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淞沪抗战 > 内容正文

傅碧人的淞沪抗战
来源:傅昨非   2017-12-08 15:31:35

     1932年1月28日上午,日本海军陆战队兵分五路,向上海闸北守军发动突然袭击,于是,“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日寇巡逻艇、驱逐舰、航空母舰纷纷抵沪,上海局势骤然紧张。在全国救亡运动推动下,国民政府将87、88两个师,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导总队,国民政府特务旅两个团,编成第5军,张治中任军长,到上海于19路驻军一道进行顽强抵抗。当时傅碧人任87师第1团第2连排长,随部队由南京赶赴上海。二月上旬的一个晚上,冒着毛风细雨率连队接替蕰藻浜江畔友军一个连的防御阵地。对岸即是日寇,相距仅只200米左右,接防后,立即率领全排士兵乘黑夜加固工事。那时正是早春,天气严寒,工事里尽是水,风雨刮个不停,官兵一身透湿,但是,爱国官兵抗日情绪异常激昂,这些艰苦全不顾及。次日佛晓,才看清阵地面目。蕰藻浜是一条由西向东的一条小河,与黄浦江相连,河面不宽,水深泥也深,是难以徒涉的一条天然防线。这时,日寇开始进攻,先是飞机和大炮狂轰滥炸,十分猛烈,继而步兵从正面展开攻击,企图强渡,但我军火力猛烈,河畔有没有什么隐蔽物,日寇接连攻击了几天都没有前进一步。日寇在屡攻不进的情况下,一再易将,继海军第三舰队之后,又改派第九师团长植田谦吉率部增援,集中兵力在吴淞、庙行一带向蕰藻浜南岸发动最猛烈的强攻,以突破我阵地直向北冲杀,妄图一举消灭我十九路军和第五军主力。宋希濂旅长当机立断亲率两个团的兵力,迂回到敌寇阵地左边展开侧翼袭击,重挫进犯之敌,敌寇被迫撤退。

  不久,宋旅奉命转移阵地,疯狂的侵略者再次发动攻势,企图强渡蕰藻浜。当时已入夜,敌寇大批飞机轮番轰炸,在照明弹指引下,重炮、野炮一起滥轰,无数炮弹落在我手无寸铁的居民区,使上海人民遭受重大伤亡,财产、房屋损失毁坏严重,而我广大官兵激于义愤,纷纷奋起抵抗,傅碧人率全排所守备的阵地处于一片火海之中,虽然士兵伤亡惨重,仍固守阵地。傅碧人排长判断日寇强攻在即,就命令全排死守第一线阵地,勉励士兵抱着为国捐躯的决心沉着应战。晚上十一时,一年轻战士发现对岸日寇似有异常行动,傅碧人排长凭借炮火的瞬息余光,用望远镜仔细观察,发现日寇正集中十多艘小木船,企图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从三排阵地前偷渡,于是他迅速将全排自动武器集中起来,又把正面防御范围缩小,集中兵力、火力瞄准偷渡之船,叫士兵上好刺刀,准备好手榴弹,正当敌船驶入河腹时,傅碧人排长大吼一声“打”!各种武器一齐开火,敌寇船只无法抵御,全部被打翻沉,未打死的鬼子掉入水中,陷于深泥,生还未几,伤亡惨重,凌晨四点多,战斗结束,全连伤亡二十余人,副排长周福生被打瞎一只眼睛。这一仗,敌人锐气大伤,在蕰藻浜敌我相持一个多月的抗战中,上海市各界人士抗战热情很高,支援前线工作非常周到,红十字会的救护队每晚都到阵地后面,及时将慰问品送上阵地,把伤兵带回去,给了官兵很大鼓舞,更近一步坚定了抗日信心和决心。蕰藻浜之战,是傅碧人排长第一次参加指挥的战斗,战况虽然激烈,他感到日寇并不可怕,只要全民族万众一心团结抗日,我们完全可以打败他消灭他。可是,没多久,部队奉命撤退,在嘉定、黄渡、昆山之线固守。防止日军借故突袭,破坏停战协议①。

  战后日本在上海虹口、杨树浦仍驻有海军陆战队约三千人,其陆军随时可在黄埔江岸及长江沿岸登陆。为此,我国不能不先在内地重要有利地带设置防御阵地;为了战争时期能急变运输,协同京沪铁路在有关车站作了便于军队装卸及坦克上下的车站设备;修筑了从苏州经吴江到嘉兴的苏嘉铁路。密图在上海附近部署兵力,防止日军入侵。87师等三个师不同时期分别担负其构筑军事防御阵地任务②。

