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平津作战 > 内容正文

平津之战(六)
来源:萨沙   2018-12-20 09:50:30

  开始走下坡

  可惜,这次依然是好景不长。

  北洋军阀被消灭以后,冯玉祥知道他最大的敌人就变成了蒋介石的中央军和南京政府。

  冯玉祥随后多次反蒋,他以为自己兵力雄厚,又有阎锡山,唐生智,李宗仁等人支持,根本不怕蒋介石。

  没想到刚刚以开战,冯玉祥部下韩复榘,石友三,马鸿逵这三个大将接连倒戈投靠蒋介石,他们带走了10万精锐大军,导致西北军元气大伤,接连惨败!

  最终,冯玉祥同阎锡山,李宗仁等联手,孤注一掷的发动中原大战。在冯玉祥看来,只要消灭了蒋介石就完事大吉,阎锡山,李宗仁,张学良之流都不足为惧,将来中国就是他的。

  于是,冯玉祥将所有本钱拿出来完全拼了,他的将西北地区的全部兵力抽调到中原战场,后方基本没有部队防守,几乎是无人之境。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中央军经过苦战,终于击溃各路军阀貌合神离的联军。

  在最后时刻,晋军领袖阎锡山为了保住自己的残余实力,拿出大量武器弹药和现款,谎称需要西北军协同晋绥军全力进攻,同中央军决一死战。

  冯玉祥中计,不顾后勤补给已经用尽,官兵疲惫不堪,孤注一掷的集中残部全力进攻。而阎锡山却乘机将自己的晋军从前线撤退,将主力部队调回自己的地盘山西。

  于是中央军乘虚而入,一举冲入晋军让出的阵地,很快切断了西北军的退路。

  这样一来,40万西北军打不过,又退不了,终于全军覆没了。

  一部溃散,一部如吉鸿昌,孙连仲之流投降蒋介石,一部如庞炳勋,孙殿英之流脱离西北军自立为王了,最终西北军仅剩3万多人在宋哲元,冯治安,张自忠,刘汝明,秦德纯等人的带领下被张学良名义上收编,暂居阎锡山的山西省一角。

  这次惨败意味着西北军的黄金时代结束,之后也再也没有恢复到曾经的规模。冯玉祥也就此下野,退出民国一流军阀的阵容。

  张学良对这支西北军残部也不信任,因为他们有过借壳下蛋的先例。当年张自忠,韩复榘等人也曾经率部,在被直奉联军击败以后投靠山西军阀阎锡山。但他们有很快又率部脱离晋军,拉着部队走了。

  期间阎锡山派军队阻拦,还差点被他们歼灭。当时韩复榘还大言不惭的说:我们当时不过是借土养命,借你们的地方住几天,你们还真以为我们投降你们了!

  所以张学良给了他们一个29军的番号和50万银元以后,就放手不管了。

  当时西北军可谓穷困潦倒,要钱没钱,要地盘没地盘,士兵饭吃不饱饭,军服也没钱换,全身破破烂烂,黑瘦干枯,形同乞丐,西北军也几乎垮了。

  宋哲元对29军是有功的,没有他的话,西北军就彻底不存在了。当时除了29军以外,同属西北军嫡系的军队还有孙连仲,韩复榘,庞炳勋等几支部队,兵力都是数万人。后来还有自立门户的孙殿英,石友三等人,兵力也都过万。

  好在中国的局势很快变化,很快918事变爆发,日寇入侵东北。张学良不战而逃以后,不但损失了东北三省的地盘,军队也有较大损失。日寇占领东三省以后,立即转兵威逼东北四省中剩下的热河省。

  张学良深感兵力不足,不是日军的对手,就将眼光放在奄奄一息的29军身上。因为众所周知,西北军是一支比较有战斗力的部队。29军此时虽然落魄,骨架尚存,也有一定战斗力,是一个很好的帮手。

