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平津作战 > 内容正文

平津之战(十)
来源:萨沙   2018-12-20 10:03:01

  到了27日,南苑的形势已经很严峻。

  当时宋哲元任命的总指挥官赵登禹还没赶到南苑,在南苑军衔最高的佟麟阁副军长已经预先做了作战部署。

  南苑的正面,也就是南边和东边防御为最有战斗力的军官教导团和特务旅负责,主要对付大兴而来的日军和伪军(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的保安队),这是日军最有可能攻击的方向。

  南苑西面防御则由张自忠38师2个团,骑兵9师一个团负责,这两个团战斗力还可以,但中间新兵也不少,主要对付丰台,长辛店来的日军主力。

  南苑西南角则由学生训练团负责!

  为什么西南角交给战斗力最弱的学生训练团呢?

  主要佟麟阁根据军事常规分析,日军不太可能从西南方向进攻,所以让学生们去防守这个地域,也是从保护学生们的角度出发。

  可是由于宋哲元并没有下令紧急备战,南苑没有做紧急部署,没有增修坚固工事,也没有重武器的增援。

  南苑虽然驻扎着重兵,但居然没有什么防御工事,仅有一道围绕南苑的土城墙,另外就是南苑内围绕着12座营房区的3米多高土围墙。佟麟阁在战前下令在围墙外修筑一道壕沟,关键区域埋了一些地雷,临时增加了这一点防御阵地。

  27日凌晨,首先是日军进攻通县,枪炮齐鸣。南苑离通县不过20公里,所以听得非常清楚。

  当天下午,赵登禹奉命132师一个旅赶往南苑增援,却没有想到,他的行军路线被无耻汉奸潘毓桂全部告知了日军。

  日军于是赶往团河一线阻击赵登禹部!好在赵登禹亲自率领的一个团,赶在日军之前通过了团河,没有什么损失。但后续的那个团却被日军伏击,损失惨重。

  赵登禹赶到南苑以后,根据自己的军事经验判断,日军会在24小时之内对南苑发动进攻,随即命令部队准备作战。

  当时正是北方的盛夏,南苑附近是一望无际的青纱帐,也就是高粱地。战前南苑守军自发的砍倒了围墙附近一部分高粱,主要为扫清射界,但做的并不完全。

  清理出来的区域多的不过清理了400米,少的只有十几米。27日下午,居然有几个日军骑兵冲入南苑附近侦查,甚至一直冲到围墙附近。

  学生兵立即开枪射击,乱枪之下打死2,3个骑兵,学生们为此欢声雷动。

  当时学生们的教育长张寿龄是个职业军人,他看到学生高兴的欢呼,自己却没有任何喜色。

  这个曾经担任过庐山军官训练团中将教育委员的老军人清楚知道,日军侦察骑兵只是开道的,看来日军的全面进攻就是几小时之后的事情,此时不过是雷阵雨之前的宁静而已。

  激烈的战斗在任何时候,随时会伴随着一声炮响而打响。

  张寿龄不觉相当紧张,当晚没有睡着觉,四处巡查,指导学生们抢修阵地。

  相比紧张的张寿龄,没有任何作战经验的学生们则是又紧张又兴奋又害怕

  他们其中一些人还有些浪漫主义的战争观点(老萨认为像高中语文课本中,写《荷花淀》那种美化战争的文章作者,都是非常无良的人。他们让很多年轻人对战争充满浪漫主义思想,而这种思想同现实的战争是没有任何共同点的,是完全的误导。《荷花淀》中打仗就是趴着开枪扔几个手榴弹,然后敌人就全部挂了。实际上呢?看看下面的文字就知道),对战争有些憧憬,认为是一场大人们的游戏而已。