  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三日,中国正面抗击日本侵略国的首场大型军事会战,中国军民全面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始发会战—淞沪抗战,在上海打响。

  时任36师215团1营3连连长傅碧人,25岁时作为87师属下,参加过1932年“一二八”上海淞沪抗战,30岁的时光,他紧随36师将士们再次奔赴上海参加中国历史上著名的 “八.一三” 上海淞沪会战。

  36师从西安坐火车经过京沪铁路,在南京、镇江、常州、无锡、

  注:①……—傅碧人亲历抗战经历手稿第1-3页(此处作者有所增改)②……—《淞沪会战-原国民党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第89-90页—八一三淞沪抗战记略-史说-当时系第九集团军司令部作战科长。(此处作者有所增改)

  苏州等沿线的老百姓闻讯36师去上海参加淞沪会战,抗击日本侵略者时,每到一站,都是人山人海,鼓掌欢送,高呼口号壮行。慰劳将士的饼干、糖果、罐头食品、香烟等物,纷纷争相掷进火车窗口①。

  36师官兵大多数是曾经在一九三二年参加过“一二八”上海淞沪抗战的87师、88师中抽精整合筹建的师。该师官兵经过参加“一二八”上海淞沪抗战,有了与日本侵略者进行城市巷战、城堡攻坚、短兵相接、刺刀肉搏等战斗经历和基本经验。今时为了中华民族的疆土不被侵略、瓜分和占领,个个满腔豪情,斗志昂扬的赶赴曾经热血抛洒过的战场,试与日寇战场再比高。36师将士无一不为民众高涨的抗日热情所鼓舞。誓死保卫祖国的壮志更为坚定②。

  八月十七日36师到达上海就即投入对日的作战。36师的进攻阵地在87师与88师之间的天宝路一带。激烈的炮火阵地战打响了③。215团奉命协同212团,配合216团进攻汇山码头,歼击日寇。傅碧人连长奉命率连队由公平路向杨树浦汇山码头一带攻击前进,扫平日寇据点。第一次接防时,全连官兵士气旺盛,一鼓作气,攻占了汇山

  注:①……—《淞沪会战-原国民党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170页-血战淞沪-宋希濂-当时系第九集团军三十六师师长。(此处作者有所增改)②……—《淞沪会战-原国民党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170页-血战淞沪-宋希濂-当时系第九集团军三十六师师长。(此处作者有所增改)③……—《淞沪会战-原国民党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170页-血战淞沪-宋希濂-当时系第九集团军三十六师师长。(此处作者有所增改)

  码头、杨树浦一带。日寇怕我军继续攻击前进,于是到处放火,使杨树浦、汇山码头成为火海,我军无法继续攻击。经过多天浴血奋战,敌我双方均有伤亡,傅碧人连长所带3连也有伤亡。火线上,傅碧人调升1营代理营长。迫于敌人飞机的日夜轮番滥炸,大炮不停猛射,为避免无谓牺牲,该营奉命转移到蕰藻浜北岸接替友军一个营二里多长的防御阵地①。

  在这激烈争夺阶段期间,36师215团1营代理营长傅碧人接防蕰藻浜阵地后第二天夜晚12时左右,日寇集结800余人的兵力,在大批飞机、战车掩护下,又在蕰藻浜南岸展开强渡,气势凶猛。代理营长傅碧人在战壕内密切注视敌寇的动静,发现敌寇沿用一九三二年“一二八”淞沪抗战时的老办法,即木船偷袭我方阵地。代理营长傅碧人告诫官兵,采用老办法,集中全营所有武器,待强渡之敌到达河床中央部位时,一起猛烈射击,密集弹雨把鬼子打得哇哇嚎叫,乱成一团。有被击毙,有跳入河中淹死,木船被击沉。敌寇遭到重大伤亡,不敢在此再行强渡,便把兵力重新布置,集中攻击大场地区。大场一旦失守,蕰藻浜等一大片地区则处于敌之包围圈中,这时,36师师长宋希濂将军兼78军军长率部于大场等处,与日寇展开苦战。傅碧人营长即奉命第三次接防大场以北俞家宅、黄家宅阵地,这两宅相距不过200公尺,是两个单独民宅,阵地左右各有一条小巷。日寇欲突破大场防线,非首先攻克这个阵地不可。傅碧人营长接防后第三天拂晓,

  注:①……—傅碧人亲历抗战经历手稿第4页(此处作者有所增改)

