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豫湘桂会战 > 内容正文

豫湘桂会战——抗战史上最惨烈衡阳保卫战
来源:搜狐历史   2017-07-01 17:00:14

  日军打通平汉路之后,下一下目标是粤汉路,长衡会战不可避免。长衡就是长沙和衡阳的意思,是这次会战的核心地点。

  垂死挣扎的人通常很狂躁,以国军当时的战力,肯定挡不住日军的疯狂进攻。

  既然挡不住,那就不要挡好了。把薛岳的第九战区主力从湖南撤到广西来,拉长日军的补给线,然后切断其补给线,痛击日军的软肋,慢慢耗死日军。白崇禧在会上如是说道。这也代表了大多数将领的意见。

  河南一溃千里,国内舆论压力很大,国际上也不好看,现在拱手让出湖南,人民怎么看我们?以后还怎么抗战?湖南这场仗必须打,要顽强抵抗,打几场胜仗鼓舞民心士气,否则我们离崩溃就不远了。

  军令部长徐永昌反对撤退。

  从军角度来说,前一种主张肯定上上策,但从政治角度考量,第二种主张才是正道。战争和政治谁大?战争不过是为政治服务的,所以还是要以政治第一,蒋介石赞同第二种主张。

  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得到的结果就不同,这时候很难说谁对谁错,但这并不是说世间没有对与错,所有的一切都得靠最终的结果来检验。

  薛岳是长沙之虎,对守住长沙有着相当的自信,天炉战法已经被他玩的炉火纯青了,他认为依靠天炉战法可以以不变应万变,第四次长沙之战胜利仍会属于中国。

  薛岳头脑还保持着清醒,和日军厮杀了这么多年,武器、兵员都出现了短缺,中国军队越打越弱,士气比较低落。常德会战结束后,第九战区部队的损失长期得不到补充,战斗力一直得不到恢复。以九战区现在的实力对抗日军,确实很悬。

  单挑肯定扛不住,薛岳决定向蒋介石求援,要求从其他战区抽调援兵过来。

  日本人也不傻,为防止中国军队增援第九战区,他们放出风声,此次作战的目的是沿长江西进,一鼓作气拿下重庆。

  这也不是没可能,枣宜会战就是如此。

  局势尚不明朗,蒋介石只能令距离长沙最近的第六战区不要轻举妄动,加强警戒,让第九战区以现有兵力作战。

  没办法了,不得不孤军奋战。

  长衡会战是一号作战的关键,中国派遣军总司令畑俊六不放心手下人,他把司令部从南京搬到了武汉,亲自坐镇指挥,当然,前敌指挥官还是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

  以前第11军进攻长沙都是出动10万人以上,15万人以下,而薛岳的第九战区有将近30万人。从综合战力上讲,日军仍然比第九战区强大(以一个日军对付三个国军换算),但第九战区有地形地势方面的优势,凭借着险要的地形和坚固的工事,第九战区的战力勉强可以与日军持平。

  以前是小打小闹,这次是真玩命了!畑俊六一下子甩出八个师团又一个旅团,加上后期两个增援师团,一共抛出了36万人。

  对,你没看错,36万人,超过了武汉会战和淞沪会战,也超过了日军以往的任何战争。

  横山勇以前关在小房子里仔细研究过三次长沙会战,他脑子里每天都在琢磨这个事,不打败薛岳,不拿下长沙,第11军丢的脸就挣不回来,他本人也无法获得大本营的认可。

  爱可以使人变得强大,仇恨也可以使人变得强大。可以这么说,横山勇对天炉战法的研究深度不亚于薛岳。

  所谓天炉战法,不就是后退决战吗?一是逐次抵抗,消耗实力;二是骚扰后方,切断补给线;三是集中主力从两翼包围,围歼。

  我想我已经找到破天炉战法的方法了。横山勇摸着他性感的八字胡喃喃自语。

  很简单的,第一线放5个师团,齐头并进,第二线放3个师团,随时支援。

  8个师团,将近30万人,说话薛岳总共也才30万人吧,看看这次是你包围我,还是我包围你?

