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长衡会战 > 内容正文

长衡战役的经过
来源:向延瑞   2018-05-11 11:43:10

  一九四四年五月二十七日拂晓,日寇开始向长沙进犯。这次进攻所采取的战术是:编组若干纵队穿插到我军后方,企图分割保卫消灭我军有生力量。当其突破新墙河新二十师防线后,即将主力分成数路纵队向新墙河、泊罗江以南迅猛前进。当时以一部沿粤汉路南下直扑长沙;一路由杨林街、大屋冲、新开岑直插谭家坊,截断二十军退路;又分另一路由杨林街、大屋冲、红花尖袭击一三三师师部。当时一三三师丰满掩护前线部队向山区转移。以三九七团占领斗南尖,三九九团占领水口桥以北山地,师指挥所设于红花尖。约十时左右,日寇在飞机掩护下向一三三师猛攻。一部潜入红花尖下,企图暗袭师部。幸经搜索连长杨曦臣发现,予以痛击,排长蒋秀延、杨日轩负伤。

  这时,军团退路被截断,改由步仙桥退长寿街,师即开始转移,以三九九团作掩护队。该团先以一个营沿军退却路线分别占领要点向敌阻击,逐步后撤。尽管敌机轮番低空扫射投弹,我军仍利用敌机间隙,向军指示目标前进,在长岑以西地区宿营,次晨向梅仙前进。适值日寇千余人在长岑附近袭击军辎重营和战防连。陈德邵急令该团任和清营与三九八团屈占云营合力围歼。激战至午后四时,敌伤亡惨重,向梅仙方向逃窜。在战斗中擒获敌特六名,据供称:日寇主力正在泊罗江沿岸渡河,另一部在南江桥、梅仙间抢修公路。

  陈德邵根据敌情于向文彬团长、军干训班教育长陈亲民(一三三师副师长)等取得联系后,于第三日研究决定突围计划。由陈亲民率干训班及辎重团一个营与守库部队为左纵队。由南江桥、梅仙间越过公路向长寿街前进。约定于第四日傍晚开始行动。突围时,师长周翰熙率师直属随突先头部队三九九团前进。该团以庞贵龙营走先头,其余两营占领梅仙以北高地,掩护突围部队通过。庞营刚到南江桥至梅仙间公路上,即与敌车队遭遇发生战斗,当烧毁敌汽车三辆,缴获大批战利品。全师安全通过南江桥公路后,经东门市、长寿街到青梅湾集中。这次师自梅仙、谭家坊被敌保卫至突围到青梅湾,经历十余日时间。

  日寇沿粤汉路南下进犯长沙之战,吸取了上次由东面进攻遭到岳麓山炮兵轰击的教训,仅以少数兵力徉攻长沙城。主力由长沙下游曾口渡过湘江,迂回到岳麓山后面向岳麓山猛攻。这时,守长沙的第四军军长张德能仅以陈侃第九十师驻守岳麓山,(但也未向山后布防)。而以五九师与欧阳百川后调师(因战事发生未走,有团余兵力)驻守长沙城;陈侃在岳麓山忽然遭到日寇从山后袭击,猝不及防,手忙脚乱。而炮兵阵地又在岳麓山前面,不能支援。因此,岳麓山很快被敌占领,三十门大炮全未发生作用,一齐丢掉,而陈侃也向衡山方向逃跑了。岳麓山一失,长沙全在包围之中。驻守城内部队指挥无人(因军长张德能与长官部参谋长赵子立俱在岳麓山指挥所),只得夺路逃跑,遭到日寇追击,损失惨重。日寇遂于六月十九日占领长沙。四军军长张德能到重庆后,被蒋处以枪决。至此,经过几次会战的长沙名城,终于陷落在日寇手中了。

  杨森在战事发生后,因敌进逼平江,即率总部及特务营移驻大桥、杨坊,不几天越连云山祖师岩到浏阳东北的古港。当时驻浏阳的四十四军王泽濬受杨森指挥。据王反映敌主力一部已绕道至浏阳前面,不能再前进。总部于是经张家坊到江西境内的铜鼓,经万载、宜春、越武功山至莲花暂住。这时不惟四十四军王泽濬早脱离指挥,即到达醴陵的二十军,薛岳狃于夏炯被撤职的仇恨,也拨归副总司令欧震(薛岳这时已电保欧震升任第二十七集团军副总司令)指挥,把杨森完全孤立起来了。当总部在宜春东坑时,有一友军经常与总部联系。到达莲花后,突然电话半天不通。派副官带军鸽两只前去搜索,下午四时军鸽飞回,得知有大部敌人向连花急进,总部立即撒离连花。刚一出城,物务营即与敌接触,总部至此又移驻宁冈。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