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长衡会战 > 内容正文

亲历衡阳战役
来源:黄埔军校同学会 《黄埔》 作者:王亚军   2018-02-03 15:25:41

  民国卅三(1944)年6月,我在桂林东南训练团炮兵练习营第一连(美炮连)任连长。当时日军围困衡阳已一个月了,我守军和城中百姓处于弹尽粮绝的危难中,衡阳吃紧,桂林震撼,我连奉命前往衡阳参战。

  桂林北站,炮一旅旅长彭孟缉,美军林赛准将、克恩上校以及地方人士前来送行,我全连官兵群情激奋,誓死杀敌。军务紧急,我连日夜兼程,在冷水滩以西的双桥村加入战斗序列,由二十四集团军的一位参谋引导,急行军赶往一○○军军部。沿途由于遇到小股越过衡阳的日军尚需驱赶,我炮兵为支援步兵的战斗,影响了前进的速度。途中在一个死去的日军军官挎包中得到一张五千分之一的军用地图,经核对十分精确,我如获至宝。由于后来的急行军争取了时间,我们如期到达四塘一○○军军部报到。

  军长李天霞和晏参谋长一见我来,都说:“来得快,来得好!”随即给我一张手写命令:“大本营命令,江日(总攻之日)拂晓利用炮兵和空军轰击成果,全体冲入城郊,完成衡阳战果。”我问:“江日是哪一天?”参谋说:“就在明天。你今天不到就贻误战机了。”并口头命令说:“今天下午炮兵连长带一名军士越过日军封锁线,会同十九师参谋一人,侦察了解情况,并确定阵地观测所及目标位置,夜间进入阵地,并完成射击准备。火炮用人力运输,骡马留在后方。明日拂晓步兵冲锋闻炮声而动,空军也依炮弹弹着点作袭击扫射。”我详细记录着命令,看到指挥官对炮兵如此器重,心想:炮兵的任务够重的。火炮在黄昏时被抬进阵地,用磁针赋与射向、原点、目标等反复核对,阵地、掩体、观测所都在轻微的响声中构筑完毕。另外又设置了两个备用的阵地、两个观测所。

  十几天不眠不休,今夜准备完毕,心情暂时平静下来。月朦胧,四处静悄悄的,观测所前黑影晃动,是我攻坚部队正向前移,接近敌阵地。在这横宽约五百公尺、纵深约六百公尺的地段,双方都集结重兵,攻防之战已剑拔弩张。

  拂晓前,副师长、团长、副团长来到观测所,检查准备情况。攻击时间一到,一声令下,四发炮弹击中敌主阵地111高地,其它两阵地也被相继命中。火光闪烁,黄烟滚滚,我步兵也发起冲锋,由于弹着密集,部分敌掩体工事被炸翻。天明空军赶到,顺着炮兵的弹着点清晰看见被炸翻的掩体和日军的尸体,低飞俯冲的我空军很快捕捉到日军各个目标,进行攻击。日军的零式飞机和炮兵都躲了起来,敌人除一部分据险死守外,大部分暴露在阵地表面,在我空军和炮兵轰击下,敌尸遍野。参战空军有我空军第五大队、美国十四航空队,还有中美混合大队,空军作战勇敢,擦着山头,顺着炮兵的弹着点俯冲。

  衡阳外围是山地狭谷,日军占据有利地形,据险死守。他们在山坡深沟两侧筑暗堡,对我步兵夹击,使我站不住脚。我炮弹落入深谷,只听到炸响,看不见爆烟;空军投弹扫射,但由于狭谷死角,俯冲困难,故投弹难以命中。日军则在夜间补修工事,并对我进行窜扰,日零式飞机常趁我空军未来时飞来,他们熟悉地形,低空慢飞,投弹扫射,使我军受到伤亡。敌炮兵在我空军交替换防的间隙,对我进行射击,也给我军造成伤亡,消耗了我军力量。

  由于一塘、二塘的争夺激烈,反复冲杀,在这个地区胶着鏖战了48天,战地硝烟弥漫,枪声、爆炸声夜以继日,当战斗转沉寂时,美炮连被调到衡阳西部青泥湾一带,配属七十四军五十二师,此处双方对峙,我连抓紧整理在十九师的消耗情况。

  在衡阳二塘、三塘50多天的血战中,我连官兵共计阵亡军官两名,伤亡士兵120名,发炮8600余发,炮管、来福线被磨蚀多处,我的右腿也受了伤。在此期间,第十九师参谋送来在三塘战斗的伤亡人员和武器损失证明,并给我一封褒奖公函,上面写到“……作战勇敢,射击精确,歼敌甚多,应予从优叙奖……”我还被指令参加在竹篙塘举行的第二十四集团军会议。会上,王耀武司令官表扬了我连,并奖给我三千元奖金。

  民国卅四年(1945)年初春,我被调回原炮一旅二十二团,改任团部观测员,开始了新的工作。

  撰写此文,用以纪念抗日战争中,特别是衡阳战役和我一起作战的美炮连牺牲的战友们。

  (摘自台湾出版的《抗战文选》)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