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淞沪抗战 > 内容正文

广西名将陈铭枢与“淞沪抗战”
来源:360图书馆   2017-05-23 15:36:19

  1932年1月28日深夜,日本海军陆战队10万多人兵分5路,从上海闸北向中国守军发起突然袭击,宣称要在24小时内占领上海,基本解决支那(中国)问题,我十九路军英勇还击,举世瞩目的淞沪抗战由此爆发。

  淞沪抗战爆发后,我十九路军于29日发出通电,严正宣告:“正当防卫,捍患守土,是其天职。尺地寸草,不能放弃。为救国而抵抗,虽牺牲至一人一弹,绝不退缩。”之后,全中国民众抗日情绪高涨,中国共产党、各民主党派纷纷声援十九路军的正义行动,上海民众更是积极地投入抗战,有钱出钱,有物出物,有力出力。

  陈铭枢(1889-1965),字真如,广西合浦县人,同盟会会员,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曾是十九路军的前身粤军第一师第四团团长,北伐时期的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十师师长。陈铭枢时任国民党行政院副院长、京沪卫戍司令、交通部长,已不是十九路军的直接领导人。但是,正如民国时期著名的暗杀大王王亚樵常对人说的:“粤人有言,‘十九路军陈铭枢是祖父,蒋光鼐是父亲,蔡廷锴是孙子。’”(见武汉出版社出版的《王亚樵传奇》)他在淞沪抗战中实际起了主持、领导和组织的作用,十九路军为中国人民抵御外来侵略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部署淞沪抗战

  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揭开了日本帝国主义全面入侵中国的序幕,广东方面提出调十九路军进驻京沪沿线。1931年9月30日,蒋介石被迫任命陈铭枢为京沪卫戍司令,11月8日调十九路军进入京沪沿线。

  十九路军有七十八师、六十师和六十一师共三个师,进驻京沪后,兵力部署如下:七十八师,师长区寿年,驻淞沪、南翔等地;六十师,师长沈光汉,驻苏州、常州、无锡一带;六十一师,师长毛维寿,驻龙潭、栖霞山、镇江一带。

  十九路军到达京沪沿线后,即进行整训。当时,日本帝国主义大举增兵上海,图谋在上海制造事端,企图进一步压迫南京国民政府让步,扩大在上海的侵华势力,同时还可转移国际社会对东北的注意力,形势日渐紧张。在这种形势之下,陈铭枢常由蒋光鼐陪同到各团驻地训话,勉励官兵不惜牺牲,抵御外侮,保卫国土。面对日本人的压力,1932年1月21日在陈公馆,蔡廷锴问陈铭枢道:“万一敌人向我军侵犯,我军如何动作?”陈铭枢断然回答道:“当然不客气,武力抵抗!”(见黑龙江人民出版社《蔡廷锴自传(上)》)

  有了陈铭枢的指示,1932年1月23日,十九路军在上海召开了军事会议,陈铭枢派参谋处长樊宗迟代表他参会,并指示了几点,主要内容是:如日军向我防地进攻时,即在原地抵抗消灭之。会议还讨论决议了一系列作战部署问题。也是在当天,陈铭枢、蔡廷锴、戴戟4人联名发布《告十九路军全体官兵同志书》,对全体官兵进行政治动员。

  1月26日下午,蒋光鼐致电陈铭枢汇报准备情况,表示布置已妥,随时可尽军人天职。

  指挥淞沪抗战

  1932年1月28日深夜,蒋光鼐、蔡廷锴接到日军向我军进攻的报告,即发出两封急电,一封给陈铭枢,一封给何应钦。何的回电对蒋、蔡有所责难,陈铭枢的回电要他们继承十九路军的光荣传统,坚决抵抗,电文中说:“一、租界外日军应伺机灭之……三、军委会即日成立,以后当随时指示机宜……四、……此时惟有准备最光荣之牺牲,切不可轻做退后之辱也。”在陈铭枢的指示下,十九路军对日寇进行了奋勇抵抗,将日寇的第一波攻击击退。