  大部分的学生此时兴奋的无法入睡,他们跃跃欲试,擦枪磨刀,期待着战斗。

  他们中大部分人不知道的是,这已经是他们生命中最后的几小时了。

  28日天刚刚亮,张寿龄就看到远处空中有几个黑点,在学生们互相询问时什么东西的时候,张知道这是日本飞机来了。

  果然,这两架日军侦察机在南苑上空盘旋了近一个小时。当时张寿龄对此颇为不解,不知道为什么日机侦查需要这么久。

  后来才得知,汉奸潘毓桂已经把南苑全部军事部署告知进攻南苑的日军。日军经过仔细分析,决定就从实力最弱的学生兵防御的西南角阵地入手,以此处作为主攻方向。

  另一个主攻方向则是东南角。本来还有一路,也就是华北住屯军一个联队负责进攻西北角,但他们击破通县的守军花费了7个小时之久,所以没能及时赶到。

  此次日军侦察机盘旋这么久,就是在核实潘毓桂情报的准确性。

  让张寿龄没想到的是,期间一些没有战斗经验的学生兵居然用步枪向高空射击,试图打下这两架飞机来。

  其实不要说飞机飞的如此之高如此之快,就算是飞机俯冲轰炸,靠步枪也根本不可能击落飞机的,不过是白白浪费子弹而已。

  需要说明的是,对飞机的这一阵乱枪,居然是这些学生们生平以来第一次实弹射击!

  果然,日军侦察机刚刚飞走,日军轰炸机群就立即出现。

  这是第20师团长川岸文三郎中将的命令,由空军首先攻击南苑,打击守军的士气。

  日机首先从郑大章骑兵师师部所在的东北角开始轰炸,然后沿着南苑营房全面轰炸起来。

  日机知道南苑没有防空力量,所以刚开始就肆无忌惮的低空轰炸,炸弹扔的很准。

  为什么先攻击骑兵部队,这是因为骑兵不像步兵可以随便隐蔽,他们目标大,在防御战中是很不利的。果然突遇日机密集轰炸后,这个骑兵团顿时遭遇相当的伤亡,马栏也被炸毁大半。马栏中的战马共有两个团共1000多匹,多是刚从察哈尔绥远草原买来的,从没有经历过战斗,也没听过爆炸声。此时四面都是炸弹爆炸,马栏墙壁又被炸倒,军马被惊吓的四处狂奔,期间还冲到了一些士兵。

  总之,日军第一波轰炸就将南苑大乱,营房内四处是炸死的人马尸体和乱跑的军马,秩序大乱。

  佟麟阁,赵登禹见此,赶忙组织了一些步兵机枪手对空射击。

  捷克式轻机枪自然无法击落日机,却也迫使日机不敢飞得太低,转为高空轰炸。

  期间由于大部分机枪手没有对空射击经验,射击火力总是滞后一拍。

  教育长张寿龄焦急之下,亲自拿起一挺机枪,朝日机前进的方向射击,这样子弹才会有效射向飞机附近。

  一个中将教育长亲自用机枪射击,这也是逼到绝境了。

  高空轰炸没法很精确,这样以来几日轰炸的威力就减小了。狂轰乱炸了几十分钟后,日机用光了炸弹和机枪子弹,随即飞走了。

  此时日军重炮很快开始轰击,开始是没有目标的乱轰,之后就开始较为精确的轰击。

  日军火炮还是很厉害的,而且不是零星轰击,而是以炮群轰击。在这之前,日军通过汉奸对南苑情况了如指掌,他们火炮打的很准,南苑营房很快成为一片废墟和火海。

  几小时的重武器远程打击造成了南苑守军相当的伤亡,死伤达到近千人。

  一些29军官兵在南苑被日军飞机火炮炸死炸伤,由于战前准备不足,医疗兵都设在南苑兵营一角,被火炮拦住根本无法救援,导致很多伤兵没人管,也送不下阵地。南苑内部到处是尸体的残肢和呼喊着的伤兵,形同地地狱。

  重炮轰击了近一个小时以后,逐渐停止了。

  学生兵们顿时松了一口气,佟麟阁赵登禹脸上却立即变得更严峻。他们明白:这是日军步兵要开始全面冲锋了!