  一点希望都不给,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战役过程就不多说了,虽然中国军队打的很英勇,但日军处处占优势,势如破竹,天炉战法失去效力,湘北战场全面失控。5月26日日军出发,6月18日长沙陷落。

  打是打不过了,薛岳所能做的就是避免第九战区主力被日军围歼。

  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薛岳把第九战区主力撤到了湖南东部和江西一带。

  长沙已经被攻克了,下一个就是衡阳了,震惊世界的衡阳保卫战即将打响。

  为什么日军一定要拿下衡阳呢?还是那句话,衡阳地理位置很重要,衡阳位于粤汉线和湘桂线在交汇处,不仅如此,衡阳还有美军在华最大的空军基地。

  防守衡阳的是方先觉的第10军,约1.7万人。第10军是第九战区出镜率很高的部队,之前的长沙会战和常德会战中都有他的影子,他的战力虽然比不上74军,但是远远强于一般的国军部队,属于准王牌部队。

  常德保卫战,余程万指挥57师喋血孤城,可谓惊天地泣鬼神。而衡阳保卫战是放大版的常德保卫战,同时也是抗战史上规模最大、战斗最惨烈的城市攻防战,没有之一。

  薛岳撤走第九战区主力虽然避免了遭日军围歼,却把大半个湖南让给了日军。薛岳撤了,方先觉的第10军不得不独自面对日军重兵集团的围攻。

  日军的计划是这样的:用3个师团在湖南东部对付薛岳主力,用两个师团进攻衡阳,用一个师团进攻湖南西部,同时掩护进攻衡阳的部队,留一个师团做预备队。

  1944年6月23日拂晓,日军第68、116师团扑向衡阳,中国抗战史上最悲壮、最惨烈衡阳大战的序幕正式揭开。双方激战至6月27日,日军在付出巨大伤亡后,攻占了衡阳外围阵地,阵地上的中国守军连伙夫在内,无一人逃跑、投降,全部战死。

  6月28日,日军调上了预备队,对衡阳发起了第一次总攻,在飞机、重炮的掩护下,日军如潮水般一波一波发起冲锋,并对中国守军施放了毒气。双方展开激烈的攻防拉锯战,经5昼夜几乎连续的搏杀,日军停止了进攻,中国守军挫败了日军的第一次总攻。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战斗与之前的城市攻防战不同,中日双方都没有组建专门的敢死队,因为所有参战士兵都是敢死队。

  7月11日,得到了重炮部队增援的日军攻城部队开始了对衡阳的第二次总攻。7月13日,经过连续9昼夜的血战,日军68、116师团伤亡已达8000 人,其中阵亡联队长1人、大队长6人,中队长几乎全部战死。日军的第二次总攻又遭惨败。

  中国守军也伤亡4000余人,失守的阵地都打到最后一人。常德岌岌可危,蒋介石于7月12日严令79军、62军火速增援衡阳,20日己打到衡阳郊外,不料日军正好在此时停止对衡阳的总攻,转而全力阻击并反击中国援军,79军、62军被迫后撤。

  很快,横山勇又调来了58师团和13师团增援68、116师团。这时守城的中国第十军的有生力量已经基本消耗殆尽,轻伤员、马夫、伙夫统统上了火线。

  第10军的伤员已超过8000人,弹尽粮绝,已失去作战能力。部下向方先觉提出了突围建议,方担心8000伤病遭日军泄愤屠杀,拒绝了。

  日军再次对衡阳进行地毯式轰炸,方先觉与下属各部的通讯联络电话线都被日军飞机、重炮炸断,已无法组织有效的抵抗,各部处于各自为战状态,衡阳的陷落己是时间问题了。

  此时衡阳守军已阵亡5000余人,负伤8000余人,能够作战的部队还有不到3000人,且弹药粮食已经耗尽,吃饭都是问题了。

  8月8日,方先觉绝望地向重庆发出“弹尽援绝,来生再见”的最后一电后,拔枪自戕,一旁的副官眼明手快,将手枪击落,枪响未击中。

  第3师师长周庆祥这时跑进来报告说:“军长,我已以你名义下令挂白旗了!”

