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绥远抗战 > 内容正文

冬季反攻,绥远三大战役(九)
来源:萨沙   2018-12-15 09:04:58

  冬季攻势的一部分--来之不易的胜利

  五原的胜利,除了军人的勇敢,更有老百姓的支持。

  董其武将军回忆道:在战役过程中,绥西民众同仇敌忾,多方支援军队,在敌人溃逃时,纷纷捕捉逃敌,缴夺武器及各种物品,交给我军。有日兵六人逃至五原城东二十余里之金先生 圪旦,闯入老乡王大老虎家中,王与其弟王二 老虎杀鸡热酒,假意款待,乘日兵醉卧时,盗出枪枝,协同邻人以菜刀铁锨,将日兵全部砍死,割下首级装入麻袋连同枪枝一并送到我师部。我接见了这两兄弟,表 示钦佩和感谢,并将这一事迹呈报指挥部,傅将军对他们十分嘉奖。再有百川堡附近小脚老太太刘大娘,发动该乡妇女抬运伤兵,送水送饭。我三○三团团长宋海潮 在乌加河阵地,连中数弹,大肠外露,流血过多,昏倒在地以为已死,我师转移时,因情况紧急,亦未能掩埋。后为老乡刘大宽、郭四毛旦发现其未死,即抬回村内 治疗护养,得以再生,在战斗的日日夜夜里,我绥西军民有着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至今令我感动不已。

  绥西战役时,大量日伪军在我河套地区到处冲撞,我主力隐蔽在有利地区,相机击敌。这使通讯联系、粮秣供应发生了困难。当地的很多同胞们有的作通讯联络, 有的报告敌情,有的提供军粮。我三十一师的约七个连的部队,驻在乌加河岸边的苗得雨圪旦。正值一九四○年的春节。村民苗得雨老汉执意要请我全部官兵吃饺子 过大年。苗老汉拿出省吃俭用一辈子存下的全部家当,也就是三千多斤牛羊肉,几千斤白面。我们全部官兵美美地吃了三天。当我军向他表示谢意时,他说:“我不给咱们的队伍吃了去打日本,留着等日本 人吃了打中国人吗?”几句朴素的语言,包含着多么高贵的精神啊。战役后,傅将军指示按规定如数偿还苗老汉的粮食和肉。在后来的庆功大会上给苗老汉戴上光荣 的大红花。

  此战对于日军来说,虽然伤亡并不是很惨重,确实一场大败。不但五原没有守住,驻守的日军全部被歼灭,伪军几个师也基本完蛋。

  日本军部对此战失利极为震怒,认为驻蒙军装备精良,数量又远超过傅作义的35军,却连装备低劣的傅作义部都对付不了,实在是皇军的耻辱。

  稍后,日本军部下令对违背实际情况,擅自下令死守五原的驻蒙军参谋长田中新一少将,被召回日本国内,解除参谋长职务。

  对于指挥不利,控制不住田中新一的驻蒙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被暂时召回国内,遭受严厉的训斥。

  而增援五原不利,加上之前包头战役被国军打的头破血流的骑兵集团司令小岛吉藏中将,被解除职务。

  五原反击战中,日军包括特务机关长桑原荒一郎中佐在内的500多人死亡,受伤的更多,被俘虏的日军就有50多人。

  伪军死亡3000多人,伤者不计其数,被俘1800多人。

  由于五原地区日军是被全歼,伪军除了少量溃逃,也几乎全军覆没,国军缴获甚多。仅仅火炮就缴获了16门,汽车40多辆,还有1000多个毒气筒和200多发毒气炮弹。至于机枪,步枪,弹药更是极多了!

  不过战斗的胜利,是用鲜血换来的。此战中,35军伤亡也有2000多人,仅仅殉国的军官就有1个团长和4个营长,而负伤则有1个师长,3个团长。高级军官伤亡如此,足可见战斗之激烈。

  4月14日,蒋介石电报嘉奖35军,并且拨款30万元奖励。而傅作义被授予青天白日勋章,这是第二个获得该勋章的人,第一个则是蒋介石本人。

  通过包头反击战,绥西战役,五原反击战,傅作义35军前后共歼灭近5000人日军。

  伪军几乎全军覆没,溃不成军。8个伪内蒙古师中,成建制毁灭的就有3个,另外5个师则被重创。

  以35军的实力来说,这个战绩相当不错。

  日军由于遭受如此惨败,随后长达5年时间,没有再敢于大规模进攻五原地区,绥西始终控制在国军手中。

  可以看到,此次五原反击战中,傅作义部兵力不过1万6000人,面对数量众多的日伪军,仍然毫不畏惧,经过艰苦的战斗,获得了胜利。

  傅作义部装备并不好,所处的地区也并不适合防御,尚且可以和日寇一战。不但收复失地,前后造成日军数千伤亡,伪军上万伤亡。

  可见,所谓武器不好,补给不足,往往不过是借口。

  就像很多人说的那样,愿意做的事情,再没有条件,你也会去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就算万事俱备,对你来说,总是还缺一缕东风!

  附注,关于水川伊夫

  五原战役后,35军宣布击毙了水川伊夫中将。这主要是35军游击队一举歼灭一支15人的日军逃窜部队,发现其中一名高级军官打扮的人,带着水川伊夫的私人印章。

  当时水川伊夫的职务是伪蒙疆政府治安部代理次长,也是被任命为绥西警备军司令官,虽然并非作战军人,但也是个高级官员。但水川伊夫并没有被打死,死的只是带着他印章的一个日本低级警员。为什么带着他的印章?具体原因不明。

  水川伊夫根本没有来得及去绥西赴任,五原就丢了,所以他也不可能被击毙,更不可能死在五原附近。

  水川伊夫本人在上世纪80年代死在日本横滨!

  对于这点,国外史学界早已没有异议,台湾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全面澄清了这个事实。没想到,到了本世纪,国内史学界居然还在讨论这个问题。

  某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讲师,曾经留学过日本的博士,居然还把这个东西写成几篇论文,作为大卖点展示,搞得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其实,这种东西,只要你在国外,随便在网上搜一搜,还能搞不清楚?

  老萨想问一问,国内史学界那些研究者们,你们到底干什么吃的?

  国家出钱出力养着你们,每个月给上万,科研经费动辄几十万,你们就这样研究的?

  搞到现在,连一个如此简单的问题,一个人死没死都弄不清楚?什么历史都不敢写,就在大学里面吹吹牛,混混日子,评评职称。

  要知道,知识分子是一个民族的良心,而历史学者更为重要,是良心中的良心。

  看看写出真相最后清贫死的高华教授,为了历史真相四处奔波的杨奎松教授,你们觉不觉得惭愧?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