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热河抗战 > 内容正文

热河事变
来源:搜狐    2022-02-26 09:35:36

  在大多数人的思维和记忆里“热河”仅存在于反映民国时期的影视作品之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热河”现在已不存在了,从地理和逻辑上人们对它的概念十分模糊。其实,热河是民国时期诸多行政省份中的一个,省会是承德市(现属河北省),主要的城市还有赤峰市(现属内蒙古),热河的地域范围涵盖了现在的河北、辽宁和内蒙古的交界与局部等地,直至新中国成立后才撤销并划分至以上三省(自治区)中去。

  自满清入主中原执政治国以来,人们就习惯把长城起点的山海关以北称为“关外”,而以南就是“关内”。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清帝逊位,但满族皇室一干人等依旧生活在“关内”的紫禁城之中,这种状态一直维持到了1924年10月,这一年“北京政变”爆发,策划者西北军将领冯玉祥将爱新觉罗·溥仪及其皇室赶出了皇宫。时至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日本关东军侵占中国东北三省,扶持溥仪为傀儡建立“伪满洲国”,第三次“登基”的溥仪置国家统一于不顾,甘愿委屈的作一只扯线木偶也要在满清列祖列宗的隆兴之地再一次恢复帝制(之前两次分别是1908清光绪帝驾崩溥仪登基和1917年“辫帅”张勋炮制的十二天复辟)。1933年,“关外”日本关东军和他们扶持的傀儡“伪满洲国”准备对觊觎已久的“热河”下手,欲壑难填的日本正一步步蚕食着历经了战乱而百废待兴的中国。

  1933年2月17日,已完成侵略准备且按耐不住的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下达了“第473号攻击令”,攻击热河省一役就要打响了。日本深知此役是关东军在“九·一八”之后最大规模的一次军事行动因此尤为重视,这次派出了两个师团、三个旅团和其他配属部队,这之中还有一些汉奸走狗也参与了日本人进攻热河的战役之中,原“东北王”张作霖的部下张海鹏、另一原奉军将领程国瑞、土匪刘黑七和为日本效力的日本女间谍满清遗族金碧辉(日本名为川岛芳子),这些人都在为日本蓄谋发动此役作着准备。站前,敌人派专人探查中国军队的兵力部署,并组成了成千上万的伪军部队协助关东军作战。而中国方面,北平军分会委员长张学良集结了两个集团军和东北境内的义勇军共计十万余人迎战。

  2月18日,张学良、张作相、汤玉麟、万福麟和宋哲元等二十七位高级将领联名发出《热河抗战通电》经《大公报》刊出,文中称“时至今日,我实忍无可忍,惟有武力自卫,舍身奋斗,以为救亡图存之计。”以表抵抗决心。

  2月21日,热河战役的前站南岭战斗打响,同时日本进攻热河北部的开鲁地区,两天后由于驻防的省主席汤玉麟的手下消极抵抗,日本轻松占领开鲁。之后,省主席汤玉麟仓惶逃跑。23日,一路关东军从辽宁锦州出发,其他各路配合的伪军也开始向热河扑来。在局部的战斗中,中国军队获得了赤峰战斗的胜利,但终难逃颓势。3月3日,之前逃跑的汤玉麟返回省会承德,可第二天日军的装甲车部队逼近承德后,汤玉麟再次弃城逃跑,4日下午一点,热河首府承德陷落。

  这次热河战役在历史上被称为“热河事变”或“热河抗战”,在“热河事变”中耻辱的是日寇冲进承德的先头部队仅有一百二十八名骑兵他们几乎没有遭遇抵抗和阻拦,日本关东军仅用时十二天就实现其既定作战计划,六十万平方公里的热河就此沦陷。在开战近两周时间里,热河快速被日本人占领,本是张作霖奉系起家原班人马的省主席汤玉麟在战前就曾秘密与日本人媾和,就是为了自己固有地盘拒绝张学良的部队进入热河。这位可耻的汤玉麟原本被称作是“虎将”,但他在主政热河后便放纵鸦片横行、部队军纪松散,这样的士兵战斗力当然不足。热河民众同样对汤玉麟十分反感,当时甚至仇恨汤玉麟超过日本军队,乃至出现了当日本军队进入承德如入无人之境,人民得知了逃跑的汤玉麟不明下落的消息后沿途欢迎日军的怪象。

  4月15日,得到了想要的热河省之后,日本天皇裕仁向军部发出一道勅(chì)语以示鼓励:“与热河省方面作战之关东军将兵冒风雪逾艰险长期迅进以寡破众,得以宣扬皇军之威望于中外,惟世界形势不容顷刻苟且,汝等将兵益养其锐力,朕深有厚望焉。”

  在热河失陷后,早就与“伪满”和日寇眉来眼去的原热河省政府主席汤玉麟逃往天津租界。原有的十万守军不战而退遭到全中国的唾骂,张学良在热河事变后的唾骂声中被迫辞职。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