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长衡会战 > 内容正文

衡阳外围战与桂林战役记实
来源:本站   2014-05-06 14:10:12

  1943年年底,我军校毕业后,就被分发到79军。次年2月到79军报到后,驻澧县王家厂训练士兵,岁月匆匆,转眼就是3个月。

  1944年5月12日,日寇打通平汉铁路后,继之又嚎叫要打通我大路走廊,于5月29日在湘省发动了新的攻势,长沙第四次大战开始,我军奉命由澧县出发,经常德长途跋涉,于6月上旬甫抵长沙。待我军到达长沙外围时,又浔通知按中央军委的命令,准备放弃长沙,诱敌深入至衡阳会战。因此6月18日,日寇乘机陷我长沙。我582团行至宁乡回龙铺与敌打了一个遭遇战后,日寇昼夜兼程奔赴衡阳。我79军为牵制和阻滞敌之前进,亦不分昼夜追赶。几天的急行军,敌人在山下我们在山上是这样跟踪,连饭都顾不上吃,夜深人困马乏,边走边打瞌睡,是这样赶到了衡阳外围。

  79军军长王甲本,身高体胖而结实、谦和而威严,是一位久经沙场的将领。所辖98师、(师长向敏思)、194师(师长龚传文)、暂6师,(师长赵季平)、全军巳作好一切战斗准备。时我任迫炮连第一排排长,连长黎时珍因病未跟上部队,团长赵鹤廷即令我代连长。

  衡阳会战开始:守城部队第10军(号称铁军)。7月1日被日寇完成了包围圈,衡阳外围的有79军、74军、73军第3军、还有两广部队两个军四川部队杨森一个军,另外还有……不详。我们这些外围部队,又对日寇形成了重重包围之势,各军有各军的敌对目标。7月4日至10日之间,79军全部投入了战斗,大大小小的仗都打了若干次。7月12日582团到了衡阳南郊,第3营营长黄旭、副营长熙堂率三营到达了庙宇的左侧山丘上,迫击炮连挨近(营驻地,炊事班正在准备午餐,此时我率三排长潘正廉及三个班长四名弟兄,察看附近地形及环境,刚要接近庙宇,便闻一种臭味随风而入鼻,待我们走近庙旁时,看到庙内外全是被日寇所杀害的男女老幼小孩都有。庙左前方还有一口将近300平方米大的水塘、塘内浮满了尸体,肚子鼓起好大的,眼睛瞪着的,小孩扑在大人身上的,妇女阴门扦进竹足的,还有开腔破肚的,另有砍头断足的,日寇之暴虐兽行,孰能忍睹,引发全体战士的深仇大恨。返回驻地上把饭吃完,忽听营长来传呼,就在我们对面的一条小山脉有约200多户人家的一个小镇,日寇正在开饭,(由我方 刺探军情人员回报的实况),刚才庙内及水塘的横尸,很可能就是这些仇敌兽生所杀害的。第三营奉命攻击这股敌人,我也被派上了用场,团属重机枪连也派来两挺重机枪架在距我四门炮的右前为约莫60米左右的阵地上。营长叫我先用炮轰,当时对面山上尚有日寇岗哨,山脚下的小镇还隔着一个无人牧割的稻田村,测实距离450米:先射一炮,弹着点落在街后十米处,即刻调整角度,两门炮射街心,两门炮射两头,四炮齐鸣,每炮发射两箱炮弹。一下子日本鬼子就象热锅中的蚂蚁,有的向对面山上爬,绝大部分的向街的西头森林里跑,骡马被轰得乱蹦乱跳乱叫。两挺重机枪一同怒吼横扫,此时只看到人马倒地,鬼子嗷嗷的叫,骡马呜呜的长嘶。打得真痛快呀。总算替死在庙内水塘中的骨肉同胞报报了一点仇。对面山上的敌人即刻向我们还炮。7月13日14日在此对峙两天,互相打打停停。7月15日转战马尾岭,下午4点进入阵地。我们在该岭上看到1500米左右处一片稻田中(中稻已勾头,早稻无人收割),敌寇成一路纵队进入了山区阵地,最后面的是一个驮马队,象是驮炮的和弹药之类的东西,5点就接上了火,我们582团全部投入了战斗。一段时间战斗非常激烈,双方的轻重武器全部打响 了,好象互相在摸底。我已发现敌方平射炮阵地,跟即瞄准射击,16发炮弹前后倾泻在敌炮阵地上,顿时被我打哑了。7点此时我在一排阵地上,我炮二排长谷松寿率5班长张光保及几名炮手出现在阵地的棱线上,目标已暴露,这时敌炮连发两炮,谷排长张班长及一名士兵均已阵亡,将尸休掩埋后,夜幕降临,各单位埋锅造饭,布好警戒,预料笫二天必会存一场恶战。连夜擦亮炮膛,检查炮弹,调整笫二排各炮的人数,便休息待命了,辗转终夜,不能安枕。

