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百团大战 > 内容正文

百团大战(七)
来源:碣石钓叟   2017-10-05 10:15:34

  任河大肃战役

  为策应涞灵战役,冀中军区在破袭沧石、德石、北宁、津浦铁路的同时,于10月1日至20日进行了任(丘)河(间)大(城)肃(宁)战役。

  任丘,河间,大城和肃宁是冀中大平原中心区域上的4个县,位于津浦铁路和大运河以西,平汉铁路和潴龙河东,南靠滹沱河,北临大清河。在四县中,任丘的军事地位最重要,它西面与保定相连,东面经大城通往津浦路,以它为中转站的公路是连接平汉、津浦两大铁路干线的距离最短。这一地区交通便利,物产丰富,原本全部是抗日根据地。自 1939年日军回师华北,特别是自1940年春夏日军的重点“扫荡”之后,将这一地区的据点增加到44个,很多村庄都建立了伪组织“新民会”和“维持会”,任河大肃地区几乎全部被日军所占领。即使周围的根据地,也被日军分割成几平方公里、十几平方公里、几十平方公里大小不一,且又被日军四面包围的小根据地。任河公路以东,仅存两块小小根据地,里面既没有县城,也没有集镇,就连一个较大的村庄都没有,主力部队也被迫转移出了这一地区。

  百团大战爆发后,冀中军区领导军民给日军以很大打击,但被日军“囚笼”分割的基本局面没有改变。但由于冀中日军一部西援,留守的日军大部分被束缚在重要的交通线上,内地守备较为空虚。加上日军重新占领这一地区后,强化治安运动,很多村庄建立了伪组织,日伪统治机构大体形成,日伪感到这一地区不足为虑,因而产生麻痹心里,警戒相对疏忽。从而使任河大肃地区的局势转为对我有利。

  按照八路军总部和晋察冀军区的统一部署,为扩大抗日根据地,扭转冀中抗日斗争的不利局面,积极配合晋察冀军区主力进行的涞灵战役,冀中军区决定以一部主力配合冀南军区破袭德石路、沧石路,一部破袭北宁路、津浦路,同时实施任河大肃战役,打击冀中中心区内日军的点线,打开任丘、河间、大城、肃宁地区的局面。

  由于这一地区是平原,又处在最靠近日军华北中枢的地位,离天津、保定均相距不到200公里,四周集结着日军第27、第110师团和独立混成第15旅团,因此战役部署显得就尤为重要。如果不部署得巧妙些,不打得巧一点、活一点,就很可能损兵折将、徒劳无功。稍有疏忽,就会造成重大损失。

  为此,吕正操、程子华等军区领导战前就对敌我双方的情况进行了认真的分析。一致认为,虽然整体的局势对我有利,但由于敌我装备优劣悬殊,平原地区作战又有利于敌军发挥长处。因此我军作战不宜进行固定战线上的正面进攻,而应发挥我军的长处,采取非固定战线的突然袭击,即矢进战术。

  经过反复研究后,冀中军区决定集中10营的兵力,并作出了如下战役部署:第30团为右翼队,由第八分区司令员常德善指挥,活动于敌军战线的右翼津浦路沿线,担负钳制任务;第23团为中央队,由第八分区政委王远音指挥,伺机楔入敌军的基本区域,向河间、献县的公路突击,在任丘、河间之间寻战;第18团为左翼队,由九分区24团副团长魏文建指挥,在中央队将敌吸引至任河中心区域后,跳跃于肃宁、河间之间,对敌军左翼的交通线和据点开展大破袭。这一战法,是将日军引向东西两翼,撕开敌人中央战线,以造成中央队的战机,打断日军战线的脊梁骨,以利于我们开展这一地区的抗战工作。

  为分散敌军注意力和兵力,在9月22日涞灵战役打响后,冀中军区出动众多的小部队分别向津浦铁路、沧石公路及其他各铁路、公路出击。日军一下子被打得晕头转向,忙集中力量保护津浦、平汉、沧石等主要交通线,为主力部队进攻任河大肃地区日军各据点,争取战役的最终胜利创造了有利条件。预定主攻任河大肃地区各据点的第8、第9军分区的主力则静候观察,等待时机。

  9月24日,右翼队开始行动。首先在津浦线泊镇以南炸毁铁路一段,伏击了由北向南行驶的一列火车,并收复了泊镇以北的张庄日军据点。随后,乘任丘、河间、大城等县以东地区日军兵力空虚之际向北推进,接连攻克文庙、崇仙镇、李民居、石家疙疸、西刘庄、臧庄子、邓庄子、白珲桥等日军据点。另一部挺进到大城以北,攻克了子牙镇据点,并彻底破坏了各据点之间的公路,炸毁了子牙河西岸日军的碉堡,胜利地完成了钳制任务。

  9月28、29两日,各作战部队分别进至战役准备位置。由于敌人的注意力被吸引到各交通线上,加上保密工作做得好,日军一点也没有觉察到我攻击部队的行动。

  10月1日,中央队在顺利通过河间、献县之间的公路后,秘密运动到河间城以南的李虎村,准备于当晚发起攻击。正在这时,一名侦察员跑来报告说,有100余名日伪军从商家林出动,前往根据地抢粮。以往每到收割季节,日伪军就进行有计划的抢掠和破坏,所以,这次战斗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保护秋收。

  中央队指挥王远音政委立即决定伏击这股敌人。有一位参谋担心地问道:“总攻时间还没有到,现在出击是否早了一点?”

