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平津作战 > 内容正文

平津之战(兵败平津)下
来源:萨沙   2018-12-21 09:05:38

  ----------------------日军重武器众多,防御起来是相当厉害的。这点在太平洋群岛作战中可以很好的看到,即使相对于美军处于绝对劣势,也能坚守不短的时间。

  但残余日军以海光寺(日本华北住屯军司令部所在)为中心,依靠坚固工事和优势火力死守,缺乏重武器的29军一时间无法攻克,双方在司令部附近激烈交火。

  当时天津市民对29军的进攻极为支持,听到他们进攻日本鬼子的消息后,市民们冒着枪林弹雨和日本飞机的轰炸出门慰劳进攻的国军。

  市民们送茶,送饭,送西瓜,送毛巾,鞋袜,抬伤员。

  当时天津市大小公司卡车,公共汽车几乎全部自发开来给29军进攻部队送弹药,送部队。

  司机们冒着日本飞机的炸弹,抢着把弹药和枪械等搬到自己车上送到前线。

  天津市内有大片的租界,按照当时规定是不允许任何非本国军队进入。当时29军进攻部队紧急向海光寺增援,如果绕过租界就要花费很多时间。于是租界的市民甚至巡捕主动搬开租界的铁丝网,让29军增援部队通过。

  29军所到之处,市民夹道欢迎,或是鼓掌呐喊或是摇旗助威。

  由于天津市民的支持,29军进攻部队士气很高,战斗力大增。

  更有甚至,天津一些年轻小伙子冒着极大的危险,主动在第一线帮助29军官兵抢修工事。当地的小商人也无条件支持国军,甚至把自己商店的大铁门下下来(以前铁门很厚重,可以挡子弹),有几个小伙子推着前进,几个29军士兵躲在铁门后放枪,这样一步步接近海光寺日军阵地。

  期间有些小伙子中弹倒地了,后面立即补上来一个,继续推着铁门上。

  由此29军官兵都非常感动,有些轻重伤员坚持不下阵地,和日军拼命。

  可是战况却逐渐恶化!

  双方战至第二日中午,由于天津的29军仅有小口径火炮,没有任何重武器,根本无法击毁日军坚固工事。

  对于这种城市攻坚战,对于进攻一方必须拥有强大的重武器,才能够有效获胜。如果没有这类武器,而防守一方却有重武器,那么进攻一方很可能付出数倍伤亡却毫无进展。这种事情,在历史上重演过无数遍,就连不远之前的车臣战争都是这样。

  面对日军在城市内修建的坚固工事,远距离的枪弹对其没有伤害,又没有火炮将其击毁,就只能依靠步兵向上冲锋。

  但这在日军轻重机枪的打击下,很难有什么效果,反正自己有较大伤亡。

  同时日军以十几门重炮和大量迫击炮向外密集轰击,29军几次冲锋都充不进去。同日军完全不在乎国际法,公然调动几十架飞机对除租界以外的天津市区轰炸,导致大量平民伤亡。

  小股日军还在十几辆装甲车掩护下发动反攻,对进攻的国军进行扰乱。

  双方这样打了一天一夜,29军进攻部队伤亡很大,独立26旅只剩一个营的预备队还没有使用,参战部队全部伤亡近半。而这个营的预备队也在日本飞机轰炸中,仅剩100多人。打到下午,独立26旅旅长李致远连一个排的卫兵都派出去了,身边仅剩几个传令兵。

  而增援天津的黄维刚112旅由于通讯被日军切断,又被日军飞机轰炸所阻拦,既联系不上有赶不上去。加上大沽口一线日军已经全线进攻,112旅的224团还在和日军激战,眼见不敌,也实在无法增援。

  进攻的29军各部兵力用尽,逐渐独木难支,都敢极为吃力。

  而此时得知天津的日军被痛击,连住屯军司令部都险些被攻下的的日军恼羞成怒,他们急忙将在北平附近公斤的第20师团第39旅团回调天津。由于廊坊被国军攻占,铁路线暂时不能使用,该增援的火车在廊坊附近暂时停下,一时间不能赶到。

  日军他们又紧急向关东军求援,关东军司令部立即派一个大队(加强营)先坐火车再转卡车火速增援天津,另外还调用第1师团的第2个旅团紧跟其后赶赴天津,单单这支增援部队就有1万人的兵力。

