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平津作战 > 内容正文

平津之战(三)
来源:萨沙   2018-12-20 09:43:29

  上面已经说了,29军4个步兵师1个骑兵师分散在广阔的河北省和察哈尔省,平津一带部队兵力有限,只有2个步兵师一部,1个骑兵团。

  其中冯治安37师的2个旅驻扎西苑,北平,卢沟桥,长辛店一带,还有1个旅驻扎在保定。

  而张自忠的38师下属4个旅驻扎天津,大沽,南苑,丰台,廊坊一线。

  而赵登禹的132师当时还在距北平180公里的河北河间地区,在20日中日全面开战后,该师3个旅中的2个旅赶赴北平,永定河一带,还有1个旅留在河间。赶赴北平一线也不是为了增援,而是日军点名要求冯治安部从北平撤防,宋哲元被迫同意,命令赵登禹部和冯治安部换防。

  骑兵师三个团中,也只有一个团驻扎在南苑和北平城内。

  由此,37师39师加上其他在平津的部队,总兵力也不过5万多人。

  这5万多人相对日本华北住屯军的5000人自然是有绝对的优势,但相对20日已经增援到华北的4万日军来说,29军在数量上仅有微弱的优势。

  以中日两军装备上的巨大差距,实际平津一线29军的战力已经被日军远远超越了。

  在防御准备上,更是基本没有。之前已经说了,各部队没有修筑什么工事,甚至29军军部所在的南苑居然也没有修筑坚固工事,连射界都没有扫清(南苑外有大量的高粱地,都是齐人高)。

  即使之前没有修筑,这两周时间发动军人和老百姓,足够修筑很多坚固的工事了。即使日军有重武器,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攻破这些阵地,至少可以延迟日军进攻势头。

  不过,事实上是完全没有!

  以上作为已经让形势变得极为严峻,没想到还有更进一步的事情发生。

  宋哲元等人为了让日军少一个借口继续进攻,他们先是拒绝原属西北军的孙连仲等5万大军进入平津,之后由拒绝刘峙,商震,汤恩伯等10万中央军的增援。

  不但如此,宋哲元在17日居然发电拒绝了全国各地民众以及海外华侨对29军的捐款,还说:此类小冲突也劳烦海内外同胞相助,甚为感谢,但捐款则不敢受!

  同时,宋下令拆除北平市区的沙袋,土木等巷战防御工事,仅有的一点工事也被拆除了。

  18日,宋哲元同张自忠借着参加原华北驻屯军司令田代皖一郎的葬礼,和现任司令香月清司见面。日方资料上说,宋哲元向香月清司表示道歉。而宋哲元回忆则说双方互相表示道歉。不管谁说的对,显然,宋哲元等人对停战是费尽了心思的。

  19日,张自忠,张允荣奉命再次签订停战协议,基本完全答应了日本方面的要求,并且同意撤走北平的29军37师。

  由此,29军方面认为已经同意了日方一切要求,就差真的全军退出平津地区了。

  日方如果有心谈判,不扩大卢沟桥事变,那么这种苛刻的条件确实已经是足够了。

  所以,29军高层对双方很快就会停战,是深信不疑的。

  本来29军领袖宋哲元一直在天津待了近一周时间,在19日双方达成协定以后,他立即乘坐日本人安排的专列回到北平。

  要知道,北平城内就有日本驻军,四周也有日军重兵,是相当危险的,显然宋哲元此举表明他认为双方停战是绝对必然的事情。

  可惜,日本方面却给了29军高层迎头一猛击。

  时间到了20日,日军已有1个师团又3个旅团, 近5万精锐部队开赴河北平津一线,它们包括火炮和坦克在内的重武器也全部运到,日军还有数百架飞机也赶到,已经初步完成了增兵的部属。

  此外还有3个师团约8,9万的部队在日本本土集结,随时可以增援到华北来。

  其中两支部队在北平北边,关东军独立第11旅团在高丽营及顺义,离北平市中心仅有30公里;

  关东军混成第1旅团在怀柔,离北平市中心也仅有40公里。

  北平南边是驻扎在丰台的华北驻屯旅团一部,离北平市中心也只有12公里。

  北平东边则有朝鲜军第20师团一部在天津,另外还有华北住屯军主力和上万冀东伪军驻扎在通县,通县离北平市中心也仅有20公里。

  至于北平的西边则是在察哈尔省数万日伪军。当时的北平真可谓四面受敌,尤其东南北三面的敌人近在咫尺,威胁极大!

  可以说,此时平津一线的日军战斗力已经远远超过了此处的29军,又四面包围平津两市,军事上有着很大优势,那么到20日这个时候,实际上日军就已经胜券在握,而29军孤军奋战,败局已定,很难扭转了。

  所以,20日下午,日军突然又向宛平城,以及宛平城后方的长辛店发动进攻。

  而吉星文团等部奋力抵抗,最终再次以白刃战击溃了日军此次进攻。

  此时作为一线指挥官,吉星文的旅长何基沣向张自忠建议,马上投入整个旅的部队,肯定能全歼这股日军(这股日军约500多人),消除宛平城的威胁。

  张自忠则以29军高层的立场回答:打起来只有对共产党有利,称了他们借助抗日扩大势力的野心;打起来也对蒋介石有利,借助抗日消灭我们这些杂牌部队。一旦打起来,我们西北军辛辛苦苦搞起来的冀察这个局面就完蛋了!