  张学良将自己麾下的察哈尔省地盘交给29军,由此29军开进该省,终于有了自己的地盘。

  察哈尔省是当时著名的穷省,该省大部分面积在长城以北,基本都是沙漠和草原,人口稀少,也没有什么出产。长城以南相对繁荣一些,但也只是相对好一些而已。

  话虽如此,相比山西一角,察哈尔省也是29军眼中 的天堂了。

  29军在该省驻扎了半年时间,元气逐步恢复,更重要的是军心稳定了下来。

  此时29军的领袖已经从冯玉祥变为宋哲元,并且一直到抗战初期都是这样,冯玉祥失去了对西北军的控制力。

  这也很容易理解,军阀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冯玉祥离开部队几年必然会失去对军队的控制。

  宋哲元上台以后也扶持了听命自己的一批人,将西北军控制在他自己的手中。

  后来冯玉祥搞了个察哈尔抗日同盟军,拉走了29军在察哈尔的一部分部队,还希望在河北的宋哲元给予支持。但宋哲元并不理会,反而对冯玉祥拉走佟麟阁等部的事情相当不满。

  抗战初期,冯玉祥被蒋介石派来担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领导主要是西北军的国军部队在华北作战,但宋哲元并不听从冯玉祥的命令。部下如冯治安等军官也是阳奉阴违,根本不服从冯的调遣。

  老冯眼见指挥不动这些老部下,愤然辞职!

  宋哲元为什么能成为西北军继任领袖?在于他的资历和威望都是仅次于冯玉祥的。

  宋哲元是山东乐陵县人,13岁进入清军,17岁加入陆建章麾下的冯玉祥部服役,是西北军的元老级人物。他的军政经验也非常丰富,从普通排长,连长一步步爬到二号人物的位置,经历了20年的战争和政治斗争。

  宋哲元本人有着很强的军政头脑,有高超的战略眼光,更重要的是他为人比较正直,交朋友讲信义,礼贤下士,关心部下,所以威望很高,受西北军内部各派系的支持。

  冯玉祥在中原大战下野后,宋哲元成为继任者,由此成为西北军第二任领袖7年的时间。

  在察哈尔呆了大半年时间,此时热河抗战果然爆发。热河的张学良东北军又是一触即溃,全线溃败。日军仅仅用了二周时间占领热河省全境,直逼华北长城一线,华北危急!

  29军作为支援的部队,同中央军,晋绥军等共30万大军在长城一线和日军血战三个月,以惨重的伤亡勉强将10万日伪军阻挡在长城一线。

  长城喜峰口一战给29军带来了很好的名声。29军官兵由于火力不及,往往在白天被日军击退,晚上他们就集中部队手持大刀展开夜袭,再夺回阵地。

  这种夜袭战,肉搏战需要极大的勇气,因为这样作战中,一般参战的人不容易生还。夜战中,如果敌军没有完善的防备,进攻虽然容易得手,但肉搏战中敌我双方伤亡一般相差不大,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大刀队当时以500人一组为编队,一般就算夜袭成功,每队活着回来的也不会超过250人。

  如果敌人有完善的防夜袭准备,进攻一方很可能遭遇极大伤亡。就比如日军曾经用两挺重机枪扫射突袭的大刀队一部,结果这部200人全部伤亡,没有一人幸免。

  实战中29军基层官兵极为勇敢,他们冒着日军炽热的炮火挥舞大刀冲锋,前仆后继,前面倒下后面跟上。以武士道闻名的日军也赞扬西北军士兵的勇敢,并且深感恐惧。

  这一战29军伤亡也不轻,他们伤亡超过1万人,相当于损失了三分之一的部队。

  长城会战以后,日军力量渗透入华北,河北省作为华北五省的核心省份更是日军主要进攻方向。

  当时驻扎在河北省的为东北军大将于学忠部和万福麟部,省主席是于学忠,另外还有中央军黄杰、关麟徵部!

