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香港保卫战 > 内容正文

日本二战攻占香港对香港的影响
来源:铁血网   2017-05-31 09:22:18

  三十年代末的香港,战云密布。虽然大部份香港市民都不确定日本会否向英国开战,但观乎局势,日本挥军南下,只是时间问题。到了珍珠港事件前,英国女眷已被强制性的转移到新加坡或印度。1941年12月8日早上,日本军机轰炸启德机场,陆军同时从福田过境进攻锦田平原,香港保卫战正式展开。

  参与香港保卫战的军人来自不同地方-包括约五千名英军、约四千名印裔英兵、约二千名加拿大兵及一千多名香港华人英兵,当中包括香港的欧亚混血儿,共1万三千人。

  加拿大人的惨痛历史

  加拿大派出两营参与香港战役——温尼伯榴弹兵团 (Winnipeg Grenadiers) 及皇家加拿大来福枪团 (Royal Rifles of Canada),共计1975名士兵,而他们大部份都十分年轻。他们是开战前不久抵达香港的,令在港英军和香港人军心为之一震。

  当时,盟军估计日军不会于短期内向英国宣战,所以安排加拿大士兵先到香港接受训练,为战事作准备。加拿大军方派出曾任渥太华军事训练总监的罗逊(John K. Lawson)担任加拿大军司令,可见当时的部署。

  香港浸会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邝智文接受BBC中文网访问,解释当时为何加拿大会派军支援香港。“这是盟军加强亚洲防线的其中一个部署……盟军的计算是,澳洲军队正前往马来亚,美国兵去菲律宾,假如加拿大亦派兵,就能营造国际压力,阻吓日本。”

  不过事与愿违,日本突然开战,令香港守军措手不及,而加拿大兵亦死伤惨重, 死伤率高于50%。其中290名加拿大兵在战役中战死,另外264名加拿大兵在被俘期间身亡。

  邝智文說:“加拿大兵在香港可說是全軍覆沒,是一個國家悲劇,所以戰时他們其中一個口號是Remember Hong Kon,。”记住香港。

  香港保卫战对加拿大人是沉重的记忆,而时至今日,加拿大几乎每年都会出版有关加拿大人参战的新书,传承历史。

  专研香港历史的高添强感叹港人已遗忘这段历史。“八十年代这么多香港人移民加拿大,有多少人知道二千名加拿大士兵送到香港当炮灰?香港人对历史没有甚么感觉。”

  守军不济?

  香港保卫战历时十八天,有些说法认为,守军表现不滞,这么短时间就向日军投降,不过高添强认为这种说法有欠公允。高添强对BBC中文网说:“不可能不放弃香港,从英国立场来看。香港太小,无办法守,只能体面地把损失减到最低。”

  高添强补充,香港周边的台湾、广东、海南岛都被日军占领,加上没有外援,守卫香港几乎不可能。

  不能忽视的是,香港守军与日军军力悬殊。香港守军共有约13000人,而日军则有约五万名。

  高添强说:“十八日是日本人意料之外。他们以为一星期内或十天可以解决香港,想不到要付出如此高的代价。很多地方,守军都是弹尽粮绝之下才投降,甚至有些不投降。”

  港督杨慕琦廿五日“黑色圣诞节”宣布投降,赤柱的守军仍奋力抵抗,遭到日军疯狂报复,于圣士提反书院展开大屠杀,杀害伤兵及医护人员这是日军的惯用手段,在于撕裂守军的抵抗意志。

  另外,高添强指出,有些部队的英国指挥官伤亡率达百分百;香港岛的战事中,二千多人死亡、三千多人受伤。香港这么小的地方,伤亡率这么高,可见当时抵抗激烈。

  惨烈的十八天战事后,港英当局宣布投降。正如当时在港目睹这一景象的中国诗人邹韬奋的一句诗:飞机炸了十八天,太平山上见降旗。香港从此进入了三年零八个月的沦陷岁月。

日本二战攻占香港对香港的影响

  日军进入香港

  香港平民承受的苦难

  开战前香港抗日活动十分活跃,成为日军的眼中钉。很多抗日电影在香港开拍,亦有市民志愿组织医疗队、护士团、救国抗日团,有些学校甚至向学生提供军训。

  也许因为香港抗日意识强烈,沦陷后,日军极之残酷对待香港平民。

  高添强曾访问多位经历过香港沦陷的老人家,不少人说曾看过日军殴打、就地处决平民 ── 起因往往都是小事。“其中一个老人家在德忌笠街亲眼所见,在店铺门外,日军拾到一些垃圾,马上揪出店内职员,将他们打到半死。”

  邝智文形容香港沦陷期间完全“制度崩坏”。“从日本角度来看, 中国是一个战区, 包括华北、华中及华南。不过它从来没有弄清香港与华南的关系。究竟华南总部可否管理香港? 开始的时候他们是这样打算, 不过由于香港的特殊地位,加上海军对香港很有兴趣, 令香港直接受东京管理。”