  日寇飞机即轮番向该阵地猛攻,这时,傅碧人营长率领全营官兵在战壕内沉着应战并做好攻打准备。当日寇坦克到达阵地前沿时,傅碧人营长即下令引爆埋藏的集束手榴弹,炸毁日寇坦克两辆,步枪机枪一齐开火,迫使敌寇步兵畏缩不前,剩余坦克逃跑。激战十多天,敌寇持续不断地轰炸和攻击,虽均被击退,但该营也遭受重大伤亡,阵地由友军接替。由于友军不熟悉情况,刚刚换防,阵地被日寇占领。情况万分紧急,宋希濂师长即令傅碧人营长立即率部顶上去,因为后面无援兵,迫不得已,傅碧人营长奉命后即率三个步兵连、一个机枪连、一个小炮排、营部医官、副官、勤杂人员在内的所有力量,趁日寇站立未稳,一个反冲锋,重新将丢失的阵地夺回来。日寇老羞成怒,为了奇取俞家宅,竟以万人的重兵日以继夜轮番向我阵地疯狂反扑,每次有三、四百人冲锋,在强敌面前,士兵们表现英勇,打败了日寇一次又一次的进攻。至9月18日9时,敌寇突破我火网,为了保存阵地,待敌寇冲到阵地前沿三十多米时,我前沿士兵全部出击,与日寇展开肉搏。某副排长飞舞大马刀,一下砍死五个鬼子,此时,傅碧人营长迅速将预备队增援上去,七百人与日寇混战,此时,敌寇的飞机,大炮都失去了作用,鬼子被杀得落花流水,只有少数鬼子逃回了原阵地。这场肉搏战,全营损失相当惨重,七百人的队伍只剩下一百多人,其中步兵只剩下七十多人。俞家宅战斗是淞沪会战以来最残酷的一次恶战,双方都来不及运走阵地上交错重叠的敌我尸体①。当时最大的

  注:①…—傅碧人亲历抗战经历手稿第4-7页(此处作者有所增改)

  困难,就是没有时间挖战壕,筑掩体,同时还缺乏构筑工事所需的的麻袋、木材、钢板、铁丝网等材料;阵地不能生火烧饭,战火中的官兵没有饭吃。上海的群众和青年学生们得知此情况,立即组织起来,筹集了大批木材,利用夜间运送到后方交付使用;他们主动送来:罐头、饼干、面包、大饼、炒米、咸肉、火腿,以及毛巾、牙刷、牙膏、肥皂等慰劳品,对解决官兵与日军对峙,阵地不能生火烧饭的吃饭问题发挥应急作用。各人民团体积极组织药品、绷带、救急包、万金油送到后方;一到夜晚,无论多少伤员,就有群众担架队将伤员送到租界医院救治。九十月间夜里秋凉,上海群众赶制丝绵背心送到前方。上海群众发现敌人如有调动、增援,或黄浦江中的敌舰有动静或增减,就会及时报告指挥部注意戒备。阵地和后方融为一体严阵敌寇,奋力支持,官兵们感动得热血沸腾,信心倍增,紧握手中枪,誓死与阵地共存亡①。

  十月二十六日早晨,设在“四行仓库”里的88师司令部接到最高指示,88师留在闸北,死守上海②。孙元良师长权宜变更为一个加强营,以师524团第1营为基干,配属必要特种部队,由中校团附

  注:①……—《淞沪会战-原国民党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第179-180页-中国文史出版社-杨树浦与江湾抗战-熊新民-当时系第九集团军三十六师二一二团团长。(此处作者有所增改)②.....—《八一三淞沪抗战原国民党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第115页-中国文史出版社-谢晋元与八百壮士-孙元良-当时系第九集团军八十八师师长。(此处作者略有增改)

  谢晋元,少校团附上官志标,少校营长杨瑞符率领,担当此艰巨任务①。36师代理营长傅碧人奉命,带领不足一个连的兵力作为特种队伍,临时划归固守“四行仓库”的谢晋元指挥②。10月27日傅碧人带领的人马,到达四行仓库的阵地,在谢晋元团附的指挥下,与88师524团第1营官兵协同作战,坚守四行仓库。四天之内,在第1营营长杨瑞符的统一指挥下,全体官兵们三天三夜没有合眼睡个整觉,一边抓紧时间修筑工事,一边打击来势凶猛的敌寇,官兵们疲倦极了,尽管敌寇的炮火那样的凶猛,在修筑工事的期间,他们还是很甜蜜的在地上睡着了。这是一批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勇士③。二十七日至二十九日三天之内,敌寇发动了六七次进攻,均被死守仓库的官兵击退。二十七日至二十八日两天内,官兵们粒米未沾。上海救亡团体通过与万国商团谈判,通过租界守军帮忙,把食品装在布袋里,用绳子摔在大楼墙边,死守仓库的官兵们在大楼底层打个洞抢运食品。官兵们为此受到鼓舞。二十九日,一位名叫杨慧敏的女童子军冒着生命危险渡过苏州河,送去一面国旗。三十日,当敌寇发现四行仓库的屋顶上

