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长衡会战 > 内容正文

衡阳保卫战纪实
来源:湘江网   2014-05-20 08:58:30

如果你已忘记,请让我告诉你。

你脚下的土地曾经如何地被一群外人践踏破坏,你的国人曾经如何地被一群外人欺负侮辱。

还有那被屠杀的老人妇孺,那被糟践的家园。

人们咽下和着血的泪,像牲畜一样从这里被赶到那里。

如果你已忘记,请让我告诉你。

那些屠刀上沾染的鲜血,那些支离破碎的尸体。

还有那被装在玻璃容器里的胎儿。

那些像豺狼一样的目光,难道不曾让你在梦中惊醒。

  当尸体堆成了山,当鲜血流成了河。中国的南方到北方,东方到西方,都浸满了眼泪。当红旗每一次倒下又升起,人们的怒吼和呼喊震破了蓝天。即使是和你一样大的孩子,也学会了去抗争,去追寻。

如果你忘记,请让我……请让我告诉你。

告诉你你的国家曾遭受的沧桑,告诉你你的亲人曾饱尝的苦难。

告诉你你的红领巾上有多少血迹,告诉你多少生命已在风中逝去。

你忘记了被烧毁的圆明园,你忘记了三七年的芦沟桥,你忘记了被血染红的南京。

你忘记了那燃烧着愤怒的四万万双眼睛,你忘记了那始终没有屈服的脊梁,你忘记了那从没有低下的头颅。

你忘记的,有那么多,那么多……

  一、衡阳保卫战(8月8日)纪实

  中央社讯:据军委会七日发表战讯:围犯衡阳敌寇,被我忠勇守军坚强堵击,屡受创伤,由经由乡西岸湘潭、衡山增到援军,五日晚在猛烈炮火的掩护下,继续向我内线郊区阵地全面冲扑。敌机十多架,帮同助虐,轮番轰炸。我官兵在炮兵的支援下,彻夜堵击,惨烈空前的血战继续进行到六日拂晓。敌一部突入到我局部阵地,经我用手弹白刃围杀,,全部歼灭。我在易赖庙前街附近击灭浦到我阵地前的敌人一股。六日我空军志航大队整日临空助战。到晚上敌人没有寸进,现在血战仍在继续进行。我外线部队,在西面打退敌人二次发反扑,并消灭敌人颇多。西南面,敌人用强大的兵力,向我攻占的最高头反扑,我军力于堵击。南面我又有进展;东面凭借工事顽强抵抗,由被我击毙一部。北面在望城坳到集兵一线以西地区,往返拼杀,互有进退。

  二、衡阳保卫战部分记录图片





  三、国民党中央要员对衡阳保卫战的评价

  蒋介石: “至是年(按:一九四四年)六月下旬,衡阳四邻各县,先后失陷,我第十军残余部队,喋血苦守此兀然孤城者,历时四十八日之久,此为全世界稀有之奇绩,而我中华固有道德之表现与发扬,亦以此为最显著。地方人士所以请定衡阳为抗战纪念城者,其意在此。昔者孟子言仁者无敌,又言浩然之气,集议所生,至大至刚。我中华民族所恃以生存,所资以兴立者,岂非数千年来仁义之教所沾被既深且远欤!今当举行命名典礼,爰举此义,以告国人,并示来兹。”

  章士钊: “船山义节敦儒素,老彭刚直矢不苟,化为南强期可守,不道无道期荡寇,巍巍名城跨九有。”

  吴铁城:“南天屏障”

  王世杰:“中流砥柱”

  陈立夫:“三湘保障”

  梁寒操:“贯日丹心辉楚乘,参天黛色峙衡峰。”

  王宠惠:“九霄日月销兵气,四塞山河护国魂。”

  白崇禧:“民族圣战,喋血湘衡,精忠报国,白刃短兵,四十八日,世界闻名,金城永固,葆此光荣。”

  王云五:“船山之风,历劫尔贞,九面瞻岳,众志成城,气吞东海,力控南荆,万古雄峙,不亏不崩。”

  张厉生:“古来战迹,首称涿鹿,歼彼蚩尤,保我民族。九千年后,倭夷逞毒,肆其凶残,兵临衡麓,我武维扬,我民不辱,偕城存亡,誓与角逐,卒操胜利,降伏其图,唯此衡阳,战功卓越,于以名之,纪念无忒,经之营之,永光史牍。”

  张群:“伟哉重缜,曰楚衡阳,地连百粤,势控三湘。岛夷构患,凶焰獗猖,孤城缨拒,战血玄黄。绵历二月,暴骨盈岗,有敌无我,与城共亡。八季抗战,重固金汤,正义克申,上格苍苍。勒此贞珉,永志勿忘,为民族范,为国家光。”

  王东原:“衡阳形势,绾毂西南,民秉节义,笃宗船山。岛夷入侵,逞彼凶顽,守军□圉,力抗□□。五旬鏖战,血润草殷,丁壮掘堑,老弱壶箪。巨弹轰轰,烟尘无完,风雨玄黄,天地易颜。寇氛甫靖,灾?重千,掇草为粮,?具断残。吁请中枢,哀此?寰,输粟发金,万遗辑安。抗战名城,元首锡颁,以伸壮节,以旌忠丹。湘清山峻,虎踞龙蟠,我名其原,试告人寰。”

  四、抗战文摘——新文杂录

《湖南人起来》

俞沛霖

湖南人快起来吧,一致穿起我们的武装,拿着我们的刀枪,来保卫我们可爱的家乡……

管教日本鬼子白骨变成山岳,红血变成河流,使我们整个湖南变成日本鬼子的坟墓……

《战士之梦》

 "冲……杀……"

 何处传来的战斗声,

 夹杂着鼻子呼声

 在夜景安谧的城堡中

衡阳——震动?

 "冲……杀……向前进……"

 时断时续的喊杀声

 应和着更鼓

 在负伤战士的乐园

二六收容所传出

同志们!努力吧!

 把残敌肃清

 泣鬼警神的追赶声

 在星月皎洁

 更深人静的当儿

 又一阵被晚风清凉的

 传到我的耳中。

 ——这是摘自一个参与衡阳保卫战役的战士诗抄

《抗战壮丁给母亲的一封信》

  屡接手谕,跪诵迴环,泪如雨下,肝肠寸断,几不欲生,然一念倭贼未灭,则又扼腕而起,念母之心头灭然,男非不爱母也,更非不爱母亲姐妹兄弟之团聚融乐也,方怜者,日人之残暴,矢志歼灭之,除非凯旋,定无归家之日,是男趁此余生肃函上禀,以慰母心,即以此与母永诀也。

  母亲,男作此书时,尚为沙场战士。母看此书时,男或以登籍也。男自应征到前方,迄今已将载余,在兹二载中,枪邻弹友,餐风宿露,从不觉苦。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