  果然,重炮轰击刚刚结束,日军第20师团的3000多的精锐部队,在近百辆坦克装甲车和大量步兵炮的掩护下(日军多用步兵炮做一线支援用,直瞄作战,精确摧毁敌人工事)从从东南、正南、西南3个方向全线进攻(原本计划中进攻西北的华北住屯旅团没能及时赶到),而主攻方向之一就是学生兵驻守的西南角阵地。

  当时日军火炮非常猛烈,学生兵防御阵地短时间内就被摧毁大半,在他们惊魂未定的时候,日本步兵已经从高粱地里冲了过来。

  学生兵还是非常顽强的,其实作为第一次参战的新兵,他们在日军飞机轰炸和炮击的时候普遍非常害怕。在日军炸弹和炮弹的打击下,学生兵也有了一些伤亡。一些士兵被炸的支离破碎,一些则被炸断手脚,受了重伤,血流满地。

  当时一些年纪很小的学生兵目睹这样的惨状,吓得手足无措,全身发抖。

  但吓归吓,怕归怕。

  在面目狰狞的日军冲锋上来的时候,大部分学生兵们顿时恢复了勇气。他们冒着日军猛烈地炮火,纷纷在战壕中直起身子,对日军冲锋部队拼命射击。

  要知道,这是大部分学生兵第一次开枪射击,所以枪法并不佳,很多子弹都打到天上去了。

  不过由于学生兵们非常勇敢,他们的阻击相当顽强,也阻挡了日军进攻的势头。

  日军以坦克掩护连续冲锋2次,居然都被学生兵击退。日军坦克装甲车的装甲都很薄弱,没有步兵的掩护,它们也不敢冲到学生兵的身边,只能在较远处开枪开炮。

  一些冲在前面的日军士兵纷纷中弹倒地,余下纷纷后撤到高粱地,以它们作为掩护准备继续冲锋。

  此时日军火力的优势就看出来了,当时日军坦克,火炮,加上轻重机枪掷弹筒一起射击,火力完全压倒了学生们。

  日军相当射击精确,火炮威力也大,对学生们造成很大的伤亡,这也是之前宋哲元不让学生们参战的原因。

  当时学生兵防御的战壕上可谓是枪弹如雨!什么叫如雨,这不是形容,而是真的像下雨一样。当时子弹像雨点一样擦着学生兵防御的战壕上空飞过。

  战壕中任何人敢与抬头射击是极为危险的,直起身子就更危险,将半截身子露出战壕射击时,每分钟都有被击中数次的危险。

  很多学生兵刚刚射击两三发子弹,前后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就头部胸部连续中弹,壮烈殉国了。

  此时的大部分学生兵根本没有考虑自己的生死,他们除了国仇家恨以外,更目睹身边战友的牺牲,个个眼中喷火,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宁作战死鬼,不为亡国奴!拼一个够本,拼两个赚一个!

  虽然被日军火力完全压制,但学生兵们仍然奋力还击。从他们的战壕中射出的顽强子弹,将日军第三次冲锋打垮,冲锋的日军狼狈不堪的再次退往高粱地。

  一些日军士兵互相说:不是说29军的学生兵都是娃娃吗,也没受过正规训练,怎么这么顽强?是不是情报出错了!

  但此时南苑已经守不下去了!

  此时日军除了主攻学生兵的阵地以外,也从其他各处进攻。尤其日军炮火猛烈,南苑营区的防御阵地大部分被毁,官兵到目前为止也伤亡了1000多人,更重要的通讯被切断,指挥也陷入混乱,实际统一的指挥已经不存在了。

  赵登禹,郑大章,佟麟阁各自领导自己的部队防御自己的阵地,完全不知道友军作战情况,也不知道日军有无从友军阵地突破。

  好在基层官兵有心杀敌报国,他们沉着应战,即使没有上级的命令,他们在班长排长的率领下顽强防御,坚持不退,南苑守军才没有被日军一触即溃。

  此时在北平的宋哲元也得知南苑情况危急,他知道南苑没有坚固工事,又没有适合防御的地形,根本守不住,在南苑刚刚打响的时候就下达了全军总撤退的命令。

  当时南苑和北平的通讯也已经中断,在宋哲元的命令辗转送到赵登禹处已经是几小时之后。

  此时日军已经有一部不知道从哪个缝隙中冲入南苑营区内,四面射击,袭扰,将南苑守军分隔开,营区内顿时大乱。

  好在南苑营区的面积不小,环绕营房走一圈也有十几华里,冲进来的日军兵力单薄,一时来不及里外夹击,只能暂时切断南苑守军之间的联系。

  与此同时,日军除了强攻学生兵的东南边以外,也同时强攻其他方向。

  当时郑大章的骑兵师已经被日本空军击溃不能作战,仅靠张自忠的2个团几乎顶不住日军的冲击。

  赵登禹明白,东南面西面怕是都守不住了,南苑内部又突入了日军,看来南苑是必须放弃了,不然恐怕就是全军覆没!

