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浙赣会战 > 内容正文

浙赣战役重要一战——南城战役
来源:抚州日报,作者: 包亦强 、彭国正   2018-06-29 10:29:17

  1942年6月5日,日军攻陷临川,东馆200余名日军先头骑兵到达腾桥附近,遭到国民党第850团第一营伏击,歼敌骑兵30余人。半小时后,日军纠集上千人再次进犯,双方在腾桥激战约两小时,因天黑,敌骑兵仍向原路退去。

  6日6时左右,日军先行骑兵约五百名,在南城北郊与国民党第580团再次发生激烈的战斗,日军在夜间发动三次攻击,均被火力所阻,双方相持到次日天明。

  7日6时起,日军用炮火向守军阵地猛烈轰击。7时许,敌机四架飞临南城,向民房滥施轰炸,随即又在阵地上空低飞扫射。借助炮火掩护,日军步兵趁机向阵地猛扑,均被奋勇击退。随后,日军再用炮火对守军阵地轰击达两小时,阵地工事大部被毁,伤亡官兵达数十人。11时许,在敌炮火延伸射击的同时,日军步兵复发起攻击,战况较前更为猛烈。第580团阵地后翼被敌突破,守军预备队立即驰往增援,进行阵地争夺战三次,但均因损失惨重,无法恢复原阵地。入夜后,日军利用夜暗迫近,再行发起攻击,双方交战到次日天明。

  8日晨,日军炮火再次滥施轰击,同时敌机两小队,每对三架,轮流投弹扫射。日军步兵在空、炮协同下,向守军全线发起攻击,双方鏖战约一小时,中央阵地被敌突破。守在西门外的第581团主力驰往堵击,与敌人反复肉搏,一连三次,始夺回原阵地,双方伤亡均较重。敌经受这次挫折之后,气焰稍敛,双方在原阵地相持。

  8日16时许,由宜黄向南城前进之敌又分为两路,从西线发起攻击:其中一路由宜黄通南城的大道,直趋南城西门外,向第581团阵地攻击;一路由宜黄小道直逼南城南门外,以一部分兵力向南城西门外(因南门有盱水之隔)进行夹攻。日军主力则在距南门约四里处渡过盱水,转到上唐以北地区,拟绕到东门外包围守军,想一举歼灭。驻在该地附近的国民党第98师发觉后,双方发生战斗。18时起,日军向守军作三面围攻,枪声、炮声以及敌机炸弹的轰炸声不绝于耳。这时,在西门外的守军只有两个步兵连,防御力量十分薄弱,但仍和敌作殊死战,激战约持续了一小时三十分,守军最后全部牺牲。占领西门后,日军一面用炮火攻城,一面由西门外直趋城北。23时许,北门外日军包围了国民党第582团,双方展开了更加激烈的战斗;同时,西门外日军用炮火集中轰炸西门城楼附近,不多时,城门被毁,敌步兵乘势突入城内,与第581团发生了激烈的巷战。此时,由城南方向前进的日军也已逼近东门外,距离师指挥所只有四里路。师长郭礼柏见情势危急,决定撤退。各团通信联络中断,均感到惊异,皆派人和师部联系,当得知师指挥所已撤退,便各自突围。东门外的第580团向黎水左岸急退。在城内的第581团命令各部队一边掩护,一边迅速撤退。北门外的第582团处于被包围状态,战况越演越烈,情势万分危急,团长刘柏青令各部队迅速做好突围准备。突围开始时还很顺利,不到三十分钟就告成功,官兵们认为已有生路,很快地沿盱江左岸顺江而下。但东渡盱江时,水深不能徒涉。前进不到四华里,即被日军拦住去路,双方发生激烈的战斗。最后,除一小部人员泅水脱险外,绝大部分官兵壮烈牺牲。战后统计,归队官兵不上200人,牺牲人数达1500余,损失极为惨重。

  至此,南城完全陷入敌手。

  南城失陷后,为了拖垮敌军,6月10日,国民党第98师及暂编第6师,按照指示分别进入阵地,切断南(南城)宜(宜黄)敌的联络线,阻敌继续南进。

  日军攻南城后,因损失惨重、补给困难,也没有再行发起攻击,一连五日,双方仅有断断续续的射击。

  12日,暂编第6师在游家边、腾桥附近设伏,当场毙日军百余名、日骑百余匹,焚毁卡车12辆,残敌急向东馆方向遁去。

  13日上午,有日骑兵约400名作先导,后有运粮卡车8辆,又在游家边附近遭到伏击,当场毙敌人马各50余,卡车全部烧毁。残敌见势不佳,急行回窜到腾桥附近,再遭伏击,毙伤日军约四十余,残敌分向临川方向逃走。

  经连日伏击后,南城之敌补给线完全断绝。14日,日军派出护路队千余人,分布在游家边、腾桥一带,防止伏击。伏击队即将主力移伏于东馆附近,另派两部兵力,分向游家边、腾桥作游击战,扰乱日军。

  15日,日军由临川开出运粮的大小木船数十只,并派掩护,溯江而上,到浒湾附近,又遭伏击,无法前进,退回临川,敌军补给线至此已完全处于中断状态。

  7月9日7时起,日军开始由南城分成两路向临川方向撤退。右路之敌万余,沿南临公路撤退;左路敌万余,向宜黄方向撤退。在撤退前,日军向第98师及暂编第6师发动佯攻。7时30分,4架敌机向守军阵地投弹并低空扫射。守军攻击部队认为日军将南进,立即转攻为守,与敌对峙。

  沿南临公路撤退的日军先头部队,分成左右侧卫纵队,掩护其主力撤退。当时国民党第194师也认为日军将大举出击,即将部队迅速转移于南临公路左侧地区。这时日军向我猛烈袭击,部队无法抵御,避入山地,一面伺机出击,一面将敌撤退情况转报军部。军部即令第98、暂编第6师乘势向当面之敌攻击前进。13时,南城附近之敌已全部撤离完毕,至17时,日军全部撤离南城。

  南城日军撤退后,第79军和暂编第6师于当晚十时左右,在游家边以北地区追上日军并发生战斗。日军一面掩护,一面急向腾桥方向逃窜。第194师于同日在游家边以北到腾桥之间,分成两个截击队,不断向日军伺机截击,毙敌百余名,获步枪20余支,马骡9匹,并跟踪追到腾桥附近地区。

  13日,暂编第6师接到报告,浒湾之敌有千余人,每当午后三至五时,有大批日军在河中沐浴。为歼灭这批敌人,师部派出一个重机枪连,携带重机枪4挺,又派出一个步兵加强连,携带轻机枪15挺,于同日夜前往浒湾对岸(盱江左岸)设伏。14日14时,果有日军六七百名来到盱江沐浴,设伏部队一声号令,所有轻重机枪火力齐向江中日军射击,鬼子惊恐万状,争奔上岸,又被我火力封锁,无法逃脱,霎时间,敌尸满江,江水尽赤,真是打了一场大痛快战。日军受此挫折后,仓皇向临川方向撤退。

  至此,持续了一个余月的南城战役以日军全面溃败而结束。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