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绥远抗战 > 内容正文

冬季反攻,绥远三大战役(八)
来源:萨沙   2018-12-15 09:03:19

  反攻五原--五原大捷

  傅作义经过再三研究,决定将进攻战放在3月20日前后。

  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点呢?因为这个时候正是黄河刚刚解冻!绥远境内的黄河11月份开始封冻,12月逐渐冻得结实,到3月份才逐步解冻。

  从12月份到3月份,是比较适合日军摩托化机械化部队行动的时机,不宜主动发动进攻。

  但3月份就不同了!

  黄河之水天上来,大水夹着冰块顺流而下,灌满了五原一线所有支流和人工河渠。

  这样一来,五原一带大小沟渠充满了水,尤其大的河渠,没有桥梁和船只根本无法渡过,成为一个个障碍。陆上呢?大小道路都灌满了泥浆,对于日军重武器来说简直寸步难行。日军的坦克,大炮,汽车都难以发挥作用!

  这样一来,不但包头,归绥的日军难以有效增援五原,就连五原附近几个据点的日军也无法有效机动,互相支持。

  由于35军缺乏重武器,所以对于五原的进攻,仍然不能采用强攻,而必须采用奇袭。

  经过仔细选择,傅作义选择了攻入包头的主力部队新31师第93团,也就是安春山的那个团作为五原奇袭战的主力。

  安春山团长从93团中选择了一批精锐,由于兵力不足,他又从绥远游击军和五临警备旅中挑选了一批老兵,最终选好了800名精兵。

  同时,傅作义调兵遣将,将新32师,101师,中央军骑兵军,全部调往五原一线,设置了浮桥和船只,并且修好了道路,准备未来的激战。

  而此时五原城内的日军混合联队已经撤走,留下了日军特务机关,警察部队等一些日本人,总数只有几百人。这些日本人和伪内蒙古警备队1000多人,负责防御五原新城。

  而五原旧城还有两个伪内蒙古骑兵师,也有五六千人。

  在五原附近,还有几个据点有日伪重兵。伪内蒙古骑兵第8师和王英的伪汉人军3个师,在五原周边几个据点驻守。

  18日,傅作义下达进攻命令,各部立即向五原靠拢。

  在战役前,因为目前35军实力仅有全胜时期的一半,一些军官对是否应该正面攻击日军表示怀疑。

  傅作义在大会上说: “我是下定了决心要打的,就是剩下一兵一卒,我也决不离开绥西一步。我决不能离开这块土地和住在这块土地上的十几万民众。我们的部队有着世人尽知的抗日的光荣历史,相信大家都十分珍爱这个历史,这是军人,抗日救亡是我的神圣职责,我将不计任何牺牲坚决完成我的职 责。仗一定要打,但不做好准备,立刻就打,是没有几成把握的,如休整时期过长,恐将失去战机,也不行。”

  3月20日,各部进入作战区域。其中安春山团的800人,一部伪装成普通农牧民,一举混入了五原县城内。

  这800人在一夜急行军中,被很多蒙古和汉人居民发现。这些所谓农牧民的化妆,只能骗过日本鬼子,怎么能骗过当地的老百姓?他们都是一眼就看出这是国军部队!

  不过,这些人不但没有向日本人汇报,反而又惊又喜的给他们带路。

  日军占领五原后,对少数没有撤退的汉蒙居民横征暴敛,四处杀人放火。最让汉蒙老百姓受不了的,就是日军四处强奸妇女,很多时候还把妇女抓入据点轮奸。这些妇女的父亲兄弟甚至丈夫去据点要人,轻则一顿爆打,重则直接开枪打死,又有谁敢管呢?

  老百姓对披着人皮的日本禽兽说不出的痛恨,对于为虎作伥的伪军也是恨不得食肉寝皮。

  甚至一些伪军目睹日军士兵百般淫辱中国妇女,也对日军愤恨。

  他们私下说:鬼子不把我们中国人当人看,我们为什么要为他们卖命?