  16日晨星廖落,晓风微和,远处有隆隆的枪炮声,近边尚属一片寂静。上午9点在第三营阵地右侧前方一带山丘,山脚下有四、五户人家,有股敌人。团部命第三营攻击之。管辖三个步兵连,一个60炮排两门炮。情况明白后,11点发起攻击,团属重机枪连调来一个排,我率82迫击炮两门加强第三营的进攻力 量,各种火力一齐配合压制敌阵。笫一线步兵利用地形地物,连爬带滚已接近敌之前沿阵地,此时迫炮及重机枪延伸射程,用更加猛烈的炮火倾泻,副营长陈熙堂令号兵吹冲锋号,此时一线官兵士气非常旺盛,响亮的冲锋号声,手榴弹爆炸声,仇恨高吭的喊杀声,连成一片,震荡敌阵,这股敌人除死亡的遗下几十具尸体外,其余的沿着那数户农家的侧面小溪涉水逃窜,第三营攻占了这一线山丘。副营长写条向团部汇报迫炮射击成绩极佳。

  衡阳城郊许多山丘和山岭尽是小石块和上红色板块,不但无树,而且连草也长得不多,7月炎天,上晒下烫,汗透全身。有房屋不能进驻,大部分都有尸体的臭气熏人,我们只能风餐露宿,除打击日寇之外,夜晚无偿地喂饱蚊子。

  7月26日,194师牵制一大股敌人于西郊。8月 6日我582 团全部进入峡山村,重机枪连隶属团部,迫击炮连全部分配到各营,我排隶属三营了。第一营担任攻击左翼之敌,第三营担任攻击右翼之敌,第二营为预备队。8 月7日与正面之敌交上了火,8日战斗激烈,双方都用火力互射。经过这一过程, 我发现三背阵地正面左侧山林棱线有敌炮阵地,敌重击机枪枪位置也摸清楚了。也就在这时传来了守衡阳城的第10军在前段时间内被日寇飞机狂轰溃炸,兼地面部队日寇之各种重火炮轰击,战斗惨烈空前,将一个衡阳城破坏得面目全非,双方牺牲惨重,血肉横飞,抛尸遍地。8月8日衡阳经日寇围困47天之后陷落。8月8日这个惨痛的日子是个不寻常的日子,是当日衡阳战场上的所有官兵都刻骨铭心的日子。是日拂晓前衡阳四周百余华里战场都在战斗,重炮轻炮曲射炮平射炮山野炮划破天空,轻重机枪喀喀喀连续放点放络绎不绝,各种轰隆声响彻云霄,这是一种配合下步的行动所采取的策应措施。

  美军来华助战的陈纳德将军所指挥的蛋黄色的噩鱼嘴似的形式特异的鬼怪式飞机,从芷江起飞,两两制、阵阵排来撂地而飞,进行地毯式的轰炸,在地面部队重炮火的密切配合下杀开一条血路,将守城的方先觉将军及一名师长随从人员等接出来。这就是震惊中外的衡阳会战,是中华民族抗日战争史上,光辉而悲壮的篇草。

