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综合资料 > 内容正文

勿忘国耻——“九·一八”(四)
来源:搜狐   2022-02-25 16:40:30

  (“九•一八”事变后上海街头出现的反日标语)

  1946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东京成立,这是一次由同盟国主导的,主要对“二战”期间亚洲和太平洋战场上法西斯恶魔日本侵略者罪行的梳理和正义的裁决。但是,“九•一八”事变的主谋,当时日本关东军的少壮派参谋石原莞尔中佐竟然从法庭拟定的战犯名单中被遗漏,这个对中国人民犯下滔天罪行的罪犯,在“东京审判”的法庭上,只是被作为证人列席出庭,而没有被列为战犯。在法庭上,他甚至质问法官他自己为什么不是战犯,他觉得这是对他的侮辱,昔日的同僚诸如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和本庄繁等一个个恶魔均为被告,而石原莞尔这个中国人民的仇敌最终却逃脱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于1949年8月15日病死在家中,终年六十岁。

  1941年,因为与日本国内的“扩大派”势力持对立意见,对全面侵华持保留意见,并反对日本在太平洋主动与美国开战,石原莞尔被东条英机罢免职务,离开了一线的作战部队。就因为曾拒绝与美国作战,于是在美国主导的“东京审判”上,仅仅作为一名证人的石原莞尔成为了漏网之鱼,美国人也根本不在乎其他国家人民的感受。

  但是历史不会被忘记,史实不容被篡改,这个日本侵华的战略家、军事理论家,野心勃勃、处心积虑策划侵华十年之久,被称为是“关东军第一大脑”和“日本第一兵家”用精心编织的谎言和伪造的现场来证明这一切都是由中国军队挑起的事变的石原莞尔在“九•一八”事变后因为有功从中佐晋升为大佐军衔,后来又一路升为少将、中将。

  就在“九•一八”事变爆发四个月后的时间,日本已占领了中国东北的主要城市和铁路。在这几个月里,日本国内陆续派兵支援东北的关东军,逐步实现其侵华野心。1932年,中国东北全境沦陷,关东军开始谋划成立伪“满洲国”。

  时间再次回到事变爆发前的1931年9月15日,地点在沈阳的日本关东军总部,计划发动事变的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开始了自己的最后孤注一掷的赌博,他们紧盯着一根直立着的铅笔并约定松手后如果它倒向左边就发动事变、右边则放弃原计划,他们连续试了两次,铅笔都义无反顾的倒向了右边,这预示着要放弃事变,然而石原莞尔的下属金田花太郎参谋告诉他的上级即使你们不干我也要干,石原莞尔索性也放弃了心理暗示这个层面,最后决定把原计划于9月28日的军事行动提前十天进行。

  日本军部担心这些狂热的少壮派军官欠思索的鲁莽行事而引发后续的麻烦,于是派出参谋本部作战部长建川美次来到中国沈阳,让他监督关东军在中国东北的一举一动,但是在那个法西斯主义和“下克上”思想横行的日本扩张时代背景下,石原和板垣并不认可这位作战部长,直接置日本军部的命令于不理,坚持在中国发动事变。他们秘密串通了驻朝鲜的日本军队,将他们提前调拨到中朝边境,随时待命进入中国支援关东军,还从日本国内运来两台二十四厘米口径的法国重炮准备对付东北军。

  事变后,一开始消息传回日本东京,整个日本军政界高层感到惊愕,因为军部并没有批准这次行动,虽然日本的大本营通过各种途径掌握关东军在中国东北将要有大的动作已达半个月之久,但是事变前日本人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他们分析中国人真要是齐心协力全力抗击,日本军队必会陷入重围最终失败。

  目的达成后,军国主义充斥着的战争机器也就不再追究之前的违抗命令和擅自行动的责任了,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给天皇的奏折中这样写道:“臣等敢言之,对中国领土可于三个月内完全占领也……”

  在“九•一八”事变的几十年后,当张学良回忆起事变的来龙去脉时承认这是由于自己判断的失误而引发的失控和失败,当时的他天真的觉得日本是不会也不敢断然向东北军进攻的,他认为日本这样做对自己也没有多少好处,并称如果当时他要是知道日本人的阴谋那是要和日本人拼的。

  事变时的关东军司令本庄繁和关东军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曾是奉军首领张作霖的军事顾问,关东军参谋板垣征四郎早在“日俄战争”时期就来到中国,包括石原莞尔在内各个可以说都是“中国通”,事变爆发时他们有的在中国已经生活了超过二十年,有的可以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他们全都对中国当时的地理、经济、政治、军事和文化有很深刻的了解,他们做到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而当时的东北军内各个是东北人,他们在面临远远兵力少于自己的关东军时,没有能站出来抵御侵略、奋勇抗击,到了事后也是把责任全都推到国民党中央的“不抵抗”命令上。不知道他们想过没有,面对日寇,不抵抗就将被虐杀,东北军人不守卫东北老家不保护东北百姓,东北人养的兵任敌人宰割,所以全国舆论和知识文化界还包括老百姓都骂张学良和东北军。自此,中国东北开始了长达十四年之久的被剥削、被压迫、被奴役、被残杀。

  南京的中央政府和蒋介石请国际联盟主持公道,日本政府受到了来自国际舆论的强大压力,但是木已成舟,权衡利弊的日寇即使被“国联”除名也不会放弃中国东北。此时,令国人更为愤怒的事情接踵而至——清废帝溥仪不失时机的前往了东北,在自己祖宗的发祥之地准备秘密与日寇媾和。

  在认清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的面目后张学良曾说道:“狼要吃羊,总能找到借口!”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