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百团大战 > 内容正文

血战狮垴山
来源:北京日报    2017-06-28 11:29:04

  正太线东部战事正酣,自阳泉以西的破袭也如火如荼。

  料事如神的刘、邓早有部署,将陈锡联385旅(简称5旅)预伏在狮垴山一线。

  刘、邓预计,敌人指挥官骄横暴戾,且器小易盈,战役发起后,驻扎在此的片山旅团会抽调大部兵力攻击我右侧。具体说就是,敌人不会顾及各中小据点,而是会从背后向我后方前沿基地进攻,断我后路。129师的部署图上,靠近阳泉一侧为右。

  狮垴山位于阳泉西南方4公里,129师后方前沿基地也在西南方。陈锡联在狮垴山的任务就是预备打一场激烈的阻击战。

  8月20日,5旅主力769团和14团大部秘密登上狮垴山。这天晚上,正太路打得最热闹,5旅的战士们强忍着火热的战斗热情,加紧抢筑工事。

  21日一早,年仅25岁的5旅政治部主任卢仁灿带一个连主动下山寻敌,迎面遭遇400多日军,滂沱大雨中,狮垴山血战拉开了序幕。战士们就地卧倒在泥水中,连续打退敌人四次进攻。两个小时后,敌人发动第五次进攻,卢仁灿中弹,心脏停止了跳动。这是129师自抗战以来牺牲的第一位旅级干部,战士们愤怒了,在一片复仇的呐喊声中,打退了敌人。

  22日,敌人200余众攻打狮垴山阵地,激战竟日,毫无进展。

  23日,敌人改以炮攻。傍晚,炮击停止。通讯员从掩体里跃起大喊:“卢主任活了!卢主任活了!”原来,卢仁灿因为近距离中弹,子弹穿了出去,只是把心脏震得暂时停跳。刘、邓得到卢仁灿复活的消息都高兴得长出一口气。

  驻扎阳泉的日军片山旅团长判断,正太路被我军破坏的主要路段在阳泉以西,因狮垴山成为最大阻碍,遂令平定、和顺日军1000余人速调阳泉,决意重兵拿下。

  自24日至26日,1000余装备精良的日军在飞机大炮的帮助下轮番进攻,但狮垴山依然如楔子一样钉在敌人前进的路上。

  26日晚,迟滞敌人的战略目的实现,5旅将士将一座空山留给敌人,转移到另外战场。

  129师参谋长李达评价狮垴山阻击战:“我军坚持了6昼夜,有力地保障了左翼部队的行动。这个战斗表明,我军不但攻如猛虎,而且守如泰山。”

  “就叫百团大战好了”

  百团大战经历了两个主动进攻阶段和一个反“扫荡”阶段。第一阶段(1940年8月20日至9月10日):使华北各交通线陷于瘫痪。第二阶段(1940年9月22日至10月上旬):继续扩大战果,摧毁交通线两侧和深入各抗日根据地的敌伪据点。在这段时间里,晋察冀军区主要进行了涞灵战役,第129师主要进行了榆辽战役,第120师主要破袭了同蒲路。第三阶段(1940年10月6日至翌年1月24日):反“扫荡”。

  前线战火纷飞,此时砖壁村总部却是宁静的。

  战事第三天,两个昼夜没合眼的彭总在酣睡了整整一夜之后,清晨,在安静的院子里踱步。左权早起了,站在一棵大树下,望着东方破晓的朝霞。

  “想小太北(女儿)了?”彭总跟老伙计打趣道。

  “是不是该有份战报了?向延安,向重庆,向全国人民发份战报。”左权答非所问。

  “老左,你看这次战役最终有多少部队参与?华北有日军9个师团和13个独立混成旅团,没想到战事进展如此顺利,规模越来越大,当初部署22个团看来是保守了。要是咱们兵力不够,恐怕难拖住这头野牛啊,这样我们前线部队和参与破袭的群众就危险了。”

  午饭后,彭、左来到作战室,听取作战科长王政柱的汇报。

  “正太路30个团,平汉路卢沟桥到邯郸15个团,同蒲路大同到洪洞12个团……共计参战部队105个团。”

  “这是百团大战啊!”左权脱口而出。

  彭大将军眼睛闪闪发光:“百团大战!太妙了!就叫百团大战!”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