  路上,他们先是遭遇了伪内蒙古骑兵师的一个守备队。这个守备队就是对日本人极度不满的一支伪军。他们发现他们是中国军队,立即兵不血刃放他们经过,还为他们放哨。

  到城门下面时,这800国军本来是准备强攻,突然又遇到四个守城的蒙古兵。这些蒙古兵发现他们是中国人,立即表示愿意帮助。在蒙古兵佯装有事,需要帮忙下,2个日本兵扛着枪走过来,3,4秒内就被用匕首全部干掉。蒙古兵立即帮助国军切断了用于报警的电话线,顺利控制了城门。

  接着,安春山团长领着800壮士,一举突然城内,随后攻击日伪重要机关,首要目标就是特务机关驻地。

  五原城并不大,这一下子,就把五原城闹翻了天。

  城中日军最高指挥官,特务机关长桑原中佐被激烈的枪声从梦中惊醒。由于他毕竟只是特务,并非军人,在发现窗外子弹如雨点一样飞进来,立即慌了手脚。

  他慌乱的指挥副官,卫兵,幕僚一共30多人赶忙撤退,脚不沾地的逃出了五原城。

  负责指挥的最高司令就这样逃了,五原城内日伪军顿时处于群龙无首的情况。

  其实桑原中佐虽然跑的很快,最终也没有逃掉!他们一行人仓皇逃到乌梁素海边,被国军追击的骑兵赶上。这30多人拒绝缴械,操枪顽抗,结果全部国军被击毙。

  由于猝不及防,加上指挥官惊逃,五原新城日伪军完全乱了。他们有的各自为战,防守自己的房子,有的急的在五原道路上乱窜,被国军机枪一排排的打倒。而伪军士兵更彻底,大部分直接就投降了,有的甚至拿起枪加入攻打日军的行列。

  于是,800壮士经过一夜苦战,顺利占领五原城内十几个主要建筑,包括:天主堂、耶稣堂、五原小学、皮毛作坊、直鲁豫会馆以及日军的粮食库、弹药库等重要据点,控制了大部分县城。

  残余日伪军的其他所有据点,全部被国军肃清。余者狼狈逃入城中最坚固的屯垦办事处和平市官钱局这两地死守。

  董其武将军回忆:敌人的指挥部和桑原特务机关设在城内原屯垦办事处和平市官钱局,周围许多院落打通联成一片,用铁丝网围成一个坚固的防御圈,沿周围构筑工事、碉堡、架设鹿砦,主力部队均在圈内,防守严密。

  这里建筑物异常坚固,日军又强化修建了不少水泥钢筋碉堡,配备轻重机枪和速射炮,入城的国军仅有机枪和手榴弹,一时间打不下来。

  在攻打平市官钱局时,营长阎梦云上校带着该营几百战士,前仆后继,差一点就要成功。没想到,日军在最后关头突然释放大量毒气。国军措手不及,又没有防毒面具,被毒气熏得根本睁不开眼睛,只得败退出来。激战中,身先士卒的阎梦云上校头部中弹,光荣殉国。

