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抗战研究 > 综合资料 > 内容正文

“药害艾滋”、进入政界……731残部战后改头换面坑害日本人
来源:环球网    2022-05-11 15:21:20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俄罗斯国防部近日揭露了一系列美国及其北约盟友在乌克兰开展的生物武器研究。俄方还表示,美在乌生物计划与日军731部队所为类似。作为人类史上罕见而邪恶的专业细菌战部队,731部队以活体实验而恶名昭彰。然而这些人大部分在战后不仅没有得到清算,反而改头换面重新融入了日本社会,而且凭着其“医学经历”得以高就,有人甚至混入政界而身居高位。

  经历故意隐瞒

  1945年8月,随着苏联红军攻入东北,日军大本营向731部队下令彻底解散,所有成员尽早回到日本本土,并将一切证物彻底从地球上抹去。731部队逃跑时,人员逐渐分成了三部分:

  第一部分是由石井四郎直接率领的本部成员,约1300人。这部分人员乘火车逃脱了苏联红军的追捕,乘船回国。在逃亡的火车上,石井四郎向这部分人员中的一般成员宣布了三条纪律:第一,不准透露自己在731部队服役的历史。第二,不准在政府中任职。第三,队员之间禁止相互联络。在归国后,这些人员严格地遵守了石井四郎的命令,因此连他们的亲属都几乎不知道他们在战争期间的恶行。

  第二部分是被苏军追上并俘虏的原731成员,约1000人。但这部分人员混在约60万俘虏中,苏军并没有仔细地对其进行甄别,仅仅对其中的约100人进行了讯问,并对其中约30人进行了军事审判,最终被定罪者仅12人。但也正是这次审判,使人们初次了解到了日军细菌战的黑暗一角。

  第三部分则是虽未能及时回国,但也未被苏军俘虏,因而侥幸逃走,约1000人。他们混入战后滞留中国的日本人之中,后来陆续被遣返,这批人员归国之时,对旧军队人员的清算基本已经结束,因此他们隐瞒了自己的经历,堂而皇之地开始了新的生活。

  早在战争期间,美军已经得知了731部队的存在。美军先后派出桑德斯和汤普森两个调查团前往日本,追查731高层的下落,并秘密拘捕了石井四郎。石井四郎的副手北野政次、内藤良一等人见势不妙,决定主动与美军合作。他们秘密会见了美军派来的诺伯特·费尔博士,与其达成了脱罪交易。石井四郎也决定与美军合作。根据交易约定,石井等人交出所有研究资料,条件是美国方面保证其本人及所有幸存部下的生命安全。1947年美国国务院正式发出指示,不追究石井及其同伙的战争犯罪责任。

  由于731部队的骨干人员大部分是以“军医”身份加入军队,而根据美军的规定,禁止原军医人员进入公立医院,因此这些人在战后初期一度找不到工作。但1952年,美军宣布对原日军军医人员进行赦免,这些人员由此得以大规模进入医学界工作。

  还有一部分人员是战前日本部分医学类高校派遣到731部队进行“合作研究”的人员。如京都大学的医学博士吉村寿人受老师引荐来到731,成立臭名昭著的吉村班研究冻伤。这部分人员回到日本后,便直接回到自己原所在的高校重新就职。如吉村就重新回到了京都大学。而他们在华期间所犯下的罪行,由于严格算起来是高校派遣而进行的“职务行为”,因此也自有所在高校主动替他们隐瞒。

  导致2000日本人感染艾滋病

  在解决了身份问题后,这些前731成员便开始再谋生计。一些高层人物与美军合作,如内藤良一、北野政次等人。1948年,美军因需要保障己方伤病人员输血,因此指示刚刚获得自由的内藤良一筹划成立日本第一家“血液银行”。1950年11月20日,这家血液银行在大阪开业。其高层人员中大量充斥原731人员。内藤良一任董事长,其顾问为731第二任部队长北野政次,总经理为731部队二木班班长二木秀雄。血液银行创设之初,主要以干燥人血浆、血清等血液制品为主。1964年8月,由于出现血液污染事故,血液银行被迫改名绿十字株式会社,其业务范围也向人工血浆和医药品转型。1983至1984年,该公司在对外销售血液制剂中,不慎感染了HIV病毒,然后在明知有风险的情况下,仍然对外销售,导致2000名以上的日本人输血后,感染了艾滋病,近500人因此死亡。日本民众暴怒,索赔官司打了几十年。这就是日本历史上有名的日本“药害艾滋事件”。从此绿十字一蹶不振,最终被其他公司收购。

  进入医药界的除内藤良一等人外,还有国行昌赖、金泽谦一和山内忠重等。其中以金泽谦一任职经历最高,为日本老牌制药企业武田制药研发所所长,另一名731重要头目安东洪次则任武田制药顾问。

  除进入医药商业界外,还有一部分人员则投入了美军旗下,直接受美军指挥工作。战后,驻日盟军最高司令部成立公共卫生福利局,由山姆士准将领导。为准备预想中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山姆士对日本原有的军医人员,特别是731人员进行了动员,发动他们开展原子弹受害者情况调查、传染病对策、血液银行的设立以及协助美军第406细菌战部队并为朝鲜战争服务等工作。这部分人员有此“良机”,自然鞍前马后,竭力卖命。

  对原住民搞“种族灭绝”

  731成员中有一部分人进入高校和医学界。这部分人是以战前就在高校医学界任职人员为主。如东京大学医学部教授田宫猛雄战前即为东京大学医学部教授,1945年回国后立即被任命为东京大学医学部部长,1948年当上了日本医学会会长,后成为日本医师会的会长。

  还有人涉足政界。其中值得一提的是长友浪男。他原是731部队霍乱班头目,1946年回国后,于1948年进入厚生省任职精神卫生局公共卫生课课长。之后于1962起在北海道任职,最高官至副知事。在厚生省任职期间,长友浪男竟“重操旧业”,按照所谓《优生保护法》,积极推进对强制绝育手术的拨款和实施。到北海道任职后,长友浪男更是大力推进这一项目,由此导致北海道共有近2600名妇女被实施了强制绝育手术,其中大部分是当地原住民阿伊努人,被日本历史研究人员评价为战后日本强制绝育手术的“总指挥官”。也正因如此,2018年,在长友去世近20年后,北海道阿伊努人“美丽大地”协会在涉及绝育手术的诉讼中将其列为被告,认为长友对阿伊努人实施了种族灭绝。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