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湘西会战 > 内容正文

湘西会战中的第五大队
来源:《抗日圣地重千秋——抗日时期的怀化综述》文/梁道明   2014-05-30 17:02:15

  敌军企图攻占芷江空军基地,使贯通南北的交通线解除威胁。我空军协助陆军奋战了43天,出动2200余架次,使用远东战场上最猛烈的火力,将敌击退。

  战斗开始了

  在4月9日晚上,第五大队大队长张唐天、副大队长郑松亭、作战参谋主任倪世同在接到日军移动情报,判断日军企图攻掠我湘西基地后,即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全力支持陆军作战。初步计划为侦察敌军动态,搜索敌军主力,攻击衡阳、宝庆一带敌军主力,攻击衡阳、宝庆一带军事设施。

  4月10日,日军蠢动了。湘西天空布满了野马和鲨鱼式战机,将衡阳、宝庆、湘潭三角地带内所有大小桥梁彻底破坏。14日,敌军主力向资水东岸推进,同时有敌军千余人由新宁向北推进。日军的进攻路线是:(一)沿宝庆至芷江公路推进。(二)由新化南面麻溪渡河向西渗人。(三)由新宁向西北窜扰。歼灭了一个加强联队。正面敌军渡过资水后,蹈隙进扰,无法判断他们重点所在。防线牵长了,陆军兵力不够分配,日军遂于19日经内马田窜进放洞。据情报,这一路的先头部队是一个加强联队,并附有一大队以上的骑炮。至此,我们才明了日军仍采中央突破战术,企图直趋安江,窥伺我空军基地。

  20日晨,天刚黎明,我空军第五大队集中所有兵力,以放洞为攻击重点,整日轮番轰炸扫射。红岩大庙、大黄沙、一四五〇高地等据点,均予以彻底攻击。日军在立足未定之前,受到这严重的打击,锐气挫折了。我五十一师官兵在周师长指挥下,奋勇堵截。王耀武将军亦于是日亲赴前线督师。至28日,日军兵力已死伤三分之二以上,无力继续进犯,仅困守少数据点,战事稳定了。

  由左翼进犯

  放洞的进攻失败后,日军改由左翼作主力攻击,由武冈、城步分数路进犯,于29日越武阳到达瓦屋塘南唐家坊附近,企图突破我五十八师防线,直下安江。第五大队即转移兵力于瓦屋塘方面,经我空军连日彻底扫射及液体燃烧弹攻击,日军无法立足,向武冈花园市方面溃退。陆军五十八师衔尾穷追,于5月6日将日军击退至李溪桥维家铺一带。这一仗计击毙日军2000余名,马700余匹。残敌溃不成军,于7日向武冈及高沙方面溃退。

  最激烈的攻击

  中路日军在放洞铩羽后,仍不肯罢手,集中两联队以上兵力,蹈隙向山门、洞口渗人。5月1日日军已进至江口以东上查坪、下查坪、肝溪一带,向我军发动最猛烈攻击。这附近都是连绵不绝的山地,两军就在这狭窄的山谷作生死的决斗,每一山头,每一村落都经几度争夺。两军阵地成不规则的犬牙交错状态。第五大队集中兵力在这里作一星期的连续轰炸。因目标不显著,乃与美军通讯兵团商洽,在前线遍设超短波无线电台与空中联络。这陆空联络收效很大。我空军在项世端、韦现科两中队长的率领下,自晨至暮,整天在这山地搜索敌踪,日军虽伪装得很高明,也逃不了陆空的侦察。RDX高度爆炸弹、伞弹、液体燃烧弹、机关枪弹象雨点一般向树林、村庄和掩蔽得很好的阵地落下。