  于是再接到命令后,南苑最高指挥官赵登禹将军立即下令撤退。但赵只能指挥自己的132师,却指挥不了佟麟阁和郑大章的部队,所他急忙电话给他们,让他们率领所部赶快撤走。

  不过没想到的是南苑内的电话线已经被日军切断,最终只联系上了郑大章,却联系不上佟麟阁。

  眼见和佟麟阁联络不上,赵登禹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但此时情况险恶,实在不能再等。

  如果此时再不撤,那么怕是过半个小时后,想撤也撤不走,整个南苑守军7000多人都要死在这里了,所以必须马上撤退!

  那么佟麟阁那边怎么办?自己去联络?上午的时候,日军尚且没有突入南苑营区,佟麟阁曾经冒着日军重炮的打击,亲自乘坐汽车亲自四面巡视。

  现在就不同,此时日军已经在南苑中心架起重机枪掷弹筒四面扫射轰击,佟自己去无异于去送死。

  赵登禹犹豫再三,终于决定派出几个传令兵去佟麟阁处下达撤退令,同时他下令自己的部队立即撤走。

  而郑大章此时已经奉命率领骑兵团残部先一步撤走了,骑兵防御上没有太大作用,撤退却可以用来打头阵,打通道路。

  视线从赵登禹处转到佟麟阁这边。

  此时佟麟阁率领特务旅,军官团和学生兵阵地被摧毁殆尽,战壕内外都是战士们的尸体和受伤呻吟的伤员。

  佟麟阁也明白,阵地肯定是守不住了,但撤退这么大的事情,他自己没法决定,就急忙电话去联系赵登禹,郑大章,想一同商量一下。

  却没想到电话线已经被日军切断,根本没法接通。

  在佟麟阁电话给赵登禹的时候,其实赵登禹也在打电话给佟麟阁,两人都没有打通!

  佟麟阁在赵登禹派出传令兵的同时,也命令传令兵跑步去联系。

  当时南苑内部飞机炸弹,炮弹,日军士兵的子弹横飞,处处都在战斗,传令兵几乎寸步难行。

  这几个传令兵先跑到比较近的郑大章那里,发现郑早就撤退走了,他的骑兵部队也一起撤走了。

  传令兵们又向赵登禹处跑去,一路上不断遭遇日军火炮轰击和机枪火力阻击,传令兵只得借助一个个炮弹坑艰难前进。最后一段日军子弹像泼水一样飞来,传令兵完全靠卧倒爬行过去,期间还伤亡了好几个人。