  安春山团长阎梦云营长殉国,立即亲自到一线指挥冲锋,距离日军据点仅仅只有30,50米。

  日军也很狡猾,他们见一个高级军官指挥在不远处指挥战斗,立即用歪把子轻机枪向他猛烈扫射。

  安春山团长脚部中弹受伤,好在伤势不太重,没有打穿骨头。安团长是经过上百场战斗,九死一生的悍将。这点小伤在他看来都不算是伤,他仍然坚持不下火线,继续指挥。

  国军继续冲击六次,因为轻武器实在打不动碉堡,拿着集束手榴弹的步兵又被日军重机枪压制的上不去,始终没有成功。

  此时,国军新31师一部开入城内,得到增援的安春山团,继续发动2小时强攻,却仍然吃不掉这两个据点。焦急的傅作义将军得知这个情况,亲自赶到新城城内督战。

  要知道,当时新城还有不少日伪军,到处枪弹横飞,天空中还有日军飞机20多架四处轰炸。而不远处的旧城仍然在伪军手中,傅作义敢到新城还是很需要勇气的。

  战斗已经持续到22日上午,傅作义将军下令,务必在下午4点之前攻下这两个据点,收复五原新城。

  由于步兵强攻难以奏效,傅作义将军特批炮兵第3营的山炮和额外两门速射炮助战。

  下午3点,国军再次发动对这两个据点的强攻。国军首先用山炮猛烈轰击日伪军碉堡,但由于山炮炮弹威力不大,只是将碉堡轰塌了一部分,导致它的火力大幅度减弱。好在山炮还击垮了日军据点的围墙,为国军步兵冲锋扫清了障碍。然后,国军以速射炮压制日伪军火力,再由步兵冲锋。

  35军仅有的2门20毫米小炮射程威力都不错,他们瞬间压制住了日军的重机枪。国军步兵立即蜂拥冲锋上去。

  经过30分钟激战,平市官钱局上百日伪军被国军全歼,这个据点被国军打的粉碎,最终被国军收复。

  但屯垦办事处的日伪军高达数百人,火力点太多。他们虽然有很大伤亡,仍然在顽抗。国军以炮兵猛烈轰击,再以步兵拼死冲锋,进行激烈肉搏。

  由于国军炮兵不可能摧毁所有火力点,所以冲锋国军伤亡不轻,冲入办事处以后,还需要通过惨烈的肉搏和日伪军拼命。

  由于办事处内空间狭小,肉搏战往往施展不开,步枪更是没有射击的机会,国军干脆就用手榴弹砸进去。但办事处房子太小,内部有多是木质结构,并不结实。手榴弹一旦爆炸,往往波及进攻的国军自己。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顾不了这么多了。一时间,国军抱着手榴弹冲锋,有的朝十几米处投掷,有的干脆抱着手榴弹往日军人群中跳,然后拉响。

  苦战1个多小时,国军用手榴弹将此处日伪军全歼,但自己也被手榴弹炸死炸伤不少。通过余下20多日军被这种可怕的手榴弹肉搏战吓破了胆,走投无路,跳墙逃入附近的通俗馆躲避。国军为了避免额外的伤亡,将汽油桶扔进通俗馆大院,然后点燃,将这批日军全部烧死。

  由此,五原新城1000多日伪军全部被歼灭,新城收复。

  在新城战斗激烈爆发之时,新32师配属炮兵25团第2营,猛烈进攻五原旧城。旧城守军是伪内蒙古军骑兵师第5师。

  这支部队是伪军中最有战斗力的,也是最顽固的,他们骨干都是伪内蒙古政权王公贵族的私人卫队。

  他们遭遇国军攻击后,立即利用大量掉碉堡工事中的轻重机枪还击。

  伪军火力点,都在日军指挥下修建的,所以非常巧妙,也很实用。

  进攻的新32师94团和95团各一个营,在空旷地域遭遇伪军机枪火力拦截。子弹如雨点一样飞过来,又有铁丝网和壕沟拦路,国军实在前进不得。

  而周围一马平川,根本没有任何地形可以帮助躲避,也无法迂回。

  在这紧要关头,95团1营营长赵寿江少校,率领自己的营做敢死队,从正面分几路强攻,做自杀性进攻。

  他们扑倒铁丝网前,试图剪开铁丝网。但伪军重机枪火力猛烈扫射,还没等到剪开,附近国军士兵已经伤亡了几十人。该营几个士兵见情况紧急,一咬牙,扑向铁丝网。虽然冬天穿着棉衣,但铁丝网的刺还是刺穿了他们的肌肉。这些士兵忍着巨疼,让战友们快上。

  于是敢死队的战友们,踩着他们的身体,迅速通过了铁丝网。这些扑在铁丝网上的战士,鲜血很快把棉袄都浸透了。

  冲过铁丝网以后,他们又遇到壕沟的拦截。跳入壕沟以后,只要一抬头,立即遭遇重机枪扫射。

  本来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强攻,无疑于等于送死。但事已至此,就算全部死光,也要冲过去。

  在这种紧要关头,赵寿江营长亲自拔出手枪,大声喊道:弟兄们,跟我上啊!

