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广州战役 > 内容正文

广州战役详解
来源:碣石钓叟的博客   2017-05-28 10:16:46

  广州是华南沿海最大的城市,也是华南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中心。抗战爆发后,它成为中国与海外联系的重要通道之一。特别是在日军侵占了华北、华东各重要地域以后,广州更成为利用香港输入外援物资的主要枢纽。因而早在淞沪会战结束时,日本大本营就决定切断这一最大的外援路线,以便削弱国民政府继续抗战的意志,并做好了进攻作战(代号为“A作战”)的准备和计划,预定于1937年12月26日在大亚湾登陆。但由于12月12日日军在南京长江上游炸沉美国炮舰“巴纳”号和击沉英国炮舰“莱的巴德”号引起纠纷,恐怕国际关系恶化,根据日海军“中国方面舰队”司令长官长谷川清的建议,于12月22日决定暂时停止对广州的作战。

  日本大本营虽然暂停了对广州的进攻,但为了封锁中国的海上交通和为其海军获得作战基地,并没有停止对与英、美等国关系不大的中国港口的进攻。1938年5月10日,日海军第5舰队及第2联合特别陆战队击退第75师守岛部队,攻占了厦门;5月20日配合徐州会战,在连云港及其附近岛屿登陆,占领了连云港;6月21日在南澳岛登陆,23日占领了该岛及其附近的南澎湖列岛等岛屿。

  1938年7月,日本参谋本部在《以秋季作战为中心的战争指导要点》中,同时制订了进攻武汉和进攻广州的战略指导,并要求“尽量缩短汉口作战和广州作战的时间间隔”;明确“广州作战的目的,在于一面切断蒋政权的主要补给线,一面使第三国,特别是英国的援蒋意图受到挫折”。在作战指导上,规定“采取急袭方式,果敢迅速地攻占广州;以后在广州附近切断粤汉线,珠江、西江,采取紧缩、持久的态势”。

  1938年8月10日,日、苏签订了停战协定,张鼓峰事件结束,日本解除了后顾之忧,进攻广州的问题又提上了日程。9月7日,大本营御前会议决定由陆、海军协同攻略广州,同时下令编组第21军司令部。9月19日,大本营下达了进攻广州的“大陆令”、“大海令”及陆、海军的战斗序列。

  第21军的编成及指挥系统:

  第21军司令官古庄干郎中将,参谋长田中久一少将

  第5师团安藤利吉中将(由华北调来)

  第18师团久纳诚一中将(由华中调来)

  第104师团三宅雄中将(由东北调来)

  第4飞行团藤田朋少将

  军直属部队有:野战重炮兵1个旅团、山炮兵2个联队、迫击炮5个大队、野战高射炮8个队、重机枪3个大队和轻装甲车3个中队

  海军第5舰队的指挥系统:

  第5舰队司令长官盐泽幸一中将,参谋长田结穰少将

  第9战队重巡洋舰“妙高”号(旗舰)及轻巡洋舰“多摩”号等

  第10战队轻巡洋舰“天龙”号及“龙田”号等

  第8战队轻巡洋舰“鬼怒”号、“由良”号和“那珂”号等

  第2水雷战队轻巡洋舰“神通”号及第8、第12驱逐队

  第5水雷战队轻巡洋舰“长良”号及第16、第23驱逐队

  第1航空战队航空母舰“加贺”号(舰载机约40架),第29驱逐队

  第2航空战队航空母舰“龙骧”号(舰载机约70架),第30驱逐队

  第14航空队航空母舰“千岁”号,高雄航空队(陆基机12架)

  第3驱逐队,第1炮舰队,共有飞机约40架

  第2根据地队第11扫雷队,第4炮舰队,港务部队等

  第2联合特别陆战队横港、吴港、佐世保港各1个特别陆战队

  日军第21军及第5舰队进行协商后,决定将进攻广州的作战分两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从10月12日开始,以第18师团、第104师团主力及第5师团的第9旅团在大亚湾登陆,经平山(惠东)、平潭向惠州一带东江推进。第二阶段,俟第5师团主力到达后,突破东江防线,分路西进,向广州进攻, 而以第5师团于10月27日在珠江口登陆,攻占虎门要塞后,由南向北配合主力进攻广州。

  编入第21军序列的3个师团分别在大连、青岛、上海集结,并进行补充装备及实施登陆作战训练。为了解作战地区的地形情况,9月24日派出作战参谋进行了海上侦察。10月2日,第21军司令部进至澎湖列岛之马公岛。10月7日,参加第一阶段作战的部队分乘100多艘运输舰船,先后到达马公岛附近海面,完成了作战准备,待命行动。

