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综合资料 > 内容正文

衡阳会战
来源:搜狐 魏晨品读民国   2022-02-25 17:26:42

  许多年后现居台湾的湖南衡阳籍女作家陈喆在自己书中回忆到:“……半夜里,却被母亲仓皇的摇醒了,我睁眼一看,父亲正在给麒麟小弟穿衣服,满屋子的人奔来奔去,……没有人敢哭,一直摸到一个山谷里,大家藏在巨石堆中,紧紧抱在一起。”(选自《我的故事》)时年六岁的陈喆与家人因抗日战乱被迫从湖南衡阳辗转逃难至台湾,多年后,陈喆取笔名“琼瑶”……

  1944年,由美英中苏主导的同盟国军队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开始全面反攻,德意日轴心国已走向穷途末路。日本帝国主义为更加疯狂的掠夺资源支撑其侵略战争计划尽快完全打通从朝鲜半岛上的釜山经中国大陆至东南亚马来亚半岛的“大陆交通线”,这条交通线是日寇法西斯孤注一掷与中美英作战的生命线,而这条生命线在中国境内多处依旧被国军所控制,湖南衡阳就是其中一点。1944年2月,日寇参谋总部给中国派遣军下达“一号作战”命令,日寇陆军中将横山勇的第十一军(第六十八师团、第一一六师团、第五十八师团和第十三师团)和第五航空队共九万余人准备向驻防在湖南衡阳的中国守军开战。守卫衡阳城的是国军第十军中将军长方先觉的第十军(下辖第三师、第一九〇师和预备第十师共七个团)和暂编第五十四师的一个团共一万七千余人,敌我局部兵力对比大于五比一。

  衡阳的东和北两个方向都被湘江所环绕,正西方水流同样居多,于是中日双方都将将主要战斗力设置在衡阳城的正南和西南方向。老谋深算的横山勇下令第六十八师团从西南以及第一一六师团从南面进攻,其他四个师团从东北部策应攻击,还有两个师团在西部驻守随时等待国军的支援部队到来时与其在衡阳城外作战。而中国守军的方先觉军长在下令疏散了城内的所有老百姓后,根据地形结合自身力量进行有针对性的布防,此时大战一触即发。1944年6月21日,最高统帅蒋介石打电话要求第十军军长方先觉至少坚守衡阳十至十五日。

  1944年6月23日清晨,日寇发起进攻“衡阳会战”打响。27日,日寇凭借其人数和火炮优势拿下衡阳城外所有阵地,但面对不退缩、不投降的中国守军,日寇的进攻也同样艰难,双方的损失均很大。28日,日寇开始向城内发起总攻并惨无人道的向守军释放毒气。7月2日,日寇停止了进攻,开始休整补给,因为在五天五夜的搏杀里国军坚守阵地誓不后退使鬼子军队不但没能达成其既定战略方针而且造成了过大的伤亡。11日,日寇开始使用迫击炮和野炮攻城大队开始发起第二次进攻,又是一场九天九夜的拉锯战,后由于伤亡过大日寇第二次进攻还是无功而返。在这之后,日寇转变策略开始在城外阻击前来衡阳增援的国军部队,久攻不下后日寇指挥官横山勇下令第五十八和第十三师团前来增援,发起第三次攻城的是调整后共计四个师团的兵力,面对鬼子疯狂的进攻这一次我国军第十军伤亡极为严重,衡阳城亦危在旦夕。有生战斗力已被消灭殆尽,与衡阳城共存亡的第十军军长方先觉向蒋介石发出决绝电报后准备拔枪自尽,被部下及时阻拦,而他无法说服自己抛下八千伤员自行突围,于是第十军主要将领在商量后选择挂起了白棋无奈投降。同样付出惨重伤亡代价的日寇对顽强的第十军表示敬意愿意接受所有投降条件,至此“衡阳会战”(也称“衡阳保卫战”)结束,日寇这次信守承诺进入衡阳城后没有屠杀投降的国军官兵。

  在这场没有增援与补给而且敌众我寡的“衡阳保卫战”中,我国军第十军虽最终战败投降,但在方先觉军长的指挥下顽强的官兵们用生命坚守了四十七天,这一壮举远超过了战前要求的十至十五天,精神力和意志力应永远被国人铭记,这场惨烈的衡阳保卫战在抗日战争史上被称为“东方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整个“衡阳会战”下来国军击毙日寇19751人、击伤47158人,国军阵亡49370人、负伤41207人。投降后,方先觉军长和主要将领在军统的帮助下逃回重庆。“衡阳会战”以惨痛的代价减缓了日寇打通“大陆交通线”的阴谋,在中国战场的消耗使日寇手忙脚乱并不能从容的应对太平洋战场,在与“衡阳会战”同时的“塞班岛战役”中日寇被美军击败,这两场战役使激进的日本内阁危机四伏从而导致东条英机内阁于7月22日下台,日寇的颓势已逐渐显露。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