  于是,1营几百战士跳出壕沟,从四面八方,向伪军碉堡冲过去,赵寿江冲在最前面。

  伪军猛烈扫射,赵寿江营长瞬间胸部,头部被连续击中十几发,哼都没哼一声,一头栽在地上。卫兵将他扶起来的时候,赵寿江营长已经牺牲了。

  见营长牺牲,该营官兵满腔悲愤,他们有的人干脆扔下步枪,拔出大刀,冲锋上去。

  经过1个小时苦战,伪军终于不是对手。面对国军这个营战士一波波拼死冲击,伪军的精神上实在不能支持。伪军不能理解,为什么国军战士从营长到士兵,明知道要死,还这样玩命呢?

  其实伪军还有大量弹药,国军也并没有冲到碉堡下,防御根本没有失败。可是此时伪军胆子就被吓破了,士气已经垮了。他们仓皇退出城外防线,向城内溃逃。

  此次自杀性攻击的赵寿江营数百人,仅剩7个人没有受伤,营长赵寿江也英勇殉国。

  国军从这里攻入旧城内,又遭到伪军凭借城内据点死守。

  国军3个营杀入城内,沿着街道一个个打击伪军碉堡据点。但伪军碉堡往往火力封锁大街,国军实在冲不过去。

  经过数小时激战,国军3个营长中,一个重伤,其中1个营仅剩20,30人还能作战。

  见情况危急,又知道傅作义已经赶到五原新城,新32师师长袁庆荣少将亲自赶到旧城内指挥作战,却在激战中,被一发机枪子弹击中手臂。

  师长亲自赶到一线,大大鼓舞了士气,新32师余部奋勇冲击,经过3小时惨烈的肉搏战,全歼城内伪内蒙古骑兵第5师,收复了旧城,

  由此,五原城全部被国军光复。

  国军乘胜追击,横扫五原附近的其他据点。

  开战以后,国军很快就有斩获。

  经过一夜苦战,附近日伪军大部分被歼灭。但激战中,五临警备旅第2团团长贾晏如上校英勇殉国。

  先是伪内蒙古骑兵8师遭受中央军骑兵军的痛击,伤亡极大。该骑兵师紧急向五原的日军指挥部要求增援。而当时五原已经被国军占领,日军指挥官早就跑了。国军机智的用缴获的日军电台,向伪军下达撤退令。伪内蒙古骑兵8师接到伪造命令后,立即放弃坚固据点溃逃,途中又被中央军骑兵军拦截伏击,最终仅有500多人成功逃走,几乎全军覆没。

  而王英的伪汉人军(绥西自治联军)3个师战斗力和武器装备都是很差,多为当地流窜的土匪,流氓,无业游民或者强拉来的普通老百姓。他们发现五原被国军攻击以后,该部已经慌乱不堪。国军刚刚发动对他们进攻,这3个师立即溃败,四散逃命,连部队里面日本顾问团也扔下不管了。

