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淞沪抗战 > 内容正文

广东空军与一·二八淞沪抗战
来源:铸炮为钟的博客   2017-05-23 11:12:51

  “一·二八”淞沪抗战期间,十九路军的发源地广东,对于派空军支援十九路军颇为积极。2月1日,广东空军第二大队大队长胡锦雅定于次日率第四、五中队飞机赴上海助战,但未成行。而后,西南政委会所辖空军总司令部正式派出一支战斗机(当时称驱逐机)和轰炸机混合机队北上。该机队成员有:队长丁纪徐,副队长谢莽,分队长陶佐德、吴汝鎏和容章炳,队员梁达文、刘沛然(美国归侨)、余彬伟、陈信源和林振亚。飞机有7架,为美制瑞安Ryan(原文音译莱茵显然不对)、域古Woco、可塞 Corsair三种型号。

  由人数和飞机数可推测出,该机队由4架单座战斗机和3架双座轰炸机组成,以下简称广东机队。广东机队10日从广州出发,临行前“南天王”陈济棠赠给每个飞行员手表一块(当时的奢侈品)。

  广东机队途经长沙,11日飞抵南京待命,但军政部长何应钦劝阻其参战。在杭州笕桥机场成为日机空袭目标后,广东机队改驻杭州东南长沙滩临时的乔习机场。为防日机偷袭,广东机队立即部署作战计划,以六机编队飞到上海虹桥空域搜索,但未发现日机。

  当天,驻苏州的中央空军第四队队员,印度籍华侨飞行员朱达先驾驶单机,与空袭虹桥机场的日机遭遇,空战片刻后人、机均中弹负伤,降落到虹桥机场。此时,驻守虹桥机场的中央空军第六队分队长,27岁的美国归侨黄毓铨刚结束婚假返回机场队部,见情况紧急,未换行装便套上飞行服,未及察看朱达先的座机状况便登机升空迎战。因该机操纵系统已损坏,在上升盘旋时操纵失灵坠毁。黄毓铨由此成为首位华侨飞行员抗日烈士,家乡台山为其树碑纪念。此外,波音公司销售员的鲍勃·肖特Bob Short驾驶所推销的战斗机升空迎战,因寡不敌众牺牲,安葬于虹桥。

  次日拂晓,日本轰炸机在战斗机掩护下前来轰炸乔习机场。丁纪徐率吴汝鎏和陈信源与敌空战约10多分钟,因飞机性能较差,遭敌机群围攻,吴汝鎏座机中弹负伤迫降于机场,吴本人无恙。当时中央空军第二队队长石邦藩驾驶美制可塞,第六队分队长赵普明驾驶德制容克斯,先后参战,均中弹迫降。两人被送往医院抢救后,赵普明因伤势过重牺牲,石邦藩被截左肢残废。

  此后南京方面电命全部机队撤至安徽蚌埠待命。3月5日,广东空军总司令张惠长决定率广东空军主力飞往上海支援十九路军,但为时已晚,因战事结束而未成行。4月30日,黄光锐接替张惠长,成为第一集团军空军司令。此后,滞留于蚌埠的广东机队所有人员和残存的一架飞机才受命回粤休整。

  值得注意的是,同在1932年,陈济棠派广东空军飞机到海南轰炸陈策指挥的海军,炸沉“飞鹰”舰。可见在第一次淞沪抗战时,中国空军并非没有能力轰炸日舰,但毫无此类动作,停留在纯粹的“空对空”。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