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湘西会战 > 内容正文

击溃了犯湘西的敌军
来源:《中国的空军》总第85期   2014-03-24 14:24:20

  暮春的太阳烧灼着肌肤,一片黄色的尘土笼罩着机场,基地上的人们却像一群蚂蚁,整天在骄阳下不息地工作着。湘西敌人的最后一次攻势,就被这一群勤劳不懈的工作者发挥出来的力量压阻了,使陆军得以充分地发挥战斗力量,相继收复了武阳、洞口、瓦屋塘等地,敌人一退就是二、三十公里。

  第五大队的工作人员整天忙个不停,大队部的参谋朱欢整天都是左手握着电话筒,右手执着笔,把各方面的情报记录下来:“……江口方面敌军已将溃退……洋溪方面已证实昨天炸死敌1500多……今天天气好,多出动几批飞机啊……下午炸放洞时请多带燃烧弹……请今晚出动侦察衡宝公路,看看敌人有什么活动……敌人在花园市集中了三、四千人,请派机轰炸……”这一大串的情报和要求,瞬即到达了机场,2小时后,树林内又躺满了敌军人马的尸体。中午及傍晚,参谋郁功诚又忙着握着电话筒报古战果:“P—51炸洋溪,目标树林内敌人炮兵阵地,毁炮数门,炸死敌人700余,马200多匹。……轰炸扫射放洞,敌人死伤未详……炸宝庆西面,毁桥梁一座。……袭击南昌机场,炸毁敌机一架及机场设备……”每天出动飞机超过100架,报告战果也要1小时。敌人所尝的滋味我们可想而知了。

  他们爱上了这一片树林

  8日,吃过中饭,我和参谋主任倪世同,参谋郁功诚乘吉普车到达机场。整个机场像一个有机体般的活动着。这一面机械人员忙着加油;那一面在检查机件;绿色的翅膀上蹲了一个人在检查机关枪;翅膀下又有人在挂上几百磅一个的杀伤弹。飞机在起飞,在下降,发动机吼叫得耳朵也差不多聋了。一阵黄尘起处架银灰色大鸟又腾在天空,带着几百公斤的炸弹往前线飞。

  记者走进了休息室,17中队队长项世端马上嚷着:“双座P—40已准备好了,现在就去吧!”分队长林深光给我找到了一顶飞行帽子和眼镜,我就携着笨重的降落伞,随着项队长走到机场,蹒跚地爬上画着鲨鱼嘴巴的P—40式机的后座。林分队长帮我把降落伞背上,把皮带缚紧,项队长立即向指挥塔的无线电台请求允许起飞。跑道还没有走完一半,这庞大的飞鸟已经离开地面向上爬升。掠过了几重荒芜的高山,一会儿便到了一个长而狭窄的山谷。项队长回头向地面一指,随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是我陆军对空联络的符号。对面的小山头就是敌人阵地,附近的山头都已被燃烧弹烧得焦黑。我陆军阵地也是烧焦了的山头,是这两天才把敌歼灭了占领回来的。在敌人上空徘徊着,一个人也看不到,都已躲在树林和伪装的工事里。依照无线电指示,项队长把机头一低,俯冲下去,向一片树林发射了几百发子弹。射击后,我们离地面仅三、四百尺。爬升了起来,回头一看,3架银灰色的P—51机一架跟着一架俯冲下去。冲下去,爬上来,山谷又窄又深,差不多吻着山头,可是它们像点水蜻蜓,穿帘燕子的轻捷,山头不会妨碍它们。这3架野马机相继反复扫射着,并向树林深处投下了杀伤弹,立即一片烟雾迷漫着山头。

  “炸得好呀!”地面联络电台在喝采,他们大约在望远镜里看到敌人的狼狈情形了。

  “到洞口去吧!”项队长对这3架野马叫喊。

  “你先走吧!”他们大约爱上了这一片树林,舍不得离开,还是继续俯冲下去。

  一股黑烟往上冒

  洞口的地势较开朗,随着我陆军的符号看过去,是一片分成许多小块的水田,水田旁边的山下,一座约摸有七、八十间屋子的村庄,这村庄是敌人藏身的地方,老百姓都跑光了,房子也差不多炸平,只剩下一堆堆的碎瓦颓垣。山坡的树林上空有两架P—51式战机在盘旋着,像鹰隼狩猎他们的食物,看准了便向下扑,树林里即刻冒起一股黑烟。项队长忍不住了,俯冲至三、四百尺低空向一间破庙射击。爬升上来后,我们又掉转机头,到放洞去。放洞附近都是二、三百尺高的小山,小山上大都长着小树林。