  而此时日军已经开始准备攻击大沽口,日本军舰已经下大沽口开炮了,经过几小时炮击发射上玩法炮弹,将大沽口29军阵地基本摧毁(由于阵地上使用大量大沽口造船厂的钢板,守军人员伤亡较少)。而大沽口守军仅有迫击炮,无力向日本军舰还击,最终日本海军陆战队登陆成功,大沽口沦陷。

  随后,大沽也被从塘沽而来的日军野战重炮第9联队攻击。守军坚持整整一天,阵地全部被摧毁,也被攻陷。

  这样一来,天津四面都是敌人。

  天津的李文田副师长在得知这个情报以后,知道天津进攻已经失败,看来必须要撤退。

  此时北平已经基本沦陷,日军在河北兵力已经高达5多万人,而29军锐减到5万多人。

  29日到30日,日军陆续增援到天津附近,此时还在北平的张自忠害怕天津的29军部队被日军里外夹攻导致全军覆没,在29日晚16是下令天津部队撤退。

  此时天津日军伤亡较重,虽然看见29军全线撤退,由于害怕是拖刀计,根本不敢追击。

  由此,天津很快沦陷。

  此次攻击中,29军官兵是非常勇敢了,以攻击天津日军一个据点工大纱厂来说、日军利用房间固守,没有重武器的天津保安队只好一个房子一个房子的清剿,前后打死日军五十人,自己也阵亡了六十多人。之后遇上全军撤退,由留在水塔上的4个国军士兵负责殿后。

  他们在水塔上狙击日军先后打死打伤十多人,吓得日军不敢追击。之后他们打光了子弹,从水塔上下来和日军拼刺刀,结果3个人殉国,1个人受伤被俘,但也刺死了6个日本兵。

  被俘的国军士兵受伤不轻,但面对日本军官的盘问一点也不畏惧。

  日军军官:你们为什么进攻我们?

  国军烈士:你们是侵略者,压迫中国人,我们要消灭你们!

  日军军官:根据条约(辛丑条约)我们日军可以在天津驻军!

  国军烈士:那是你们强加给我们的不平等条约,就是这个条约,也没有允许你们在租界之外的纱厂驻兵。这个纱厂表面上是工厂,实际上就是你们军事据点,不然你们为什么驻这么多兵在这里?你们这些强盗太狂妄了,我们29军在喜峰口教训过你们,这次也是在教训你们!

  日军军官:你们大部队都撤退了,你一个人被我们抓住,你还硬什么?你不怕死吗?

  国军烈士:中国人是有骨气的,还能怕你们这些强盗?要杀就杀,随你的便?

  日军军官犹豫一阵,下令开枪,这个国军士兵就壮烈殉国了。

  平津一丢,其他也就保不住了,随即张自忠下令29军各部也开始总撤退,分别从丰台,宛平,廊坊,全线撤走。

-------------------1937年8月8日,日军举行了入城仪式以后,耀武扬威的开进了北平。北平由此沦陷了8年之久。

  此次撤退也相当混乱,一部还遭受日军追击,有了很大损失。

  以坚守时间最长的宛平为例,激战3周时间没有后退一步,在接到撤退命令以后,吉星文团长被迫征集了30多辆大车,准备撤退。但由于保定方面一再催促,吉星文没有等到大车征集完毕就下令立即开拔,然后一夜之间撤到保定。

  由于撤退非常仓促,并没有通知地方政府,政府办事员都不知道这个情况。

  当他们赶着30多辆大车到了长辛店时候才听说撤退命令,赶忙去追部队。却在途中遭到日本飞机轰炸,30多辆大车和100多匹牲口全部被炸死炸伤。

  不过当地市民对29军仍然极为支持,北平城中市民自发组织了募捐队,医疗队,救护队,运输队等。

  从南苑,丰台等地败退到北平的官兵一律都市民所款待,送茶送水送饭,还给香烟给点心。

  这让这些打了败仗的士兵们百感交集,有的感觉非常惭愧。

  各部撤入北平城以后,一律到中南海集结,等待撤退命令。

  但到了中南海以后却发现满地扔掉都是枪支弹药,还有一些军装,到处都是士兵,秩序非常混乱。

  上面说了,29军因为高级军官都已经撤退,仅留下张自忠负责指挥。在通讯中断的情况下,张自忠实际已经无法有效指挥。况且张自忠实际能够指挥的也只有自己的38师,其他各部并不完全听从他的命令。

