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桂柳反攻战役 > 内容正文

大抗战:反攻广西
来源:搜狐历史 历史爱好者   2017-09-05 15:08:56

  一、 中国战区的反攻计划

  日军打通大陆交通线后,军事委员会为保卫云、贵、川战略根据地并准备协同美军进行反攻,1944年12月9日决定: 在昆明成立陆军总司令部(以参谋总长何应钦兼任总司令,龙云、卫立煌为副总司令),由其“指挥远征军、黔桂湘边区、滇越边区、第四战区及第5集团军”;“美军派遣一总连络官,常川驻在陆军总司令部,综理连络事宜。远征军、第四战区及各边区以下各级司令部均由美军派遣连络官(战时为连络官,平时为教官)担任连络、训练事宜”。12月13日,军事委员会又颁发了《陆军总司令所部作战指导要领命令》,规定该总部的任务为“与敌保持接触,并拒止敌由湘桂路各地及越南向昆明及重庆两处之攻击”。为了更能适应将来攻势作战的需要,于1945年3月初将所辖兵力缩编为4个方面军及1个防守司令部。其序列为:

  陆军总司令部总司令何应钦

  第1方面军司令官卢汉

  第60军安恩溥(第182、第184师)

  第2路军张冲(暂20、第21、第22师)

  第52军赵公武(第2、第25、第195师)

  直属部队: 暂18师、昆明行营山炮团、工兵团

  第2方面军司令官张发奎

  第46军黎行恕(第188、第175、新19师)

  第64军张驰(第131、第156、第159师)

  第62军黄涛(第151、第95、第157、第158师)

  第3方面军司令官汤恩伯

  第27集团军总司令李玉堂

  第20军杨干才(第133、第134师)

  第26军丁治磐(第41、第44、第149师)

  第94军牟庭芳(第121、第42、第5师)

  第13军石觉(第4、第89、第54师)

  第71军陈明仁(第87、第91、第88师)

  第29军孙元良(第169、暂16师)

  直属部队: 炮兵第1旅一部,炮兵第51团

  第4方面军司令官王耀武

  第73军韩浚(第15、第77、第193师)

  第74军施中诚(第51、第57、第58师)

  第100军李天霞(第19、第63师)

  第18军胡琏(第11、第18、第118师)

  昆明防守司令部司令杜聿明

  第5军邱清泉(第45、第96、第200师)

  直属部队: 第48师、暂19师

  总司令部直属部队:

  第54军阙汉骞(第36、第8、第198师)

  第6军廖耀湘(第14、第23、第207师)

  第2军王凌云(第9、第76、预2师)

  第53军周福成(第116、第130、荣2师)

  第93、第169师,炮兵第5、第13、第41、第49团

  通信兵第6团,宪兵第20团

  总计21个军65个师,另有特种部队。但由于长期与日军拼消耗,减员甚多;更因统治区域缩小,兵源减少,补充困难,而许多官长又吃空额,所以多数部队人员不足,不少师仅及编制人数的一半,甚至更少。

  当日军深入贵州、攻占独山时,蒋介石等号召知识青年参军抗日,大后方广大爱国知识青年为挽救祖国危亡踊跃参军。军事委员会成立了青年军编练总监部,将报名参军的近10万名知识青年编为9个师(第201师至第209师)。总监部以罗卓英为总监,黄维为副总监(后又增彭位仁、霍揆章等),蒋经国为政治部主任。

  1945年春,中印公路打通后,美援军械大量输入,连同此前已经改装的驻印军、远征军等部,至日军投降前,共装备了美械军12个(第2、第5、新6、第8、第13、第18、第53、第54、第71、第73、第74、第94军,共36个师)及半美械军4个(第46、第52、第60、第62军)。

  1945年2月12日,军事委员会拟制了《中国陆军作战计划大纲》。其主要内容为:

  第一方针

  1? 中国陆军以开辟海口之目的,于盟军在东南海岸登陆之同时,向桂、湘、粤转取攻势,特须保持重点于黔桂路方面,攻略宜山、柳州,与盟军会师西江。攻势准备于X月底以前完成。

