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长衡会战 > 内容正文

衡阳陷落的经过
来源:向延瑞   2018-05-11 11:52:22

  当日寇占领长沙后,其主力即沿湘江南下进犯衡阳。六月二十二日即进逼衡阳外围的泉溪市。十军军长方先觉在敌犯长沙时,即奉命在衡阳作坊部署,日寇一抵衡阳郊区。首先占领湘桂路衡阳车站,截断十军退路,随即对衡阳发起进攻。十军凭借攻势坚持抵抗,双方伤亡均重;薛岳初派饶少伟师(饶四川人,原长官部参谋处长,部队成立不久。)除一部守机场外,其余驻湘江东岸受方先觉指挥,形成互相犄角以资声援。日寇因久攻不下,伤亡累累,曾一度向北撤退,从事休整。当时在衡阳外围受薛岳指挥的尚有七十二、七十八、四十四、九十九、三十七及暂一军与第四军等部队。尚能攻敌疲惫撤退之际,立即组织绝对优势兵力,对敌猛打穷追,使其有生力量遭受惨重损失,无有再犯能力。则敌打通湘桂路占领桂林柳州直至镇南关(睦邻关)与印度支那取得联系的企图,必将遭到彻底粉碎而成为不可能。中日战局,未尝不可急转直下,无如薛岳只知利用这些部队消极地来保卫他的长官部所在地“桂东”。而蒋介石对于衡阳一战及日军撤退休整情况,并不关切或作新的部署。只是让十军那只残余部队,坐困穷城,由日寇来决定它的命运。

  不多几天,日寇又卷土重来,向衡阳猛烈围攻。十军鏖战多日,兵力锐减,只得紧缩阵地,疲兵再战。薛岳在此危急关头,却要将湘江东面的饶少伟师调走,使衡阳更加孤立。但方先觉扭着饶少伟不放。而饶少伟亦深明大义,毅然与方先觉共处危城之中。方先觉在孤军无援、计穷力竭之际,愤慨地向大家说:“不是我们不要国家,而是国家不要我们!”遂于八月七日由各部分散地向日军投降(上述情况根据饶少伟所谈)。

  因之,位于粤汉湘桂两铁路交叉点上的战略要地衡阳,终于陷落敌手了。衡阳陷落后,贯穿西南的湘黔公路与湘桂铁路的大门俱已敞开。蒋介石这才手忙脚乱,急调王耀武军驻湘黔公路的宝庆一带,做贵州东北的屏障;命第二十七集团军副总司令李玉堂设立副总司令部指挥两个军在湘桂铁路沿线迟滞日寇前进。在狂澜既倒之际,才思抓沙抵水从事挽救,已于大局无补了。

  二十军由醴陵转战茶陵、安仁,已挫败了日寇对衡阳的外翼包围。然而衡阳仍不免于陷落!今天公正第对待历史,方先觉未能实践“来生再见”(衡阳陷落前夕,方先觉曾电蒋介石“来生再见”表示以死殉国)的诺言,固属遗憾。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