  于是,何基沣的要求没有被同意,其实就算这时候整个旅出击,也迟了!此时日军已经准备完毕了。

  平津两市在日军进攻数日之内先后沦陷,29军前后伤亡近万人,还殉国了两个高级将领,而日军伤亡数量不大,这也是日军之后认为国军容易对付,从而扩大华北事变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一点,宋哲元是要负一定责任的,毕竟无论怎么样,你是29军的最高统帅,必须负全责!张自忠,秦德纯他们也有一定责任,但毕竟他们是二号人物,只能负有次要责任。

  与此同时,日本军部认为华北方面部署基本完毕,日军已经完成对北平,天津两地的战略包围。平津一线的5万日军已经完成了进攻准备,不需要在和29军来假谈判了。

  他们在20日公开外交声明宣布:中日的外交交涉停止!

  华北驻屯军则在22点发表声明:从20日午夜以后,驻屯军将采用自由行动。

  同日,日本参谋本部召开部长级会议,一致决定立即使用武力,解决华北事变!

  就是在这种关头,29军高层居然还没有省悟。在已经得知日方声明和进攻的情况下,宋哲元还试图力挽狂澜,他仍然派张自忠连夜找到日军华北驻屯军参谋长桥本群,在当夜23点再次签订了一个正式《停战协定第三项誓文》,明确说明北平城内的37师会主动撤退,限一天一夜内撤完,双方立即停战。

  宋哲元在20日下令,根据之前和日方签署的协定,将原驻北平的冯治安37师何基沣旅撤出城内,转移到西苑。以刚从河间赶来的赵登禹132师同37师换防;驻卢沟桥宛平城的吉星文团调至后方长辛店,必须立即完成由石友三保安队300人接防(之前虽然保安队已经到了宛平,但因为日军随时可能攻城,吉星文团却没有撤走)。

  就是这样,日本方面居然还是不满意。日军认为37师抗日意志顽强,在卢沟桥,宛平杀了不少日本兵,是日军的大敌,不能让他们留在平津一线。所以他们在第二天的21日又强迫让37师退到100多公里外的保定去,离开平津地区。

  对此,宋哲元居然也答应了!

  没想到的是日军随后在21日到22日,日军多次偷袭和炮轰宛平城。由于日军这次使用了重炮,国军官兵有一定的伤亡,吉星文团长本人再次负伤,头部被炮弹炸伤。

  显然,日军要求宛平,北平撤军的要求,不过是为它的全面进攻做准备。

  更让人震惊的是,而对于和日军几次谈判的几乎所有情报,宋哲元根本没有报告给蒋介石。

  实际上,宋哲元除了将最初11日与日方达成的三项口头协定电告给蒋介石以外,对于其余达成的协议则完全隐瞒。

  还好中统,军统这两个情报机关在华北的工作非常高效,很快这些情报就送到蒋介石面前。

  而蒋介石得知这个信息以后大惊,在他看来宋哲元,张自忠他们完全是中了日寇的计谋。

  他立即在22日电告宋哲元:闻三十八师阵地,已撤北平城内,防御工事亦已撤收,如此,则倭寇待我北平城门通行照常后,将其部队与兵员乔装入城,充分布置,或待我城内警戒松懈时,彼必有进一步之要求,或竟一击而占平城,思之危急万分!务望刻刻严防,步步留神,勿为所算。故城内防范,更应严重,万勿大意!

  也就是说,蒋介石认为北平不能撤守,因为北平有日军北平守备队500多人。目前因为兵力较小,加上北平全城严格戒严,该部日军尚且不构成威胁,最多只能自保。但如果国军撤防以后,日军可以通过伪装方式一批批进入北平城,以增强城内日军战力。一旦城内日军数量过千,就很难办了。

  孙猴子钻进牛魔王的肚子,一旦日军进攻北平,他们必然也在城内起事,内外夹击,国军守军如何受得了,这对北平的防御是极为不利的。

  之后广安门事变也就证明了这点,日军用汽车运载500士兵试图强行冲入广安门,试图增强城内兵力,结果中日双方激战,最终日军仍有大部突入城内,这部兵力在之后给国军造成极大的麻烦。

  后来双方正式开战以后,蒋介石赶忙下令给秦德纯,要求:应乘机围攻东交民巷日大使馆,以消灭其发号施令台。

  但29军仍然没有敢于进攻!

  另外蒋介石还认为北平撤防会导致防御空虚,有可能会被日军突袭占领,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这点。

  但宋哲元他们还是并不与理会!

  对于这点,蒋介石倒是早有预计,因为他和宋哲元的交锋也有很多年了,对宋的性情他很了解。

  为此,他下令第一波进入平津一线的并不是中央军,而是原属西北军体系的孙连仲,庞炳勋等部队,也试图就是打消宋哲元的疑心。

  而在7月13日,蒋介石害怕宋哲元私下和日军达成协议,中了日本人的计策,就电告宋哲元,语重心长的说:此次胜败,劝在兄(宋哲元)与中央共同一致,无论和战,万勿单独进行,不稍与敌人以各个击破之隙,则最后胜算,比为我方所操!勿受敌欺,则胜矣。除此之外,皆为绝路!

  也就是蒋介石说,只要宋哲元29军和国民政府一致,那么我们就会胜利,也占有主动权。无论是打还是和谈,都不能29军单独行事,因为这样很容易被敌人乘机离间击破。事实也证明,蒋介石的说法是正确的。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