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平津作战 > 内容正文

平津之战(五)
来源:萨沙   2018-12-20 09:47:59

  在日军大规模向华北增兵,并且一再撕毁停战协定的情况下,控制河北察哈尔两省的地方军阀29军高层却并不做备战,反而尽一切力量试图同日军和平解决。

  从7月8日卢沟桥打响到7月25日,日军全线进攻平津的这段长达两周多的时间内,也是在二十九军基层官兵和日军血战卢沟桥宛平的时候。29军高层却第一拒绝蒋介石派遣的十多万国军进入平津一线增援,第二并没有抢修平津的防御工事,甚至为了平息日本人的抗议,将临时修筑的少量工事拆除,第三没有集中分散在河北察哈尔的十万29军各部,第四甚至拒绝全国人民对他们的捐款。

  而日军方面利用者两周多的时间,将自己在河北的兵力从5000多人增加到4万多人,并且将400多架作战飞机和大量军舰送到河北平津一线.而二十九军的四个步兵师和一个骑兵师中,仅有二个半步兵师和半个骑兵师在平津,总兵力不过5万多人。

  大家都知道,29军的步兵部队没有什么重武器,海空军更是为0,以战斗力来说,日军4万多人的战力已远远超过了29军这5万多人。

  更况且,日军此时已经从四面包围了北平和天津。包围北平的各股日军中,远的也不过距离北平市区30,40公里,近的只有10几公里,连日军的重炮也可以一炮就打到北平城墙内。

  可以说,以现在这种形式,从军事上来说,平津是很难守住的,29军的处境极为不利。

  在这种危急情况下,如果宋哲元他们能够立即同意蒋介石派遣的十多万国军进入平津,同时在两周内全力修筑坚固防御工事,还是能够拼一拼的。

  毕竟蒋介石已经急调北方国军不下数十万之众向河北集结,只要能够守住几周,等援军一到,就有机会获胜!

  但29军方面几乎没有做任何作战部属,最多只是将随军家属送到后方,基层部队自发修筑了一些临时工事。

  后来日军全面进攻平津,最著名的南苑血战开始的时候,南苑这么重要的地方(29军主要营房),它的附近根本没有修筑坚固工事,仅仅只有一道围墙。甚至南苑围墙外不远处就是齐人高的高粱地!日军骑兵以此为掩护都差点直接冲进南苑29军驻地,也就是说连防御中最基本常识的扫清射界也没有做!这对于西北军这样有20多年,经历过不下上百场大战经验的部队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为什么29军要采用这种后人看来自杀的方式来对付日本人呢,这就要说说29军的历史了。

  西北军的历史

  29军是西北军的继承者,其实也就是标标准准的西北军。

  西北军的诞生是早在中华民国刚刚成立的时候,本来是袁世凯统治着为了维护自己统治而建立的北洋新式陆军。

  当时中华民国刚刚建立的1912年,袁世凯已经是北方最强有力的军阀头子,基本控制了大半个中国。为了用武力对付政敌和控制整个国家,他以自己原有的满清时期的武卫军等部队为基础,编组了新式陆军。

  当时这支北洋新式陆军名称为备补军,分前军后军左军中军右军共五支部队,每支部队都有袁的心腹担任统领。其中的左军统领(一个旅的编制,约5000人)为袁世凯的心腹亲信陆建章。

  袁世凯对这几支新式部队是极为看重的,该部装备清一色的新式西洋枪炮,采用西方训练方式,因此战斗力较强,是当时中国军队中首屈一指的。

  1913年由于袁世凯的倒行逆施,搞得天怒人怨,人民几乎活不下去,老百姓纷纷起来反抗暴政,其中民间英雄白朗在河南领导农民暴动。官府对人民的残暴政策大大帮助了白朗,白朗的部队迅速从20个人1支步枪发展到2万多人的规模,并且转战中国的河南,陕西,安徽,湖北,甘肃等省长达3年多之久。

  对在眼皮底下攻城略地的白郎军,袁世凯极为震怒,他命令陆军总长段祺瑞率领20万北洋军将其剿灭。

  可惜老北洋战斗力并不可靠,和白朗的作战中连战连败,损失了不少人员和武器装备,甚至还有阵前倒戈投降过去的。这些所谓的剿匪部队,却变成了送给白朗武器弹药和大批兵员的散财童子部队,这让袁世凯气愤不已。