  抗日战争爆发不久,军事委员会即以大本营的名义下达了建立第四战区的命令,以军政部部长何应钦兼任战区司令长官,负责闽、粤及南宁、梧州等沿海地区的防守任务,并保护海、陆军的补给线路。但由于广州地近香港,军事委员会主要决策者们认为:日军如进攻广州,将损害英国的利益,可能引起英国的干涉,由此判断日本不会贸然进攻广州,因而虽然作战计划中提到日本有进攻广州的可能,但始终未把广州作为重点防御地区,直到广州作战开始前,第四战区的机构尚没有建立,仅以第12集团军总司令余汉谋任战区副司令长官,负责广州方面的防务。此外,又从第四战区范围内的广西抽调大批兵力至华中作战,致使华南方面兵力极为单薄。武汉会战前期,又从广东抽调4个师加强武汉的防守,所以广州防备松懈,作战开始时主要兵力只有第12集团军的第62军(张达)、第63军(张瑞贵)、第65军(李振球),以及2个独立旅和虎门要塞部队,总计约8个师的兵力。当时的部署是:第153师守备宝安至虎门要塞一带,第151师驻惠阳,第157师主力在潮汕地区(另一部驻大亚湾附近),第156师驻增城,第154师驻从化,第158师驻广州东郊,第152师之第454旅驻海南岛,第456旅驻广州市,独立第20旅驻广九路沿线之石龙附近,独立第9旅驻莲花山(海丰以北)附近。整个部署上兵力分散,而且戒备松弛。

  1938年9月7日,广东省省长吴铁城向蒋介石报告:得到情报,日军在进攻武汉期间“拟同时进犯华南。其登陆地点似将在大鹏湾,现敌已派前驻瑞士公使矢田到香港筹备南侵计划……”10月8日,吴铁城又以急电报告蒋介石:“据香港英军情报机关消息,敌拟派四师团一混成旅团大举南犯,或在真日(11日)前后发动。”但蒋介石对此情报不以为然,认为是“谣言”,是日本的“反宣传”,认为广州地区不会发生大的战事。因而不仅未作任何加强广州方面的防务准备,而且向余汉谋要兵增援武汉。10月10日,蒋介石致余汉谋的手令说:“无论如何,须加抽一师兵力向武汉增援。如能增此一师,即可确保武汉。否则武汉将失,粤亦不能幸保。只要武汉能守,则粤必无虑。切盼吾兄不顾一切,勉抽精兵一师,以保全大局。”余汉谋接令后尚未派军北上,日军已发动了进攻广州的作战。

  1938年10月4日,日军第21军下达了进攻广州的第一阶段作战的命令。主要内容为:第9旅团(配属工兵1个联队、山炮兵1个大队、坦克1个中队)从大亚湾东北角的盐灶背地区登陆,迅速北进攻占平山(惠东)、平潭,尔后进占东江南岸的横沥镇渡口,从东迂回策应第18、第104师团进攻惠州及渡过东江。第18师团(配属山炮兵1个联队、迫击炮1个大队、机关枪2个大队、装甲车2个中队)从大亚湾西北角岩前港、澳头港一带登陆,迅速北进攻占淡水,前出至惠州附近东江一线地区,准备渡江。第104师团(配属第18师团的步兵1个联队、山炮兵1个联队、攻城重炮兵1个大队、野炮兵1个大队、迫击炮1个中队及机关枪1个大队)从大亚湾东岸玻璃厂地区登陆,迅速沿平海至惠州公路占领稔山,尔后向平潭集结,随时准备策应第9旅团及第18师团的作战;另外派一部兵力至吉隆附近对东南海岸警戒。

  10月9日下午,日军在第5舰队护航下从马公岛出发,于11日晚到达大亚湾口。当时守备大亚湾滩头阵地的中国军队仅有1个营,且对日军的行动毫未觉察。12日凌晨2时许,日舰船全部驶入大亚湾,进至计划登陆的地区附近,既未遭到炮击,亦未发现障碍。天亮之前,各部在30余架飞机掩护下开始强行登陆。守军一触即溃。日军在击退了淡水附近的守军后,于当日夜占领了淡水及其东、西一带。

  日本首相兼外相近卫文?于日军登陆的当天(12日)照会各国大使,宣布日本在华南战事开始,要求各国避免一切援华行动。

  余汉谋得知日军登陆后,急命第151师以一部固守平山、淡水、龙岗,在正面抵抗,其余各部在附近山地据险固守,即使日军突破正面防线,亦应截击日军侧背;另令独立第20旅附独立第2团用火车运往樟木头(地名);第157师将潮汕、海丰及陆丰防务交保安第3旅及157师补充团接替后,赶赴横沥策应惠阳方面的作战。

  13、14日,日军从淡水继续向北推进,14日晚进至惠阳附近。余汉谋急令第151师在平山一带的部队坚强抵抗;同时令第63军军长张瑞贵指挥第153师主力及独立第20旅占领横岗、双美髻一带阵地,拒止日军,掩护广九路;令第153师1个旅固守宝安至虎门的海岸。14日夜,日军第18师团的第23旅团冒雨攻击惠阳城。守军第151师(欠第434旅)依托城防工事顽强抵抗,激战竟夜。但日军依赖火力优势,终于在15日拂晓时突入城内。守军撤至柏塘附近继续抵抗。日军于7时许又攻占了惠州,并随之渡过了东江。

