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云南惨案 > 内容正文

日军轰炸昆明,酿造多起惨案
来源:云南日报   2019-05-08 09:04:29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发动七七事变,成为中国全民族抗战的开端,抗日战争时期,昆明遭到日机长达5年的狂轰滥炸,人民生命财产受到巨大损失,这段历史是不应该被忘记的。

 

  △1945年云南防空司令部编撰的《云南防空实录》周钟岳题词

  设立防空机构并规定警报信号

  七七事变爆发,当时云南虽然还是抗日大后方,但地方当局已考虑到防空的重要,1937年8月10日成立了由高级军政官员参与的防空协会,开始对昆明市民进行有关防空的宣传培训工作。10月14日,云南省成立防空司令部,云南省宪兵司令杨如轩兼任防空司令。1939年4月,上述二职由禄国藩接任。

  防空司令部制定了昆明发布防空警报的办法。最初的防空警报,设空袭、紧急、解除三种,报警工具使用兵工厂中午报时的音响器,即昆明市民所称的“烟囱”。

  防空司令部考虑到日机可能投放毒气,也制定了相应的警报:白天,城楼上悬挂出黄旗,并三下三下地击鼓,连击两分钟;夜晚,则钟鼓齐鸣,连续敲打两分钟,还在六座城楼上同时悬挂红灯,同时对全城进行灯火管制。

  △昆明五华山用于“预行警报”的灯笼

  1937年10月30日和11月5日两天,昆明还举行了“防空联合大演习”。

  1938年,防空司令部为检查报警装置是否正常,决定于9月22日下午5点试放警报。然事有凑巧,当日清晨,防空司令部得知广西南宁发现敌机5架,其中3架于8点45分已飞临到云南东部边境的贵州兴义上空,因此推测日机有可能空袭昆明,便立即发出空袭警报。突然响起的空袭警报把昆明市民惊得晕头转向,不知是真是假。正当市民惊惶失措之际,防空司令部发现这3架日机已经转向他去,又忙发出解除警报。

  虚惊一场的昆明市民以为防空司令部玩忽职守,既提前了预定的演习时间,又搞错了报警的程序,因此抱怨。几个小时以后,人们才逐渐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1937年至1941年,昆明的防空报警装置虽然较为完善,但1939年以前的昆明,能与日机空战的飞机还不到10架,高射机枪防空部队仅有两个营(每营三个连)。

  日机第一次空袭昆明

  1938年9月28日上午8时5分,也就是防空司令部试放警报后的第6天,有9架日本轰炸机经由广西闯入云南。当日机进入师宗、罗平上空时,防空司令部立即发出了空袭警报,昆明市民纷纷出城躲避。日机飞至陆良上空时,又拉响了紧急警报。当时,昆明的巫家坝机场仅停有3架战斗机,飞行员接到命令后便驾机升空,严阵以待。

  9点20分左右,日机由黑林铺方向窜到昆明城上空,我方3架战斗机立即冲向日机。日机首次空袭昆明,目标主要是大西门附近的兵工厂,他们没想到昆明还有能进行空战的战斗机,故未派战斗机作掩护。当我方的3架战斗机猛烈开火时,日机只好在大西门一带匆匆投弹扫射后,便仓皇南逃,我方战斗机紧追不舍。当日机逃到宜良上空时,一架日机被我航校教官姚杰追上,连发数弹,日机立刻冒烟起火坠落(一说这架敌机虽受重伤,仍侥幸逃跑)。另一架九六式“泰文第96228号”敌机,也被周庭芳、杨绍廉、苑金函、黎宗彦四位空中英雄击落。此外,还有一架日机也中弹受伤,匆匆南窜。

  当天上午10点左右,路南县(今石林彝族自治县)密枝柯的一个山坡前,几个农民听到巨响,看到火光,县里的军政官员闻讯赶到,见到一具飞机残骸和5具烧焦的尸体,经向省里汇报后,确认是被击落的日本飞机。

  根据目击飞机坠毁的农民提供的线索,看到浓烟中有人影窜出,路南县保安队长焦开林组织人员搜山,第二天清晨将日本飞行员抓获,坐火车押送到昆明。日本飞行员押至昆明南站后,改乘人力车由金碧路转正义路上五华山,沿途引来数万市民夹道围观。