  日军认为于学忠和他的东北军同日军有夺家之恨,是死敌,而中央军的抗日意志更为强烈,都不容易对付。

  反而驻扎在河北的29军是西北军,早在10年前就曾经和日本有过粗浅的交往。以日本人的看法,29军是土军阀,有主张无宗旨,比较看重实际利益,相对容易对付。

  日军高层更说,宋哲元不过是个农村出身的军阀头,没什么追求,是实现华北独立的一个最适合人物。

  因此他们通过《何梅协定》要求中央军,东北军退出河北省,该省由29军接防。

  由此,29军就这样获得了察哈尔和河北两省的地盘。

  宋哲元也被任命为陆军二级上将,平津卫戍司令、冀察绥靖主任和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兼河北省政府主席。

  河北省可不同于察哈尔省,是华北五省中最富裕的,人口也最多。单单一个北平就有300万人口,而天津更是北方经济最发达的城市之一。

  29军在控制河北省以后,随即垄断了该省的全部财政收入,包括盐税、关税、铁路一概接管,南京拨给二十九军建筑国防工事线的专款全部挪用,既不做中央要求的国防工事线的修筑工作,也不向南京政府上缴一分钱。

  在短短2年内,29军有了极大的发展,兵力从3万多人一举扩大到正规军10万,保安队2万人的规模。

  装备上,虽然重武器很少,轻武器上在国军中数一数二。29军每个连配备捷克式轻机枪6挺,掷弹筒4个,普通士兵均配备一支捷克式步枪,一把刺刀(或者大刀),4枚手榴弹,排长根据作战需要配备冲锋枪或者手枪(冲锋枪近战威力大,可以横扫一片日本刺刀兵)。这些部队的轻武器基本清一色捷克进口的步枪轻机枪,少量是自己制造,性能相当优良,性能上超过日军的同类武器。

  除了轻武器以外,29军每个团还有八二迫击炮4门,捷克造重机枪4挺,师一级还有高射炮连和平射炮连,也配有少量重炮。

  就整体实力来说,这10万人比长城会战时期的3万人胜过5到10倍。

  宋哲元的盘算

  宋哲元的想法并不稀奇,基本所有军阀都是这么想的。几年前张学良也遭遇了同样的事情!日军进攻热河省,张学良也是怕日军也怕中央军占领他的地盘,他明知力不能及的情况下,仍然拒绝中央军在内的30万国军进入热河作战。同时张学良怕损失自己的部队,将东北义勇军和热河军阀汤玉麟的东北军顶在热河省抗日第一线。结果日军进攻热河的时候,非正规军的东北义勇军根本不是对手,汤玉麟东北军则整团正旅的倒戈投降,热河境内20万东北军全线溃败,日军两周就占领热河省全境。到了这种情况下,张学良仍然阻止中央军进入热河,并且跟南京政府索要大量军火和钱款 谎称反攻。实际他的部队已经蜂拥溃败到长城一线,根本不能作战了。

  凡是有利就有弊,前面已经说了,29军在河北虽然大大增强了实力,也有很大的麻烦。

  河北省是日寇入侵的主要目标,这段时间以来,日寇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河北和察哈尔借机闹事。

  他们试图不通过武力进攻,而是通过这类小的手段,迫使29军让出河北察哈尔的控制权,实现所谓的华北五省自治,实际就是将华北作为他们的新殖民境地。

  军事上,29军虽然有10万之众,但是相对随时可以调集百万大军的日本来说,战斗力还是不及的,光靠自己的力量对付不了日寇。

  更重要的,在西安事变之前,蒋介石在全力消灭中共红军和地方军阀,同时整军备战,夺取持久抗战的大后方西部,尚且没有精力在华北同日军开战。

  因此,29军尚且要面对南京政府的威胁,所谓两面都是敌人,也不可能主动去和日军作战。

  西安事变之后,蒋介石已经表示会全力抗战,但在29军看来,情况并没有好转,只有更坏。

  西安事变后南京政府大规模扩军备战,并且一改在华北退让的方针,开始以强硬政策对日,日本方面为此非常惊恐。在日本看来,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搞非武力的小手段,因为中国备战速度非常快,预计最迟在1938年底就可以完成60个德械师的整编工作。光是对付着60个师80万人,日军恐怕就要出动60,70万大军,更别说还有另外100多万国军了。