  第二部署

  2? 中国陆军在何兼总司令统一指挥之下,其部署大要如下:

  (甲、乙略)

  丙、各兵团任务及行动

  (1) 滇越边区(卢汉部)扼守滇越边境,相机进出越北,掩护国军之右翼。

  (2) 右兵团(张发奎部)攻略南宁、龙州,确实遮断敌桂、越水陆交通,并对越北方面构筑坚强阵地,阻止敌军东援,巩固中央兵团右侧背之安全。

  (3) 中央兵团(卫立煌、汤恩伯两部)沿黔桂铁路及其南北地区攻略宜山、柳州后,以主力向梧州、三水突进,与盟军会师西江,以一部经荔浦、平乐、八步向曲江攻击。如盟军已先我进至广(州)三(水)以北地区时,应即以主力使用于荔浦、平乐、八步道进取曲江,切断敌之退路。于攻略宜、柳之同时,即以有力一部(美械1至2个军)于桂穗路方面监攻桂林后,即协同左兵团沿湘桂路进攻衡阳。此项进攻部队于到达东安附近后,即归入左兵团之指挥。

  (4) 左兵团(王耀武部及第六战区之一个军)以主力攻略邵阳,遮断粤汉铁路,以有力一部攻略祁阳、东安,并依中央兵团一部之协力,攻略衡阳。同时,另以一部由常、桃方面攻略宁乡、湘乡,掩护主力之左侧。

  (5) 总预备队(杜聿明部)分别控置于昆明、贵阳两地,以备策应全般作战。

  (6) 国境守备队,以2军留置滇缅边境,掩护中印公路。以93师留置车里、佛海,守备国境。

  3? 第六战区除应确保现态势,加强工事,积极游击,以阻敌窜扰、掩护国军左侧背之安全外,并抽调1个军于常、澧方面,协力左兵团之作战。

  4? 其他各战区之策应攻势,预令先敌充分准备,其行动于临时以命令行之。

  这个计划大纲是为配合美军在中国东南沿海登陆作战而拟制的。由于美军未在中国登陆,而日军又发动了老河口和芷江的作战,因而这个计划没有、也不可能实施。

  二、 日军实施战略收缩

  1945年4—5月,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形势急转直下,法西斯轴心国阵营的失败已成事实。4月24日,苏军突入德国首都柏林;28日,意大利法西斯首领墨索里尼被民众枪决,留在意大利北部的德军向盟军投降;4月30日,德国法西斯首领希特勒被迫自杀;5月8日,德国无条件投降。太平洋战场上,美军于4月1日在冲绳岛登陆,本土决战迫在眉睫。4月5日,小矶内阁总辞职;7日,铃木内阁组成,但当日就得到苏联的通知,不再延长《日苏中立条约》,同时得知苏军正源源不断地向远东调动部队,有可能近期向关东军发动进攻。以上形势的变化,迫使日军大本营重新研究侵华日军今后的作战问题。

  由于美军在冲绳登陆,日军参谋本部判断“华南方面不仅对防卫本土的重要程度已大大减小,同时联军在该方面登陆的话,恐怕也不会超出英军夺取香港的范围”,认为“只留下能确保广州、香港的兵力即可,决定把海南岛、金门岛的兵力撤回到广州地区,而从该地区把第27、第40、第104师团经由赣州、南昌调到南京附近”。4月18日下达了“大陆命”第1310号命令:“大本营考虑到对美苏形势的演变,准备向华北、华中的重要地区集结兵力。把第3、第13、第27及第34师团分别从第11军、第23军战斗序列中解除,编入中国派遣军序列(直辖)。”

  4月22日,日本陆相阿南惟畿为了掩饰战败和防备中国军队跟踪追击,就收缩兵力问题向大本营提出自己的看法:“1? 以确保上海、汉口一带为宜。连这些地方都放弃,等于败退。若都撤到华北,粮食将难于自给。2? 随着抽调兵力和整理战争布局,要为停战做工作,不管其能否成功。即使要实施作战行动,也要抓住作战的时机进行工作,如能做到不受敌人的追击,就是对我有利,最好以局部停战导致全面停战。对重庆及延安要同时进行工作。”