  2月6日,天气晴朗但非常寒冷,我军全线各以一部向敌攻击。炮兵连放炮协助,敌仓皇应战,死伤甚多。敌军屡败,其政府另外委派野村吉三郎中将为第三舰队司令乘旗舰“出云”号抵达上海,主持上海方面的军事。

  陈铭枢当日致电十九路军说:“十九路军将士,连日苦战,克保疆土,劳苦卓绝,至深感慰……务望激励将士,固守原防,不可轻让尺寸……”又一电说:“……日寇志在攻占闸北,我军须死守,不轻让寸土,盖近租界,愈持久则效果愈大也。若日陆军来压迫我左翼,警卫军正在增援,可无虞也。昨已飞电赣、豫两省,抽调劲旅来助。”

  2月9日,天气阴沉,日寇在十九路军的顽强抵抗下,不能前进半步。日方为了调派援兵,假意与国民政府进行和平谈判,国民政府以为和平有望,反对再打下去。陈铭枢对此有清醒认识,认为谈和“诚属徒然”。当日,陈铭枢致电蒋光鼐说:“……我调胡宗南、梁冠英两部,各设法秘密渡江……估计敌人两师,以我现在阵地兵力,与决死战,有胜算否;若退后另择阵地又如何?……人心已死,吾侪只有认定为民族光荣,而完成本军之使命耳!”

  2月11日,吴淞炮台被毁,敌以陆海空军全力攻我十九路军阵地。陈铭枢致电蒋、蔡和戴戟说:“本军为着精神、道德、正义、公理、光荣、自由而抵抗暴日,其价值是绝对的、永久的,吾侪必须贯彻全军牺牲之初心,以完成民族命运所寄托之使命……近日颇有人发议,不忍本军牺牲,无以为继,亟欲设法避免再战,枢极不谓然,故略申前意以最兄等,愿共勉之。”

  2月14日,日军换将,由植田谦吉主持敌方军事,这是敌方第三次更换司令官。植田向十九路军发出要求撤退之“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书),美、英、法公使同意代办调和停战。为此,陈铭枢致电蒋光鼐:“……据顾少川元日电与美、英、法使磋商办法,果能办到,则和平有望……但一面须刻刻防备日军来攻……现已准备加调第八十七师孙元良增援……”

  2月21日,有小雨,天气寒冷,日军继续向我军全线总攻。当此敌方调兵遣将、猛然进攻之时,到底如何应付呢?陈铭枢当日致电十九路军:“……望速派员构筑浏河、罗店、广福、南翔、黄渡阵地,以为不得已时之第二重防御线……”

  2月22日至27日,我军因死伤过大、兵力不足、后援不至、孤军难撑,极感困难,只好自动放弃江湾等阵地。为了继续抗战,陈铭枢到处求援,在他给汪精卫(汪此时为行政院院长)的电报中说:“现我军益孤,咸愿死前线原阵地,不肯撤退……枢拟前往乞援。”首先,陈铭枢向蒋介石求援,蒋强调上官云相渡江困难,陈诚等部路途遥远,不肯;蒋既不肯,陈铭枢绕过蒋介石,要浙江的戴岳独立旅赴沪,但浙江省主席鲁涤平反对;又向孙科、汪精卫去电请援,但孙科也罢,汪精卫也罢,都取作壁上观态度,不肯增援。对此,十九路军高级参谋华振中感叹说:“今日的军事,处置殊觉焦急困难,真苦煞真公(陈铭枢)、憬公(蒋光鼐)……我深为真公、憬公忧……”

  陈铭枢求援不得,日军则增兵不断。日军在得到国内大规模增援后,于3月1日在正面发动全线总攻。形势对我军极为不利,蒋光鼐、蔡廷锴审时度势,果断决定于当晚全线后撤至二线阵地,继续抵抗。我军撤退后,日军因达到了预定目标,也不再追击,双方对峙,中止了战斗。历时一个多月,震惊中外的“一·二八”淞沪抗战告一段落。

  淞沪抗战,十九路军阵亡2390人,负伤6343人,失踪131人。陈铭枢、蒋光鼐、蔡廷锴、张治中以及第十九路军和第五军将士,包括无数无名英雄,为中华民族抵御外侮作出的英雄业绩,永垂史册。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