  所以日军希望在中国方面刚开始准备的时候就全力进攻,速战速决攻占华北五省,至少也要占领河北察哈尔两省。这样一来,日军在华北就有绝对的军事优势,而中国方面就很难保住华北。而华北一丢,日军随时可以用大军长驱南下,中国的华东和华南也很难保住,中国抗战就会极为艰难,甚至难以获胜了。

  从西安事变结束以后,日军开始在河北省大规模演习,这明显是为军事进攻做准备。同时以往每个月都有的挑衅却突然没有了,这是一种反常现象,也就是所谓狂风暴雨前的寂静,预兆着会有大事发生。

  此时的29军领袖已经是宋哲元,不再是冯玉祥。实际自从冯玉祥在中原大战隐退后,这支西北军已经不再听从他的命令,之后几十年冯玉祥也再也没有能够指挥的了西北军任何一支部队。

  宋哲元在这几年内,形成了自己的军阀团体。

  传承军阀的特点,此时他自然首先从军阀团体的角度出发。

  以这个角度来看,分析卢沟桥事变之后西北军高层的举动,就不难理解。

  因为一旦开战,无论最终结束是谁胜谁负,被顶在最前线的29军必遭惨重打击,而且河北察哈尔的地盘也必然保不住。

  不是被日军占领,就是被增援二来的中央军控制。

  军阀之所以有力量,29军的几个师长能够当上北平市长,天津师长,河北省长,察哈尔省长,甚至冀察两省的最高领袖,并不是靠他们有什么出色的行政才能,也不是因为他们德高望重。

  他们之所以有今天的地位,完全就是靠了他们手中的枪杆子,是靠自己的军队打出来的。

  如果29军没有那可怜巴巴的3万人,他们就不可能进入察哈尔省作为张学良的援军,深成为察哈尔省的控制着。他们也更不可能进入河北对日作战,更不可能控制河北省。

  所以说枪杆子对于军阀是第一重要的,29军作为一个军阀团体,自然会全力保证自己的军队,不可能愿意去跟日寇拼光。

  而且河北察哈尔的地盘也是仅次于枪杆子的重要东西,如果不是有察哈尔的地盘,29军就无法恢复元气,单靠在山西时期连饭都吃不饱的那只残军,靠什么去跟日军拼?即使是察哈尔整军以后的那支部队,3个月时间也损失了上万人。

  如果不是有河北的地盘,29军怎么可能扩充到之前3倍多的规模,让日军和蒋介石都忌惮他们三分。如果仅靠察哈尔那时候的3万军队,日军恐怕扶持个几万伪军就可以将河北占领了,或者直接依靠6000人的华北住屯军就打进北平天津了,根本不可能再跟你坐下来谈判。

  所以,如果一旦中日开战,29军肯定会损失掉军队和地盘,即使将来抗战胜利,可能对国家民族都是有利的,但对他们29军这个团体是极为不利的。

  这种事情在民国并不稀奇,可谓有无数例子。红军长征中,蒋介石利用贵州省主席王家烈的黔军和红军火拼,导致王家烈的部队损失殆尽。随即蒋介石取消了王家烈贵州省主席和军长的职务,将其搞到南京担任一个有名无实的中将,吃吃闲饭。王家烈是什么人?曾经可是堂堂贵州王,在中国也就是一人之下的角色。在贵州的时候可谓要谁死谁就死,要谁活谁就活的人物,连蒋介石的命令他都不买账。