  这个在云南首次抓获的日本战俘,姓池岛,名亚希索,27岁,日本九州人,日本高等学堂毕业,早年曾随经商的父亲来过昆明,这次空袭,他担任领航。

  云南地方当局为鼓舞军民的抗日斗志,将击落的敌机残骸运往昆明,放置在文庙供广大市民参观;授予姚杰等5人“九·二八击落敌机五勇士”的光荣称号,姚杰还获得“星序奖章”一枚;奖励活捉日本飞行员的有功人员焦开林1000元,牧童和农妇各200元。

  △遭日本飞机炸毁的昆明民房

  日机首次空袭昆明,昆明市民均无躲避空袭的经验及常识,空袭警报发出后,从小西门跑出来的数万市民聚集在潘家湾及小西门城墙脚的苗圃中,没有疏散开,而这次日机主要在小西门至大西门一带投弹23枚,昆华中学(今昆一中)、小西门、潘家湾、凤翥街、承华圃等地中弹,66间房屋被炸毁,被炸死炸伤的市民较多,据统计轻伤60人,重伤173人,死119人。仅潘家湾一地被炸死炸伤的就有40多人,情形惨不忍睹。

  西南联大教授冯文潜先生在联大任教时写有日记《联大八年》,其中对日机首次空袭昆明也有记录:“九月二十八日星期三,八时三刻鸣笛,旋紧急鸣笛,同石先生在书房后廊,用远镜仰视,但见银机九架带队出现在头上,正诧异间,遽闻机枪声,始退入室中……枪声更密,近如迫身,窗户动摇。三数分钟后机向西南飞去,十时半解严。……急问同人安否,谓潜源已死去,哀哉。……往晤毕君,知老郭在彼照顾入殓,院内生徒死二人,伤三人,此尚有六人被难。”

  日机首次空袭昆明以后,便开始对昆明进行了长达5年的狂轰滥炸。

  敌机的疯狂轰炸

  1940年的10月,是日机轰炸昆明最频繁的一个月,市民的生活完全被打乱了,真可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死亡之神随时会从天而降。

  9月到10月间,日机多次轰炸昆明,炸毁大量建筑,造成大量人员死伤。仅10月13日的空袭,就炸死70人(一说67人),重伤105人,轻伤90人,有难民891人无家可归。冯文潜先生在日记中有如下记录:

  “十月十三日星期日,十一时许警报,同出城。行至天君巷已发紧急警报。……登虹山……十一时许二次紧急警报。少顷,轰炸机二十七架已临头上,东、西、中三面掷弹,城里及西东两郊被炸。……师院、云大被炸,文林街大半被毁,……回寓所,……正楼顶瓦飞。……五时后去师院,男生宿舍全毁,正厅办公室亦毁。”

  西南联大教授吴宓在这次空袭次日清晨去先生坡、天君殿巷访友,也亲见“房屋毁圮,瓦土堆积。难民露宿,或掘什物……文化巷口棺木罗列,全巷几无存屋”。

  △日军空袭昆明

  10月17日14时,日机18架(一说38架),轰炸昆明滇越铁路一段及宝善医院、惠滇医院、锡安圣堂、云南纺纱厂之后,又西飞轰炸马街。这一天炸死12人,重伤18人,轻伤20人,炸毁房屋多栋。冯文潜先生在日记中有如下记录:“少顷即见敌机二十架掠头西去,城中爆炸声。继则马街一带大轰炸,……入城已六时,传言东寺街又被炸。”

  10月24日14时15分,日机27架轰炸昆明西郊马街工厂区,投弹27枚,炸死炸伤多人,炸毁房屋多栋,马街的几个厂房起大火,工厂停工。

  10月26日7时50分,日机9架(一说4架)轰炸东门外的小菜园。炸死29人(一说16人),重13人,轻伤10人,炸毁房屋20栋。

  10月28日11时50分,日机5架(一说13架)轰炸昆明东北郊,投弹13枚,炸死2人,重伤3有,轻伤6人,难民66人无家可归……

  有一些被空袭警报困扰得疲惫不堪的市民,看见城内翠湖北面有一大片竹林长得十分茂密,躲到里面日机不容易发现。空袭警报时,便懒得出城,纷纷躲进这一大片竹林里。而躲进这一大片竹林里的市民,也居然在多次空袭中幸免于难,人们便把这片竹林称之为吉祥之地。抗战胜利以后,一些市民便纷纷在这块风水宝地买地建房,使这片竹林成为一条小巷,又取“竹报平安”之意,命名为“竹安巷”。