  这里的山头也没有例外的东一块西一块的烧得焦黑。4架友机在细心搜索。我军阵地上的士兵都从壕沟里站起来,准备向空军轰炸完了的敌阵地前进。

  在这里,我军和敌军的阵地,犬牙交错地分不清,假若不是我军阵地都有符号,并且有电台联络,在空中实在没有方法分别出来。据说,敌人曾在这里发动很剧烈的攻势,经我空军不断的轰炸扫射,消耗了近百吨重的弹药,才把敌人的凶焰压下来,这两天战事颇为沉寂,我陆军已准备着大规模的反攻了。

  扫荡南昌机场

  除了在前线和陆军协同作战外,第五大队这几天还做些较远距离的出击。8日,29中队分队长王秉琳,队员陈海泉曾和盟军2人并肩到南昌敌机场狩猎,敌机场上只有一架双发动机的飞机,虽然髙射炮火很利害,他们还是俯冲下去扫射,把这架双发动机的飞机毁了;还把机场的其他设备扫射个痛快才回来。

  据情报,敌人在湘潭河岸囤积了很多军需品,河屮也有许多运输船只。26中队参谋梁琦,分队长冷培树,周威霖,和美国人迭更生,周活5个人就负担了出击的任务。湘潭是敌人的水陆运输屮心,这里的髙射炮火力当然很强。可是,这是较富刺激性的任务啊!孩子们接到命令时眼睛也发亮了。这一次袭击的结果是20多条用青草树叶遮盖着的大船不是炸翻了,就是起火燃烧,岸上的仓库也被重达500磅的RDX弹炸得火光冲天,黑烟与浮云混成一片。

  今日,他们又袭击长沙北面的靖港(这是敌人水陆运输的要冲),目标是仓库和船只,我机到达时,敌人没有准备,结果击毁运输船30多艘,大量物资被毁灭。

  这两天来较大的战果还有几宗:26屮队和27中队在放洞附近袭击残敌,敌人刚在这里收容溃散的兵员,炸弹丟下去后,我步兵听到敌人哀号的声音,据报炸毙敌军800余人,300多匹马。今天27中队又在江口东面炸毁敌人指挥部,他们刚回到基地,前方就有电话来,证实了歼灭约300余敌人,有几所房屋烧得火势冲天,大约敌人在这里储藏了很多军用品吧。

  超低空袭击

  敌人虽没有飞机掩护着,可是高射炮和高射机枪却很多。小伙子们经常俯冲到二、三百尺的低空才发射,有时甚至作超低空飞行,离地面仅数十尺。所以出击回来常常在机身上发现了大洞。前天副大队长郑松亭的飞机翅膀和尾巴都被敌人射中了。昨天王秉琳的飞机上中了4枪,杨少华机上的风挡也给射穿了,只差两、三寸就射到头上,我真为他们捏一把汗,可是他们满不在乎的还是笑嘻嘻,有几个还伸伸舌头扮一个鬼脸。

  对第五大队挑战

  敌人对第五大队恨透了。自从去年4月以来,除非遇着天气不适宜飞行,第五大队没有一天不给予敌人以打击的,消灭了敌人在衡阳和岳阳白螺矶的航空队,把湘桂给养线切断了;湘西战事发生后,更发挥了威力,协同陆军在湘西山地的边沿把敌人消灭。于是敌人就在广播电台发牢骚,说是准备从别的战场把航空队调过来,与第五大队决一死战。第五大队的战士听到了这消息,眼睛发亮,高兴极了。半年来很少遇着敌机,敌人果真要来决战,他们是万分欢迎的。但只恐敌人有心无力,只不过在广播电台吹吹牛,聊以自慰,那就使第五大队的小伙子们空欢喜一场了。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