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豫湘桂会战 > 内容正文

豫湘桂战役:大反攻形势下的大溃败(中)
来源:追学网   2017-07-01 13:10:18

  衡阳守备战中出了个有争议的人物,他就是毕业于黄埔2期的第10军军长方先觉。5月18日,日军攻占长沙,旋又夺取醴陵、攸县等地,箭锋直指衡阳。第 10军于是担负起了保卫衡阳的重任。薛岳为增强第10军的战斗力,将驻防衡阳飞机场的暂编第54师拨归方先觉指挥,但第10军此时仍未整补完成,其中第 190师只有一个团有作战能力,另两个团仅有军官和士官。新配属的暂编第54师又只有一个团,日军逼近时又有两个营奉命离开衡阳,其名为一师,实则只有一 个加强营的兵力。方先觉受领坚守衡阳的任务后,即对所属4个师做出部署,还特邀衡阳新闻界巡视全城,表示死守衡阳城的决心。6月28日拂晓,已经包围衡阳 的日军集中了第68师团、第116师团主力发起猛烈进攻。第10军在军长方先觉指挥下,经5天激战,进攻的日军付出惨重代价,仅攻克张家山,其余各处皆无 进展。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为重组战力,下达了暂时停止进攻的命令。7月6日,蒋介石要该军务必再坚持两星期,以配合外围友军将进攻日军包围歼灭。7月 11日,日军第68、第116两个师团第二次对衡阳发起进攻。第10军官兵坚持至15日,多处阵线被突破。方先觉于是命令预10师师长葛先才放弃第一线阵 地,全部退入第3师构筑的二线阵地,并与第3师协同防守。由于第10军的防御正面缩小,其防守强度和火力密度反得到增强,致使日军战至18日时已呈疲态, 且多名大队长阵亡。于是横山勇被迫在19日第二次下达了停止进攻的命令。

  衡阳守军奋勇作战的同时,外围友军进展却极其缓慢。救第10 军心切的李玉堂甚至亲临第62军监督作战,仍无济于事。此外第10军的补给起初能通过外围运进城内,但随着日军控制区域的加强和重火力的压制,补给线被切 断了,空军的空投物资又大部落入日军阵地,使得衡阳守军情况及其艰苦。在7月27日和8月2日两天中,空军曾两次空投蒋介石的手令,并对第10军许下援军 必达的诺言。而当日军于8月4日第三次发起进攻时,始终未见援军,而此时距军委会下达坚守两周的命令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8月5日,第 10军压力越来越大。当天下午3时,方先觉召开最后一次军事会议,讨论第10军出路问题,会议无果而终。8月6日,190师阵地被日军突破,师长容有略率 领残部退守小西门及其以北城垣,依托城防工事阻挡日军。随着战况的发展,衡阳市郊已无一处完土,双方战死者尸体到处皆是。第10军官兵坚持了40余日,而 援军仍旧不见影子,官兵们从盼望到失望、由失望到绝望、由绝望而发展到对军事委员会的怨恨。当天晚上,第3师师长周庆祥本着替第10军官兵寻求生路的希 望,来到军部向方先觉提出了停战想法,并提出了保证官兵生命安全和为负伤官兵疗伤的意见。方先觉听后沉思良久,表示同意,但要在一定范围内斟酌办理。随后 周庆祥前往预10师师部,将此想法告之葛先才,并取得了葛的同意。

