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平津作战 > 内容正文

平津之战(二)
来源:萨沙   2018-12-20 09:41:12

  照常理来说,宋哲元不管在冀察如何罩得住,至少名义上是蒋介石的部下,也是国民政府的一个官员,他必须执行政府的命令,不然就是抗命。

  可是,宋哲元真实的身份是军阀,也就是河北察哈尔的土皇帝,所以他完全可以无视中央政府的命令。

  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远的不说,仅仅1年多前国府中央进行全国的货币改革,建立国家新式的金融系统,这也是为抗战所作的重要准备。

  当时蒋介石要求华北五省也全部改用法币,将不再使用的银元南运。不过冀察却并没有遵命,这一方面是因为日本方面的压力,他们希望华北自治,自己拒绝国府经济统一全国的步伐。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宋哲元等29军高层的反对,如果遵从这个要求,华北金融系统则由南京政府左右,经济上也为南京政府控制,这对29军军阀割据的地位是极为不利的。

  最终,河北察哈尔两省毫不客气的拒绝了法币改革,由此全国舆论哗然,认为这是宋哲元明显试图华北自治的表现。

  当时蒋介石也没有办法,毕竟29军控制了冀察两省的军政,已经形成自己的强大势力,短时间内动不了它。

  其后直到日军全面开战的这段期间,宋哲元为首的29军高层团体基本是自作主张,并没有在乎中央政府方面的任何意见。

  据日方资料记载,13日,宋哲元等29军高层经过数日争论,最终做出决定,要全力和平解决:对日绝不抵抗,对南京抗争,解除北平戒严(允许群众自由出入),严禁与日军摩擦!

  在同一天,蒋介石已经得知宋哲元赶赴天津去谈判。

  蒋自知不妙,在他看来宋哲元显然犯了错误。在这种关键时刻,不管最终会不会开战,至少也要做开战的准备,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况且,此时日军试图在华北前面开战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

  蒋介石电告宋,非常诚恳的说道:卢沟桥事变必不能和平解决。无论我方允其任何条件,而对方的目的,则以冀察不驻兵区域与区内组织用人皆得其同意,造成第二冀东(蒋介石认为日军真正目的是要求控制河北和察哈尔省,建立亲日政府)。若不做到此不,则彼必得寸进尺,绝无已时(蒋介石认为如果中国方面不同意这样解决,日军绝不会停战,而实际上无论是南京政府还是29军也绝对不可能同意割让河北察哈尔两省这种要求)。中正已决心运用全力抗战,宁为玉碎毋为瓦全,以保我国家和个人之人格。

  但宋哲元不为所动,反而回电表示自己不会去保定,而是会继续留在平津。

  这实际就是公然拒绝蒋介石下令他去保定指挥的命令,而是试图和平解决,显然此时宋哲元根本不在乎蒋的命令。

  也就是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在29军高层讨论如何处理的期间,他们就已经开始了正式的和平谈判。

  张自忠是著名的抗日英雄,也是二战中盟军一方唯一阵亡的一名上将。但张自忠也是西北军出身,自然也是军阀团体的一份子,这也决定了他至少在七七事变之后,和宋哲元基本是步调一致。这一点可以理解,这是历史大环境决定,并不能掩盖他抗日的丰功伟业。英雄也是人,不是神仙,也不是佛祖!

  9日虽然达成了口头协定,但各方都知道非书面协定是没有效力的。

  于是9日当天,29军派出地位仅次于宋哲元的天津市市长兼任38师师长张自忠,政府保安处长张允容等人与日本华北驻屯军高层参谋长桥本群,特务长松井太久郎,北平特务头子今井武夫正式谈判。

  期间日本方面态度相当傲慢无礼,29军方面则尽量忍让,最终双方在11日晚上达成正式协定。

  这次是书面签署的东西,国际上一般认为是有效的。

  协定中除了重复口头协定的3点要求以外,还额外要求取消河北地区的所有蓝衣社(军统前身),共产党及其他抗日团体。

  可以说,这个停战协议在现在看来明显比较温和,也没有什么太过分的条件,这和日军以往一味凶狠贪婪的态度根本是两回事。

  宋哲元对此非常满意,他公开发表声明:此次卢沟桥发生事件,视为东亚之不幸,局部之冲突能随时解决,实为不幸中之大幸。

  显然,宋哲元高兴的太早了,这并不代表日军放弃了凶恶的立场,只是因为这个协定根本就是假的!

  仅仅11日签订签订的当时,日本国内东京广播电台就说:鉴于29军方面以往的态度,不相信这个协定能够被29军遵守,恐怕这会是一纸空文。

  实际,日本方面已经为下面的全面进攻做舆论上的准备了。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11日以后的情况就不同了。

  11日,日本军方高层经过讨论,已经一致决定全面出兵华北,至少要占领平津地区,有机会就进一步占领整个华北五省,甚至整个中国。

  除了军方以外,日本近卫内阁和天皇本人都完全同意这一决定,由此日本国内上下都达成了共识,就是立即向华北增兵开战。

  同时日本军部任命香月清司担任华北驻屯军司令(原司令田代皖一郎病重,于15日病死),让其领导出于华北最前线的日军华北住屯军。

  不过日本军部知道华北驻屯军仅有5000多人,还分散在河北省各处,怕是不能和数量高达10万的29军对抗。甚至如果29军此时发动全面进攻,华北驻屯军还有可能被国军吃掉。

  所以日本军部命令香月清司在这段时间要全力迷惑29军高层,以和平谈判为烟雾弹,争取援兵到达的时间。

  从11日起,日本国内,关东军,朝鲜军分别从日本本土,中国东北和朝鲜开始向华北大量增兵,很快在运输中的日军数量达到4万人。

  而此时香月清司奉命开始和29军进行了一系列的假谈判,尽一切可能争取时间。

  香月清司认为,如果一次谈判后就不再继续谈判,同时又向华北大量增兵,这显然会被敌人一眼看穿。

  毕竟秦德纯,张自忠,宋哲元等人都有丰富的军政经验,也不是傻蛋!