  “大逸乐”惨案

  进入1941年,日本飞机已经对昆明持续轰炸了三个年头。

  2月26日,日机27架从越南起飞进入云南,12点45分昆明预行警报,下午1点10分发出空袭警报,1点30分发出紧急警报。日机进入昆明上空后,在热闹的城区东南投弹后飞走。8分钟后,再次飞转投弹。下午3点30分,防空司令部又收到日机再次入境的情报。此时,前一警报还未解除,又再次拉响了空袭警报,直到下午4点20分,才发出解除警报。

  这一天,日机共投弹27枚,大东门、护国路、南屏街、宝善街多处被炸,炸死103人(一说121人),炸伤91人,房屋起火燃烧59间,炸倒和震坏房屋3000多间。宝善街东段刚完工开业的“大逸乐”影戏院(旧址在今星火剧院),墙壁被震裂出现两寸宽的裂缝。

  △抗战时期昆明街头

  2月27日无空袭,因此,这天晚上昆明的影剧院几乎场场爆满。“大逸乐”影戏院当晚连续放映三场由袁美云和梅熹主演的新片《少奶奶的扇子》。晚6点和8点的两场都满座,10点的这一场,虽放映时间较晚,但上座率也有九成以上。

  晚11时15分左右,电影接近尾声时,影戏院的墙壁突然向内倒塌,53人遇难,170多人受伤。因为有传言“少奶奶的扇子,扇倒了大逸乐的房子”,很长一段时间昆明的影戏院都不敢放映这部影片。其实,“大逸乐”影戏院墙壁倒塌,是因为影戏院刚建好,墙体尚未干透,在日本飞机狂轰滥炸的震动下,墙体多处开裂以致倒塌。这笔血债理所当然应该记在日本侵略者头上。

  “大逸乐”影戏院倒塌惨案发生以后,昆明市政府“通令全市影剧院和各中小学,每值日机轰炸后,均须详细检查房屋”,以避免类似的事故。

  “不怕炸”作招牌

  1941年3月至8月,日本飞机不断空袭昆明,市区和郊区多地被轰炸,造成大量人员和财产损失。

  4月8日13时3分,日机18架(一说28架)轰炸昆明市区。日机投弹百余枚,炸死26人,炸伤38人,炸毁房屋2000多间。

  5月12日10时50分,日机9架(一说15架)轰炸昆明市区,云南大学等地被炸。有一枚炸弹击中云南大学的会泽院,炸弹穿透房顶和两层楼板呼啸落地,大楼虽受损但仍傲然屹立。这次空袭,炸死3人,炸伤17人,炸毁房屋120多间。

  △1940年10月13日中央造币厂昆明分厂被日机轰炸照片

  春夏之交,就在日机频繁轰炸昆明,市民苦不堪言之时,武成路中段北侧,有一饭馆隆重开业,店门上方赫然挂着“不怕炸”三个大字招牌,引得人们纷纷前来观看,并赞扬店主蔑视日寇轰炸的大无畏精神。

  交三桥惨案

  1941年12月18日,上午9时刚过,云南防空司令部收到日机从越南往北飞的情报。9点26分,昆明发出预行警报,4分钟后拉响空袭警报。十来分钟后,10架日机飞临昆明上空。居住在城东一带的居民忙往大东门外奔跑。一时间,大东门的东西两边,即城内绥靖路、城外交三桥一线,汇集了上万市民。日机对大量民众投下炸弹,而且疯狂地向奔跑的百姓低飞扫射。顷刻之间,便炸死和打死准备疏散的市民300多(一说500多),炸伤者不计其数,炸毁房屋28栋。交三桥一带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交三桥惨案发生一个多小时以后,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民政厅长李培天、昆明市长裴存藩、警务处长李希尧人,先后赶到交三桥,组织和督促抢救伤员与其他善后事宜——民政、警务、卫生等有关部门及时把伤民分别送往各大医院治疗;被日机炸死的市民,则陈尸于交三桥附近的田地里,让亲属前来认领;死亡人员携带的箱笼衣物由警察分局和区镇公所收拢以便死者亲属前来认领。

  △城门外的拱门

  为了避免交三桥类似惨案再次发生,防空司令部、市政府、警务处等有关部门,紧急采取了以下措施:一是令云南高射炮大队加强战备,以随时迎击来犯的日机;二是除原来开挖的城墙缺口外,再开挖若干个大缺口,使市民遇到空袭时,可以迅速疏散出城隐蔽;三是进一步改进和加强报警设施,使市民能更及时地听见和看见报警信号。

