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百团大战 > 内容正文

八路军第一次攻势——正太战役
来源:360图书馆   2017-06-28 14:07:19

  8月20日晚,八路军主力突然分三个方向向正太线、同蒲线北段出击,其余部队也开始破击平汉线、石德线、白晋线等交通线。日军根本没有预计到八路军会发起如此大规模的攻势,麻痹大意,处处被动,损失惨重。

  129师方面

  8月18日129师在石拐镇召开军事会议,制定了分三路破击正太线平定至榆次段的作战计划:左翼队以386旅16团、决死一纵队25团、38团组成,占领寿阳、榆次间各据点,破坏该段铁路;右翼队以新10旅28团、30团组成,占领阳泉、寿阳间据点,破坏该段铁路;以385旅769团、14团、386旅772团组成中央纵队,开进平定以西的苇池村、天华池一带,以一部主要兵力控制阳泉西南之狮垴山,牵制阳泉之敌并阻击由平辽公路北援的敌人,保证师主力作战的顺利进行。同时,为保证侧翼安全,以新10旅29团、385旅13团及平(定)、辽(县)、榆(社)的地方武装破击平辽、榆辽公路,配合中央纵队阻击该线之敌;另以28个团和地方部队分别在白晋、同蒲、平汉诸线进行广泛的破袭战,以策应正太作战。

  20日晚,129师突然袭击寿阳以南各据点,经一昼夜激战,左翼和右翼部队连续攻克芦家庄、马首、桑掌、和尚足等车站、据点,给日军各守备队以“毁灭性打击”。到25日止,“正太路沿线各小据点(大部分是分队)泰半已被消灭”,正太线西段之铁轨及通信线路也已大部破坏。但是,各部对大据点的攻击却未能如愿。21日晚,386旅772团攻击平定,不利。同时,该旅16团主力围攻寿阳。敌一个小队和伪警备队约200余人婴城固守。16团屡攻不克,改取包围态势。

  日军第1军对八路军的突袭反应迟钝得出奇。21日凌晨,日第1军司令部即接到“石太线到处正受八路军袭击”的报告。到中午,司令官篠塚义男中将才召集幕僚会议研究战局。由于军司令部一时无战斗兵员可调,篠塚决定将司令部包括卫生兵在内的非战斗人员40人编组为一个混成小队,驰援寿阳、阳泉。24日,该混成小队突破16团包围线进入寿阳。28日,该部到达阳泉。

  就在左右翼部队取得重大战果的同时,中央纵队却在阳泉附近陷入了苦战。20日,385旅769团和14团一部秘密登上了狮垴山。此间,敌在阳泉的第4独立混成旅团部已得到了八路军在该地集结的消息,但甚为大意,未做任何准备。当晚,385旅突然袭击阳泉市区。这一行动使日军第4独立混成旅团长片山省太郎中将大为惊恐。此时,他手里能用于保卫阳泉的兵力就是加上伪军和非战斗人员也只有700多人,与八路军的进攻兵力对比太悬殊。不过由于情况紧急,死马也只能当活马医,阳泉无论如何不能丢。于是片山立即组织仅有的一点部队向狮垴山反击,经四天激战,但“徒然增加伤亡而未成功”,“居住之日侨中,已有人认为绝望而换着死装束”。在战斗中,385旅政治部主任卢仁灿负重伤。25日,日军独立第12和第14大队各一个中队到达阳泉,26日即在飞机的配合下,向狮垴山反击。此时,385旅见掩护任务已完成,遂主动撤离。