  “没关系,这次战役不同于正太战役,军区首长已赋予了团以上首长高度的机断权,并要求我们在千变万化的情况中,寻找战机,时刻准备对敌寇进行反击。这股出了洞的蛇不打,就是浪费大好的战机。”王远音回答道。

  “还有,这里距河间县城仅20里,南距献县县城不到40里,会不会有危险呢?”

  “至于危险,我们认为危险,敌人就认为安全。这更有利于我们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再说,我们的兵力在敌人10倍以上,城里的敌人只有时间前来收尸,想来增援,只是梦想。”

  一个伏击圈很快形成。不久,100多名日伪军驾着大车,大摇大摆地走进了伏击圈。见此,王远音一声令下,机枪、步枪、手榴弹从四周的青纱帐里和小山丘上一齐向敌人开火。已有半年多没有跟八路军主力部队交手的日伪军,做梦也没想到在两个县城间的安全地段遇上八路军的主力部队,顿时乱成一团。不到半个小时,中央队便将这股日伪军全部歼灭,并收缴了敌军的全部武装,向河间以东的卧佛堂、小底转移,并趁势攻克了北良据点。

  在中央队打响的同时,左翼队已进入阵地,但右翼队在10月1日还未进入攻击地点,由于中央队提前开战,日军发现任河大肃地区出现八路军主力部队,警戒大为加强,而不得不暂时停止运动,静候时机。这使军区原定的两翼吸引,中心开花的计划出现了变化。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歼灭100多敌人的中央队立即引来了大批敌军的追踪合击,任丘、河间、大城、肃宁等县的日军纷纷抽调力量加入对中央队的合击之中。这样就造成了任河大肃中心区外围防守上相对的空虚,两翼吸引变成了中央吸引。

  吕正操、程子华决定将计就计,变中心开花为两翼开花。立即命令两翼部队,按原作战部署迅速投入战斗。左翼队在潴龙河以东,河间、任丘以西地区立即出击,从2日到6日,连续攻克连家庄、东固贤、良村。在攻击部队的威慑下,7日夜,玉皇庙、丰乐堡、刘善寺各据点的敌人,望风而逃,彻底破坏了河间、肃宁境内的公路交通,并烧毁了丰乐堡西的49孔大桥。右翼队4个营迅速进入大城以南、子牙河以东地区展开攻击,至7日,连克李民居、邓庄子、石疙瘩、西刘庄、臧庄子、陈村等据点。

  正在东面追击我中央纵队的日军主力急忙回援。由于担心周边的日军增援任河大肃地区,造成我军的被动,10月9日,吕正操、程子华命令中央队趁机转移到子牙河两岸,左右两翼停止攻击,部队进行休整。10日,任河大肃战役第一期胜利结束。

  然而,经过几天观察,周边日军并没有新的兵力增援任河大肃地区。相反,南邻献县、交河的敌军反而抽调兵力去抢修德石路。吕正操、程子华商议后,认为可以继续扩大战果,随即命令各参战部队迅速展开任河大肃战役的第二期作战。

  部队经过五天休整后,第二期作战开始。在第二期作战中,吕正操、程子华要求各参战部队,“在任河大肃地区及子牙河两岸地区继续扩大战果,从外线逐渐向任河大中心地区压迫,以向敌后继续扩展我之地方工作,将作战中心推向于子牙河两岸任河大地区”。

  10月15日,中央队与右翼队在子牙河两岸地区会合,除留一部在中心地区积极开展地方工作外,主力相继歼灭了由白马堂出援的敌军,攻克了半截河据点,破坏了附近的古洋河上的桥梁。

  左翼队则乘任丘、河间日伪军东调之机,连克任丘的梁村、石尚桥,蠡县的大曲堤,青县的紫盘,景县的伏家佐等据点,一度攻占了蠡县的南庄据点,并破袭了一些公路和桥梁。在攻克梁村的战斗中,经过我八路军战士的英勇奋战,击毙了包括肃宁守备队司令竭田和副司令新松桢、顾问永矣秀在内的60多名日军。

  10月20日,任河大肃战役胜利结束。我八路军共投入兵力约5个团,作战112次,毙伤日军805人、伪军322人,生俘日军3人、伪军336人;缴获长短枪315支,轻重机枪6挺,迫击炮1门,掷弹筒1个,骡马78匹。毁坏汽车3辆,火车机车1辆,车厢48节,桥梁5座。破坏铁路、公路150多公里,拔除敌人据点29个。

  任河大肃战役,在短短20天的时间内,能够在居于平汉、津浦路两大干线,天津、保定两个大城市之间的4个平原县取得这么大的战果,对于在群众抗日武装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冀中“新八路军”来说,是十分令人振奋的。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该战役第二期是在整个百团大战第二阶段已宣告结束的条件下进行的。吕、程两首长抓住本地区出现的有利战机,积极主动地出击,使战果成倍扩大。后来吕正操总结认为,它“提高了我军的战斗力与战斗信心,特别锻炼了攻击据点的战斗与增强了攻击据点的信心”。此外,通过这次战役,“打开了子牙河两岸地区及任河大肃中间地区的局面,缩小了敌战区,扩大与巩固了我之根据地,转变了敌我在任河大肃地区形势,奠定了继续开展工作与反扫荡(的基础)。”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