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平津作战 > 内容正文

平津之战(八)
来源:萨沙   2018-12-20 09:58:02

  日军在宋哲元犹豫不决期间,很快在华北集结了约5万人的重兵,主要是三支部队,一是原本就在平津一线的日本华北住屯军一个旅团,二是从东北调来的关东军两个精锐旅团,三是从朝鲜调来的一个精锐师团,这些全部是日军的精锐部队,其中仅仅朝鲜军的第20师团就有近3万人的兵力。

  加上日本联合舰队数十艘军舰,200多架作战飞机,日军集中在河北省军队的战斗力已经远远超越平津一线的29军部队。

  更重要的是,日军已经完成了对平津两市的合围,并且通过攻占廊坊切断了平津的铁路联系。北平东西北三面被日军合围,最近的日军离北平市中心不过10几公里,1,2个小时就可以打到北平城墙下。

  除了以上的部队以外,还有大量日军正在源源不断的向华北开进。根据7月27日日本军部的命令,日军中战斗力最强的第5,第6,第10三个师团近10万大军正从国内乘船向华北前进。

  7月26日,日军已经决定全面发起总攻,而进攻的主要目标就是拥有300万人口的北平城。

  而日军此时已经从三面合围北平,只有南面尚且没有搞定。由于吉星文部在卢沟桥和宛平城的坚守,日军一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是控制了宛平附近的丰台而已。

  所以,此次日军主攻的方向自然是北平城的南面!

  日军一些军官提议攻打宛平和卢沟桥,但日军华北住屯军高层认为,在这个时候打不打宛平已经是次要的。

  因为宛平城只是北平城外围的交通枢纽,打下宛平城后,还必须消灭在南苑驻扎的29军大批部队。

  南苑有29军重兵和29军的军部,是守卫北平南边最重要的一个基地,也是29军指挥中枢。

  这时候打宛平,还不如直接进攻南苑。

  一旦南苑被日军攻陷,北平四面完全被围,也就是囊中之物了。

  至于宛平城无论29军是否死守,已经并不重要,下面可以从容解决。

  于是日军把攻打北平这个战役重心放在南苑扫荡29军军部以及主力部队,由此南苑保卫战就开始了。

  相比淞沪会战的准备和进展的过程来说,平津抗战可以用一个字形容,就是乱,完全是一场混战。

  但乱的并不是日军,日本方面对此次战役计划周密,经过精心准备,乱的只是29军高层。

  南苑兵营位于现在的北京市丰台区南苑机场内,从清朝以来就是京畿一带训练军队的一个基地,有半个世纪的历史。

  袁世凯,冯玉祥都曾经把指挥部设在南苑,现在的29军也是这样。在1937年77事变爆发之前,29军军部一直都设在南苑。

  南苑此处曾经驻扎过3万多大军,占29军在河北军队的半数。

  不过在77事变爆发以后,一部南苑驻军奉命开拔,一部非战斗人员则奉命后撤到保定,石家庄等地,留下来的部队并不多,总兵力仅有7000多人。

  而日军为了击破南苑的29军,集中了朝鲜20师团主力和华北驻屯旅团,约1万人。

  实际上攻打南苑之前,日军已经进行了几次强有力的攻击,扫清攻打南苑的外围障碍。

  27日凌晨3点,日军集中部队首先攻击了通县29军部队,驻守此处仅有独立39旅一个营,自然不是日军优势兵力的对手。该部却仍然奋力抵抗,双方激战7个小时,该营伤亡过半,在营长傅鸿恩率领下拼死突围出去,通县由此被日军攻占。

  27日15点,日军20师团的河边旅团一部约1000多人,突然直插入北平南郊团河一线。当时赵登禹率领的132师一个团刚刚经过,另外一个第4团则在行军途中突然和日军遭遇。

  日军是有备而来准备充分,第4团却并没有作战准备,一度被打乱。双方狠狠拼了1,2个小时,期间日军动用火炮和飞机凶狠打击,第4团挡不住日军攻势,慌忙放弃团河撤退,该团伤亡过半。