  衡阳虽已失守,然而城外的各军许多处局部战斗,尚在继续进行。

  8月9日下午4点,团属重机枪连全部增援第三营的攻击,决心拔掉这颗毒瘤,行至峡山讨右侧半山腰中,目标暴露,遭敌平射炮连发数弹,伤亡六人。我的迫击炮随即给以还击的压制,使该连迅速顺利的进入阵地,然后互相配合集中火力猛击当面高地之敌,开始了黄昏前的攻击,敌人在我强大的火力压制下,阵地的枪声渐渐消静。这时第一线的战士已接近敌之前沿阵地,时机成孰,迫击炮及重机枪延伸射击,并发布冲锋号令,号兵吹响了冲锋号,这时投向敌阵的60炮弹和手榴弹爆炸得浓烟滚滚,乱石齐飞,喊出了震地杀声,一冲而上夺取了敌人阵地,遗尸数十具后撤到第二线。黑幕降临,我们全体官兵沉浸在胜利的悲欢中。

  8月10日阵地上的兵力作了些调整部署,有稀稀疏疏的火力战。11月12月敌方静寂无声,12日下午团部抓获两名便衣日寇特务将之处决。峡山冲群山环抱,站在山之颠有一览众山小之慨。

  13日晓风残月,疏星数点,村山葱郁,绿草如茵,此际却也凉爽,巡视阵地后约莫半小时,这寂静了三天的峡山村,发生了突袭险恶的变化,敌人摸进了第一营及团部后面。轻重机枪一齐格格格的响彻山谷,前面几门山炮直轰团部。我们被包围了,团部传令全部撤退,第三营为后卫,掩护全团转移,待全营从峡山冲岗垭突围时,敌阵机枪用交叉火网封锁该垭口。营长黄旭、副营长陈熙堂、防毒军官、通信班长等牺牲在一条线上,七连长阵亡,八连长左肩射穿一个对窟窿,全营牺牲过半;惟有我这个炮排行动缓慢,却也避免了这场牺牲。我令本排在山下待命,经侦察改在岗垭右侧荊棘林中迅速通过,除了黄臣坚三个北方弟兄跟跟着步兵连跑得快而牺牲外,全排尚存39人骡马6匹。

  衡阳虽说苦战47天后沦陷,然而打外围的各军,仍与日寇继续苦战,还在互相牵制对峙,没有上级的命令都只能沿阵以待。因此从6月下旬战斗开始到8月下旬战斗陆陆续续的结束,将近两月余时。

  夜宿战场是在这段战斗期间的规律,衡阳周围百数十里随处可看到尸趟山野,骡马横途,没有来得及打扫战场的,午夜时间呼天唤地,伤重者喊娘叫爷声,远处的轰鸣声、近边的不时咯咯检鸣声,独不见林间的飞鸟、农家的鸡啼,看门的犬吠,其凄凉之惨状,远非古战场可比也,古来征战几人回,这又何尝不是现实的写照。

  九月一日,倭寇纠集了7个师团的兵力,(包括有守黄河的精锐部队),沿着百余里长之前线,自衡阳向桂林发动大规模攻势,配合侵占广州之日军向北进犯,所谓是要打通我大路走廊。