  日本大本营虽然下达了从广西撤出第3、第13、第34师团,从广东撤出第27师团的命令,但由于驻越南的第38军正在向法属印度支那的法军进攻,1944年8月25日盟军攻占巴黎后,驻越南的法军脱离了贝当的维希政权,接受戴高乐临时政府的领导,并准备与从越南沿海登陆的盟军协同作战,击歼在法属印度支那的日军,以保持战后继续统治越南、老挝、柬埔寨。因而日军从广西调第22、第37师团和从缅甸调第2师团入越,这些部队与原在河内的第21师团、在岘港和顺化的独立混成第34旅团、在西贡的独立混成第70旅团归驻越第38军司令官土桥勇逸指挥,完全击败法军后才停止作战。从广西至越南的后方补给线必须确保;由于第11军攻占桂林、柳州、宜山、河池地区后,缴获的大量军用物资尚未运完,而且第20军亦正在进行芷江作战,所以该4个师团并未立即行动。“中国派遣军”于4月27日下达撤退命令,规定第3师团于7月上旬从全县出发,经由汉口、郑州开往徐州;第13师团于8月上旬从全县出发,经由南昌、南京开往天津;第27、第40师团于5月下旬从广州附近出发,经由赣州、南昌,然后第27师团开往济南,第40师团开往南京。

  由于形势急剧发展,日本大本营“预料大陆战场将面临严峻的局面,尤其延安方面对我占领地区的活动,必将日益激化”,急于令侵华日军进行战略收缩,于5月28日又下达了“大陆命”第1335号命令:“1? 大本营为适应形势的演变,准备加强华中、华北的战略态势。2? 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应设法迅速撤出湖南、广西、江西方面的湘桂、粤汉铁路沿线的占领地区,将兵力转用于华中、华北方面。”6月4日,侵华日军在大连召开高级将领参加的军事会议。冈村宁次及关东军总司令官山田乙三参加了会议。日军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传达了大本营命令的精神,研究了侵华日军今后的行动等问题。6月10日,“中国派遣军”在南京召开各方面军和军司令官会议,同时下达了新的作战计划。其主要内容为:

  第一作战方针

  1、派遣军准备以主力控制华中、华北重要地区,对中、苏采取持久战,同时挫败来攻沿海重要地区之美军,使本土决战容易进行。

  2、对美战备重点暂先放在华中三角地带,其次为山东半岛。但应极力在事前识破敌人对华中、华北的登陆企图,以便及时把派遣军的主要战斗力量集中于敌人来攻方面。

  3、 即使情况已到最后关头,也要确保南京周围、北京周围及武汉周围重要地区。

  第二作战指导要领

  4、 令23军尽快把驻地较远的部队撤回广州附近,使其确保广州、香港地区……

  5、令第13军迅速撤回驻在福州及温州的兵力,而以主力确保华中三角地带……

  6、 令华北方面军、驻蒙军及直辖兵团确保华北重要地区……

  7、 要使第6方面军在撤回和转调下列兵力之后以所余兵力确保武汉周围重要地区。

  (1) 把第34军司令部、第39师团等迅速派遣到南满及北朝鲜,使之入列关东军隶下。

  (2) 把47师团迅速派遣到济南,使之列入第43军隶下。

  (3) 迅速把桂柳地区的第11军撤回,同时把第3、13、34各师团经九江附近派往南京附近,由总军直辖。

  (4) 接着尽快撤回长衡地区的第20军,并把第68师团、第22混成旅团、第88混成旅团等派往北京(必要时派往济南),使之列入华北方面军指挥下,同时把第116师团、独立混成第86、87旅团等派往南京,由总军直辖。

  日军第6方面军根据4月27日的撤退命令,于当月底即已拟制出撤退计划: 8月底前完全撤出广西,第11军撤退至武汉地区集中;年底以前完全撤出湖南,第20军退至岳州以北集中。