  在途中,他们正好遇到了赵登禹派来的传令兵,被告知赵部已经撤退,还命令佟麟阁部立即撤退。

  在佟麟阁接到撤退令的时候,南苑各部都已经纷纷撤退。佟麟阁明白自己如果不退,就要被日军包围了。

  佟麟阁立即下令撤退,但由于通讯已经中断,这个撤退命令完全是通过士兵人传人的击鼓传花式。

  由于通讯被切断,南苑营区又一片混乱,加上名义上的总指挥赵登禹本来也无法统一指挥各部。赵无法安排某支部队殿后掩护,导致撤退秩序大乱,各部争相撤走。

  在各部刚开始撤退的时候,日军也在重新部署。

  第20师团是团长川岸文三郎知道几个小时的进攻都没有成功,随即亲自赶赴南苑附近指挥。由此日军孤注一掷,做了最后一次冲锋,集中了所有可以使用兵力。

  这次冲锋是最猛烈的,根据当年学生兵回忆,最前面是日军的坦克,坦克后面就是黑压压的日军冲锋部队,稍远处则是日军重机枪和步兵炮的掩护部队。

  此时学生兵伤亡不轻,残余的火力已经挡不住日军的全面冲锋。

  眼见日军冲入阵地前300米内,学生兵的教官们立即下令上刺刀,举大刀,准备肉搏战。

  此时佟麟阁已经下达了撤退令,二线的学生兵已经撤走,但一线学生兵和日军胶着撤不下来。

  佟麟阁没有办法,亲自拿着手枪率领最有战斗力的军官教导团侧击进攻的日军,试图将学生兵接应下来。

  但远水救不了近火,此时日军已经冲入学生兵阵地前。学生兵们勇敢的挥舞大刀和刺刀跃出战壕迎击日军,由此双方开始了激烈的肉搏战。

  这场肉搏战,可以说是平津一线战斗中最为壮烈的战斗。

  壮烈在于,双方实力明显是一边倒,但实力被压倒的一方临死不屈,几个人拼一个人,拼死一个算一个。

  大家都知道,日军在二战中有二大作战技巧闻名于世,即使不算世界第一,也绝对算是世界一流,这就是一是步枪精确射击,二是拼刺。

  日军的拼刺相当厉害,甚至可以说是当时世界第一。日军拼刺肉搏的训练早在明治建军就已经深受重视,有种说法,这是日军自知火力相对列强部队较为逊色,试图通过肉搏战弥补自身的缺陷。

  日军每一个士兵都经过严格的拼刺训练,每个中队(连)都安排专门的刺杀训练教官。而日军每个联队长(团)则需要根据具体情况,制定该联队相应的白刃战训练计划,这是日军内部重要的一个考核项目。

  所以日军每一个士兵在完成训练可以投入战场后,都受过非常完整的刺杀训练,肉搏战能力很强。

  这里老萨多说一句,对于士兵来说,最难训练的就是拼刺训练。

  这种东西是最无法无法速成的,没有几个月时间的训练无法上手。

  而即使平时训练得再好,却同战场上真实战斗有着一定的差距,不见得练得好就能杀的好。

  这主要是训练时候用的是木枪,实战时候用的是真枪真刺刀,分量和手感都不一样。如果战前不用真枪真刀从头在训练,之前练习的就等于白练。

  而就算真枪真刀也练好了,实战时候还有个胆量的问题,就是要过心理关。

  相对距离很远的射击(用《教父》里面教父大儿子桑尼的话来说就是:在一英里外开枪!),在面对面的刺杀中,将一个活生生的敌人刺死,是需要一定的勇气的。

  敌人的鲜血会飞溅到你的身上,敌人的内脏,体液也可能流到你的身上,显然这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做到的。

  没有刺死过人的新兵,就算平时练得再好,往往也会在关键时候手软,下不了手,或者虽然赶下手,却因为紧张而过量用力,导致刺杀动作变形,被敌人乘机杀死。

  对于这种东西,全世界都没有好的办法,只能通过实战经验弥补。

  讲难听话就是,打几仗你还没死,就练出来了,但这又谈何容易!

  相比起来,日军则比较残忍,他们很多时候利用战俘和无辜平民练习刺杀,用来过心理关。

  有些联队长之流的军官还禽兽不如的说:杀战俘就是为了练胆,没见过鲜血的士兵不能算真正的日本士兵。

  就刺杀技术和心里上,显然日军比仅仅练过几天的学生兵强大太多。

  而装备上,日军30式刺刀加上38式步枪长达1米65,比学生兵手中的毛瑟步枪加刺刀普遍长出10到20厘米,比他们的1米长的大刀更是尝过半米。不要小瞧这10厘米,所谓一寸强一寸险,在肉搏战中,长5厘米就足够一方占尽优势,一方无还手之力的了。

  于是,一场一面倒的肉搏战开始了。

  当时学生兵和日军激烈拼杀,到处都是兵兵乓乓刀枪互砍声音,无比惨烈!