  王甲本军长之阵亡

  79军奉命速驰桂林段防,阻击西犯之故。

  九月五日全军已抵东安境内,我194师582团在与敌人赛跑,当晚在宿营之前还与日寇交火:九月六日午夜凌晨4点,星空朗朗,月上树梢,秋夜凉爽,四周却很紧张,上令3点半开完饭,4点准时出发,5点钟左右部队走在一起了,师部团部都停止行动沿地休息,似乎有什么情况发生,部队静悄悄的。不一会传来了先头部队前进的口令,刚刚向前走约半小时,来到了山口铺附近,只听得正前方人声鼎沸,又闻战马的哺哺口鼻声,继而绿色信号弹两颗升空迎我而来。又前进数十米,军部回头走,与军长相遇了(现时敌我都在抡到达桂林的时间)。王军长问我是哪个部队的,我答是194师582团的。又问团部在哪里,各帅部团部都在一起未动。距我来的方向约四华里。军长颇胖的身躯、腹部高高的挺起,一副庄严的面孔,摆开一对乌溜溜而大大的眼睛雄武袭人,站在面前正双手握住 我右膀,与我亲切谈话的当儿,身傍还站着几个军官,最有趣的是时时不离主人左右的这条约一米多长,80公分高的大黑狼犬,很通人性似的,它也竞将我身上的血腥气味,扭着尾巴闻过够。这时的天空已渐渐亮起来,军长的口里在喃喃自语,若有所思形象;放开我的右膀向身傍的军官说,令特务营横穿岗垭而过。前面的两个步兵连用散兵队形通过了。接着手枪连也成四路队形穿垭随行,军部马队紧跟其后。凡是骑马军官都上了马,相隔军长七八名马背上是身挂加拿大冲锋枪来华助战的两名美军顾问。王军长正策马前行,而这条大狼犬冲向军长一口咬住裤脚向后拖,并嗷嗷嗷的嚎叫,护卫人员将军长扶下马,并劝说今天犬咬裤脚的突然变态或许有因,是否可以改变前进方向。军长说何以人而不如兽乎?又策马前行。狼犬又再冲上咬住裤脚狂吼更猛。喂养这条狼犬多年,(毎天一斤肉), 今日正是报主恩的关键时刻,如是者三四次。此时军长用竹鞭猛击犬头。为了指挥全军作战,率领全军迅速到达桂林,再策马前行,前进不远正到垭。敌轻重机枪齐射马队,待已前进的两个步兵连回头拼搏时,在那枪林弹雨中的王甲本将军身正数弹而阵亡矣。将军宝贵的生命虽已壮烈殉国,而英魂长眠于南岳烈士陵园,其精神与日月同辉,永垂不朽也。

  俗谓人为万物之灵:而动物亦有灵感,我亦信其有道。请看地震前雷电滚滚,惊天动地,狂风呼啸,大降滂沱,蚂蚁出家,蛇出洞,老鼠离窝乱窜:这都是动物的灵感。狼犬啊!尔已尽到了最大的努力而无愧矣。而将军当时若听人劝说,并信大兆,或可避其大难也。所遗军长一缺、暂由甘副军长代之,后从66军调来方靖军长任职。

  桂林会战

  经过六七天的急行军,其气候突然恶化,乌黑的天,悠暗的地,呼呼的风,丝丝的雨,一齐降临,时已黄昏,一切朦胧,夜幕之下迷失了出路;我只得率领本炮排就在茂密而隐蔽的山林中暂作驻地了。将所有的雨衣、油布一齐挂起来做个临时顶蓬,略避一点风雨,骡马就在雨中过夜了。无法进行晚炊,腹中空空,长夜漫漫,戎装湿透,懊恼撩人。天亮后觅见脚痕在一个出口处一条似大部队通过的痕迹一陡梢,泥水深度处若一尺,最陡的倾斜处若70度,从山口到山脚约100多米,连走带滑下得山来约半里之遥到了小河边,上午10点多钟找到了部队,都在烧起熊熊大火烤干衣物,埋锅造饭,喂骡马休息。

  9月中旬79军全部到达广西桂林市郊驻地,桂林的保卫战序幕展开了,按白崇禧部长的意见,放弃长沙,诱敌深入,到湘桂边境之黄沙河会战。

  93军陈牧农军守黄沙河。10月中旬582团奉命阻击桂林西北松江口之敌。此际正逢广西雨季來临,秋雨绵绵似无晴日,雾蒙缭绕,路转奇峰,嵯蛾山石,苔滑而陡,进入阵地十分艰难。

  进入松江口阵地后,敌人在我582团攻击正面之西侧陡山坡上,居高临下,这对我军之攻击,天时地利皆予我不便也。经研究决定,一二两营担任正面攻击,三营为预备队,我奉命增加一线的火力,将骡马驻扎在后面森林的山坡上靠近团部,率领炮排进入了阵地。战斗打响后三日无进展。树木满山青秀,高大参犬。一条曲曲弯巧的羊肠小道,在一人多高的杂草丛生的掩映下通向敌阵。敌人的各种炮弹及轻重机枪弹断断续续的射向我阵地上,而且还无法发现敌重机枪的位置。又战斗两天,敌人各种炮火虽然封锁严密,在我方火力的猛力压制下,第一线部队有所进展。