  面对通县,团河两声近在咫尺的巨雷,一味希望和平解决的宋哲元终于开始醒悟。他慌忙在27日15时对29军下达了全面备战命令,但此时已经太迟了。

  仅仅几个小时后,也就是28日拂晓,日军第一波进攻部队已经在南苑外几百米处集结完毕。这波部队有3000多人,40门重炮和100多辆坦克,装甲车,还有40多架飞机的掩护,攻击力相当强大。

  日军这第一波冲击,就让南苑兵营内炸开了锅。

  当时南苑是一个什么情况,可以说,在日军没打的时候已经乱成一团。

  如此重要的地方,一定要安排一个有能力的将领来防御。徐蚌会战中,当时蒋介石安排才能平庸的刘峙担任总指挥,下面李弥,邱清泉等将领发牢骚说:徐州这么重要的地方,一定要派一名虎将来守。就算不派头虎来,也至少派只狗来(擅长防御的将领),没想到却派一头猪来(刘峙一生战绩平平)!

  之后蒋介石紧急派遣著名战将杜聿明去徐蚌指挥,但已经迟了。杜聿明赶到徐蚌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徐蚌这边形势严峻,如果不能出奇制胜,难免一败了!

  而南苑此时也完全不比徐蚌要好多少,徐蚌虽然由刘峙负责,但至少刘峙还能指挥的动这几十万部队,也能及时作战场的一切部属。

  南苑的情况更差,一是各部各自为政,没有统一指挥,二是临阵换将,犯了兵家大忌,三是任命的总指挥赵登禹对南苑情况并不了解,是所谓外行领导内行(特指对南苑附近的军事情况了解程度来说)。

  在南苑战斗打响前一天,29军军部还在南苑,在南苑的29军部队自然由军部直接指挥。

  但前一天,也就是27日,在发现日军进攻通县和团河以后,宋哲元估计日军就要发动全面进攻了。

  南苑处于日军进攻的第一线,把29军军部设在这里太过于危险,怕是日军一个冲锋就把指挥中心击垮了。

  所以宋哲元赶忙下令将29军军部马上迁到北平城内去。

  于是也就在在日军进攻前不到24小时,29军军部才慌忙从南苑撤走。

  军部撤走以后,南苑由谁来指挥呢?

  宋哲元留下29军副军长佟麟阁,骑兵师师长郑大章两个人负责指挥!

  担任过察哈尔省主席佟麟阁是个久经战阵的老军人,此时他深感南苑兵力太过于薄弱,赶忙向宋哲元请求支援。

  宋也知道南苑实际有战斗力的部队只有4000人,他赶忙命令132师师长赵登禹率领1个主力旅紧急前往南苑增援。

  佟麟阁是副军长,职务貌似最高。郑大章和赵登禹则分别是骑兵师和132步兵师的师长,虽然同是中将军衔,但职务上比佟要差了一些。

  加上佟麟阁还兼任南苑军事训练团,军官训练团的团长,长期驻扎在南苑,对周围情况非常熟悉,理应由佟麟阁担任总指挥。

  此时,宋哲元却做了一个似乎很奇怪的命令,他命令赵登禹,佟麟阁,郑大章同时负责南苑的指挥。

  电影《投名状》中,在一场宣城之战中,李连杰扮演土匪大哥对刘德华扮演的土匪二当家大声吼道:你记住,军队里永远只能有一个头。

  李连杰说的是正确的,军队中任何时候只能有一个最高指挥者。

  由这个人负责统一指挥全局,切不能有很多人指挥。如果指挥的人多了,必然自行其是,政令不统一,部队也就陷入混乱之中,无法有效作战。

  这个统一指挥可谓是血的教训,在历史上不知道重演了多少次,不知道流了多少鲜血才的出来的这个经验。

  当年中国远征军入缅第一次作战为什么惨败,就是因为总指挥史迪威和杜聿明双重指挥。史迪威为了保护盟军在缅甸的利益,也为自己建功立业,他并不在乎中国军队会有多少伤亡。而杜聿明只想尽量保证中国在缅北的运输通道,不愿意帮助英国人保护这个缅甸致命地,就为英国佬牺牲。结果就是两人在几乎所有大问题上都是相反的,中国远征军一会服从史迪威一会服从杜聿明,最终完全失去战机。中国远征军10万大军伤亡了5万多,滇缅公路也没有保住,缅甸也被日军攻占,完全失败。