  最终,仅仅只有王英率领数百人成功突围,余者不是投降,就是被歼灭。

  日军顾问团浅沼庆太郎等30多人不走运,都被国军击毙或者俘虏。

  由此,五原地区完全光复。

  由于知道一旦进攻五原,必将遭到包头一线日军的反击。傅作义派出最有战斗力的101师302团负责在乌加河桥负责阻击日军,这个团的团长,就是后来35军的军长郭景云。

  郭景云满脸麻子,其貌不扬,人称郭大麻子。这人性格强悍固执,当时也是35军赫赫有名的勇将。

  后来郭景云被解放军数倍兵力和200门大炮包围在新保安,他死守了20天,最后城破自杀。

  此时,他率领自己的团,用了1个小时全歼乌加河桥日军守军60多人,并且将桥梁炸毁。

  于此同时,在五原被国军攻击的同时,包头日军指挥官小岛中将慌忙调集日军2000多人,乘坐80辆卡车赶来增援。

  3月21日,他们击退外围的少量国军部队,杀到乌加河桥边。日军一面发动对302团的猛攻,一面组织搭建浮桥。

  302团在郭景云团长率领下,拼死阻击。日军工兵虽然冒着枪林弹雨玩命搭建,但却不断中弹,倒毙入河内,根本无法完成浮桥修建。

  日军无奈,只得决定改用橡皮筏强渡。

  302团则等到日军到50米内,才猛烈射击投弹,将日军橡皮筏一个个炸毁。少量日军拼死登陆上来,郭团长立即组织部队近战肉搏。

  日军指挥官急的没办法,下令游水过河。但日军士兵并不傻,不愿意去送死。由于河水汹涌流淌,还夹着沙,带着冰凌,跳入这样的水中无疑等于自杀。

  双方整整打了一天,日军前后进攻七八次,有一次甚至有100多日军冲上了对岸。郭景云团长见就要顶不住,一急之下,将上衣一把扯掉,拿着一把大刀就上。当时由于35军很穷,官兵基本都一套棉衣,里面根本没有什么内衣一说。郭景云脱了上衣,就成为赤膊。而当时气温零下10几度,郭光着上身,血红着眼睛,拿着大刀带着部队冲锋。

  团长都玩命了,战士们更不用说了。该团这样一拼,终于将日军全部歼灭。没死的日军仓皇跳河逃命,也被击毙在河中。

  激战中,郭景云团长身中两枪,好在都不在要害。

  但日军兵不罢休,又连续两次强渡过来。

  在团长的鼓舞下,302团官兵和日军继续玩命死战。

  战到最后,连电台发报员,伙夫,马夫都手持大刀冲上去加入肉搏。

  日军又苦苦强攻一夜,始终没有成功,反而伤亡不轻。

  此时,101师另外一个团303团赶到,协助302团稳住局面。

  日军虽然有绝对的火力优势,无奈无法修建浮桥,又无法通过橡皮筏强渡,苦战二天不能成功。而此时五原城已经被国军占领,驻蒙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知道大势已去,下令停止增援,以防止被国军在寻机歼灭。

  于此同时,为了挽回脸面,日军再次调动26师团2个大队和骑兵旅团,全线反击五原。

  101师固守的乌加河桥再次遭遇5000多日军的猛烈攻击。

  该师经过2天防御,给日军造成很大杀伤,但己方伤亡也不轻。两个团长中,郭景云团长负伤,宋海潮团长身中七枪,重伤。

  当时傅作义经过判断,认为死守乌加河桥已经没有意义,命令101师撤退。

  101师撤退同时,奉命炸毁了堤坝,五原以北地区顿时成为一片汪洋。

  日军勉强渡过乌加河桥,向五原挺近。但一路道路状况极差,被迫将卡车,大车都留在后方,步兵轻装前进。

  由于地面实在太烂,日军士兵几乎是在泥浆里面打滚,个个叫苦不迭。

  面对日军主力的围攻,头脑清醒的傅作义故技重施,主动放弃五原,将主力在附近集结,准备继续给日军以伏击。

  日军先头部队进入五原以后,发现城内空无一人,只剩下无数日伪军的尸体,连一颗粮食也没有找到。

  同时,日军在四面八方遭受国军的骚扰和伏击,实在是站不住脚。

  常驻五原吧?周边道路已经全部被毁,到处都是泥浆和泛滥的河水,辎重根本无法运输,粮食怎么解决?而且35军近在咫尺,随时可能发动反击,日军此时已经疲惫不堪,实在无力继续作战。

  驻蒙军冈部直三郎认为,事实证明日军无力控制五原,如果强行占领五原,除了徒增伤亡以外,不会有任何好的结果。

  所以,冈部直三郎下令,五原地区日军立即东返,全面放弃这一地区。

  于是,五原城内的日军,收敛了日伪军的尸体,仓皇退回包头。

  一路上,35军小股部队不断袭击日军,加上道路被毁,到处都是河水,日军撤退极为艰难。一度地图已经失效,仅仅依靠飞机的指引,才勉强回到包头。

  28日,国军再次收复五原。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