  由于前期战事异常顺利,战役总指挥、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被暂时的胜利冲昏了头脑,于24日命令129师将破击时间由原计划的5——7天延长至半个月。31日,又发布了“继续扩大战果”的命令。但是,正太线西段战局的发展大大出乎他的预料。25、26日,寿阳日军以一个半小队(附步炮1门)在飞机的配合下向张净、马所反击。阳泉日军在26日攻占狮垴山后,也向西追击,29日在坡头、桑掌、测石附近突破385旅769团阻击,使八路军伤亡200余人,385旅旅长陈锡联、政委谢富治、参谋长曾绍山先后负伤。与此同时,由晋南等地抽调之敌七个大队已到达正太线附近。30日,敌第9独立混成旅团(附36师团、41师团各1个步兵大队)自太谷、榆次地区东犯;敌第4独立混成旅团(附36师团1个步兵大队)在扫荡了阳泉东北地区后也由平定、和顺、榆社、阳泉西犯;企图“于石太铁路南方地区捕捉歼灭129师”。面对急转直下的战局,129师师长刘伯承未来得及请示总部,即于31日急令部队后撤。由于撤退仓促,掩护部队受到了很大损失。31日晚,左翼队在芦家庄遭敌2000余人合围,突围后又先后在高坪、道坪、红凹遭敌连续合击。9月1日晚,左翼队总指挥、386旅参谋长周希汉接到师部“协同385旅消灭石拐突进之敌”的命令,即向石拐转进。谁知,次日凌晨该部即在卷峪沟、羊儿岭一带与敌1000余人遭遇。经15小时激战,在歼敌200余人后,才摆脱日军的追击。虽然这仗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但却鬼使神差地拖住了日军,掩护了师部和总部安全转移。日军捕捉左翼队不成,遂向右翼队和中央纵队进攻。2日,新10旅29团副团长吴子彦在阳泉天华池阵亡。3日,右翼队在昔阳沾尚附近与敌发生遭遇,激战一天,伤亡近百人,新10旅副旅长汪乃贵负伤。4日,385旅14团在张净镇遇敌合击,损失惨重。同日,日军开始返转。各部奉命积极打击后退之敌。6日,386旅旅长陈赓奉命率386旅772团、16团、决死一纵队25团、38团在榆社西北之双峰地区伏击敌36师团之永野大队,经一昼夜激战,毙伤敌永野中佐以下400余人。同日,385旅也在张建设伏重创向辽县归巢之敌。7日,日军各部返回出发地,其追击遂告结束。9日,敌第4独立混成旅团再度出动,扫荡129师根据地,至18日结束,战果甚微。

  为配合主力作战,129师其他部队也于8月20日开始向当面之敌发动进攻,先后破击了元氏以南至安阳段平汉线、德石路、邯大路、同蒲线榆次至临汾段及平遥至壶关段、白晋线、临屯公路,有效地牵制了日军北援。战斗中,决死三纵队政委董天知、386旅17团副团长吴隆煮、新9旅27团营长赵连三等先后牺牲。

  晋察冀军区方面

  8月18日,晋察冀军区部队开始发动试探性进攻。当日,日军娘子关警备队接到情报“中共军数千名之大部队准备向程家陇底附近南下”,继而又获悉“多数中共军已侵入坡底村(娘子关西约三公里)”。日军警备队主力当即出动。同日午夜,日军警备队在坡底村和东塔崖分别击退了八路军的袭击。由于作战出奇顺利,八路军的异常调动并没有引起日军警备队长池田龟市的重视,未向上级报告。

  20日晚10时,晋察冀军区开始攻击正太线东段,以八个步兵团、一个骑兵团又两个骑兵营、三个炮兵连、一个工兵连和五个游击支队组成三个纵队:左纵队由熊伯涛指挥攻击微水至石家庄段的据点;中央纵队由杨成武指挥指向娘子关至微水段及井陉煤矿;右纵队由郭天民、刘道生率领破袭乱柳至娘子关段,奏效后向阳泉方向扩张战果。当晚,右纵队5团奇袭娘子关。敌警备队在恰好路过的退伍返国士兵800人(未携带武器)的支援下,依托兵营周围的既设阵地负隅顽抗,并不时出击,双方形成对峙。27日,日军第8独立混成旅团所派增援部队(步兵约一个大队)抵达娘子关,我军被迫后撤。与此同时,右纵队向盂县攻击,攻克上社等据点,破坏了娘子关至乱柳间铁路。

  中央纵队重点进攻井径煤矿,以3团担任主攻。经一夜激战,3团1营在井内矿工的配合下攻克新矿,随后将其彻底破坏。稍后,3营也顺利拿下了贾家炮楼。但2营攻击不利,老矿、阳井煤矿都未攻克,使我军的行动大为受限。21日,2团攻克蔡庄、南峪,破坏了乏驴岭铁桥。冀中军区16团攻击地都、北峪据点,但未能如愿。22日,日军援军到达,开始向井径周围反击。24日,八路军向北转移。日军跟踪追击,26日攻破我井径、北岗头、东王舍以北阵地。中央纵队拼死阻击,终于以伤亡数百人的代价于29日将敌阻止于根据地南缘之山地。