  15日晨,余汉谋尚未得知惠阳、惠州失守,于9时下达了调整部署的命令:(1) 第157师主力向杨村集结待命;(2) 第153师以1个团归虎门要塞司令指挥,另以1个团固守宝安至新桥沿海要点,师主力集结樟木头,支援惠阳第151师之作战,并掩护广九路;(3) 独立第20旅附独立第2团集结于永汉、证果墟(增城东北)待命;(4)第156师以1个团推进于罗浮山附近山地,准备袭击敌人,其余位置于增城、塘美地区,第154师位置于石桥附近待命;(5) 第158师位置于塘美车站、石牌车站之线;(6) 独立第9旅除以步兵1个团、炮兵1个营配置于莲花山附近外,其余集结于龙眼洞附近待命;(7) 第456旅固守广州。

  当得知惠阳、惠州失守的情况后,余汉谋决心以已集中的兵力,利用广州、增城既设阵地与日军决战,立即又下达补充命令:(1) 第63军张军长指挥第151师及第153师各1个旅占领石龙至九子潭一带阵地;(2) 罗浮山第156师1个团固守山区,迟滞敌之前进;(3) 第156师(欠1个团)及第158师立即进入广、增间阵地;(4) 第154师、第157师(欠补充团)、独立第20旅附独立第2团、独立第9旅仍遵前令,迅速向指定地区集结待命。

  10月16日傍晚,日军第18师团的第23旅团攻占了博罗,并继续前进,广州形势严峻。军事委员会得知广州地区情况后,急从武汉抽调在九江以南的第64军、第66军从南浔路运回支援广州。

  10月18日下午,日军第18师团的快速先遣队(由骑兵、步兵各1个大队,并装甲车2个中队组成)进至增城东南的福田,19日上午击退守军第156师一部,渡过增江占领了增城。余汉谋急调第154、第157师及独立第20旅前往增援并实施反击,但第157师以运输工具不足为由,未能及时到达,而独立第20旅团又以受到日军牵制为由,没有转进,因而效果甚微。随后,第156师阵地被第18师团主力突破。

  10月20日,第18师团在增城以西击退第154师后,沿增广公路两侧向广州急进。第104师团在第18师团之后亦攻占了广九路上的石龙。余汉谋率其司令部于当夜撤至清远,仅留警税团及少数宪警守备广州。日军第18师团于21日下午不战而占领广州。

  日军后续部队第5师团主力在20日已全部到达大亚湾。日第21军因第一阶段的作战出乎意料的顺利,司令官古庄干郎遂决定令原计划在10月27日在珠江口登陆的第5师团提前于22日登陆。21日夜,第5师团由第5舰队护航,从大亚湾出发,绕过香港,于22日晨进至珠江口内,在飞机、舰炮炽烈火力掩护下,于下午登上西岸大角岛,很快攻占薄州炮台,但遭到大角炮台守军1个营的坚强抵抗。激战一昼夜,至23日7时,因守军伤亡殆尽,大角岛失守。当日下午,日军又横渡珠江,与日海军第2联合特别陆战队协同,向东岸虎门炮台进攻。守军因连续两天被日军飞机、舰炮轰击,于当晚撤走,虎门要塞完全为日军占领。此时,日军第9旅团及第104师团已先后占领了平陵、从化等地。至29日,第5师团又占领了广州以南各地,日军已完全控制了广州及其附近地区。第21军遂转为守势:第104师团位于广州东北的从化、北面的源潭墟地区;第18师团位于广州以东的增城、东南的石龙地区;第5师团位于广州西南的佛山、西北的三水地区。中国第12集团军各部退至北江西岸及银盏凹亘忠信墟之线进行休整。此时蒋介石派来增援的第64军、第66军尚未到达。

  检讨:

  广州失守的根本原因,是蒋介石及军事委员会在战略上的判断失误,致防守力量薄弱而又分散。但第12集团军各部互不协同及抗击不力,也是广州迅速陷落的重要原因之一。余汉谋所部的装备较好,步兵轻兵器及弹药充足,且有相当数量的炮兵及一部分装甲车和飞机协同作战,有大量机动车辆及内河舟楫。但这些部队除第156师一部坚守惠州12小时、第156师及第154师在博罗以西和增城以西作了较短时间的抗击和反击、虎门要塞守备部队1个营固守大角山炮台近20小时外,其余部队并未进行坚强有力的抗击。部队撤退时的损失却又相当严重。据日军统计,日军共缴获步枪2371枝、重机枪214挺、火炮134门、要塞炮53门、坦克及装甲车21辆、汽车151辆。旅长钟芳峻愤于上级的指挥错乱、友军的不相协调而致连连失败,自杀以殉。他是广州作战中死亡的最高将领。

  对第12集团军的轻弃广州,中外各界人士反应强烈。国民政府驻美大使胡适于10月23日致电蒋介石说:“广州不战而陷,国外感想甚恶。”广州的失陷,不仅使日军尔后的南进作战建立了一个前进基地,而且使中国失去了一条重要的国际物资输入线,给持久抗战造成一定的困难。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