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香港保卫战 > 内容正文

永不屈服——加拿大二战老兵与香港保卫战
来源:新华网国际频道   2017-05-31 10:30:22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不过对于93岁的乔治·麦克唐奈而言,二战往事清晰如昨。不管是18天的保卫香港之战还是之后长达四年的战俘岁月,麦克唐奈和他的战友们始终坚持奋战、绝不屈服。

  1941年秋,19岁的麦克唐奈得知自己将要远赴东方战场。“你可以想象我们当时有多兴奋,一群加拿大小镇农民的孩子,对遥远中国一无所知。”麦克唐奈在其多伦多住所告诉新华社记者。东方文明古国的历史文化和“东方之珠”香港的摩天大厦,让年轻的士兵们大开眼界。他们开始熟悉与中国人打交道,和香港义勇军战士一起准备防御,“没有人认为日本人会愚蠢到真的发动袭击。”

  12月8日,日本进攻香港,与偷袭珍珠港几乎同时。“日军大约8万兵力,装备精良,还有强大的空中和海上支援,我们在兵力和武器上都寡不敌众。战争打响第一天,日军就摧毁了我们的海军舰艇,炸毁了我们在启德机场的军机。”随后一周,香港保卫战进入巷战肉搏阶段,士兵们收到温斯顿·丘吉尔的命令,“不能投降,全力摧毁日军,拖住他们,争取时间,绝不妥协,不放弃香港岛,和中国人民一起战斗到最后。”

  与力量悬殊的日军顽强抗击18天后,麦克唐奈所在的C军团惨遭伤亡,1975名士兵中有500多人战死,余者被迫投降沦为战俘。“我们没有投降,我们被逼到赤柱半岛,但我们没有投降,我们没有举起双手投降,我们只是得到命令放下武器。”12月25日,香港沦陷。

  麦克唐奈被关在香港深水埗战俘营期间,中国并没有放弃他们。麦克唐奈说,东江游击队曾策划营救行动,在美军轰炸袭击日军时潜入香港,希望救出这些战俘并逃回中国内地,可惜功亏一篑。“几乎就要成功了,但最后一刻被日军发现。你看,中国人也绝不放弃,他们一直坚持抗战。”

  一年之后,麦克唐奈被转移到日本横滨一个造船厂做苦役,但他们的抗争仍在继续。当时这个日本钢管造船厂对于日本军事至关重要,两个来自多伦多的大兵克拉克和卡梅伦秘密策划并成功烧毁造船厂的设计图纸,导致造船厂关闭,他们也被转移到日本北边的另一个战俘营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类似的抗争故事还有很多,麦克唐奈在其回忆录《永不屈服》中都一一记载。

  2005年,麦克唐奈受香港特区政府邀请重返昔日战场参加纪念活动,老兵在西湾国殇纪念坟场给逝去的战友敬礼。此次香港缅怀之行,他带了150名加拿大中学生同行。“我想告诉这些学生,我们永不言败的精神,我们的勇气、牺牲,以及为自由抗争。我也想告诉人们,关于同我们一起作战的中国义勇军,他们的英勇可能很少人知晓,能与他们并肩战斗让我们感到自豪。”

  对于中国,麦克唐奈始终牵挂。在任安大略省负责贸易与技术合作副厅长期间,麦克唐奈积极推动加中两国经济技术合作,促成江苏和安大略省的多方面合作,于1987年在南京创立中国江苏-加拿大安大略科学技术中心,即现今江苏省对外科技交流中心的前身。“我和中国的关系极好,作为一个士兵,作为一个外交官,我的一生,都和中国有关。”

  对于日本,麦克唐奈说他不恨。加军战俘中有三分之一死在日本人的残酷折磨下,而中国战俘的遭遇更惨不忍睹。“我并不想做圣人,但我觉得去恨日本人是不对的,日本人民也遭受了军国主义的戕害。”麦克唐奈日后成为加拿大通用电气公司CEO时,他前往日本和东芝公司谈合作,当得知他曾被俘奴役时,会场一片死寂,但麦克唐奈用他的宽恕缓和了气氛。在他的努力下,东芝和本田先后在安大略省阿利斯顿开设工厂。

  健谈而风趣的麦克唐奈与记者对话近两小时而毫无倦意。从日本战俘营回到加拿大后克服障碍继续求学,并在多伦多大学学习时爱上了年轻的教授玛格丽特,两人婚后育有一子一女。如今爱人已逝,麦克唐奈决定用更多时间和精力来讲述他的故事。从商界和政界退休之后,麦克唐奈已公开出版四本书籍,包括《一个士兵的故事》、《义犬甘德》、《永不屈服》、《乔治·麦克唐奈的一生》,他希望这些书籍也能在中国出版中文版本,让更多的中国人知道他的故事。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