  注:①......—《八一三淞沪抗战原国民党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第142页-中国文史出版社-淞沪会战纪要-张柏亭-当时系第九集团军八十八师参谋长。(此处作者略有增改)②......—傅碧人1951年在中原大学时撰写的个人历史资料第6页。③.....—《八一三淞沪抗战原国民党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第150-161页-中国文史出版社-孤军奋斗四日记-杨瑞符-当时系第九集团军八十八师第五二四团第一营营长。(此处作者略有增改)

  插着国旗时,疯狂地发动了第七次进攻。这时,谢团长向大家喊话:“兄弟们,你们要和国旗共存亡,誓死不投降,狠狠消灭敌人!”在苏州河南岸大楼顶上,成千上万的民众在观战,他们挥动着帽子、手巾向官兵们呼喊、致意,还把日军集结地点、行动情况用黑板写上报告给仓库的官兵,敌寇进攻持续到下午二时,遗尸数百弃之而归。战斗结束后,许多中外记者到四行仓库采访,各种报刊登载四行仓库八百壮士坚守仓库英勇抗敌和英雄群体的战斗消息,轰动一时。受到国内国际的高度关注,百八壮士也受到国民广泛的尊敬。曾有时,南岸的民众和仓库的官兵隔着河岸同声高歌合唱《八百壮士之歌》。军民交融的歌声激荡在苏州河畔两岸①。10月30日深夜,坚守4天的四行仓库官兵们完成任务之后,接到撤退四行仓库的命令②。

  已是深夜时刻,全体官兵准备工作就绪,谢团附下令突围。日军

  在探照灯的照明下,用轻重机枪封锁通往租界的马路,谢团长指挥官兵动用轻重武器打灭探照灯,压下敌寇的火力,官兵们以最快的速度撤离四行仓库③。代理营长傅碧人,完成特种部队的支援任务后,坚决执行撤离命令,带领人马即刻不停的急速撤离仓库回到36师指挥部报到。

  注:①③......—《八一三淞沪抗战原国民党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第165-166页-中国文史出版社-殊死报国的四行孤军-陈德松-当时系第九集团军八十八师第五二四团第一营士兵。(此处作者略有增改)②......—《八一三淞沪抗战原国民党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第162页-中国文史出版社-孤军奋斗四日记-杨瑞符-当时系第九集团军八十八师第五二四团第一营营长。(此处作者略有增改)。

  战事不测,36师又接到接防刘家宅的战令。十一月二日税警总团团长黄杰令之两个团向刘家宅以西前进,协助36师作战。敌寇再以强大空军支援地面作战。当四团陷于敌我双方难分之混战中时,宋希濂得悉情况,即令36师某团支援作战。十一月四日,税警总团遵令将刘家宅至蔡家宅防线全部交给36师接替①。敌寇据守房屋进行顽抗,敌我双方的交战,演成逐屋逐室之争夺战。在几天的争夺战斗中,傅碧人代理的该营兵员伤亡在增加,作战人员在减少,为了打退敌寇的多次冲锋,确保阵地在我方,眼见傅碧人代理营长撂下步兵枪,挺身向前,操起一挺机关枪朝敌寇的火力点密集扫射,敌寇的进攻无进展,死伤在累增。突然敌寇发射来的掷弹筒击开他的左脚后跟,流血不止,他不顾鲜血流淌,躺在阵地上头脑清晰冷静地仍指挥着战斗;一会儿,他忍痛翻过身,一边继续指挥官兵战斗,一边紧握手枪趴在垒起的沙包上,瞄准领头,点射进攻在前的敌寇。敌寇放弃了进攻,

  我方的阵地终于保住了。直至晚上九时许,战局稍息,团部派团副带领第六连接替了他们的阵地。傅碧人代理营长才从阵地上救护下来送往医院医治②。

  在“八一三”上海淞沪会战中,36师全体官兵始终士气旺盛,

  注:①......—《八一三淞沪抗战原国民党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第193页-中国文史出版社-蕴藻浜、苏州河战斗-黄杰-当时系第八集团军军长兼税警总团总团长。(此处作者略有增改)②......—傅碧人撰写的亲历抗战历史资料第7页。

  同仇敌忾,奋勇争先,没有一个人贪生怕死,战斗中多次与敌寇展开

  短兵相接的阵地战,营级以下的官兵死伤甚多,将近三个月的作战,全师共计伤亡官兵一万二千多人。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