  10月22日我前线又发起进攻,在火力虽猛的掩护下三番五次的冲不上去。老是被敌掩蔽部的重机枪阻击而倒下许多战士。还是在一次夜战中,(有意安排的夜战)发现蓬蓬勃勃的杂草丛中一串巨大的火光,方才明白是从一个石洞中射出来的,彼此对峙,双方无法取胜。

  (略述阵地概状,右边100多米高石山的下半部,是悬崖峭壁,左边是无数的黑石笋参天,双方设下哨卡,老死也莫愁往来。)

  白崇禧部长的意见是在湘桂边境之黄沙河会战,93军军长陈牧农本守黄沙河。令与阵地共存亡。日寇攻击虽猛烈,93军巍然未动。后陈军长接到张发奎兵团司令的电话令其撤出黄沙河到桂休会战。待93军撤过黄沙河后,张发奎迎93军而上。问谁令撤出黄沙河的,陈军长回答是司令你电话令其放弃黄沙河至桂林会战的。张否认,怎么也说不清。没有手令字处,因此被捕。带回司令部后得知要杀头消息。93军全体官兵具保,(还包括友军)一律无效。急匆匆以临阵脱逃罪杀害于桂林之郊。待白公禧赶到时事己莫及也(后闻为报杀侄之仇而诛之)。能征善战之将军,竟成了九泉下之冤鬼。93军全体官兵精神上受了很大的打击后,调来与我们做友军。正当我军被敌炮火封锁后路,炊食送不上来时,我们将山中的土豆、番薯,只要能吃的东西,都被挖来吃光了。时友军增援我们来。

  10月25日从军部调来了山炮营,及93军支援的山野炮,全都进入了阵地,特别有趣的是还调来了两门火箭炮。根据我这几天的双方升战所发现的敌炮及重机枪的大概位置,两门火箭炮就距找炮位棱线之左前方30米处,挖磊了两门火箭炮掩体,将折散了的火炮在掩体内临时装配完善,一切进入待发射状态,2米 长的炮身管平落在炮架上,40公分长的弹头连弹壳一起上膛,天公奏美,日夜不停的绵绵秋雨独今天不下了,上苍也善解人意,惟美中不足者只是雾朦朦罩着整个重山。

  挨至11点钟后视野开阔,攻击令下达了,我方首先是轻重机枪齐鸣,60、82迫炮齐射,敌炮亦与我以还击。随之我方的山野炮群对准目标络绎不绝的轰轰轰!狠狠的揍,一刹时将这个沉睡百年的峻岭崇山松江口震得地动山摇,今天以绝对优势之火力打得敌阵石块乱飞,树木烧焦,其他敌之各种火力都已被压制得静寂无声,此时唯存那石洞内之重机枪尚在嚎叫。两门火箭炮此刻才开始投入战斗的行列,瞄准敌重机枪位置,咯咯咯象重机枪打连续放炮似的,一连数十发红丹丹的彩珠弹飞进洞巢,刹时火起,石块冲天,散乱遍地,敌重机枪被炸毁了,此际炮群延伸射击,—线的士兵投掷手榴弹配合六〇炮弹同时爆炸,吹响了冲锋号声,喊杀声响彻山谷。士气特别旺盛, 一举攻占了敌阵,淸理战场,遍地遗尸,部分残存之敌惊魂落魄逃窜。在此将近10多天的艰苦战斗中胜利结束。

  79军5月份从湖南的澧县出发,开赴前线作战,经常徳、长沙、衡阳、桂林等将近2000多华里之行程,六个月的战斗生涯,人困马乏,官兵牺牲十分之七八,为杀败日寇,替民族报仇,为保卫国土,报效祖国,上自军长、下至战士献出了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写下了历史上不可磨灭的光辉篇章。

  11月12日,美国在华之主要空军基地一一桂林失守,我们这个久恋战场的79军也就回到了大后方整补。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