  虽然理论如此,但管理权落在陆军部。“你可以想象当时战争部在太平洋战争中非常忙碌,结果没有人理会香港(到底发生甚么事)。香港最惨的是,当时没有一个日本部门直接为香港负责。”

  矶谷廉介是沦陷时期的香港总督,但他不是一个强势的领袖,所以日本宪兵得以坐大。邝智文说:“宪兵在香港得到无限的权力,完全没有制衡,所以宪兵非常腐败。”高添强指连日本人都十分畏惧日本宪兵。

  另外,因于香港战前经济依赖转口,沦陷之后,经济完全停顿,生活条件非常恶劣。高添强说:“受访者告诉我,1944、45年,一走出街外就会看到饿死的人。还有一些未曾断气的人已经被人推出街外,他们全身赤裸,身上衣物都被人拿走。”

  邝智文强调,不同阶层的战争经验有所不同。“有些富有人家从头到尾没多受战争影响。”邝智文指,当年日军首先赶走了香港的中产阶层,战后皇后大道有很多空屋,不少香港的中产阶层——商人、学者、政府人员等——都不知所踪。

  日本有计划地减少香港人口

  邝智文认为,日本是有计划地减少香港人口,把“无用的人”送走。

  不过最骇人听闻的是,日本是有计划地减少香港人口,把“无用的人”送走,而这些人往往不知所踪。在战前,香港本是国际商港。但日本占领香港后,香港失去了商港的作用,再加上庞大的人口,而成为日本的负担香港,邝智文说:“其他的中国城市没有这样的情况。”

  据两位学者介绍,1931年,香港人口约84万。1938年广州沦陷,大量难民涌入,令人口激增,香港是41年人口至180万。不过战后1945年,人口只余约50万。

  邝智文说:“以前的说法是,这些人回乡,所以平安无事。”日本政府当时称这是“归乡政策”。

  但邝智文发现其中一个日本文件,撰写的官员指,不少香港华人根本无乡可返。

  邝智文说日军侵略香港,几乎抹杀了一代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有些人已经三代在香港,回乡没有人会认识他们、没有人会给他们土地,更遑论养他们。你叫这些人回乡跟送死没有分别。还有,很多人在途中死亡。”

  不论难民也好,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也好,现时根本没有办法确认多少人在战争及沦陷期间死亡。但粗略估计,数字在十万之上。高添强说:“作为关心香港历史的人,其中一个心愿,希望有一个正式的纪念碑纪念香港殉难的人,尤其是平民。”

  邝智文指,战后香港情况相当严峻,几乎陷入饥荒。“日军投降时香港只剩四千多吨米,几星期内会吃完……当时国军禁止广州一带输出粮食给香港,因为国军自己也没有足够的粮食。” 英国人当时从亚洲各地搜寻粮食及其他物资,送往香港,是为“铁甲行动”(Operation “Armour”)。

日本二战攻占香港对香港的影响

  日军投降后的日俘

  二战对香港的影响

  高添强指,二战后香港有新气象。

  高添强认为,二战对香港最重要的影响是打破英国人高高在上的形象。“战前(香港)有很多歧视,从法例到精神都有。”举例,以前的法例规定华人不能在山顶居住、过夜;华人不能进入许多香港高级会所(club)等等。

  高添强说:“完全一个殖民地管治方法,到战后已经一去不返。在华人眼前,看见英国人被日本人打败、英国人被送去集中营、英军被送去战俘营。以前英国人高人一等,不可战胜的神话被矮小的日本人打破了。所以战后有新气象,(港英政府)作出改革,有些成功,有些失败。”

  邝智文认同高添强的看法,指港英政府在战后有革新的思维。“战后政府开始强调香港的城市精神,提高市民的参与度。战后的政府不再是一个很慵懒的殖民政府,只专注自由贸易。它会希望有一个活跃的公民社会,协助它的统治。”

  自此,香港社会福利制度有所进步、教育开始改革等等。港督杨慕琦(日占时被俘)曾计划推动香港政治民主化,不过因种种原因功败垂成。

  另外,二战令英国开始觉悟,香港的主权始终有一天要交还中国。高添强说:“中国始终是战胜国,怎可能容忍殖民地长期给英国霸占?到葛量洪成为港督时,他已经提出没办法回避终需交还新界给中国。而没有新界的话,香港岛及九龙无法生存。战前英国完全没有这个想法。”

  日本侵略香港,有军人激烈抵抗、牺牲自己;数以万计的平民在香港战争、沦陷期间失去生命。不过,香港人对这一段历史认识不足,亦不清楚这段历史如何影响着香港发展的轨迹。不识历史,又如何了解和平得来不易?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