  左纵队于20日夜出击石家庄至微水铁路,破坏了石家庄附近的铁路桥,并将获鹿至微水间铁路全部爆破。同时,为掩护中央纵队进行井径战斗,左纵队以主力攻击井径以东靠近石家庄的岩峰、上安两据点,均未攻克。27日,岩峰、山岔、上安之敌向我反扑,我军阻击不利,只得撤退。

  9月1日,晋察冀军区主力乘正太线日军主力南下攻击129师、盂县空虚之机发起盂县战役。当日即克复会里,随后于5日攻克上庄、下庄,对盂县形成了包围态势。7日,敌第4独立混成旅团调集进攻129师返回的部队1500余人在200名伪军的配合下向盂县增援。晋察冀军区除以主力阻援外,仍以一部攻克关头、西烟两个据点。10日,日军突破包围线,进入盂县县城,八路军遂向根据地撤退。

  在正太作战的同时,冀中军区、冀东挺进军等部于21日拂晓开始对平汉、平津、北宁、石德等各交通要道实施破袭,先后攻克漕河镇、龙关县等据点,使河北日军疲于应付,有力地配合了军区主力。

  120师方面

  8月8日,120师师部收到总部《战役行动命令》,经研究后,作出如下部署:358旅破击忻县以北的同蒲线和忻(县)静(乐)公路;并协同独1旅715团相机逼退岚县及东村敌据点,收复岚县、寨子、普明;独2旅宁武至朔县间同蒲线;暂1师破击神池至五寨间公路,并保障独2旅的侧后安全及后方交通;独1旅2团以2个营破坏峪口至圪洞公路并打击沿线之敌,1个营进至三交打击寺圪塔、石门焉之敌。决死第2、第4纵队和工卫旅、师特务团破击太(原)汾(阳)公路和汾(阳)离(石)公路;359旅717团东渡黄河,出击离石、军渡间。

  20日深夜,120师主力全线出击。当晚,358旅即攻占忻静公路上的重要据点康家会,切断了忻静公路,并乘胜围攻静乐城南的丰润;3支队破坏了忻县以北的部落、炮池间铁路;决死第2纵队袭击了汾离、离岚公路上的日军据点,歼敌30余人;独1旅袭占离石城北的石门焉,围困岚县城,并破坏了公路及通信线路;359旅717团一部也渡过黄河,在柳林附近与敌激战。24日,暂1师以36团、37团和新军指挥部特务团围困岢岚、神池、五寨,切断了三县交通,并一度攻入五寨城,歼敌数十人。31日,独2旅一部占领阳方口,切断了同蒲线北段,并分别击退由宁武、朔县来犯之敌,歼敌120余人。与此同时,工卫旅、特务团破坏了太原以南同蒲线,并于8月20日、9月2日和20日三次袭入关口,给太原日军造成了严重威胁。为阻绥远之敌南援,大青山支队也于8月21日开始破击平绥线,并连续在陶林附近伏击日伪军,有效地牵制了绥远日军。

  截至9月10日止,120师6个旅20个团(不含大青山支队)作战180多次,歼敌800余人,破坏铁路8305米,致使同蒲线中断长达18天,取得了重大胜利,出色地完成了策应正太作战的任务。

  鉴于敌军增援部队陆续到达,正太线战局有逆转的可能,八路军总部于8月26日下达了第二步行动方案,指示“在正太线不能继续作战或未彻底完成正太战役任务的情况下”,行动方针是 “乘胜开展正太线两侧之战果,去收复敌深入各该根据地内的某些据点,继续坚持正太线之游击战,缩小敌占区,扩大战果”,具体部署是:晋察冀军区以有力之一部在盂县以北地区活动;120师应乘胜拔除根据地内之敌据点,同时以9个团在太原交城地区和忻县、太原段同蒲线活动,以期打通晋西北与晋东南之交通;129师在以2个团坚持阳泉以西及榆太地区之游击战、配合120师打通与晋西北联系的同时,应以4个团出击和(顺)辽(县)公路、力求收复和、辽两城。9月2日,在正太线战局日趋不利的情况下,八路军总部命令于次日结束正太战役,各集团按8月26日的方案行动。10日,八路军主力各集团均撤回根据地,八路军的第一阶段攻势基本结束。在第一阶段中,“由于部署周密,准备充分,部队行动迅速、秘密,充分发挥了战役的突然性,因此给了日军沉重打击”。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