  见老北洋军作战不利,袁世凯将希望放在了新军上。他下令新军马上扩编,之后就立即加入同白朗军的战斗。

  于是,陆建章奉命在1914年将该旅扩编为1个师的兵力,并且很快开入陕西同力量日趋强盛白朗军作战。

  这支新军的力量果然不弱,约半年的时间内,将白朗军基本歼灭,白朗本人也战死。

  袁世凯得知白朗军覆灭的消息以后,龙心大悦,下令该师就在陕西驻扎,陆建章也被袁世凯任命为陕西督军,相当于集军政大权为一身的藩王。

  随着部队规模的扩大,自然需要补充大量的军官和士兵。

  陆建章在1912年任命自己的在家赋闲的内侄女婿 冯玉祥为该部第一营营长,于是民国大军阀冯玉祥就这样走上了历史舞台。

  冯玉祥祖籍安徽巢县,出生地却是河北保定,是个北方汉子。

  他出身一个职业军人家庭,父亲是淮军一个连长。连长在当时的清军中勉强算是个军官,是军中的最底层,待遇是很差的。

  冯父仅靠微薄的粮饷,艰难的养活一大家子人。所以冯玉祥童年生活相当贫困,他仅仅上过两年私塾,勉强识几个字。

  在冯玉祥11岁的时候,眼见冯家实在困难,冯父的老长官--淮军的一个营长发了善心。他将还是少年的冯玉祥补进了淮军做童子军,实际上就是发一份额外的粮饷给冯家,这在当时是很大的恩惠。

  于是冯玉祥在富家孩子还在上小学,躺在妈妈怀里撒娇的时候,就开始了自己的军人生涯。

  3年后的1896年,刚满14岁的冯玉祥被正式加入满清政府的淮军作战部队,成为一个真正的军人。

  不过当时的淮军已经走了下坡路。

  在两年前的甲午战争中,淮军遭遇惨败,丁汝昌的北洋水师被歼灭,叶志超、卫汝贵率领的淮军陆军也被重创,淮军由此一蹶不振。

  加上1901年淮军最高领袖李鸿章病死,淮军很快瓦解。

  6年后,时年20岁的冯玉祥离开了已经濒临解体的淮军,加入了当时全国首屈一指的袁世凯的新军武卫右军。

  在武卫右军也就是后来的北洋军中,冯玉祥由于作战勇敢,头脑灵活又相貌堂堂,仅仅用了3年时间就从普通新兵混到了排长的位置。

  冯玉祥相貌堂堂,身材高大,有头脑有毅力,私生活也非常的端正,没有乱七八糟的事情。这在当时昏昏度日,吃喝嫖赌的年轻军官中是很少有的。

  他的这些优秀品质很快被上级看重,也获得了意外的好处。

  当时他的旅长陆建章家中有个寄养多年的内侄女刘德贞,已经到了出嫁的年纪。

  刘德贞本人性格温和,勤劳简朴,很为姑父姑妈陆建章夫妻所喜爱。

  陆建章受妻子委托,一心想给他找个好丈夫。

  于是陆建章找到自己的团长王化东询问有什么小伙子比较合适,王化东想到了当时刚刚23岁的排长冯玉祥。

  王化东说冯玉祥不简单,为人聪明机智,有才华有大志,现在虽然情况差一点,但将来一定能够出人头地。陆建章听了以后,亲自见了冯玉祥几次,感觉冯确实是个人才,就把侄女嫁给了他。