  三、 收 复 广 西

  日军第11军根据方面军的撤退指示,决定于5月下旬撤出河池、南宁,6月中旬撤出宜山、迁江、来宾一线,6月下旬撤出柳州地区,7月撤出桂林地区,8月中旬末撤出全州地区,大概9月下旬前到达祁阳附近。日军在4月中旬得知大本营已决定撤出广西时即考虑到中国军队必将跟踪追击,决定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将其压倒,以利于尔后的撤退行动”,因此令第3师团从南宁、第13师团从宜山,由南北两个方向进攻都安,以“全歼都安附近之重庆军第46军”。同时抽调第13师团的第65联队(服部支队),归军直接指挥,专门负责撤退的后卫掩护作战任务。4月21日日军开始向都安进攻。未等到达都安(第3师团一部进至隆安以南,第13师团一部进至保平、九圩),24日即接到“迅速返回原驻地”的命令,遂沿进攻路线后退。

  中国第2方面军第一线部队发现日军撤退后即尾随追击。第46军的第175师于4月27日进至都安后,军主力即向都阳山山脉进击,逼向南宁。日军第3师团由南宁经迁江、宾阳、来宾、柳州向桂林逐次掩护撤退。其后卫第58师团独立步兵第94大队于5月25日撤离南宁,第13师团在第65联队掩护下,由宜山经柳州、桂林向全州撤退。第65联队为了“在撤退之前,先将侧背之敌击败,使我军易于行动并掩蔽我军撤退企图”,于5月7日至9日,由河池向六甲发动攻击,击退当面中国军队后于5月19日夜撤离河池,24日撤至宜山,6月13日撤离宜山,18日撤至柳城。此时日军第11军各师团主力均已撤至桂林及其以北地区。

  中国第2方面军在日军第3师团之后跟踪追击。第64军在重创日军第58师团的第94大队后,于5月27日占领南宁。尔后第2方面军即分两路追击: 以第46军主力向柳州东南迂回攻击,以第64军第156师向龙州攻击。第46军的第175师于5月30日收复宾阳,6月1日收复迁江。该军又先后收复桂平、武宣等县城,继续向柳州逼进。第156师于6月7日收复乐思,8日收复江明,于7月3日收复龙州、凭祥,将日军驱逐至越南境内。

  第3方面军由南丹、环江方面向南攻击。其第29军于5月初向河池日军第13师团的第65联队攻击,同时以预11师主力攻击天河。5月20日收复河池,22日收复德胜,6月6日攻占宜山以北的怀远,6月14日收复宜山。第3方面军向柳州追击时第2方面军第46军自柳州南面逼近柳州,予以配合,遂发起攻击,于6月30日收复柳州。日军退向桂林。为追歼撤退的日军,第3方面军以第71军配属第29军的第91师在右,沿桂柳公路,以29军居中,沿桂柳铁路,以第20军的第133师在左,由融县(融安)经百寿(寿城),3路并进,向桂林追击。

  1945年7月3日,何应钦向蒋介石报告了今后的作战指导方案。其主要内容为:

  谨查柳州已为我军克复。为适应目前情况、捕捉战机起见,谨拟作战指导要领如下:

  甲、第1方面军仍续行原任务,固守滇南阵地,并准备以有力一部相机进入越南。

  乙、第2方面军

  1? 应即准备攻击雷州半岛,并限于8月15日以前占领广州湾。

  ……

  丙、第3方面军

  1? 应继续攻击桂林,并限7月底以前占领之。

  ……

  丁、第4方面军暂保持原态势,并准备攻击宝庆、衡阳……

  戊、总预备军之新6军(欠207师)暂在芷江一带原地不动。第54军应于7月16日开始行动,预定应在8月15日前全部集中百色、田东地区,并自7月16日起归张司令官指挥,准备应付由高平向百色突进之敌。第53军(欠荣2师)应于7月16日开始行动,预定8月10日前集中路南弥勒地区,并自7月16日起归杜司令官指挥。第2军……在保山之2个师应以1个师于7月16日开始行动,开驻云南驿,并应尽先开1个团至云南驿,以接替云南驿机场之守备任务。