  飞虎队来了

  1941年12月18日,是抗战时期昆明人最难忘的一天。这一天不仅发生了交三桥惨案,也是“飞虎队”战机首次飞临昆明的日子。成立于1941年4月15日,由美国陆军、海军后备航空军官组成的志愿航空队,由退役中校陈纳德任大队长,刚成立时,便有飞行员100名,机关枪射手与空中报务员181名,飞机数十架,因昆明机场未修缮好,暂住在缅甸的东瓜岭。

  1941年12月18日,暂住缅甸东瓜岭的志愿航空队一、二中队的34架P40型战斗机移驻昆明。这些战斗机飞临昆明上空时,刚好碰上了轰炸交三桥后开始飞离昆明的10架日机。这34架战斗机立即包围住了日机,与日机进行激烈的空战。经过10多分钟的空战,日机有数架被航空队击落,其余几架仓皇往越南方向逃窜。

  这天中午1点多,刚听到解除警报仍惊魂未定的昆明市民,突然又听到了飞机的轰鸣,抬头一看,只见又有数十架飞机出现在天空,人们惊惶失措,以为日本飞机又来投弹了,正要往郊外疏散,却见这些飞机的体型比常见的日机小,而且飞得较快,它们并不在人们的头顶上盘旋,更没有投弹,似乎是要向巫家坝机场降落的样子。

  防空司令部大约也意识到突然飞临昆明的几十架飞机会再次让市民产生恐慌,便急忙再次发出解除警报的信号。此时,人们才猛然想起,大概是盼望已久的美国航空志愿队飞机终于来了。果然,第二天昆明百姓纷纷传看各家报纸的报道:12月18日午后,“中国空军美国志愿队”的一、二中队从缅甸迁来昆明,并在昆明外围击落日机数架。

  △飞虎队的飞机在空中巡逻

  12月20日,日本空军前来报复,从越南起飞10架轰炸机,主要目标是炸毁巫家坝机场。陈纳德得到情报后,立即部署第二中队(“熊猫”中队)8架飞机拦截日机,第一中队(“亚当和夏娃”中队)16架飞机作为预备队随时伺机参战。当日机飞临滇池上空时,激烈的空战开始,入侵的10架日机被击落9架,另一架负轻伤后侥幸逃脱,而志愿队的飞机仅有一两架负轻伤,取得了空战的全胜。

  第二天,昆明的报纸将航空志愿队称为“飞虎队”,并对其战绩进行了精彩详细的报道,昆明市民将飞虎队视为云南天空的保护神。

  飞虎队在昆明痛击日本空军以后,日机空袭昆明的次数便日见稀少,也有史料认为,1942年全年,日机未对昆明空袭。

  激战长空

  1943年4月28日,日本21架轰炸机由35架驱逐机护航,妄图炸毁昆明巫家坝机场。当时飞虎队(正式名称已改为“美国第十四航空队”)因外出执行任务,战斗机不在昆明,停在机场的一架B-25轰炸机被炸毁,指挥部有6人牺牲,11人受伤,机场控制塔、弹药库以及附近禾甸营的民房近300栋被炸毁。这次空袭共炸死57人(一说60人),伤44人,其中禾甸营村王兆龙一家6口,有4人被炸死。在外执行任务的飞虎队战机收到指令后火速赶来,与日机空战,击落日机11架。约翰·汉普夏上尉一人便击落两架驱逐机和一架轰炸机,成为王牌飞行员。

  1943年4月至12月,飞虎队战机与日本飞机进行多次空中格斗,大大遏制了日机的轰炸行动,并击落击伤敌机若干。

  12月23日11时左右,日机58架再次前来轰炸巫家坝机场。在日机向巫家坝投弹之前,“飞虎队”的数架战机升空与日机在滇池上空进行激烈空战。据载,这次入侵的日机,仅有8架侥幸逃脱,其余50架飞机或被击落,或在逃跑中坠毁,而我方战机无一损失。

  △1943年,昆明,飞虎队队员展示缴获的日本国旗。

  1944年以后,云南的防空力量进一步加强,加上美第十四航空队的战机越来越多,日机空袭昆明的情况基本停止。日机从1938年9月28日首次轰炸昆明,到1944年不敢再来空袭昆明.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