  由此,冯玉祥的地位就不同了,他现在是旅长陆建章的侄女婿,哪怕团长营长之流也不敢对他这个小排长不尊敬。

  上面有人好做官,冯玉祥由此就一帆风顺,迅速从排长升到了营长的位置,刚刚20岁出头就超过他可怜的老爸了。

  本来事情似乎一帆风顺,可惜好景不长。

  此时的清王朝已经接近灭亡,袁世凯乘机将冯玉祥所在的武卫右军这个旅改编为北洋陆军第二十镇一部,并且将这只部队牢牢地控制在手中,冯也和姑丈陆建章分开了。

  在1911年底,辛亥革命爆发,驻扎在滦州的新军第二十镇的高层军官宣布支持革命,反对腐败的清政府。

  当时还是年轻人的冯玉祥已经从军6年,看尽了军中的腐败和人民的疾苦,早对清王朝失望透顶。

  他不但支持高级军官们的主张,自己甚至还更进了一步。他联络部下鹿钟麟,韩复榘等人一同率部起义,宣布成立北方革命军政府。

  当时起兵的只有三个营部队,另外两个营长王金铭,施从云分别担任大都督和总司令,冯玉祥则担任参谋长。

  可惜他们的兵力太弱了,这次起义完全是年轻人的不自量力。

  滦县离北平不过200公里,清政府怎么可能容忍自己家的门口底搞这样的事情,他们很快调动重兵进攻滦县。

  战斗中,这三个营的起义部队如何是数倍敌军的对手,很快被全面击溃。王金铭,施从云先后被清军诱捕后残杀,冯玉祥由于有陆建章的四面活动,只被开除了军籍,暂时押送回河北老家居住,没有被枪毙,也没有坐牢。

  之后就是清政府垮台,袁世凯篡权,天下大乱!

  当时是标准的乱世,中国由于袁世凯的倒行逆施很快陷入全面的混乱之中,这正是野心军人的绝佳时机。

  冯玉祥以自己出色的能力很快又被复职,又成为姑丈陆建章手下一个营长。

  冯玉祥在军事上还是有一套的,他上任之后立刻到河北景县招了一营新兵,这批新兵的素质极佳,也是之后西北军的种子。

  冯对士兵是有要求的,并不像其他军阀那样捡到篮子里就是菜,连乞丐,和尚道士,甚至弱智之流也一样招进部队。

  冯要求部下士兵必须是农工良民,身无暗疾,年龄18岁至25岁,身高1米6以上(当时人个子比较矮,同属黄种人的日军士兵平均身高只有1米5几);面黄肌瘦、精神萎靡者,体高不足者都不要。另外老兵油子不要(职业军人,靠打仗混饭吃的,这种人虽然能打仗,但不守军纪,赌博嫖妓是家常便饭,甚至还抢劫偷盗奸淫,对部队有很坏的影响),地方的流氓,二流子等流氓无产阶级不要。

  冯玉祥对招募士兵把关很严,甚至之后当上了团长,师长也亲自去招兵。后来统计,西北军大将曹福林、石友三、孙良诚、刘汝明、冯治安、孙连仲、吉鸿昌等人全部是冯玉祥亲自招募进来的。

  当时各军阀部队训练一般不严格,诸如奉军川军等部队中,有很多是常年不训练的。偶尔训练一下也就是出个早操,绕着操场跑两圈,这也是很多军阀部队战斗力极差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冯玉祥的西北军训练堪称当时最严格的,可以称得上魔鬼训练。

  冯玉祥搞得所谓天天练兵,月月考核。西北军所有官兵不分文职武职,高级低级都要参加日常训练和考核,每月一小考,每季一大考,年终一总考。

  训练项目极多,除了普通的各种军事训练项目以外,还有诸如刺枪、劈刀、拳击等项目,强度大,项目多,算得上非常辛苦。

  除了正常训练以外,还有很多专门的特殊训练,比如在冬季大雪天去野外练习修筑工事,连续修筑一个晚上,第二天考核。

  还有每月两次行军拉练,风雨无阻,官兵均得参加。每人负重48斤,连续走七天,每天走120里到140里。

  至于军事训练的要求上,非常严格,绝不马虎。以张自忠为例,他对训练的要求非常严格,如果考核不合格,就会受到严格处罚,甚至有些时候还被打军棍,这点西北军士兵回忆录中都要记载。这种严格的要求导致西北军基层官兵军事素质一般都很过硬,能打硬仗。

  当时红军中有个神炮手赵章程,他炮打的非常准,甚至可以不用测量,直接通过头脑中的概略计算开炮,每炮必中,被称为炮神!

