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长衡会战 > 内容正文

残阳如血:悲壮惨烈的衡阳保卫战
来源:凤凰网湖南站综合   2014-03-20 16:11:17

 

  长衡战役

  1944年初,为扭转太平洋战争不利态势,打通从中国东北到越南的大陆交通线,日寇调集50余万兵力,[并且海、陆、空军配合,]实施“一号作战计划”,开始了侵华以来在中国战场最大规模的一次进攻。由于这次进攻主要集中在河南、湖南和广西,史称“豫湘桂战役1939年以来,日寇曾经集结重兵先后发动3次长沙会战,但都以失败而告终。此次战役,日寇再次将湖南战场视为关键,他们集结主力30余万人,于1944年5月发动了长衡战役。

  5月底,调整了战术的日寇对长沙开始“铁壁合围”,随即发起了总攻击。国民党守军凭藉城防工事,打退了敌人的一次次进攻,但最终力分势弱,长沙沦陷。6月19日,日军占领长沙,弹冠相庆。他们满以为从此可以长驱直入,不曾想却在湖南的另一座城市衡阳遭到了猛烈的阻击。而且,阻击他们十数万兵力达47天之久的中国军队只有1万多人。6月22日,日军飞机首度飞临衡阳上空,几番狂轰滥炸,衡阳市内到处都是大火。采取迂回包围战术绕道南下的日军68师团、116师团3万多人,就在这天对衡阳发起了进攻。

  衡阳保卫战由此拉开序幕。驻守衡阳的是国民革命军第10军,军长方先觉,下辖4个师10个团共17600余人。敌人首先集中兵力进攻衡阳机场。6月23日,在耒水河畔的泉溪,日军58旅团和松山支队受到我方的顽强阻击,到次日才得以过河。随后,我方190师在师长容有略的指挥下,又在五马归槽这个地方阻击日军,打退了日寇的数次进攻。570团团长贺光耀率部反击,腹部被敌人的机枪子弹打穿,仍然坚持指挥。战斗最为激烈时,双方炮兵都实施火力支援,空军也飞临参战。6月25日晚,敌松山支队偷袭湾塘得手,突破了我方防线。26日拂晓,衡阳机场被日军占领。想到机场尚未彻底破坏,日军得手后患无穷,容有略师长马上指挥569团反攻。团长梁子超身先士卒,冲锋在前,率领部队将日寇赶出了机场。他们迅速炸毁了机场所有设施,又在机场跑道每隔10米埋下炸药,然后启爆,将跑道炸得翻了个边。傍晚,日军重新夺取机场,但得到的只是一片废墟。26日,这天,衡阳整个城市硝烟弥漫。日军68师团、116师团分别从西南两面包抄过来,向衡阳市区发起了进攻。我方战前早有防御,即东依沼泽,西托湘江,北连河网,将防范重点放在南面的丘陵地带,修筑坚固工事,建立密集的火网,并将张家山、肖家山南端削成了绝壁。

  战斗打响后,果然城南成了敌我双方争夺的重点,炮火最为猛烈。6月28日至7月2日,日军全面出动,发起了第一次总攻。我方坚守阵地,寸步不让。迫击炮连长白天霖在枫树山观察敌情,发现正南约800米远的欧家町高地有日军军官活动,果断命令全连8门迫击炮一齐突射,结果敌68师团师团长佐久间为人被炸成重伤,师团参谋长原田贞三郎等随行军官非死即伤。敌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获悉,即令116师师团长岩永旺同时指挥68师团,继续向我防线大举进攻。城南作为正面战场,战斗最为猛烈。日军不顾伤亡,展开一波又一波的冲锋,均被我方葛先才所率的预10师击退。日寇狗急跳墙,穷凶极恶,对我方五桂岭南端阵地卑鄙地发射芥子气和路易氏气混合毒气弹,我守军一个连除特务长和炊事兵4人外,全部中毒牺牲。在枫树山、张家山阵地,我方第30团面对的是敌116师团最强悍的第133联队,但他们同仇敌忾,英勇无畏。敌人连续3天轮番猛攻,突入高地,两军混战,杀声震天,阵地一日数次易手。陈德毕团长亲率一个连支援,敌人的援军也几乎同在晨曦初露时分赶到,幸得我方早到分把钟,抢占有利地形,将狂敌[人]轰下了山。7月1日,敌人的攻击更为凶猛,先是数门火炮狂轰,轻重机枪像雨点般扫射,继而从正、侧两面向我阵地发起冲锋。我方守军顽强还击,敌人伤亡惨重,尸体遍地。2日上午,日军再施故伎,发射毒气弹,我守军官兵中毒昏迷,丧失战斗力,张家山前两个高地又被他们占夺。情急之中,我方预10师师长葛先才马上派兵增援,再次夺回了阵地。反击中,工兵连长黄化仁负伤不退,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与冲上来的敌人同归于尽。数日激战,敌我双方争夺张家山高地反复达20多次,最终敌尸堆积成山,阵地依然在我方手里日寇在其他方向的进攻,也纷纷宣告失败。

