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缅北滇西战役 > 内容正文

滇西抗战简介
来源:中国青年网    2018-08-21 08:49:26

  1942年2月至1945年1月,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前期,在我国西南边地的保山、德宏和怒江、临沧等地,爆发了一场以保卫滇缅国际通道,维护国家领土主权为目的的抗日爱国战争,这就是闻名于世的滇西抗战。这场血战,以日本军队对我国西南后方出海通道——缅甸和滇西的进攻为肇端,前后延续约3年时间,战争进程大致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942年2月至5月上旬为日军进攻时期)。这期间,日军从东南亚一路北上,攻入缅甸,中国政府为保卫滇缅国际通道和西南后方安全,派遣10万远征军出国抗日。但因盟国各方的指挥协调失当,缅英军队不战而逃,致使日军先得利,切断我远征军后路,我10万将士有心杀敌,无力回天,虽几经血战,终失利败北,10万远征军仅剩4万。日军遂占领缅甸全境10月进抵中国怒江西岸,滇缅公路和滇西的德宏、龙陵、腾冲等大片国土相继沦陷。

  第二阶段(从1942年5月中旬至1944年5月上旬为敌我相持阶段)。这期间,我国滇西守军为扼制日军进犯攻势,及时炸毁滇缅公路惠通桥,阻敌于怒江之西,同时派部队深入腾冲、龙陵等地,组织沦陷区人民掀起声势浩大的敌后游击战争,极大地消耗了敌人的有生力量。

  第三阶段(从1944年5月中旬至1945年1月下旬为中美盟军大反攻时期)。这期间中国政府为打破日军封锁,重开滇缅国际运输线,重组以卫立煌上将率领的20万中国远征军,利用国际反法西战争发生转折的有利时机,在美国盟军和滇西各族人民的全力支持下向盘据滇西的数万日寇发起全面反攻,经过8个多月浴血奋战,远征军强渡怒江,攻克松山,收复腾冲,夺回龙陵,再沿滇缅路一举拿下芒市、畹町,于1945年1月20日将侵略者赶出了国门,毙敌21000多人,取得了滇西抗战的全面胜利。并在同年1月27日与取得缅北会战胜利的远征军驻印兵团在滇西边境芒友胜利会师。中断了二年零八个月的抗战生命线重新恢复,中印公路也得以全面开通。

  滇西抗战是我国最早向日寇发起的战略性反攻,同时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亚洲反法西斯战场从失败走向胜利的转折性战役。30万中国远征军和百万滇西民众以及美国援华军队,同仇敌忾、共同书写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辉煌篇章。

  滇西抗战主要战役:

  强渡怒江

  1944年5月11日,为重开滇缅国际运输线,我20万远征军集结怒江沿岸,在长达150公里的怒江沿在线强渡怒江,向滇西日寇发起总攻。历经2个多月、大小战斗30余次,歼敌1128人,强渡怒江战役告捷。

  松山攻坚战

  松山攻坚战是滇西反攻的重大战役,因战事重大、持久和惨烈,被列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著名战役。龙陵腊猛境内的松山由大小十余个山头组成,是滇缅公路出入滇西的咽喉。1942年日军占领该地区后,用两年时间修筑了遍布山头、牢不可催的坚固工事。1944年5月,远征军强渡怒江后,仰攻松山即遭日寇强大抵抗,历时4个多月的坚苦血战,最后采取坑道作业,从敌堡下方150米处开凿了两条直达山顶的隧道,填埋炸药120箱,同时引爆……最终我军以7600余生命的代价全歼守敌3000多人,攻下松山,成功打开了大反攻的通道。

  腾冲围歼战也即“焦土抗战” 腾冲位于滇缅公路腾冲—龙陵支线末端,是我国著名的南方丝绸之路出境门户,号称“极边第一城”。日军入侵后将其作为滇西主要据点,构筑大量工事。1944年7月,我远征军渡江突破高黎贡山防线后,以4个师的兵力将敌成功围困在腾冲城内,8月发起攻击,至9月14日,全歼3000守敌,我方伤亡却达18000多人。激战之后的腾冲城街市尽毁,触目皆墟,史称“焦土抗战”。

  龙陵大会战

  龙陵位于滇缅公路龙陵至保山段和腾龙支线分岔口,其地东通保山、北接腾冲、西控芒市,是滇西地区重要的交通枢纽。1942年日军入侵后,利用该地四面环山、易守难攻的有利地形,修筑了一个连结城区与四周高地的蛛网状防御体系。设第56师团前线指挥所于城内,作为松山、平戛、腾冲等前线作战部队的协调指挥中心重点经营。1944年5月滇西反攻战打响后,我远征军10个师的兵力围攻龙陵城,至11月3日,先后投入兵力10万人以上,与日军三次拉锯争夺,最终歼敌10640人,光复龙陵。这是滇西反攻战中规模最大的要塞争夺战。

  滇西抗战的伟大历史意义

  滇西抗战是中国抗战从战略防御转向战略进攻的转折点,是中国军队第一次将侵略者赶出国门,大获全胜的战役。滇西抗战奠定了中国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联盟中的“四大国”之一的地位,并由此获得了战后重建的参与权与话语权。

  在滇西缅北的战场上,中国军队为挽救民族危亡,捍卫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而英勇作战,打出了国威、军威。史迪威将军在指挥中国军队作战中曾自豪地说:“中国军队加美国装备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军队”。美国上校布朗认为:“中国军队是我看到的最勇敢的军队,我必须向他们脱帽致敬,我愿意追随他们到任何地方”。1944年11月美国《皇冠》杂志发表一位战地记者的评论:滇西缅北战斗“表现出中国军队忍受无限艰难的伟大,世界上任何军队都望尘莫及”。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