  最惨的通县反正的那3000伪军,他们在反正的时候也没有同29军联系上,北平那边根本不知道通县的情况。这些伪军在通县得胜后向北平前进,准备和29军大部队会和。可是由于29军指挥已经全部混乱,在路上这股伪军一部分被孙殿英的民军缴械,大部分则绕道赶赴北平。一路上遭受日机轰炸,有一定伤亡。好不容易到达北平附近的时候,当时城内的29军主力已经撤退,但通县伪军并不知道。

  他们在北平附近突然和日军主力遭遇,双方激战。这股只有轻武器的伪军自然不是日军对手,伤亡惨重,随即分散突围,最终大部分突围到达保定!

  殷汝耕在撤退途中趁乱逃走,之后因为领导不力,涉嫌串通中国军队,被日军关押了3个多月。之后殷汝耕继续为虎作伥做日本人的鹰犬,担任了汪伪政权的全国经济委员会特派委员等职,1947年12月1日,在南京朝天宫被国府以汉奸罪枪决。

  由此,平津一线正规作战基本结束,短短三日内,平津沦陷,29军伤亡近万人,而日军自称伤亡总数1200人,这自然是不可靠的,一般认为日军伤亡人数在3000左右。

  可以看到,整个平津一线作战的29军指挥是极为混乱的。以南苑大战为例,开战以后南苑营区内没有统一指挥,仅有的7000人分别由佟麟阁,赵登禹,郑大章三个人分别指挥。后退的时候由于没有统一指挥存在,全军也是分别后撤,之间没有掩护,导致被日军伏击,伤亡惨重。

  而之后反攻的部队,基本都是各自为战,天津的29军在和北平无法有效联系下自己奋起进攻,本来战果很好,但却没有援军支持,在日军大量援军到来的情况下,只得放弃大好形势撤退。

  而通县反正的伪军最离谱,他们反正时根本无法联系上北平29军军部,29军也不清楚他们的情况,他们也不了解战局的变化。

  结果就是反正的伪军在路上居然被29军的孙殿英部缴械了一部分,而他们在北平附近已经被日军控制的情况下,仍然以为29军主力还在北平,向北平开进。导致该部在北平附近被日军拦截,有了相当的伤亡!

  更需要说明的,在平津一线激战的时候,还在保定,石家庄的29军几个旅根本没有得到增援的命令,只能按兵不动。而在察哈尔的刘汝明143师近2万人也根本没有接到宋哲元增援的命令,导致整个平津作战中,143师的精兵强将在咫尺之遥不予增援。

  可以说,平津一战之所以败得如此之快,除了宋哲元幻想和日军苟和,坐失良机,没有做战前准备以外,29军整体指挥的混乱就是最大的原因,为此29军1万多将士撒了他们的鲜血。

  平津大撤退开始以后,照常理来说北平的29军自然应该跟着一起撤退。但宋哲元认为日军还有一定的可能和平解决,如果29军把军队都撤走了,将来就算日军退兵了,占领平津的估计也是蒋介石的中央军了。

  那么29军的地盘就等于丢了!

  所以,宋哲元让张自忠留下负责和日军周旋,同时留下了两个旅近万人的部队,驻扎在北平。

  实际上,此时北平四面被围,这两个旅是无论如何也守不住的。

  张自忠作为29军代言人在平津大撤退以后试图跟日军接触,却没有想到日军此时态度极为狂妄,根本不搭理张自忠这个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反而勒令北平城内的29军必须立即缴械,要求张自忠立即改组冀察政务委员会。