  这个赵章程就是西北军出身,在宁都时候从孙连仲部队整体倒戈到红军那边的。

  后来人家问他是怎么训练出来的,他说当时西北军的炮兵军官训练就是:一炮打不准,上去就是重重一个耳光,这样几十几百个耳光打下来,都打得很准了。

  对部下要求严格,并不是苛求,而是我先做到再让你做。张自忠奉行的也就是冯玉祥说的,当官的要以身作者,他们自己先去达到这些考核标准,然后再要求其他官兵,所以能够让官兵们心服口服。

  所以西北军中高级军官中也不乏军事素质过硬的人,也颇多武术家,张自忠将军自己就有一手好枪法,在南瓜店殉国的时候曾经靠一把手枪击毙数名日军。赵登禹将军刀术惊人,全军也没有几个能胜过他的,枪法也很厉害,曾经打死过下山的老虎。

  这种严格的训练使得西北军基层官兵战斗力颇强,有着很强的体力和耐力,作战意志相当顽强,还敢于肉搏战白刃战,尤其在防御战上表现更为明显。

  台儿庄战役中,防御台儿庄的就是孙连仲的西北军。他们面对日寇重炮轰,飞机炸,坦克突击,步兵无数次冲锋和突袭,甚至还有化学武器的攻击,就是坚守不退。一个营打成一个连,又打成一个排,很多阵地上往往是拼死打到最后一个人。

  所以西北军部队往往很有战斗力,最后一支西北军直到淮海大战才被完全消灭,也算辉煌了30多年!

  由此,冯玉祥的部队能打硬仗,自然被各派统治者看重。

  冯玉祥的发家是借助了夫人刘德贞的,刘德贞本人却是一个很好的贤妻良母。嫁给冯玉祥的20年内,生了5个子女。刘德贞生活简朴,和平民媳妇一样任劳任怨,从不抱怨丈夫。 由于冯玉祥生活也很简朴,夫人刘德贞从不奢侈。平时,她和儿女们粗茶淡饭,偶尔吃顿白菜猪肉、红烧牛肉或羊肉水饺,算是改善伙食。她和孩子们从来没有穿过绫罗绸缎,而是穿粗布衣服。家里用的是粗瓷碗和普通桌凳,睡的是硬板床和粗布被褥。每次出门,都是徒步而行,从来不乘车坐轿,不带护兵马并。她本人在1923年因为严重的伤寒病去世后,冯玉祥整理其遗物,居然没有发现一块大洋的私房钱(当时丈夫给妇女的钱是养家养子女,所以当时候妇女一般都留一些私房钱,买些自己需要的东西,诸如衣服首饰零食什么的)。冯玉祥忍不住当场泪流满面!

  冯玉祥以自己高超的政治能力的军事能力帮助他一再立下战功,其中就包括在陕西大败白朗叛军的多场战斗。

  由此冯声名鹊起,成为当时年轻军人中的风云人物,当然加上陆建章的照顾也是必不可少的。冯玉祥迅速升官,掌握了实际的兵权,他麾下的西北军雏形也就逐渐形成了。

  短短1年内,冯玉祥的那个营被扩编为团,冯大喜过望,立即亲自赶到河南郾城、周口一带招了一个团的兵。

  接着该部又被扩编为旅、并且正式授予混编第16旅的番号。

  这个旅下辖10个营兵力,装备先进,战斗力很强,更重要的是直接由中央政府控制,实则就是旅长冯玉祥一个人领导。该旅除了袁世凯,冯玉祥以外并不听命于任何人,一个小军阀团体就诞生了。

  这期间,冯玉祥在河北省和西北各地招兵买马,培养亲信部将,训练部队,著名的西北军大将佟麟阁、曹福林、吉鸿昌等人都是这时候投身冯玉祥麾下,而在这之前还有宋哲元,石友三,孙连仲等人就已经在冯部了。

  可惜这次依然是好景不长,袁世凯很快称帝,全国人民群起讨之,老袁仓皇不知所措,突然发重病而一命呜呼。

  袁世凯一死,他的亲信陆建章也就失势了!

