道江西浮梁回徽州。时值江南梅雨季节,常山港也洪水猛涨,上官云相的小轿车涉水冒雨赶到华埠,而此时衢州守军已被日军包围,战斗空前激烈,常山、玉山一带所有公路开始破坏。上官云相立即打电话要求所属二十六军军长丁治磐,要他推迟一天破坏常山的公路,以便让他的三辆汽车经常山开往上饶,但为时已晚,公路已被破坏,上官云相只得乘汽车经浮梁返回徽州。

  军事委员会六月初改变浙赣会战的作战方针,决定避免与日军在衢州附近决战,主力撤离,困守孤城的第八十六军莫与硕部突围溃退,六月七日衢州沦陷。上官云相将集团军总部从皖南转到上饶,以便接替浙赣路两端的作战指挥任务。一九四二年浙赣会战中的常山战役,其实就是上官云相所属二十五军撤往江西上饶过程中发生的战斗。此战役日军主要是三十二师团二一三联队,联队长惠滕四郎。中方在常山境内主要有一零八师、一四五师(属二十三集团军五零军、师长孟浩然,欠436团)、一四六师、四零师一二零团。

  常山战役始末

  常山战役开始之初,日寇三十二师团二一三联队步骑兵千余附炮四门,占衢县后沿衢常公路向常山进犯。一零八师担负侧击敌人的任务,行军抵达严村(位于衢江区北部山区,距衢城约四十公里)时,又奉令折回管村桥(建德县大同附近),喘息未定,又奉令开赴上方镇,尚在向玳堰(上方镇附近)前进途中,拟稍事休息整顿并进行补给之际,奉二十五军军部命令立即推进到芳村镇。因天气多雨,大雨滂沱,而且各部队连续三日夜行军,往返跋涉,饥疲交困,无奈军情紧急,部队只能边补充边冒雨出征。

  六月四日,一零八师先头部队三二三团到达银坑(淳安县境内)附近。山洪爆发,平地水深一公尺以上,桥梁道路被水淹没,人马行李被水冲去,各部队攀附山崖,望洋兴叹,只好绕道杜泽、石梁以北,此地崇山峻岭,只能在深谷樵径之间开山辟路,终于六月七日二十三时到达指定地点芳村。时至今日,当地百姓还记得老辈人讲述的情景,当年一零八师部队从前庄畈、毛良坞经过时前后走了三天三夜。

  常山战役的主战场在山头蓬、独岭岗一带,山头蓬位于箬岭东北二点八公里,呈块状聚落。村中段氏于清康熙年间由江西建昌府南丰县迁此,初于小山坡上搭蓬居住,故名。独岭岗位于箬岭北二点二五公里,呈线状聚落。村中黄氏于清康熙年间由江西建昌府广昌县迁此,因自县城去芳村方向经此岭路程最近,原名特岭,方言“特”与“独”谐音,后演化为今名。

  六月九日一时,一零八师三二三团到达山头蓬。遭遇敌步骑兵千余炮两门已抢先占据山头蓬、独岭岗高地,当即发生战斗。战线依次在寺后山、狮岩山、虎岩山一带展开。敌机八架轮番轰炸,并以机枪到处扫射。一零八师所属部队奋勇冲杀,至十四时许,日寇不支,向浮河村和常山方向窜去。第三二三团一营向常山方向搜索前进,沿途有敌便衣队出没。

  十日二时,部队在大头坞受阻,遂以一连攻击敌人,占领公路以左各高地,命二连进占右边各高地,令迫击炮向敌碉堡及常山县城内敌人射击。二营在童家与敌便衣队三十八名战斗约半小时。敌另一部约百名向石山底迂回,经我爱国将士猛烈痛击后向常山方向窜去。

  十一日四时,敌四百多名向我三二三团阵地进攻,激战两小时,日军一度攻占了山头蓬,一零八师官兵奋勇猛扑,终于恢复了原阵地,并主动出击敌之桥头、狮岩山、虎岩山附近。据报,敌常山守军抢掠民间物资及笨重物品均装船运往衢县。常山以北狮岩山、虎岩山之敌,经我三二三团袭击后,退向常山。

  十二日一时,三二三团先遣便衣队突入常山城;二时许,二营长胡炳贵率部队攻占常山城,肃清残敌并占领附近各高地。敌人三千余人(内有民夫二千)纷向玉山方向窜去,一零八师一部向该敌尾追,并与二十六军觅取联系。此战役毙敌二百余,俘敌官兵四名,缴获橡皮舟五艘、骡马五匹、被覆线二千公尺、三十二师团命令册一本,其他战利品甚多。

  六月十三日,常山一度收复。

  常山战役之后,一零八师随即向玉山方向进发。三二二团一营姜春圃营长率部于道塘附近遇敌辎重,敌约四百余,令两连出敌不意猛烈攻击,遭敌顽抗,又令第二连绕敌侧背激战三小时,敌不支,向玉山溃退。

  三二三团团长李世镜率一、三营于十三日二十时由常山出发向江山、玉山附近索敌而攻击于江山附近,击破敌后卫部队,捕获敌炮兵少尉西野恣郎。十五日该团到达金鸡岭、松毛岭,侦悉敌尚有二三百名。城东门堵塞,飞机极为活跃,是晚派一营田景荣营长率部向该敌袭击,于玉山东五里与敌激战二小时,敌退守东津桥。此役,毙敌三十余名获二匹马。

  战役影响

  浙赣会战自五月十五日开始到八月底结束,前后历时约三个月,期间常山境内发生大小战斗多次。日军在撤退过程中,敌三十二师团一部曾北犯,以掩护浙赣线撤退部队,与一四五师在常山、华埠交战,常山弥漫了抗日战争的硝烟烽火。

  常山战役是一零八师在转移撤退过程中,协同友邻部队发动的一场战斗,此战役一度改变了转移撤退过程中混乱局面,鼓舞士气,振奋人心,在当时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六月十三日收复常山还被列入《中华民国史》的大事记。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