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热河抗战 > 内容正文

128名日军攻占热河省会,张学良再造抗战耻辱一幕
来源:百家号   2018-08-18 08:54:36

  一、热河省,现在已经没有这个称谓了。1914年月,北洋政府设置热河特别区,1928年9月,国民政府明令改制为省。全省辖境约相当于今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全境、通辽市大部(科尔沁区以西),辽宁省义县、锦州市以北,彰武县以西区域,河北省承德市大部,全省面积约14万7500平方公里,省会是承德。

  九一八事变后,东三省陷落,但是并不意味着整个东北丧失,因为还有一个热河省。在当时热河的重要性不言自喻,国民政府以此为根据地,进可以收复东三省,退可以保卫平津、同时,当时的东三省内的抗日力量,大部分以热河为基地,进行粮食弹药的补充。

  热河省地图

  而日军方面,也认识到了热河的重要性。日方成立伪满洲国之际,在《建国宣言》中即表达凡长城以北关外东北四省均为满洲国法理领土热河为满洲一部分。于是,日方即根据《日满议定书》,积极侵略热河。因为中国国内舆论普遍不愿意承认满洲国,1933年2月11日,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宋子文至北平,与包括张学良、宋哲元等27名将领一起发表“保卫”热河通电。

  二、当时守卫热河的是谁呢?是汤玉麟。

  汤玉麟,1871年出生,字阁臣,今阜新蒙古族自治县新民镇人。年轻时跟张作霖一起做土匪,在一次被清兵包围中,他救了张作霖一命,曾此两人结为金兰。而随着张作霖势力逐渐扩大,汤玉麟跟着水涨船高。

  在1925年11月郭松龄叛乱中,汤玉麟出了大力,张作霖封他做热河都统。1928年,张学良东北易帜后,任命汤玉麟为东北行政委员会委员、热河省主席兼陆军第36师师长。从1926年到1933年热河抗战爆发,汤玉麟牢牢把控着热河。

  汤玉麟绰号汤二虎

  汤玉麟治理热河怎样?八个字:横征暴敛,民不聊生。举个例子来说:汤玉麟母亲过一次寿,单滦平县政府各机关、各委员加起来就要均摊4810块大洋,而热河省财政厅也将应摊牌的390块的大洋分发的各局名下。对于政府公务员尚且如此,更何况对平民百姓了。

  热河抗战打响之后,在3月2日晚上胡适和丁文江等人到张学良家吃饭。张学良无奈对胡适等人说,南淩已失守了,人民痛恨汤玉麟的虐政,不肯与军队合作,甚至危害军队,此次他派出的丁春喜部队,刚入热河境内,即有两个营长不知下落,大概是被人民“做”了。

  现在知道汤玉麟在热河人民的心中,是个什么角色了吧?

  三、明知道此人守不住热河,那么为何不换掉呢?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军撤到关内,平津一代的最高领导者是张学良。就是在这次饭局中,胡适就对张学良说:

  滦东人民受的痛苦,使他们盼望日本人来,人心已去,若不设法收回人心,什么仗都不能打。事实的宣传比什么都更有力,我们说的是空话,人民受的苦痛是事实,我们如何能发生效力?最好是你自己到承德去,把汤玉麟杀了或免职了,人民自然会信任你是真心救国。

  张学良听后,只是无奈地摇头。他,何曾不知道汤玉麟的无能与饕餮,何不想将其换掉?但是张学良有顾虑:一是汤玉麟毕竟是“老人”,又是张作霖的把兄弟,在东北军中人脉深;二是,汤玉麟一直与日本人纠缠不清,左右摇摆,万一把他逼急了,投入到日本人的怀抱,那就得不偿失了。

  更重要的一点是,张学良此刻已经失去了一个指挥官的准确判断。或者更确切地说,此刻的张学良俨然是一个“废人”。

  张学良的吸毒时间已经有7年多,毒品严重伤害了他的身心,张平时精神恍惚,骨瘦如柴,满脸都是吸毒者特有的麻木表情。他的胳膊由于注射的次数过多,已经全是针眼,部分肌肉也僵——连针头都插不进去,心肺功能也已经开始受影响!

  1933年2月17日,张学良陪同宋子文到承德视察,路上每行30里就得停车一次。为何?张学良的毒瘾犯了,得注射毒品。到了承德后,张已经疲惫不堪,谈何有效部署防御?

  四、在日军准备大举进攻之际,张学良才仓促部署防线:成立两个集团军,第一集团军总司令由他自己自兼,主要指挥东北军王以哲、丁喜春、缪澄流、孙德荃等旅和黑龙江省军第二十九旅、第三十旅,约3.5万人;第二集团军总司令由张作相担任,副总司令为汤玉麟,指挥孙殿英第四十一军、汤玉麟第三十六师两个旅和张廷枢第十二旅,以及热河境内的东北义勇军,约7万多人。

  事实上,这些都非张学良的嫡系部队,战斗力有限。而张的嫡系部队,都留在了平津后防,做预备队。战争一开始,那就是一个必败如山倒。

  有一个画面很生动,可以反映出汤玉麟到底是怎样抵抗的。当时的上海《新闻报》记者、中国现代新闻大家陆诒先生,曾去采访汤玉麟。

  3月2日上午,陆诒看到汤玉麟积攒了800箱汽油用于逃跑,却不允许用来往前线输送给养。下午两点半,陆诒陪同路透社记者约克、美联社记者伊克和东北迫击炮厂工程师沙顿一起去采访汤玉麟。汤坐在省政府会客室虎皮交椅上接见他们,“他生得肥头大耳,体格魁梧,身穿长袍马褂,装做斯文的样子”,先把秘书给他准备的稿子念一遍,然后说:“外传我也是满洲国官吏,其实从九一八事变以来,我同他们没有来往。我汤某身为军人,对国家只知守土安民。如日军进攻,唯有奋起抵抗,尽我天职。 ”

  看他夸夸其谈,陆诒先生请他明天派辆车送他们到前线看看。汤玉麟满口应诺:“明天,就在明天,我也要到前线去看看,你们明天上午十时来,我们一起出发。 ”其实,当天上午他就做好逃跑准备了,而就在采访后不久,他就带着历年来在热河搜刮来的金银财宝,大量烟土逃离了承德。

  3月4日上午11时许,日军仅用128名骑兵,兵不血刃占领了承德。此后,形势急转直下,日军很快占领了热河全省。

  1933年2月21日至3月10日,这么短的时间内,热河就沦陷了,要知道,当时的日本可并没有派出精锐部队。谁的责任最大?毫无疑问是张学良:一是用人不明,二是决策失误,三是保存实力。九一八之后,这位不抵抗将军,又创造了一个耻辱…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