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重庆大轰炸 > 内容正文

重庆大隧道窒息惨案亲历记
来源:重庆晨报上游新闻(重庆)   2018-08-01 09:34:16

  (原标题:重庆珍档 | 重庆大隧道窒息惨案亲历记)

52d135bea404ad7c1dbd47dce5785918.jpg

  据重庆党史,抗战期间,重庆人口猛增,而能容纳市民躲避日机空袭的防空洞甚少。当时的国民政府就在人烟密集的市中区,修建了一条长约两公里的地下大隧道,供市民防空,大隧道在十八梯、石灰市、衣服街三处各凿了一较大洞口,互相连接。隧道深约10米,洞内两侧放有简单的木长凳,可供市民休息,墙上每隔一段挂有油灯照明,整个工程修建粗糙、设备简陋,通风条件差。这个大隧道在当时是重庆最大的防空工程,可容纳万余人。

  1941年6月5日傍晚,一个微雨初晴的黑夜,市区内白天疏散的市民纷纷返家,都以为可以平安度过一夜了。哪知事出意外,忽然四周空袭警报拉响,日机又来了,市民们闻警仓促入洞。我当时16岁,在磁器街一家杂货店帮工,又兼义务空袭服务队队员。紧急警报后,我随市民们从衣服街洞口进入洞内。后来得知,这次临空敌机只有五架,在空中盘旋扫射,投了少量炸弹在市中区和南岸地区,约一小时后返航。接着又来几架敌机,轮番扫射轰炸,这样连续3次,到晚上11时都未解除警报。

  由于连续轰炸时间长,较场口中兴路口警报信号台的红灯笼又坏了,有人就用煤气灯套上红布代替空袭信号。这一来就使在大隧道口避难的市民顿生误会,以为是敌机要投瓦斯毒气弹了,顿时众人围着洞口蜂拥而入,秩序大乱。据说大隧道的凳子可坐3000人最多5000人,但这天晚上不知进了多少人。因人多拥挤,时间又长,空气不足,使避难市民受到窒息威胁,洞口的人想往里面挤,而里面的人又想往洞口挤去呼吸点新鲜空气,因人太多,引起洞内大乱。里面的人憋得慌大呼:“遭不住了!”拼命往外挤,外面的人想躲命又拼命往里挤,这样乱成一团,洞内一片惨叫,几次骚动后,人们你抓我扯,就开始有人晕倒在地,后面的人又被人流推拥在倒地者身上,人越压越多越高,把洞口堵塞了。洞内中段尚未窒息的人流,又掉头朝石灰市、衣服街方向挤去,衣服街、石灰市的又向十八梯方向挤去,双方互不相让,把转变道和出口道一齐堵满了。我在洞内被挤到支洞转角处就压得不能动弹,当时我急中生智,就把双手搭在旁人肩上用力往上爬,终于站在防空洞石凳上。我的身体上半部浮在拥挤的人头上,可腰上肚皮上被挣扎乱挤的人咬了10多个牙齿印。我的下肢被卡在死人堆中,后搬开死尸,发现左下肢被一死人紧紧抓住不放手,由于时间长,造成了我左脚残废。

  第二天(6月6日),我父母到几个洞口去翻看抬出的死尸,都没看见我,认为我已死在洞里了,正准备买棺材收尸。有一认识我的防护团员进来抬死人,发现我还活着,忙通知我父母,等着抬人。

  从这次大隧道惨案伤亡的人来看,多半是青壮年男女,老弱的人体力弱,没有拥挤,安坐在洞内深处移动不得,反而有些得以幸免。我父亲就是没有去挤,最后从石灰市洞口出来未遭劫难。

  第二天下午大概三点左右,我被抬了出来,看见死难者的惨状,令人不寒而栗,余悸犹深。有的全家遇难,遗下孤儿无人抚养,有的婴儿死在母亲怀中,有的夫妻一方死亡另一方顿成疯癫,有的孕妇被踏死,赤身露体长发蓬松,其景惨不忍睹。在洞内抢救的防护团人员,抬担架的士兵趁火打劫,从尸体上剥夺金戒指、首饰、衣物等。我曾在洞内看见,也曾当场抓了几人关监牢。洞内死人抬出后,先用各善堂常备的薄棺装尸,后又用粗篾席包扎,由于死尸太多,剩下的只好用20辆卡车运到朝天门河岸,用50只船运到黑石子地区掩埋,这项工作花了5天时间才告完成。

  惨案发生的第二天,国民党社会部谷正纲命令详细调查,了解到衣服街、木货街、草药街、和平路、百子巷、十八梯等街道市民,凡进大隧道避难者几乎全部死亡,幸存无几,有的商铺几天都无人开门,全家死亡,我当时工作的店有五人进去,只有我一人幸免。

  这次惨案究竟死亡多少,其说法不一,有的说上万人,有的说几千人。据官方在报上公布的伤亡人数,死亡992人,伤115人(据说死亡1000人以上,当地官员要被杀头),因此,报上公布的数字也不确切。

 
7bb7338352f755e8564dd3b48d385b92.jpg

  重庆十八梯洞口堆积如山的遇难者尸体

  大隧道惨案发生后,激起了市民的无比愤恨,社会舆论大,死者亲属组织起请愿团,向国民党政府请愿,新华日报、民主报等不断撰写文章抨击,满城百姓民怨沸腾。蒋介石为了缓和舆论,假惺惺地手令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吴铁城组织审查团,查清案件,追究责任。结果,刘被邀去防空司令,以贺国光继任,其卫戍总司令撤职留任,市长吴国桢,警察局长兼防空护团长唐毅记大过一次。防空洞工程大队长罗志英因走了关系,没被重办只撤职了事,追究责任的结果,是对有责任的头目,作一次虚假处分,欺骗人民。在社会舆论压力下,行政院委员会发出大人二十元,小孩十元的抚恤金,又请太虚法师主坛,由慈云寺方丈法云、罗汉寺方太觉通召集僧众108人在较场口做了21天罗天大醮,超度枉死冤魂。这就是国民党当局对惨案死难者的所谓负责。

  这桩77多年前的惨案,现在回忆起来,令人心悸,往事不堪回首。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日机对重庆大轰炸,是日寇欠下重庆人民的一笔血债。日军犯下的滔天罪行,铁证如山,不容否定。记下这段历史,从中总结血与火的教训,是我们当代重庆人义不容辞的责任。我是大轰炸的见证人、幸存者和受害者,将这段亲身经历讲述出来,是为了教育广大青少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使子孙后代居安思危,进一步激发起振兴中华的民族志气。

  受害人:高键文 

  1998年6月 

  原标题:重庆大隧道窒息惨案亲历记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