  所以最好还是要不断的谈判,每次都表示对之前的谈判不满,然后再以增兵是为了给29军以压力为借口才是最合适的,不然很难迷惑住29军高层。

  于是,14日,香月清司再次向宋哲元提出七个要求,其中居然包括,北平不得驻扎29军正规军,必须由保安队和警察负责。

  显然,如果这样做了,几乎等于把北平拱手让给日军。

  日军这边却还进一步恐吓到,如果不答应这些要求,日军则认为29军方面没有诚意,会进一步要求29军退出河北,察哈尔两省。

  同时日军要求,29军方面必须立即制止中央军北上增援。

  显然,这些要求在今天看来是极为苛刻的,没想到的是,根据日本的资料,宋哲元回答对这些要求原则上没有异议,但要求缓行。

  可以说,显然宋哲元是极为想停火的。

  让宋哲元没有想到的是,就是在他同意者七点要求的第二天,14日,日军制定了华北作战计划,由陆军中央部审批通过。该计划已经具体到了驻扎在平津的29军各部队分别由日军哪几支部队对付,以及具体的进攻路线,作战方式,空军如何配合。

  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宋哲元所谓和谈的这整整一周时间内,并没有做军事上的任何准备工作。

  仅有各部队自发的做了一些作战准备,自然都是很不充分的。

  据当时军官回忆,不仅仅是这一周时间,其实从7月9日到25日日军全线进攻这2周时间内,他们仅仅将随军家属转移,修筑了主要为沙包构成的少量简易工事,其他根本没有任何准备。

  蒋介石心急如焚,但又不好强行换掉宋哲元,因为他逼近是河北察哈尔两省的土皇帝,是这两省的实际统治者。其实在西安事变之前,蒋介石和宋哲元的观点基本是一致的,就是在华北尽量容忍,以换取时间消灭中共和地方军阀,完成抗战的准备工作。但西安事变以后,蒋介石则被迫接受中共的投降,开始了全面的武装抗战,宋哲元因为自保的心理,仍然保持和西安事变之前的态度,由此两人开始分道扬镳了。期间北平城内仅仅修筑了一些简易工事,随后还被宋哲元下令拆除了。

  在这期间,蒋介石和何应钦每天都将数份情报送给宋哲元。情报是军统中统查出的关于:日军从国内动员以及调兵华北的具体信息,甚至连日军部队具体番号,以及准备进攻的路线都提供了。

  何应钦一再告诫宋哲元:日军和谈必然是缓兵之计,是积蓄力量准备全力进攻。

  但宋哲元他们并不理会蒋介石的情报,甚至还颇为疑心,认为蒋介石是否是想借刀杀人。

  眼见宋哲元等人一心立足于和谈,完全不做军事部属,南京政府这边心急如焚,但又不好让自己的部队随意进入平津一带。

  因为河北省毕竟是宋哲元的地盘,如果蒋介石逼得太急,宋哲元感到支持不下去,而干脆率部倒戈日军或者像之后张学良一样带兵不战而逃了,那对国家损失就更大。

  所以,蒋介石这边也只能尽力为之!

  7月14日,在得知平津地区已经有日军200多架作战飞机以后,蒋介石命令中央军6个高炮连赶赴保定,准备支援平津的防空,另外还运送200万子弹给平津一线的29军使用。

  同时蒋介石急令增援的国军各部加快行军速度,向河北集结,其实数万国军部队此时已经在石家庄保定一线集结,只是没有得到宋哲元的允许,不敢随便进入平津而已。

  不允许别的军队增援,而29军自己甚至最基本的集中兵力也没有做到。29军的几个师仍然分散在河北察哈尔两省各地,并没有向平津一线集结。

  其实这段时间,日军已经源源不断的开赴到华北,稍有军事头脑的人也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

  所谓当局者迷,很多被骗的人其实是自愿被骗!

  老萨打个比方,不入流的街头骗子为什么能够得手呢?在于他能揣摩人的心理,抓住别人的弱点,由此获利。

  其实街头行骗的手段一般并不高明,比如三张牌,换外币,捡到钱款大家分等手段甚至可以算得上是拙劣,很多人在事后都觉得这种骗术其实极为可笑,完全是骗小孩子的。

  但为什么那么多人受骗,甚至有些老年人把棺材本都全拿出来交给骗子呢?其实并不是骗子有多厉害,而是受害人都有强烈的贪欲。这种试图占小便宜的欲望,导致他们其实主动去被骗。

  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即使没有这些骗子,这样的人也迟早因为他们的迫切占便宜的想法,而栽另外的大跟头,比如拿钱去放高利贷什么的。

  宋哲元为首的29军的高层也就是这样,几乎是明着被骗。

  他们当时可谓焦急无比,急迫的期待双方马上停战,所以日军一些很明显的欺骗手段,他们根本视而不见,看到了也当成没有看到。

  宋哲元等人由于急于达成协定,还做出了一系列示好的举动,这些行动也被当时舆论大抨击。

  在8日到后来中日全面开战的2周时间内,29军方面基本没有做应战部属。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