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豫湘桂会战 > 内容正文

血肉筑长城!惨烈的豫湘桂会战
来源:搜狐历史   2017-07-01 10:00:35

  豫中会战

  1944年4月起,在日本中国派遣军司令烟俊六大将(1944年6月被授予陆军元帅的荣誉称号)的统一指挥下,华北方面军(集团军群编制)负责北方战区(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驻武汉第11军(集团军编制)负责中部战区(司令官横山勇中将),驻广州第23军(集团军编制)负责南部战区(司令官田中久一中将)。从兵力上看,日军的攻击重点将是由冈村宁次指挥的华北方面军对河南的攻击,而事实上豫湘桂会战的第一阶段也正是在河南爆发的豫中会战。

  烟俊六

  冈村宁次

  横山勇

  与冈村宁次相对峙的是中国第一战区,战区司令长官为陆军二级上将的蒋鼎文,但实际指挥军队作战的是战区副司令长官,素有“中原王”之称的陆军二级上将汤恩伯。在豫中会战之前,汤恩伯已于冈村宁次两次交手,双方各有胜负,冈村宁次也视汤恩伯为劲敌。

  汤恩伯

  蒋鼎文

  1944年4月18日,“华北方面军”下属第12军在军长内山英太郎中将的指挥下突然东渡黄河,并于4月29日兵临许昌城下。许昌城内只有一个新编第29师,师长吕公良。虽然敌我实力悬殊,但我中国官兵还是在战斗中表现出了惊人的勇气,他们顽强阻击日军3师2旅团的攻击达2天之久,于5月1日因伤亡过大不得不突围而出,包括师长吕公良在内的大部分高级将领战死沙场。汤恩伯计划把部队分为南集团和北集团,南集团拖住日军攻击,北集团则由登封山区向日军侧翼发动打击,但是无线电波泄露了他的这一计划。冈村宁次使用了他的秘密武器——战车第3师团。

  吕公良

  战车第3师团素有“虎师团”之称,拥有坦克250辆,且多为新型的97式中型坦克,与之前的94式,95式“豆战车”有所不同,虽然97式的全重也仅有15吨,但其拥有的一门57mm口径火炮(载弹量70发)和25mm口径的装甲,使当时的中国军队可以说对它束手无策。无论用轻重机枪还是一般的迫击炮都很难对付它,而中国军队又极度缺少战防炮,只有勇士近距离使用集束手榴弹可以有效对付这种钢铁怪兽。在河南宽阔的平原上,这种集中使用的坦克群几乎没有敌手。

  日本97式坦克

  正是战车第3师团和骑兵第4旅团这两支奇兵改变了河南战局,汤恩伯军团的后路被穿插截断,整个军团主力陷入到被四面包围的窘境中。5月8日,汤恩伯不得不下令全军就地突围。可谁成想,这一突围,却造成了抗战史上最大的悲剧。

  由于1938年国民政府炸毁花园口造成了1942年的河南大旱,河南人民对于国民政府早已是怨气冲天。而当他们看到国军竟然快速溃败,他们心里的怒火被彻底点燃了。有很多河南人民自愿组织保甲团,不打击日军,反而四处截击溃散的国军,形成了老百姓帮助日军打国军的奇观。在到处受击的情况下,汤军团崩溃了,其主力损失殆尽,少数残兵败将撤进伏牛山区,河南被日军彻底占领,北方和长江以南的日军占领区连成一片,豫中会战以国军惨败告终。

  长(沙)衡(阳)会战

  1944年5月27日,在北方洛阳失守的情况下,武汉第11军在横山勇的指挥下也向长沙,衡阳发动攻击,史称“第四次长沙会战”。大家都知道“第三次长沙会战”是抗战里正面战场少有的大胜仗,而第九战区司令官薛岳也因为这一胜利而名扬海外。但可惜的是,因为上次的胜利,薛岳也产生了麻痹大意的思想,敌人已经发生了变化,可他还固守他上次获胜的那个“死架子”,悲剧也就难免发生了。横山勇手里握有庞大的军力,有整整8个师团的进攻部队和相当于6个旅团的后备部队,面对这样强大的敌人,第九战区陷入了险境中。