  日军损兵折将无数

  他们发动的第一次总攻,历时5天,损兵折将无数,终以惨败而结束。其中由日军大佐黑濑平一指挥的第133联队,3000余人(战斗减员)只剩250余人,各中队长死伤殆尽然而,日军并不甘心失败,他们经过短暂休整和军需补充后,于7月11日又发起第二次总攻。惨无人道的日本鬼子,利用空中优势,向衡阳投了大量的炸弹、燃烧弹和各种毒气弹。我方五桂岭南端阵地首当其冲,一个连守军被打得只剩下3人,仍在顽强坚持战斗。张家山战至13日黄昏的战斗也空前激烈,守军两个连的官兵几乎全部牺牲。臧肖侠的连队后来打得只剩他和一个士兵,但两人仍然坚守堡垒,用机枪扫射敌人,堡垒前的日寇尸体堆积的已堵住枪眼,须先打烂尸体方能继续扫射。在虎形巢,我方营长劳耀民率部队勇猛阻击敌人,他一人将8箱手榴弹投得只剩下5枚。其他各处的战斗都极其残酷,阵地往往一天数次易手。下级军官几伤亡惨重,每次战斗都要临时指定营长、连长、排长。第3师第8团在五桂岭争夺战中,半天提升了5个营长,又都先后牺牲。日寇强攻死拼,伤亡人数更多,每一阵地前都尸体枕藉。到18日,他们弹药耗光,仍旧没能攻破衡阳,只得停止进攻。日寇的第二次总攻又告失败。21日,日军120联队长和尔基隆在指挥部队转移时,被我军炮火炸死

  这期间,还有一个插曲,不得不说。就是蒋介石于7月12日下达命令,就近另调4个军,用为增援部队,赶赴衡阳解围。然而,各路诸侯为保存自己的实力,各怀鬼胎,以致行动迟缓,互不协调。名为增援,但在15公里以远,并未起到外围应有的策应作用。非但如此,敌人一反扑,援军反而伤亡极大,副师长余子武、团长丁克坚、副团长钟敬敖等相继牺牲腥风血雨,生灵涂炭。面对连续的失败,日本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像输红了眼的赌徒,决定孤注一掷。他抢运弹药,补充兵员,又加派13、40、58三个师团,还把军辖炮兵部队、3个山炮联队及多个速射炮队调了过来。日本空军也派出3个轰炸机战队和两个战斗机飞行团到衡阳参战。顿时,日军蜂屯蚁聚,把衡阳城围了个水泄不通。8月3日,11万日军如恶魔出洞,对衡阳城发起了第三次总攻。敌3个轰炸机战队首先出动,一批接一批对衡阳市区及西南两面高地施行地毯式轰炸。

  古城衡阳“抗战纪念城”

  日机的大轰炸,从午夜一直持续到翌日拂晓。接着,飞机轰炸刚停,城外四周的炮群又齐声轰鸣,密集的弹雨倾泻城区,炸得遮天蔽日。而后,各路日军在炮火的掩护下,发起了冲锋。敌人的狂轰滥炸,已使我方阵地成为焦土。可是,我守军将士冒着盛夏酷暑,在经历了40多个昼夜的激战后,仍然英勇顽强,锐气不减。战斗最为激烈时,部队的文书、军医、看护以及老百姓都拿起武器,同敌人展开殊死较量。虎形巢、接龙山、小西门、五桂岭、回雁峰、岳屏山等处,守军血染征衣,赤地一片。8月6日,日军再次进攻岳屏高地受挫,第57旅团长志摩源吉少将亲临一线激励士兵,被我军射来的子弹打穿头部,当场毙命。敌人突入衡阳城北门。我方孤军无援,枪尽弹绝,方先觉军长等向重庆发出了最后一份电报:“敌人今晨已由北门冲进来,城内已无可用之弹,可增之兵,危急万分,生等只有一死为国,来生再见。”很显然,他作好了以死殉国的准备。在下属的劝阻下,两天之后,方先觉带着万余官兵投降。衡阳保卫战是中国抗战史上一次极其重要的战役。据日军战史记载,是役日军伤亡19000余人。据日本兵白川升回忆:他所在的68师团115大队共1350人,8月8日大队长桥本孝一清点人数时,剩下来的只有67人。衡阳守军和衡阳人民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悲壮、惨烈的抗战赞歌,赢得了中外人士的高度赞誉。毛泽东在延安为《解放日报》起草的社论中高度评价“坚守衡阳的守军是英勇的”。国民政府也因此授予古城衡阳“抗战纪念城”的称号,并建塔纪念。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