  这个陆建章并不是什么好人,不过是清末民初常见的无聊政客。

  袁世凯当政时期,陆建章无比风光,身居高位。可惜他没干什么好事,在陕西统治期间倒行逆施,横征暴敛,大肆屠杀反袁的革命人士,残害无辜老百姓(曾经血洗西安监狱,杀了300多人;平时还指挥部队以捉革命党为名下乡,乱杀乱捉平民),被陕西当地老百姓称为陆屠夫。

  为了捞钱,他甚至还盗卖国宝给美国人,换取20多万银元的贿赂,搞得该省乌烟瘴气(他出卖的国宝至今还放在美国宾西法利亚大学的博物馆里)!

  袁世凯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根本不管,仍由陆建章肆意妄为。作为回报,陆建章对主子袁世凯是绝对的支持。

  袁世凯称帝时,陆建章也跟着拍马屁支持,命令各县在西安的工作人员冒充各县人民代表签名支持称帝,由此被封为一等伯爵。

  袁世凯死后,陆建章凭借在陕西搜刮的3000万两银子(!)的民脂民膏,生活的还算非常好,却没有了政治上的靠山。他很快成为一个所谓的社会名流,一度还投靠辫子将军张勋麾下,最后在1918年被皖系军阀徐树铮诱杀!

  陆建章这颗大树倒了,树下遮风避雨的冯玉祥自然也受到了影响,他的部队在七年内没有大的发展,始终还是一个旅的编制。

  1917年,冯玉祥被当时权倾一时的皖系军阀免去第16混成旅旅长的职务,这是西北军历史上第一个低谷。

  之后冯玉祥精明的把握住了局势,宣布支持皖系军阀征讨张勋辫子兵的复辟(当时冯玉祥的大恩人陆建章就在张勋麾下),由此被皖系军阀领袖段祺瑞下令恢复了旅长的职务!

  1920年直皖战争爆发,皖系大败,冯玉祥闻风转舵,转而投靠到直系麾下。

  直系领袖,秀才将军吴佩孚倒是深知冯玉祥为人,始终对其不信任,没有给予重用。

  直到1921年,冯玉祥看准时机,率领第16混成旅受 连襟阎相文(阎相文的老婆和冯玉祥老婆的姑母是堂姐妹)的邀请进入陕西作战。陕军对老百姓凶狠残忍,但战斗力一般都不强,所谓内残外弱。

  冯玉祥在围剿白朗的时候就在陕西作战过,对该省情况非常熟悉,此时他的16旅进入陕西以后,一路势如破竹击溃各路陕军,还攻下了西安城,阎相文由此被封为陕西督军。

  由此,阎相文对连襟冯玉祥十分感激,在他的三次强烈要求下,直系军阀头子吴佩孚才勉强将冯玉祥任命为第11师师长,下辖两旅六团,所部终于从旅扩大到了师,并且常驻陕西归阎相文调遣。

  之后冯玉祥就逐渐开始走运了。

  先是他的连襟陕西督军阎相文,因为被陕西混乱的局势搞得心力交瘁,狼狈不堪,最终羞愤之下服鸦片自杀。冯玉祥作为陕西军力最强的直系将领,不费吹灰之力的当上了陕西督军,成为陕西王。

  稍后,冯部在第一次直奉战争中增援直系大军有功,又被任命为河南督军,又成为河南王。

  由此冯玉祥大权在握,控制了一个省,成为土皇帝。

  西北军团体的力量也越来越强大,除了兵力扩大到一个师又三个旅4万以外,冯的手下战将更是云集,也就是所谓的西北军十三太保都在帐下。

  十三太保中的孙良诚、孙连仲、韩复榘、佟麟阁、刘汝明、石友三后来都成为民国将领中第一流的人物,剩下的几个最差也当过师长级别的军官。

  此时原来袁世凯,陆建章安排在冯部的将领,基本都被排挤出去,剩下的军官都是冯玉祥的亲信,完全听从冯玉祥的命令。

  一个强有力的新锐军阀团体产生了。

  一个人有了钱就不会满足于现在的地位,一个团体有了力量也自然想夺取更大的权力。

  冯玉祥此时不再满足于屈居直系麾下,开始试图自立为王。

  很快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冯玉祥眼见主子直系军阀连连败退,大势已去,不愿意跟随直系沉船。

