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口述回忆 > 国际友人口述和回忆 > 内容正文

地狱般的战俘生涯 一位荷兰抗日老兵的痛苦回忆
来源:中国台湾网   2022-01-18 11:40:12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侵占印度尼西亚(当时的荷兰殖民地),约有5万名荷兰人沦为日军的俘虏,其中约1.8万人被送去修建泰缅铁路,期间受尽日军的凌辱与虐待,3000多人被折磨致死。幸存的人受到极大的身心摧残,战后一直难以步入正常生活。岁月流逝,许多老兵已经故去,见证那段悲惨历史的人越来越少。为了找寻那些鲜为人知的历史故事,记者几经周折,采访到了当年的老兵费立克斯·巴克尔。

  巴克尔住在荷兰北部城市阿森郊区的一个村庄。走进他家的院子,只见鲜花盛开,满目青翠。巴克尔对记者说,只有经过苦难的人,才会格外珍惜生活……

  在他家那间摆满战争书籍的狭小书房里,巴克尔回忆起了悲惨的往事。

  巴克尔是在印尼出生的混血荷兰人,1941年11月他16岁时加入荷兰海军陆战队。珍珠港事件后,荷兰海军与英、美盟国海军一起,同日本海军在爪哇海进行了激烈的海战。由于实力悬殊,3个月内荷兰海军损失了全部舰艇。日本军队于是从印尼北部登陆后南下,荷兰海军转到陆上进行抵抗。“我那时是侦察兵,手里的武器很落后,我用的是一杆1895年德国造的步枪,一次只能上5发子弹。士兵们抵抗得非常顽强,许多荷兰士兵被俘后惨遭杀戮。”

  巴克尔告诉记者,他曾听一位幸存者讲述日军残害荷兰士兵的经过:一支由12人组成的荷兰陆战队小分队,在一座桥头担任阻击任务,弹尽粮绝后成了日军俘虏。被俘第二天,天没亮,他们就被拉出去,分别被绑在路旁的大树上。为了从荷兰士兵嘴里撬出情报,日军采取了极为残酷的手段。他们先是用刺刀一刀一刀地挑其中9个陆战队员身上的肉,听他们发出凄厉的叫声。折磨得差不多了,再用大刀砍下这9人的头。万幸的是,快轮到剩余3人时,日军接到立即开拔的命令。“这3人总算捡回了性命,但那个场面却成为他们永生的梦魇。”说到这里,巴克尔的眼睛噙满泪花。

  1942年3月8日,荷兰抵抗部队宣布向日军投降。12天后,巴克尔被送进位于东爪哇的一所战俘集中营,8个多月后,又经海路被押到泰国北碧府修泰缅铁路。途中,1500名荷兰战俘挤在甲板下3米的船舱里,每天两顿米汤,在海上漂了3天3夜。登陆后,他们又坐上闷罐车,走了5天5夜。白天酷热晚上奇冷,许多战俘死于途中。“尤其令人心悸的是,日军对待战俘残暴至极。挨拳脚、遭竹棍抽打是家常便饭。要是得了疟疾等病干不动活,就会受到惩罚。惩罚的方法很多,轻则让病号把石头举过头,只要手一软,日军的刺刀就上来了,直到病号昏厥倒地为止;重则将受罚者埋到坑里,仅露出脑袋。土坑往往还要由受罚者自己挖。惨无人道的“惩罚”使许多战俘丧命。每当看到这种场景,巴克尔就暗暗地说:“我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看到日军被打败。”

  日军随时准备销毁他们虐待战俘的证据。一般住着几千人的集中营四周都挖有很深的壕沟,4个角架着重机枪,旁边是一个个很大的铁罐,里面装着原油。“当时我们都不明白那是干什么用的,后来才知道,日军已经从东京接到了命令,一旦盟军靠近,就先用重机枪从4个角向集中营里扫射,再将战俘的尸体拖进壕沟,倾倒铁罐里的原油,点火焚烧,待烧‘干净’了再往沟里填土。这样一来,这里就会平静如初,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为了避免这种惨剧,盟军经过周密部署,与当地游击队一起,采取突袭的方式才将战俘们解救出来。修完铁路,巴克尔又上山砍木头为火车提供动力,后又干过修桥、运输等各种苦力,直到1945年8月日本投降。

  战后,从1945年至1991年前后,幸存的荷兰老兵一直要求日本为当初犯下的暴行道歉,并给予经济赔偿。1994年,东京最高法院作了判决,承认日本军队当时做了十分残暴的事情,但对经济赔偿的要求不予理会。巴克尔本人从荷兰海军退役以后,经常呆在他的书房里阅读战争的书籍。他说:“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日军当时会如此残暴,如此灭绝人性?”他苦苦找了几十年,也困惑迷茫了几十年,直到几年前,才找到了部分答案。他说,那些士兵作为军人需要服从命令,真正应该谴责的是当时的日本军政府。自从找到了“部分答案”,巴克尔算是得到了一种“心理解脱”,生活逐渐恢复正常。但他的不少战友却无法求得心理解脱,一辈子生活在痛苦中。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