  此时,蒋介石尚未判断出日军在进行大规模的战略收缩,因而从保存实力出发,于7月8日复电何应钦,指示对桂林“不必先行强攻,可用一部兵力严密监视之,以其主力向第二目标超越进攻为妥。若敌果有死守决心,则更应如此,不宜攻坚,以免死伤太大”。

  7月9日,中国战区美军作战司令部参谋长柏特诺提议中国陆军总司令部从速制定进攻广州、香港的作战计划。在此之前,中国战区参谋长兼驻华美军司令魏德迈早已向何应钦提出过实施局部反攻的战略设想:“先收复雷州半岛,利用广州湾港口,由海路加强补给,然后以主力沿西江强袭广州”及香港。但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则认为在衡阳、曲江、赣州有日军机动兵团的状态下遽攻广州,则主力侧背受日军威胁,万一不胜,将招不可挽回的失败,因而坚持在攻占雷州半岛后先攻占衡阳、曲江,再进攻广州、香港。7月14日,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拟制了《攻略桂林、雷州半岛、衡阳、广州、香港作战指导案》。主要内容为:

  作战目标及步骤: 先以桂林、雷州半岛、衡阳、曲江、广州、香港为作战目标,拟分三个阶段攻略之。第一阶段攻略桂林及雷州半岛,开辟第一海口;第二阶段攻略衡阳、曲江,俾第三阶段之作战容易;第三阶段攻略广州、香港,开辟第二海口。

  作战指导要领: 第一阶段仍按7月3日作战指导方案,由第2方面军攻略雷州半岛,第3方面军攻略桂林。惟攻占桂林时间改为8月15日,占领雷州半岛时间改为9月15日。第二阶段对衡阳、曲江之攻略,以第4方面军之全力及第3方面军之主力担任之,并以第三、第七、第九战区协助之,以第六战区策应之。第三阶段对广州、香港之攻略,拟以新1军及第3方面军(欠第27集团军)及另由第三、第七、第九战区抽出之3个健全军担任之,务求数量上构成优势。在第一至第三阶段作战期中,第1方面军及第2方面军在滇桂越边境一带部队的惟一任务为阻止越北敌人之出击,保障我向东作战之成功。

  7月17日,第3方面军向桂林追击的中路第29军收复雒容、中渡、黄冕。日军退守永福。7月26日,第169师攻克永福,直趋桂林近郊。此时右路第91师已收复荔浦、阳朔,左路第133师亦收复百寿,形成三面包围桂林的态势。与此同时,第3方面军主力进出越城岭山脉后,向桂林西北推进,第20军第134师于7月18日击退日军独立混成第88旅团,攻占了大溶江与兴安之间的五旗岭,控制了湘桂铁路与公路,遮断了桂林日军的退路。日军第88旅团及第13师团担任后卫的第65联队合力反击。经激烈的反复争夺,24日日军夺占五旗岭高地,困守桂林的日军第58师团在大溶江的独立混成第22旅团的接应下开始向全州撤退。围攻桂林的第29军、第20军及第94军一部加紧攻击,7月28日收复了桂林。日军全部退至全州。8月2日收复灵川,7日收复兴安。

  日军第20军为了摆脱第3方面军的紧跟追击,决定以退至全州的第58师团和独立混成第22、第88旅团(其他部队已经全州退去湖南)实施伏击,将第58师团及第22旅团埋伏于全州以北的高地,以第88旅团主力在全州占领阵地,而以一部后退诱敌,同时在城内放火。追击的中国部队以为日军已退,于8月12日凌晨攻入全州。拂晓后,埋伏的日军集中全部火力实施反击。追击部队被迫南撤。日军于14日又重占全州,15日得知日本已经投降,16日“以最快速度轻装向北后退”。第3方面军于17日收复全州。

  至此,中国军队在局部反攻中向前推进了350余公里,收复了桂、柳地区及广西全省。由于日军的投降,陆军总司令部的反攻计划也就不必实施了。

  整个8年抗战期间,国民党政府军队在正面战场历次作战中共歼灭日军约53万人(敌后战场八路军、新四军和华南抗日武装共歼灭日军52万多人、伪军118万多人),连同受降日军128万多人、伪军104万多人,正面战场共消耗日伪军285万多人。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