  这是因为日本军部早已下达命令,在没有彻底解决华北问题之前,绝对不同中国任何势力谈判。

  此时张自忠知道日军马上就要进入北平,那么冀察政务委员会就算他不做改组,日本人来了一样也会改组。

  出于保存29军利益考虑,张自忠下令改组了这个委员会,由此一部分如潘毓桂,齐燮元,张允荣之内汉奸进入该委员会,也成为后来河北伪政权的骨干人物。

  至于日军要求29军在北平的阮玄武旅、石振纲旅这2个旅立即缴械,张自忠则是不同意的,并且下令这两个旅立即突围。

  但最终仅有石振纲旅会同阮玄武旅的刘汝珍团突围出去,期间还遭到日军拦截,有一定伤亡。石振纲旅长在路上对抗战前景灰心丧气,离开部队隐居去了。好在刘汝珍团长是察哈尔省主席刘汝明的弟弟,他带着这6000多名身穿警察制服的官兵,最终赶到了察哈尔省境内,后面也参加了抗战。

  而阮玄武旅5000多人则没有反抗,全部缴械,至于阮旅的缴械在历史上说法不一,现在为止也没有明确说法。一种说法是张自忠下令,阮才缴械的。还有一种说法是阮自己被日军包围以后,见无法反抗,随即下令缴械。但无论是哪种情况,显然张自忠作为这两旅官兵的领导者都脱不了干系。

  8月初,张自忠看同日军根本没有周旋的余地,躲入东交民巷的外国医院,稍后化妆回到南京领罪。

  张自忠此举可谓让自己倒了大霉,在当时老百姓看来,张自忠同日寇周旋无疑于卖国,卖国的人自然就是汉奸。

  于是当时全国一致声讨,著名的国内各大报纸一律痛斥,将其骂为:无耻汉奸,全国皆曰可杀!

  一时间以《自以为忠》、《张邦昌之后》、《张自忠接见松井后,北平城门大开》的报纸大标题充斥全国,并且将其称呼该为张逆自忠,要知道,后来对汪精卫的称呼也就是汪逆精卫,等于就把他当做大汉奸了。

  为此张自忠从此时直到1940年殉国于南瓜店,始终隐约的背着这个卖国贼的头衔,他受到的压力和谴责无比的大。

  张自忠回南京的路上,去山东拜见同属西北军的山东省主席韩复榘。韩复榘这个后来因为不战而逃被枪毙的家伙居然对张一番羞辱,他让张自忠等在外面的接见室,然后故意在隔壁对副官大声喊道:不见!你让他张自忠好好去做他的汉奸,我老韩去抗我的日,大家各干各的,他见我干嘛?

  张自忠羞愤之下,转头就走。路上遇到以前几个部下军官,现在都在韩复榘麾下服役。这几个军官原本都对张自忠非常尊进,此时看到张自忠都冷嘲热讽的说:张长官,你以前整天用大道理教育我们,现在怎么好意思做这种事情?你的圣贤书都读到哪里去了?

  不过终究有人还是知道这一切真相,这个人就是蒋介石。回到南京之后,蒋介石知道张自忠是为29军背黑锅,但毕竟民意难违,随即以张自忠“放弃责任,迭失守地”,下令将张撤职查办,撤销一切职务。由此张自忠在南京被软禁了半年时间!

  张自忠这头替罪羊果然下场极惨!

  其实这次平津的失败,并不是某个人的责任,而是29军高层集体的责任,因为所有决策都是集体讨论的结果,期间虽然秦德纯等人一致主张开战,但最终结果是这样,也不代表秦德纯之流就不需要承担责任。

  而其中宋哲元作为29军最高领袖自然应该付头号责任,这也是无法推脱的。

  -----------------人无完人,哪一个历史上著名人物一生中没有污点呢?中国人就喜欢把所谓的英雄塑造成白玉无瑕的完人,其实这样的完人是绝对不存在的。张自忠是一个伟人,但他不是完美的人。

  宋哲元和张自忠两人最大的区别在于,张自忠虽然历史上有被人质疑的小地方,但之后从台儿庄会战开始身经百战,杀死众多日寇,最终战死在湖北南瓜店,为国家奉献了一切。退一万步说,即使以前他就是一个汉奸,他的所有罪责早已经还清了。

  而宋哲元呢?之后他仍然试图保住29军的残余力量,并且使用了很多手段,这也是29军在察哈尔省阻挡中央军进入南口增援,导致察哈尔省迅速沦陷,更是29军在河北省一溃千里的重要原因。

  在反攻大名失败以后,宋哲元从1938年初开始基本失去军权,由此开始半隐居生活,没再为国家出过什么力。

  一正一反,也不用多说吧。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