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豫湘桂会战 > 内容正文

豫湘桂会战:日军备13万吨弹药,超诺门坎苏军
来源:凤凰新闻,作者 胡博   2018-07-06 16:07:56

  常德会战结束之后,位于湖南战场的日军第11军便开始紧锣密鼓的准备"一号作战"第二阶段作战。截止到作战开始前,第11军计辖八个师团,它们分别是甲种师团的第3师团、第13师团和第116师团,每个师团的兵力约在18500人左右;乙种师团的第34师团、第39师团和第40师团,每个师团的兵力约在13000人左右;丙种师团的第58师团和第68师团,每个师团的兵力约在13000人左右。

  在上述八个师团之外,第11军还指挥有执行占领地警备任务的独立混成第17旅团,约5900人,以及从关东军和日本本地转调到湖南战场的第1、第2、第5、第9、第10、第11野战补充队,每个野战补充队辖三个步兵大队,人数约在4800人左右。以上可投入作战的步兵兵力就已经达到了18万2700余人。

  第11军还拥有庞大的直辖特种兵部队,尤其是炮兵,计有一个独立野炮联队、两个独立山炮联队、两个独立野炮大队、两个独立山炮大队、四个迫击炮大队、两个野战重炮联队、一个重炮兵大队和两个特别炮兵队。然而和参加河南战场作战的日军情况相似,第11军的炮兵部队从1942年开始也面临着缺编严重的困境。

  如野炮第122联队,按编制应该配备36门75野炮、12门105榴弹炮,但在参加"一号作战"时,该联队仅配备18门75米山炮,不仅野炮之名荡然无存,更是缺编高达三分之二。再如第116师团因榴弹炮的缺乏,而于1942年改而装备原沈阳兵工厂制造的12门120榴弹炮。尽管如此,在参加"一号作战"时,这12门也是非坏即损。因此,第11军炮兵部队虽然众多,但在湖南战场上实际能够投入的火炮数仅为280门75毫米及以上各种火炮。

  为了进行"一号作战",日军大本营还特地给第11军运输了数量巨大的给养和弹药。首先,为第11军运输囤积起可维持八个师团1.5个会战份额的弹药,计13万吨。其次,从国内运来了8000万升汽车用汽油和1500万升航空汽油,最后总计搜刮囤积起了可用于36万人和67000匹马的粮草四个月的份额。考虑到湖南多为湖沼水网地带,日军还特意加强了水上输送能力,计征用3000余艘各种船只用以水上输送兵力和补给。

  日军大本营考虑到基于武汉会战的经验教训,如果发起夏季长途进攻势必会产生大量战病减员的情况。因此,特地给第11军各个参与进攻的部队增加配属了患者收容队,用于在作战和行军途中收容产生的各种病患。第11军为此也在直属单位中设置了大量独立的患者收容班。尽管日军在战前已经为了收容病患做出了很大努力,但由于当时日军的药品已经面临捉襟见肘的境地,使得"一号作战"期间的湖南战场日军还是出现了大量病死者,这其中尤以进攻衡阳的各部队最为严重。

  "一号作战"的湖南战场上,日军作为主力进攻矛头的前述三个甲种师团,即第3、第13和第116师团。这三个师团虽然在常德会战中遭受到不小的打击,但经过补充后,步兵基本达到满员状态,武器装备也是第11军各部队中最好的。平均每个师团装备有324挺轻机枪、432个掷弹筒、72挺重机枪、24门步兵炮、12门41式山炮、12门速射炮、36门山炮或野炮。

  乙种和丙种师团在人数装备上都差于甲种师团,但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在此次作战中决心先用精锐的甲种师团去撕开中国军队防线,随后抛下那些有可能被中国军队死守的、或是难以攻占的城市,迅速向纵深挺进。至于这些城市,则交给乙种和丙种师团去解决。

  上述部队中,第3师团作为第11军也是当时中国战场(不含东北地区,下同)上日军唯一的一个常备师团,从1937年8月登陆上海参加淞沪会战后就从未离开中国大陆,先后参加过淞沪会战、武汉会战、枣宜会战、三次长沙会战等一系列大型会战。作为唯一一个打满八年的日军常备师团,所属每个步兵联队都付出了至少死亡4500人的代价,这使该师团成为第11军最精锐和最具有对华作战经验的师团。第13师团也是在中国战场打满八年的部队,和第3师团一样,该师团参加过一系列的大型会战,人员编制和装备与第3师团基本相同,是常年在第11军麾下征战的两个日军王牌师团之一。

  第116师团作为特设师团,此前隶属第13军,负责长江中下游的占领地警备任务,没有参加过大型会战,1943年5月改为甲种师团后被调入第11军,常德攻城战主要就是由这个师团来承担攻击任务的。第116师团在常德附近苦战半个月损失惨重,但由于编制为甲种,战后得到了优先补充的待遇,因此也成为第11军的一个攻击矛头。

  第34、第39、第40师团都是对华作战专用师团。其中第34师团长期负责南昌附近的警备任务,在上高会战中曾遭到巨大打击,1943年的鄂西会战中曾奉命派出一个支队参战,又石牌附近遭受不小的损失。第39师团长期负责荆门、沙市附近的警备任务,1941年后一直在宜昌和中国军队进行拉锯战,是第11军各部队中唯一一个用于防守的师团。第40师团常年作为第11军发起进攻时的侧翼掩护兵团,参加过宜昌会战、三次长沙会战等一系列会战。此次第40师团特别加强了水上输送部队,并配属大量伪军,继续承担第11军进攻兵团的侧翼掩护任务。

  第58师团由独立混成第18旅团扩编而来,是典型的治安师团,常年负责占领地的治安作战任务。但此次作战前,第58师团奉命特意进行了大量攻城和巷战训练,作为第11军的攻城和巷战主力部队。第68师团由独立混成第14旅团扩编而来,常德会战时即参与了对常德城外围的攻击任务,此次作战前与第58师团一样接受了强化攻城的相关训练。

  综上所述,第11军虽然兵力强大,但既要准备进攻又要考虑到在非进攻方向上的防御。在1944年初,准备投入进攻的七个师团在装备和满员率上都较高,且各个师团都进行了数个月的攻坚、渡河、长距离攻击训练。但是用于防御的独立旅团则人员不足且缺乏武器,有些独立旅团甚至连重机枪数量都严重缺乏,只能勉强完成防守的任务。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