  在奉系数十万银元的贿赂下,冯突然临阵倒戈,率领自己的三个旅的亲信部队占领直系大本营北平,俘虏直系大总统曹锟,还赶走了紫禁城中的小皇帝溥仪。这一手在当时来说可谓火中取栗,不但占领了直系的大量地盘,也吞掉了直系的不少部队。

  第二次直奉战争以后的1925年,冯玉祥就任西北边防督办,所部也就被称之为西北军,由此西北军正式成为中国最强有力的军阀团体之一。

  西北军最出名的可谓就是大刀队,这并非是冯玉祥刻意编组的。主要当时西北军扩大太快,武器军火严重缺乏,连刺刀数量也不足。出于无奈,冯玉祥下令打了一些大刀装备部队,还请来西北著名的武术家研究出一套阵前使用的刀法。这种大刀片不难制造,农村铁匠用半天时间就能打出一把,对钢材也没什么要求。

  当时苏联为了对付直系奉系后台老板的英美日在华的势力,通过李大钊、徐谦同冯玉祥搭上线,开始援助西北军。由此西北军兵力扩大到步兵十二个师、骑兵两个师、炮兵两个旅、交通队一个团,共15万人规模。韩复渠,孙良诚,佟麟阁,石友三,马鸿逵,刘汝明,孙连仲等人分任各师师长!

  这是西北军历史上的第二个高峰。

  不过期间他们也没有干什么好事,1926年318惨案爆发,北平的军警开枪打死打伤200多名示威抗议的群众,而这股军警就是冯玉祥的鹿钟麟部。死亡的47人中,有1人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刘和珍!

  此次临阵倒戈的短期效应虽然很好,可惜此举犯了众怒,直系自然痛恨冯玉祥的背叛,奉系也深感冯玉祥渔翁得利(冯玉祥稍后还和奉军叛将郭松龄达成合作协议,郭松龄随即起兵,差点攻下奉系大本营沈阳,最后还是靠了日本关东军出兵才保住了沈阳,张作霖对此极为愤怒)。

  直奉两派系军阀很快达成协议,准备联手进攻西北军,一举铲除冯玉祥这个反复无常的家伙。

  当时奉军兵力高达40多万,直系收拢残部也有30万人,西北军这15万人无论如何不是对手。

  冯玉祥此时还算聪明,他见势不好,急忙宣布下野,逃到苏联求援去了。

  这边直奉联军已泰山压顶的势头进攻西北军,西北军力不能及,防御了三个月后,全线溃败。

  曾经15万大军仅剩下3万多人退守西北绥远,甘肃,宁夏等偏僻省份,还面临着直系大军的追击。

  此时冯玉祥已经在苏联同斯大林达成协议,他会支持国民革命军从广东北伐,同时容纳中共在西北军中发展。

  苏联随即提供给冯玉祥3万多支步枪,5000多万发子弹,300挺机枪,60门大炮和5万发炮弹。这批武器在当时来说,足可以武装6,7万部队。

  在苏联的强力帮助下,西北军迅速恢复了实力,随即开始了大反攻。他们首先收复了陕西省,当时西北军一派的杨虎城和李虎臣已经被直系爪牙刘镇华的7万民军困在西安接近一年时间,城内老百姓冻死饿死10万人,甚至出现吃人现象。

  冯玉祥部通过苦战占领了陕西省,随即进一步控制了西北,兵力迅速扩大到25万之众,随后以西北为后方全面进攻中原。

  此时蒋介石的北伐大军在南方接连击败直系,新直系,鲁系主力。这些军阀败局已定,无力回天了,也无力将部队回调对付冯玉祥了。

  这边冯玉祥乘机进攻挥军猛进,一再击败直系奉系大军,并且乘机将所部扩大到9个军,最终作为胜利者之一获得了北伐战争的胜利。

  北伐结束以后,冯玉祥是参加北伐军阀中获得好处最多一个。他的西北军直属部队就有9个方面军,32个军,81个师,共40万之众,加上归属他的军阀部队总兵力高达50,60万人,兵力不少于蒋介石的中央军。

  除以以外,冯玉祥的西北军还控制了包括西北和中原在内的大块地盘,面积接近中国的四分之一,比中央军控制的地域还大。

  这是西北军最鼎盛的时期,也是第三个高峰。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