  5月8日,记者乘项队长驾驶的双座鲨鱼机到这附近观战。苍翠的山头已被液体燃烧弹烧成焦黄一片,日军在这强有力的攻击下伤亡过半,残敌无处藏身,只得溃退。就在这一天,方面军下令反攻,两翼向敌侧背迂回,至10日,收复山门、龙潭铺、石下江、黄桥铺等据点,两日间推进40余公里。这一役,陆军发现敌军未及掩埋的尸首达3000余具,估计敌伤亡当在6000人以上。这一路敌军被击溃后,日军的企图完全幻灭。右翼方面敌曾进至洋溪。这一路敌军的目的为截断我左翼与中央的联系。空军二十七巾队、二十九中队担任这一线的作战任务。在中队长廖广甲,副中队长方纬、姚兆元的指挥下,这方面敌军几乎全被歼灭,躲藏在树林里的兵员、马匹在有计划的焚烧轰炸下,逃命者甚微。清理战场后,发现敌遗尸2000余具,马尸800余匹,估计敌伤亡当在3000人以上。

  敌后孤军

  当日军渡资水西犯时,进军颇急,以为我军措手不及,必溃不成军,在我援军尚未到达时夺取芷江。我们那些较坚强的据点,他们也不待攻陷便绕道前进。所以日军到达江口瓦屋塘一线时,岩口铺、芙蓉山、山门尚在我军固守中。这些据点虽已陷于四面重重围困的绝境,守军尚能发挥大无畏精神,站立不动,给敌军的补给线以严重的威胁。岩口铺由袁副营长楚俊率部200余人握守。山门由高副团长子日及葛营长道遂率部500余人握守。芙蓉山阵地由伍副团长亚杰及孙营长廷简率部400余人握守。这些孤军虽已与后方隔绝,给养不继,因我空军每日必到助战,故绝不气馁,表现了顽强不屈的精神和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这英勇的行动,给我空军将士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每当出击归来,必以兴奋和感动的语调描绘这些孤军。于是纷纷发动组织慰劳这些坚毅的战士。陆军方面听到了空军发动组织慰劳这些孤军的消息时,王耀武将军和施中诚将军即着王参谋重之备办了香烟及各种食品,交空军带往投下。空军大队长张唐天代表全大队备函向孤军致敬,他说:“……足下暨各忠勇将士,孤军奋战,忠勇精神,堪垂不朽。本大队同仁,每当飞临诸君上空,目睹君等之英勇行动,莫不感奋交集,钦佩无已。现值柏林陷落,欧洲战事即将胜利结束,日寇末日已到,胜券可期之际,本大队誓以全力协助诸君作战,深盼足下暨各忠勇将士,坚守阵地,以待援军来临,后会有期,诸希为国珍重……”

  慰劳品及信件由姚机务长积尧亲率机械同志,分装于油箱内。大家都认为这是光荣的任务,所以由谁投掷竟成了一个大问题,只得抽签以决定谁膺选这光荣的任务。结果二十七中队许参谋陶壎,周分队长天民获选。到战事好转时,这些孤军痛击溃退的敌军,给予日军很大的杀伤,这些忠诚战士的事迹,当长留于中华民族的记忆中。

  一笔总帐

  从4月10日日军开始进攻至5月23日日军撤至岩口铺以东止,共计经过了43天。在这43天中,我空军第五大队出动了2200余架次(在战事最紧张的几天,曾一天出动250多架次),创造了中国大陆战场上的新纪录。消耗了100多万镑炸弹,80多万发机关枪弹,这也是远东战场上少见的猛烈火力。这么重大的打击,日军是受不了的。据陆军方面统计,日军未经掩埋的尸体达15000多具,马匹尸体达4000多具。大批敌军被液体燃烧弹击中,尸体多已焦枯,无法辨认,这尚未计算在内。陆军前线高级指挥部估计,日军兵员的损失当在25000人以上。其中经确实证明有联队长2名,大中队长10余名,从尸体的伤疤上观察,大部分是被空军击毙的。这种辉煌的战绩是值得我们钦佩景仰的。

  传令嘉奖

  空军将士以血汗取得了湘西会战的辉煌战果,最高统帅部、航空委员会都明令嘉奖以表扬他们的英勇,并将重要战绩呈报,以凭授勋颁奖。同时湘西沅陵、辰溪、芷江各地民众也纷纷到基地慰劳。战士们都以极端谦虚的词句向慰劳者致谢。

  (原载《中国的空军》第87期1945年9月15日出版)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