  薛岳将军

  杨森指挥的第20军首先被日军击溃,少数人拼死突击才得以向后撤退。负责防御新墙河的第20军,防守崇阳的第72军,防守益阳的第73军,防守捞刀河天险的第37军先后阻击日军,但日军来势太猛,防线也被接二连三地突破。6月16日,仅仅用了不到20天,日军已兵临长沙城下。防守长沙的是在北伐里有“铁军”之称的第4军,军长张德能。但要防守包括岳麓山在内庞大的长沙地区,这点部队显然不够看。18日,在没有得到命令的情况下,军长张德能命令部队自行突围,在混乱的情况下,有组织的突围很快演变无组织的溃败。长沙仅仅守了2天就失守,国内舆论哗然,大家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在上次作战中表现优异的第9战区这次却以这么快的速度被日军击败了,要知道长沙可是湘省门户啊,又是重要的粮仓,怎么能这么快就丢失呢?防御长沙的第4军这一仗也基本被打残,全军收容时只剩下2000来人,军长张德能随后受到军法审判并被枪毙。

  长沙失守,衡阳也就失去了最后的屏障。6月28日,第68,101两个师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了衡阳,而衡阳守军为第10军,军长本为方先觉。但方先觉之前一直在闹情绪,已经向薛岳呈交了辞呈。长沙失守当日,蒋介石亲自给方先觉打电话,命令其继续担任第10军军长,守卫衡阳,这位猛将才重新披挂上阵。尽管时间并不充足,但方先觉率领第10军还是尽全力挖掘了较为完善,整体的防御工事,特别是以其名字命名的“方先觉壕”更是让日军吃尽了苦头。

  方先觉中将

  第10军在常德会战时损失颇重,撤到衡阳也并未予以补充,虽然这个军素以战斗力强而出名,但实际上其所辖的4个师都是受到严重削弱的残军。在方先觉的率领下,全军官兵克服重重困难,显示出了超人的勇气和战斗意志。从6月28日到7月2日,守军造成了日军两个师团巨大损失并迫其停止攻击。第68师团师团长佐久间为人中将被迫击炮炸成重伤。7月11日,在获得大量炮兵获利增援的情况下,两个师团向衡阳发动第二次猛攻,双方战至7月20日,日军再次因伤亡过重停止了进攻。可惜的是,方先觉的第10军孤军奋战一个多月,仍然没有得到任何有效增援。这是为什么呢?

  当时离衡阳最近的是第64军,距离衡阳不过10里。这个军属于粤军系统,且是军委会直辖部队,战斗力在当时的中国部队中应该算是中流以上的水平。但就是这样一支“战斗力还不错”的部队,全军连步枪都配不齐,重武器几乎没有,行军全靠一双脚,很多人手里还拿着大刀和红缨枪,最多手里再拿两个手榴弹。就这样一支部队,别说去救衡阳了,日军只要拨出一个旅团甚至是一个联队,它自己都有被击溃甚至被消灭的危险。连“战斗力还不错”的部队都是这样,其他解围部队的战斗力就不用多提了吧,实际上除了第74军这样的部队需要日军重点提防外,其他部队根本就是乌合之众,日军根本懒得理!

  血肉筑长城

  8月4日,日军发动最后的总攻,战斗激烈程度达到顶峰。第68师团旅团长志摩源吉少将被打死,参谋长原田贞三少将也在战斗中阵亡。7日,日军投入最新的第58师团加入战斗,改变了战局,精疲力竭的守军再也无力支撑。8日,守军放下了武器,向日军投降。关于方先觉的这一举动,后世的争议也有很多。但无论如何,他和他的第10军的历史功绩是不容被抹杀的。他们以一支孤军,阻击日军优势兵力一个月之久,造成日军伤亡1万8千余人,为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

  桂(林)柳(州)会战

  8月29日,日军第11军经过补充后继续向衡阳以西发动进攻。薛岳匆忙拉起的防线很快被打得粉碎。在上一阶段的战斗中,第九战区元气大伤,有战斗力的部队已所剩无几,再遇到日军强大的进攻锋芒,自然是一触即溃。9月7日,第79军军长王甲本将军在白刃战中殉国,这位“硬仗将军”倒在了黑暗的黎明之前,没有能够看到日本的最后失败。

  王甲本将军纪念碑

  随着第九战区的溃败,第4战区受到了日军南北夹击的巨大压力。第四战区司令是张发奎,他是北伐时期的名将了,但他指挥不动第4战区的桂系部队,实属光杆司令一个。实际指挥权在“小诸葛”白崇禧那里,在形势万分危急的时候,这位桂系首领居然还想要主动出击,搞一场大会战,复制薛岳“第三次长沙会战”的辉煌。他在作战会议上强调“我们只用几个师便可以守住桂林!”然而,从11月9日日军进攻桂林开始算,守军只坚守了1天便不得不弃城而去。11月10日,桂林陷落,算上外围作战,广西满打满算守了不到10天,而受此影响,柳州也于当日失守。12月10日,南宁陷落,日本所要打通的“大陆交通线”已经完全被打通,中国抗战形势变得更加险恶起来。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