  肉搏战几分钟后,情势就一边倒了,经受过十几天刺杀训练的学生兵完全不是日军对手。

  这简直类似于泰森和老萨之间的拳击赛,实力相差太远,胜负根本没有悬念。

  实战中,一个日军士兵左突右刺,往往能对付三四个学生兵。

  学生们由于没有受过刺杀训练,刺刀一刀刺过去刀尖乱晃,虚弱无力,就算刺到日军也不会造成致命伤。

  而且这些学生也多不是重体力劳动者,入伍刚刚半年,训练不够,臂力体力也都不足。

  拼刺期间,偶尔两把刺刀一碰,学生兵的刺刀就脱手了飞了。

  而使用大刀的学生兵更惨,大刀队刺刀本来就是不利。如果想获胜,一定要像29军老兵那样,对大刀刀法练得非常纯熟以后才行。优秀刀手用大刀才能大占刺刀上风,而新手使用大刀对刺刀,是极难获胜的,毕竟刺刀一米六长,大刀才1米长,刺刀不重,大刀很重,普通人基本都用得了刺刀,却很难舞动大刀。

  《鹿鼎记》中海大富对韦小宝说:你和皇帝如果真下苦工练个10年20年的功夫,练到了家,两人联手,或许对付的了鳌拜。这样半吊子练几个月有什么用,这次可是凶险的很啊!

  道理就是这样,短时间内,学生兵就有上百人被日军刺中倒地,鲜血散漫了南苑的土地。

  虽然如此之不利,甚至几乎相当于单方面的屠杀,但让日军士兵惊叹的是。学生兵们战斗意志非常顽强,他们虽然接二连三的被日军刺倒,三四个打一个也不是对手,但余下的就是不退,仍然奋力刺杀。

  有的学生兵被日军刺中要害以后,却用双手抓住刺入身体的刺刀刀刃,不让日军将刺刀拔出。傍边的学生战友将这个日军刺死后,发生这个学生兵早已经死了,临死手中还仅仅抓着日军的刺刀,刺刀的刀身还在他的体内。

  还有一些学生兵被日军刺中要害倒地,口喷鲜血,却还拼命向日军身边爬去,奋力和日军厮打,试图抱住日军的双腿,让战友们将其杀死。

  就在这个关头,佟麟阁率领的军官教导团奋力杀入日军侧翼。日军数量本来就不多,此时侧面受敌,冲锋部队顿时不敢继续突进,只得再次向后撤去。由此学生兵们终于找到机会,迅速撤退!

  需要说明的是,除了学生兵以外,如军官教导团,特务旅,甚至骑兵师作战也非常顽强。

  骑兵师一些士兵在战马被日机炸死以后,手持骑兵步枪进入步兵阵地作战。当日寇冲锋的时候,骑兵们挥舞马刀和他们肉搏,伤亡很重。

  据跟当时骑兵六团团长刘少泉回忆,他的侄子刘升英会武术,在肉搏战中奋力砍杀,非常英勇!当时刘一边砍一边大叫:快杀吧!快砍吧!这些畜生杀一个少一个!

  结果在刘在连续砍倒数名日军后,不幸殉国,这才是民族英雄!

  而教导旅一些老兵负了重伤后躺在地上无法移动,奄奄一息。但日军冲上来的时候,他们仍然倒在地上向日军投掷手榴弹。日军本来见他们满身是血,以为已经死了,猝不提防之下,被炸死很多人。之后凶残的日军士兵将这些老兵乱刀刺死了,有的被刺了十几刀之多!

  日军刺杀还是很厉害的,八路军的前身红军最强调近战肉搏,结果在平型关遭遇日军的时候仍然吃了亏。后来针对日军做了适应训练,才和日军不相上下。为什么?除了严格的刺杀训练以外,日军还大量用战俘和平民练习刺杀,毫无人性。

  这1500多名学生兵,最终活下来的仅有500多人,有近1000人死在南苑和从南苑撤退到北平,保定的路上。

  这500多幸存者每人都被授予了一枚亲爱精诚的勋章。

  此时南苑四处都被日军攻破,南苑守军经过激战全部撤出,此战29军伤亡2000多人,其中约有二分之一是学生兵。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