  但此时宋哲元似乎没有吸取教训,之后的战斗中,南苑的29军官兵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是宋哲元不知道这点吗?他打了20年的仗,不可能不明白这点。

  为什么这样部属?道理很简单,因为29军就是西北军,西北军是什么军队,是标准的军阀部队。

  而所有军阀部队的特点就是:谁的兵谁管,别人根本指挥不动。

  在军阀混战中,经常听到一句话就是:老子是***的部队,除了***以外,玉皇大帝的命令我也不听。

  赵登禹的步兵只听赵登禹的,郑大章的骑兵只听郑大章的,其他的军官调动不了,相互也指挥不了。

  西北军是军阀部队,所以抱有了军阀部队的很多缺点。当年热河会战,东北军蜂拥溃败到长城一线。当中央军将领要求东北军停下来继续作战。东北军中诸如张廷枢之类的将领说:你除非拿出张学良的手令,不然我们就无法奉命!

  这又是为什么?这其实是军阀自保的一种办法!

  军阀以枪杆子为最重要的财富,所谓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军阀的一切都是靠武力打出来的。

  那么枪杆子抓在谁手里就是最重要的。

  任何军阀手下的兵必须只听命他一人,其他人的命令一概不听,甚至父亲的兵,儿子调动不了。哥哥的兵,弟弟调动不了!

  为什么呢?道理很简单,如果这些兵还听从于其他任何人,那么就有叛变投靠别人的可能。

  那么自己辛苦积累来的枪杆子,就被别人夺去了。

  假如:宋哲元的兵还听从蒋介石的命令,那么蒋介石现在下令这些兵转移,然后编入中央军序列,听从中央军将领命令,那么不就轻松等于把29军割据力量消灭掉了吗。

  那么军阀费尽心机,用了几十年去积累部队地盘,还有什么意义?他们没有军队以后,下场又会如何?

  所以这种情况绝对不允许发生。

  这个军阀的特征,导致南苑作战时期,根本没有统一的指挥,各部基本各自为战,导致战斗过程极为混乱。

  需要说明一点是,宋哲元下命令,名义上让赵登禹统一指挥南苑的部队。

  为什么任命赵登禹负责,而不认命佟麟阁或者郑大章呢?

  可能是因为郑大章只是骑兵师师长,并不懂步兵作战方式,而防御作战骑兵发挥不了什么作用,自然不能用他。而佟麟阁虽然是29军中最有名的练兵能手,对南苑情况也很熟悉,但这4,5年没有带兵打过仗,对战争有些生疏了。

  1933年长城会战,赵登禹拿着大刀亲自率领800大刀队突袭的时候,佟麟阁奉命担任察哈尔省主席,在后方负责后勤等支援工作,没有去一线参战。

  长城会战后,冯玉祥的察哈尔抗日同盟军中,佟麟阁虽然担任第一军军长,但也只是将部下一个师交给吉鸿昌指挥,自己没有实际指挥作战。

  由此,宋哲元可能对佟麟阁是否能否应付这种规模的激战有所疑惑,任命战争经验相对丰富的赵登禹指挥。

  但其实由初来乍到的赵登禹统一指挥南苑部队,实际上是极欠考虑的。

  当时南苑部队番号就有七八个,非战斗部队和新兵又这么多,换成谁都无法有效指挥。

  况且赵登禹那时候还不在南苑,在开战前几小时,赵率领一个团从团河紧急赶来。

  赵登禹赶到南苑以后,由于离日军全线进攻只剩几个小时,根本无法做什么部属,甚至连部队具体的布防情况也无法搞清楚。

  赵只是派出一些便衣在南苑附近警戒,并且要求南苑的部队做战斗准备,完全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