  正当停战事宜准备之时,日军于8月7日凌晨经过长达两小时的猛烈轰 炸后发起总攻。守军阵地大部被毁,五桂山、接龙山阵地先后失守。中午时分,日军终于突入城内,第10军官兵仍在一片废墟中坚持作战。方先觉深感战局已无法 逆转,萌生了自戕之意。他在下令解散军部后,拔出手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扣动扳机。正在此时,副官王泽洪立即飞身上前打其手臂,子弹向斜上方穿过屋顶而 出。紧接着,同在军部的周庆祥又走到方先觉身旁,请其为所部三四千伤患着想,不要轻生,终使方打消了自戕之意。入夜后,方先觉派遣参谋长孙鸣玉、副官处长 张广宽为代表前往天马山方向寻找日军指挥官联系停战事宜。8月8日凌晨,日军第11军司令部同意收容伤兵,并郑重埋葬阵亡官兵的要求。竹内参谋则表示日军 对第10军官兵的敬意,并同意方先觉提出的要求。4时许,方先觉、周庆祥、容有略、葛先才、饶少伟等人被日军第68师团士兵送到位于五桂山的第68师团部 后,方先觉再次提出救治第10军负伤官兵的要求,却被师团长堤三树男以缺乏医药为由拒绝,以致第10军负伤官兵无人照顾,多在绝望中自杀,情景十分凄惨。 日寇知道,国军中大多是被抓壮丁的农民,投笔从戎的学生兵是坚决抗日才参军的。在方觉先下令投降后的第二天,日军清查“学生军人”,当时就枪杀1800多 人,后一星期又陆续杀掉600多人;其余整编为伪军。8月8日下午,方先觉等将领被日军拘押于城外天主堂内,日军随即又强迫要求方先觉等人组建“先和 军”,并任命方为军长。11月19日,被囚禁达3个月之久的方先觉终于在伪衡阳县自卫司令(原衡阳县县长)等人的帮助下逃出了日军势力范围,随后又经第 19师派队护送,顺利抵达了重庆。方先觉抵达重庆后,被任命为第36集团军(总司令李玉堂)中将副总司令,并受到了重庆各界人士欢迎,各大报纸亦争先报道 方氏脱险经过。方先觉的第10军虽然最终在衡阳战败,但其坚决抵抗日军达47天之久的英雄气概得到了全国军民的钦佩。

  1944年8 月,日军侵占湖南衡阳后,为准备进占广西桂林、柳州,以第11集团军6个师又1个旅,于29日由衡阳沿铁路向湘桂边界推进;以第23集团军两个师又1个独 立混成旅,于9月6日由广东清远等地沿西江向广西梧州进攻,另1个独立混成旅由广东遂溪向广西容县进攻。10日,第6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奉命指挥第 11、第23集团军、第2飞行团(飞机约150架)和第2遣华舰队一部,共约16万人,在南方军一部配合下,以打通桂越(南)公路为目标,向桂林、柳州进 攻。中国第4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指挥9个军、2个桂绥纵队、空军一部(飞机217架),共约20万人,在黔桂湘边区总司令部的3个军支援下,以分区防御抗 击日军。14日,日军第11集团军攻占全州,随后调整部署,准备攻击桂林。22日,日军第23集团军陷梧州,至10月11日相继攻占平南、丹竹和桂平、蒙 圩。第四战区鉴于全州地区日军尚无行动,遂调整部署,将所部编组为桂林、荔浦、西江3个方面军,南宁、靖西两个指挥所,以大部兵力固守桂林,集中一部兵力 先击破西江方面之敌。21日,第64军配属桂绥第1纵队向进占桂平、蒙圩的日军第23独立混成旅实施反击;另以第135师等部向平南、丹竹攻击,策应反 击。战至28日,日军第23集团军主力逼近武宣,中国军队遂停止反击退守武宣。与此同时,日军第11集团军突破桂林、荔浦方面军的防御阵地,主力于11月 4日进抵桂林城郊;一部向柳州进攻。7日,第四战区将3个方面军编组为左、中、右兵团,集中兵力保卫桂、柳。9日,日军第40、第58、第37师和第34 师一部,向桂林城发起总攻。同日,日军第23集团军第104师、第11集团军第3、第13师突破中央兵团的防御阵地,攻向柳州。11日,防守桂林城区的第 31军大部牺牲,小部突出重围,桂林陷落;坚守柳州城区的第26军伤亡过半,奉命撤离,柳州失守。随后,日军第3、第13师沿黔桂铁路(都匀-柳州)向西 北进攻;第23集团军沿柳邕公路(柳州-南宁)向西南进攻,24日占南宁。

  28日,日军南方军第21师一部从越南突入中国,向广西绥 渌(今属扶绥)进攻。至此,从中国东北直至越南河内的大陆交通线,终于被日本侵略者打通。国军溃退入贵州。日军以3000余人的兵力沿黔桂公路追击,如入 无人之境。沿黔桂铁路进攻的日军至12月2日攻至贵州独山,逼近四川,震动重庆,在遭到第29军军长孙元良率领的900人反击后,被迫撤回广西河池。10 日,日军第21师与第22师各一部在绥渌会合。至此,大陆交通线全部打通。中旬,双方逐渐形成对峙,会战结束。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