  现在王家烈却成为一个挂名的参议,就在南京大街上乱走几步恐怕还是要被交通警骂的,真是一下子从喜马拉雅山顶落到马里亚纳海沟底。

  西北军也有20多年的历史,费劲了千辛万苦,死了不少人才有今天的局面,自然不可能随便损失掉。

  当然,如果对于真正的军人来说,他可能毫不犹豫的去跟日寇拼命,率领10万大军去拼,拼光了也是值得的,因为这是有利于国家民族的事情。

  但作为军阀来说,他绝对不会这么去做,实际完全明白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他们也会尽力保存自己的力量。因为在他们看来,团体才是最重要的,也是最实际的。保住了团体也就是保住了自己身边人的利益,这在残酷的世界中才是最重要,至于国家民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离自己还远着呢,也是一种空话!

  这也就是军人和军阀的区别。

  蒋介石经常说,作为军人就是要服从命令,所谓草随风动,兵随将走!可惜在民国的历史上,这类事情极少,军阀肯交出军队和地盘的也极少。

  甚至张学良杨虎城为了保住自己的军队和地盘,连国家元首都抓了,军阀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

  所以这一切,也没有那么难理解。

  况且西北军本来也就有一个不好听的名声,就是高层军官往往是有野心无宗旨的人,再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有奶就是娘。

  诚然,西北军除了很多抗日英雄,殉国的高级将领也不少,比如张自忠,佟麟阁,赵登禹等。

  但西北军中倒戈投靠日军的将领是各派系中最多的。

  中国民国时期最著名的两个倒戈将军石友三,吴化文,全部是西北军出身。

  之前所说的,所谓西北军十三太保中,除了在抗战时期就隐居或者昏昏度日,不担任重要职务的过之纲,葛金章,闻承烈,韩多峰,韩占元这5个人以外,剩下的8个人中光是倒戈投靠日军的就有石友三,孙良诚,张维玺,程希贤这4个人,之前背叛冯玉祥投靠蒋介石的有韩复榘,孙连仲这2个人。

  原来真正忠于冯玉祥的仅有刘汝明,佟麟阁2个人。

  至于战后发布的所谓的十大投靠日军的伪军将领中,庞炳勋,孙良诚,张岚峰,孙殿英,吴化文,郝鹏举,门致中都是西北军出身。他们在伪军的军衔都至少是中将,甚至上将,要么就是省长。

  而另一个汉奸任援道也是宋哲元的冀察政务委员会外交委员出身。

  合着十大伪军将领中,西北军就占了八个人。

  大家都知道,抗战期间有不少伪军助纣为虐。其中汪伪政府的90万伪军中,除了征兵,抓丁,强迫俘虏参军来的40多万人以外,其他40多万人中有至少三分之一是成建制投降过去的西北军。

  什么叫做成建制投降,就是团长,旅长甚至师长军长率领整支部队投降日寇,比如西北军著名的大将孙良诚带着两个军3万多人整体投日。

  大家都知道,由国军俘虏改编来的伪军,因为是被迫参军,战斗力都不强。当时日军回忆,让原来是国军俘虏的伪军打仗,伏击国军某游击队。结果这批伪军光朝天上放枪,打了个把小时,用了几千发子弹,敌人(也就是国军游击队)居然没有伤亡一个人。

  至于汪伪政府通过征兵抓丁手段搞来的伪军,也多是混口饭吃,就像今天的保安一样,都不愿意拼命,训练很差,没经过实战,顶多站站岗,帮日军搬搬粮食军火而已。

  但成建制倒戈的伪军就不同了,他们是有战斗经验的部队,有比较强的战斗力。

  抗战中少数伪军参加的大战役中,基本都是成建制投降日军的伪军参战。

  西北军构成的伪军,一般战斗力都不弱,也是日寇的强力助手,对国家的危害是很大的。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