  方先觉无奈,只得命参谋长起草了投降条件:

  1.保证官兵生命安全;

  2.收容治疗伤兵,郑重埋葬阵亡官兵;

  3.第10军保留建制,不出衡阳,就地驻防。

  当晚,方先觉与日军68师团长堤三树男正式谈判,日方向第10军的顽强战斗意志表示敬意,并完全同意所有的条件。

  历时47天的衡阳之战落下了帷幕。(衡阳保卫战的惨烈程度太虐心了,想来想去决定略过,有兴趣朋友的可以看看相关资料)

  衡阳会战是一场政治战,日本首相东条英机和中国最高统帅蒋介石都盯着衡阳,因为衡阳的结果直接关系着这两个人的地位。

  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节节失利,军部和元老们早就对东条英机内阁不满了,东条英机的地位岌岌可危,他迫切需要一场胜仗来支撑自己,所以他不断给中国派遣军施压,要求不惜一切代价拿下衡阳。东条给畑俊六施压,畑俊六只得向横山勇施压,怕口头说说不管用,畑俊六派出了中国派遣军参谋长松井久太郎到衡阳前线督战,横山勇知道,如果拿不下衡阳,不仅东条要下台,他自己也没好果子吃,不是剖腹就是滚蛋。

  与东条英机一样,蒋介石的日子也不好过,鉴于豫中会战一败涂地而缅北战场节节胜利,罗斯福建议蒋介石交出指挥权,由史迪威来负责指挥所有中国军队,国民党内的李济深等人也开始活动,企图在美国人的支持下,联合西南各省军政头目,取蒋介石而代之。蒋介石必须用衡阳保卫战来证明自己,同时威慑政敌。

  衡阳一战,日军伤亡达3万余人,比中国守军的人数还要多,虽然日军最终占领了衡阳,可最终还是没能挽救东条英机内阁。1944年7月22日,日军久攻衡阳不下,塞班岛又被美军攻占,东条英机被迫辞职。

  衡阳保卫战中国军队虽败犹荣,极大地鼓舞了中国军民的信心和士气。

  方先觉和几个师长、参谋长先后在军统和国军游击队的帮助下逃走,辗转到了重庆,受到了热烈的欢迎,蒋介石也对他们的投降表示理解,并没有深究。

  早在第11军猛攻衡阳时,驻守在广州的日军第23军就开始派出部队北上接应第11军,第11军攻占衡阳后,日军彻底打通了粤汉线。

  打通粤汉线后,日军接下来的计划是杀进广西与越南的日军会师,这也是一号作战的最后一部分,是为桂柳会战。

  为了协调指挥第11军和第23军,日军又成立第6方面军,冈村宁次任司令。

  这次会战毫无悬念,最强大的第九战区的都挡不住日军,只有20万残兵败将的第四战区如何能够挡住16万日军的进攻?柳州、桂林、南宁很快失守。9月12日,从越南杀入广西的第21军一部与第23军一部在广西绥渌会师,至此大陆交通线被完全打通。

  线路打通了,机场炸毁了,击溃了中国三个战区的主力。

  线路是打通了,可是守不住,从越南到中国东北,有好几千公里,日军不可能把所有军队放在铁路线两边,中国军队可以很轻松的切断这条脆弱的交通线。

  机场炸毁了也并不能阻止美军切断日本的海外运输线,因为美军战机从太平洋的岛屿起飞轰炸日本本土,同时可以用绝对海空优势摧毁日本的任何船只。

  击溃了上百万中国军队,可是国民政府依然没有奔溃,更不打算投降。

  蒋介石对日军一号作战的评价是“战略盲动”。

  改变了什么?什么都没改变,只是加速了日军失败的进程。战略的失败不是战术的成功可以弥补的。

  为了发动一号作战,华北日军实行全面收缩,主动放弃了很多地盘,只是据守一些战略地位比较重要的城市和交通要冲。  一句话,一号作战没有颠覆日军和国军之间的战略态势,却大大改变了国共之间的战略态势。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